胡杨林社区-清女-个人文章

至爱宝贝

清女
2005-10-03 14:42   收藏:0 回复:11 点击:3157

   
   宝贝,为什么要离开我?仅这么轻轻一跃,你我就阴阳两界,从此永远不能相见。
  
   宝贝,二十分钟前你还兴奋地站在门头上四处张望。虽然习惯了你的攀高,今天却不知为什么,拿起相机抓住了你瞬间的得意。隐约觉得有些不详:会不会是你最后的一张登高留念。
  
   你总喜欢冒险,每一次冒险,只要我在,都会胆颤心惊地守在你身边。比如今晚,你对着我软声细语,恳求我把你抱进壁橱。但我没抱,只是打开了书柜,我想看你将怎样攀上壁橱。
  
   已经习惯了我对你的娇宠,对着打开的书柜门,你用迷茫的眼看着我。我说,你自己上吧。
  
   你抬头用目光测量着柜门与自己身高的距离。以为你会沿书柜的层次一阶阶的攀沿,你却纵身一跃,摇摇欲坠地站上了窄窄的壁橱。
  
   你很懂得享受,自从第一次无意爬上壁橱,以后每到你犯困,都会站在壁橱下向我们发出恳求的呼唤,那里面层层叠叠的软棉可以给你惬意的美梦。以后每次离家前我都要关上书柜门,唯恐独自在家的你不懂得珍惜生命。
  
   宝贝,之前没有丝毫迹象,你一样调皮地抱住我的双腿,用稀疏利齿轻轻地咬。自从有了你,我的双腿就失去了冰洁。撩起裙袂,到处是你深深浅浅的牙印。
  
   以为你本性狂野,对你用了惩罚。后来才知道,你在用这样的方式向我表示亲近。
  
   宝贝,算起来,我们一起生活才150天,来的时候你还那么小,毛发稀疏,瘦骨伶仃,小小的身躯被一只鼠笼束缚着。你不愿呆在狭小的空间,你吃力的叫,声音那么娇柔。我被你纯净的眼感动,打开笼门带你走进了我们的世界。
  
   宝贝,有你的日子那么甜蜜。你的每一个举动都令我欣喜,把你的故事带到办公室去,对同事们眉飞色舞的描述。可他们说:根据我的描述,不过是一只野猫,至少不是纯粹的宠物。
  
   这重要吗?我不以为然的摇着头。
  
   还记得吗?来的第二个星期你忽然生了病,三天未曾进食的你恹恹地趴在自己床上懒得动弹。窗外骄阳似火,屋里只有我和你双目交织。为你,我心疼得流下了眼泪,你惊讶地看着我,随后用舌尖舔去落在我脸颊的泪滴。
  
   尽管和我们居住在一起,你的本能并没有受到局限。你喜欢捕捉小蝇虫,接近苍蝇时蹑手蹑脚的样子让人忍俊不住。每到发现猎物,你会无视脚下所有的存在,即便是我在休息,你也一样会踏过我的身体狂奔而去。
  
   你渐渐长大,身体越来越强壮,眼里却有了我看不懂的落寞。每天我们离开家,你会率先跑出门,用略显凄凉的眼神看着我。我知道,你开始懂得寂寞了。
  
   我会时常问自己:如果你仍然和自己的同类生活在一起,是否会比在我这里更快乐?
  
   我留意着街头小店,为你找伙伴。
  
   终于,我找到了让你不寂寞的伴侣:小仓鼠。
  
   把仓鼠带回家,放在你曾经呆过的笼子里。你的兴奋让我满意,那一夜你围着老鼠笼转了一夜。
  
   你开始习惯老鼠的相伴,有时我把老鼠带出笼子喝水,你会慌张的四处寻找。不知道老鼠是否也把你当作自己不寂寞的伙伴。
  
   天性使然,你总是白天睡觉夜晚活动。每到晚间9点以后,你便一改白天的慵懒,抖擞着精神忙碌起来。
  
   宝贝,每当夜晚我在电脑前操劳,你总围绕在我身边。电脑前的书架成了你的睡塌。四个小时前你还曾在上面小恬过,现在你却去了另一个世界。
  
   宝贝,都市的封闭生活你是不是还不能习惯?你喜欢在夜间走出窗台凝视远方,多少次看着你寂寞的背影,我的心底都会流泻出忧伤的感触,因为我们彼此无法沟通。
  
   宝贝,今夜你站在窗外极目远望了很长时间。曾经为站在窗外的你担忧,担心你会失足酿成悲剧。时间长了竟淡漠了安全意识。就在今天,就在今夜,2:03分,我的宝贝,你着地时轰然的一声巨响,一直担心的惨剧终于发生。
  
   你从居住的顶楼一直下降,穿越了四楼的遮阳蓬然后坠在地。
  
   我不能相信,不敢相信,我的宝贝就这么轻易离开了我。记得你刚来的时候,曾坠落在下一层楼道,当时我以为你要死了,可是一觉醒来,你依然鲜活如初。
  
   我的宝贝不可能离开我。
  
   披上外衣,我不顾一切地狂奔下楼。心里一遍遍地呼唤:宝贝,我来了,别怕!
  
   没有星月的夜晚透着凄凉。我轻声的喊,回答我的只有路过的清风。
  
   “答应我宝贝!你在,就给我一个回音!”
  
   夜太黑,我什么也看不见,一楼阳台的前面是一株株怒放的木犀,忧伤的香气沁心入扉。在十月的金桂凉夜,我终于发现了你。
  
   你象熟睡一样舒展着四肢,看上去很安详。走近你,才看清你睁着不瞑的双眼,那里面已经找不到闪烁的瞳仁。抱在怀里的身体还带着往日的温度,只是,再也找不到脉搏的律动了。
  
   宝贝,习惯了深夜你和老鼠两两相应的厮磨,今夜的安静让我窒息。你就睡在我身边,却没有了甜美的酣声,你温度正在慢慢消失。宝贝,我怕!
  
   我不怪你在电脑前抢键盘,让机器一次又一次重启;不怪你总是在我之前先品尝未曾冷却的夜宵;不怪你为躲避洗澡在我身上抓出一道道血痕;不怪你每个夜晚忙碌的声音让人无法入眠。
  
   可是,任我哭哑了嗓音,你依然安静的躺在那里,再不给我一丝回应。
  
   从此我将一个人坐在子夜的窗前,打开家门再也听你不到你亲昵的问候,不会因为远行为孤单的你牵挂。
  
   ……
  
   宝贝,写这些文字的时候,你正被人用土一坯坯的掩埋,我不敢去想,你冰凉的身体告诉我你已经走远。
  
   他们说要把你葬在风光秀丽的拜梅亭下,还记得吗:带你吃烧烤时,你曾在那里邂逅过许多伙伴。
  
   宝贝,睡觉时你总喜欢偎在我的脚下,怕你冷,给你带了御寒的绒毯和你爱玩的弹球,还有你爱吃的猫食。
  
   宝贝,如果真有灵魂,想家的时候一定要回来看看……
  
  
  
  2005.10.3. 清晨5:26
  
  
  宝贝再现http://www.my510.com/forum/adecoler.php?articleid=687515&userid=11723
  
   http://www.my510.com/forum/adecoler.php?articleid=825448&userid=11723
原创  林友收藏  

  
【点击回复或查看回帖】

传统或网络媒体转载请与作者联系,并注明转自【胡杨林】及作者名,否则即为侵权。

Copyright © 2008 MY510.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