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杨林社区-子曰店-个人文章

怪盗卡莱

子曰店
2005-09-24 22:39   收藏:1 回复:7 点击:4212

    夜色朦胧,卡莱在疾奔,轻快地从一个屋顶,跃到另一个屋顶,明亮的圆月低低地悬在城堡的顶楼,银白的月光中,卡莱高高跃起,黑色的披风,在翻飞,翻飞……
  
  
   我就是卡莱,那个传说中的怪盗。在别人的传说里,卡莱会出现在每个有月光的晚上,带着一身夜晚一样的颜色,黑色的礼服裹住了他修长的身躯,黑色的面罩掩住了他英俊的脸庞,黑色的披风在他身后飞扬。他在屋顶上跑得像风一样快,从一个到另一个,脚步轻盈。他的目的地总是某一个奸商的大宅,当他从那些装饰精美又防卫森严的屋子里出来的时候,里面一定会丢失所有的金币,和主人最心爱的珍藏品,留下的,只有静静插在窗棂的一张写有卡莱签名的小卡片。那些金币,总是在第二天清早被发现在贫苦人家的床旁,而那些珍藏品,却像是消失了一样,再也没有人看见过。富商们害怕了,他们纠集了无数的护卫,想要保护自己的财宝,可是,卡莱从来都能轻松地击退近百的守卫,全身而退,像一阵风一样,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
   作为传说的主角,我不得不说明的是,传说终归是传说,那些善良人民在其中添加了很多他们自己的想象。的确,我是有修长的身躯和英俊的面庞,我是喜欢带走别人的金币和收藏品,但是,我绝对不可能跑得像风一样快,更不可能迎战几百名侍卫——通常这种情况下,我只会选择溜之大吉。之所以那些失窃的收藏品再也没人看见,是因为我把它们通通收做了我的私人藏品,当然不会展示在客厅里让每一个来往的人都知道我就是大盗卡莱,而我之所以要把那些金币带走送给穷人,是为了他们能够更好地交纳君主的赋税,这样,金币就又能回到我的手里。
   哦不不,请你千万不要误会,我不是君主,当然,在将来的某一天我一定会是个君主,但是现在我还不是,我只是君主的儿子,你可以叫我——王子。是不是很失望,梦中骑着白马,翩翩而来的英俊王子,在现实之中竟然会是一个滔天大盗?唉唉不要难过呀,我也是很英俊的,我也有白马呀,哪个童话规定王子就不能有一点自己的爱好?当然,也许我的爱好是特殊了点,不过,这也是我的独特之处呀。
   于是就这样,我在每天晚上,脱下王子华丽的衣服,换上我的黑色礼服,蒙上我的黑色面罩,披上我的黑色披风,从王子变成卡莱,轻轻由窗户跃上屋顶,开始我丰富多彩的夜晚生活,然后再在第二天清早,成为穷人的英雄卡莱,以及富人的恶魔卡莱。
   童话中,每一个王子都需要到高高的塔顶去拯救自己的公主。既然我是王子,那么我也不会例外。但是,在我的王国中,所有的公主都是我的妹妹,她们睡在柔软的天鹅绒被子里,不需要我去拯救,所以,我就只有在各个城堡的小阁楼里去寻找我的落难的公主,然后把她带到我的城堡,宣布娶她为妻,之后王子和公主过上幸福的生活——童话故事里可都是这么写的。
  但是,每当我翻进一间阁楼的窗户,在月光中轻盈地落地,脚尖荡起的一圈灰尘扑上我镫亮的皮靴的时候,我总是看不见我那受苦的小可怜儿,看不见她雪一样白的皮肤,玫瑰一样红的脸颊,乌檀木一样黑的头发。我只会看见一个个胖的或者瘦的大婶大妈大姐,她们睡觉的动作难看得相似,她们睡觉的呼噜嘹亮得相似,最最最关键的是,她们都丑陋得相似……不,作为一个体贴的绅士我或许应该说,她们都不同凡响得相似。女人嘛,不是因为美丽而可爱,而是因为可爱而美丽。不过,我需要的是一个又美丽又可爱的妻子,所以,我只能一次又一次失望地从那些阁楼里离开,同时努力忍住自己想要反胃的冲动或者欲望。真的,如果当时是你处在我的立场,你也会想吐的。
   所以,我就只有在每天晚上徒劳地在那些阁楼的窗户里翻进翻出,试图在她们之中发现我的美人,可是,我越来越觉得我这么做,实在不异于试图在黄鼠狼的家里找一只活老鼠。
   事情的转机出现在某一个夜黑风高的夜晚,我一个不小心进错了房间,虽然那不是阁楼可是里面还是睡了一个可爱的姑娘,而不是我想象中的满屋子金币。
   “我砍,情报处长又给我乱画地图……”我还没想好怎么回去收拾那个路痴,我还在捏着写有卡莱签名的卡片站在屋子中间发愣,床上那个姑娘便已经醒过来睁着眼睛看我了。月光照在她的脸上,反射出淡淡的光晕。虽然她还是没有雪一样白的皮肤,玫瑰一样红的脸颊,乌檀木一样黑的头发,可是,她那双湛蓝的眼睛,显得那么迷人。童话嘛,终究只是童话呀,又不可能每个王子都会遇到白雪公主,我这么安慰自己,然后,我坠入了爱河。
   “你就是卡莱?”夜莺一般的声音,从那张可爱的小嘴里传出来,仿佛是春风带着花瓣掠过我的全身,香喷喷的,痒酥酥的,让人发软。
  我目瞪口呆地看着那裹在睡衣下面的曼妙身体,缓缓从华丽的柔软的鸭绒被子上坐起来,再轻轻走向我,她昂贵的真丝睡衣拖在铺有毛茸茸地毯的地板上走过,发出一阵沙沙的声音。我看着她轻盈地走近我,近到我能感觉到她的呼吸,看到她脖子上细腻白嫩的皮肤。我看着她拿走我手上的签名,一时间脑子里只有空白,什么都不知道。
   理智警告我应该马上采取行动,一个体贴又浪漫的英俊王子不应该这样傻傻地站在屋子中间看美丽的姑娘把玩自己的签名,于是我在一瞬间恢复了意识,对她绅士地一鞠躬,展现出我迷人的笑容。
   “是的,我就是卡莱,亲爱的小姐。”我微笑着对她说,手指一翻,一朵鲜艳欲滴的红色玫瑰绽放在我的指尖。这个时候我很庆幸我曾经跟一个流浪的艺人学会了这个小小的魔术,让我可以在轻易地讨得美人的欢心,每次都没有失败。
   这次也一样。她带着小孩子般地欢喜表情接过了花,羞涩又可爱地对我笑了笑。
   “你是来取我父亲的财富的吗?”她轻轻问,低头看手中的花,不看我。
  “不,我美丽的公主,我是专程来取你的心的。”
   我承认我是一个油嘴滑舌的人,可是要想在女人中间混得开,这是必须掌握的一项技巧,我在很小的时候就已经学会了。
   “我早就听说你的故事了,我对你充满了好奇心,我一直盼着你能够出现在我父亲的宅子里,让我能好好看看你。”我那羞涩的人儿,说话的时候仍然不看我,只在偶尔,悄悄地瞟我一眼。
   我努力让自己不对她这种希望父亲被盗的心情表现出惊讶和不理解,而只露出被人期盼的笑容,毕竟,有这么美丽的一个人儿期盼,是很满足人虚荣心的一件事情。我正要开口,门外忽然传来了警卫的脚步声,不走是真的不行的了,我可不希望在我的心上人面前被打得鼻青脸肿狼狈不堪。于是我除下帽子,深深鞠躬,行了一个花哨而又优雅的宫廷礼仪,转身跳上窗台。
   “再见了,我亲爱的小姐,希望我们以后还能相见!”我潇洒地抛了个飞吻,攀上屋顶。临走时顺便瞥了一眼,我未来的新娘,正趴在窗口,关切地张望我。
  
   于是事情就按着童话里通常的步骤发展下去了。每天夜深人静的时候,蒙着面的大盗卡莱,就会神奇地出现在那个不关窗户的阳台,抱着他美丽的公主从二楼轻盈地一跃而出,带着她到屋顶看又圆又大的月亮,从一个城堡的屋顶,轻盈地跃上另一个屋顶,一起在悄然无人的湖水上划小船,唱情歌,说情话,最后在露水快要湿透她曳地的纱裙的时候,再把她送回那间有着柔软大床的卧室。
   时间就这样一夜一夜流逝,我开始考虑该如何跟她解释我的身份,我们总不能老是这样玩玩笑笑地过日子,我的国度还等待着它未来的女主人呢,更何况,父王竟然担心我会成为一个钻石王老五,准备给我筹划一个征婚的舞会了。的确不能再拖延下去。
   于是某个夜晚里……
  
   “卡莱亲爱的,你爱我吗?”怀中的人儿,睁着她明亮的眼睛,那样清澈透明,就连天上的星星也自愧不如。
   “那是当然我的甜心,我爱您胜过爱我自己的眼睛,您是我的女神,我的女王,我的一切!”
   “噢……我亲爱的,我也同样地爱着你,比你爱我的更多的爱着你!”唉唉,多么轻柔的声音,多么美丽的眼睛,多么幸福的时刻!!我们坐在湖中央,小船轻轻荡漾,月光凝聚在水面,在风中摇摆成一道碎银。鸟都睡了,花却还没睡,夜来香馥郁的芬芳,隔了水气弥漫过来,我的幸福在心中膨胀,我小小的脆弱的不堪一击的心,都快要爆开了。
   “亲爱的让我看看你的脸好吗?我想要知道我深爱着的人儿,有着怎样一张迷人的脸庞。”
   终于盼到她说出这句话了,我一直蒙着面罩,还以为怀中软软的身体的主人,对我的长相一点也不在乎呢,那岂不是糟蹋了我这么英俊的相貌!!
  “没问题宝贝儿,哪怕你要天上的星星我都会去摘给你,来,闭上眼睛,我叫你睁开的时候再睁开哦!”
   有着长长柔软睫毛的眼皮顺从地轻轻盖住那双蓝宝石一般明亮的眼睛,唉唉真是可爱啊!我轻轻摘下面罩,正要……
   “啊——!!!!!!”一声凄厉的尖叫,我的小可爱瞪圆了双眼,惊恐的看着我的脸孔。真是不听话,怎么可以偷看呢!我趸着眉头正要教训她,却看见她双眼一翻,竟然晕过去了!
   不是吧这么容易就晕过去了?我低头看看她,唉柔弱的小人儿啊,这么容易受伤,不过,这更激发了我要保护她的大男人的气概,以后可要好好保护她哦,我对自己说。
   我偏过头,看着湖里起伏的倒影。那是怎样的一张脸啊!面无表情,苍白,如同僵尸一样生硬,吸血鬼一样残忍,甚至连嘴角露出嘴唇的那两颗尖牙,也在月光下闪着冰冷的光芒。更为可怕的是,在右侧脸颊上,竟然有一大块黑糊糊的痣,上面两根长长的黑毛,还在迎风舞动!
   喂喂等一下,不会连你也认为我就是这么一副尊容了吧?!想我也是大名鼎鼎英俊潇洒的白马王子,怎么可能长的个这个样子呢!这只不过是我最后一道防线而已,以我闻名全国的王子的身份,怎么能把我英俊的脸庞就隐藏在简简单单的一张布制的面罩下呢,那样暴光的几率可不亚于直接在脸上写着“王子”两个字,何况这么简陋的防护可没办法在激烈的战斗中保护我帅气的脸!
   “齐尔齐的手艺真不错,连我都要以为这就是我的本来面目了。”我轻轻撕下贴在脸上的人皮面具,轻声说。这种特制的人批面具,是从将要执行死刑的囚犯脸上取下来的,鲜活的皮肤,由北方森林里的矮人齐尔齐用神秘的手法蹂制,能够随脸型的不同而自我改变,就如同本来长在脸上一样。更加上有秘术师施在上面的神之保护和祝福两大秘术,一般的刀剑根本不能在上面留下伤口,即便有了伤口,库拉拉草汁液的独特功效也能让它在几天里便复原如初。要知道,库拉拉草可是长在深海里的一种奇怪的草,种子三百年才会发芽长出嫩叶,一个钟头以后就会开花既而枯萎了,很珍贵的哦。
   不过话又说回来,这么逼真的丑陋的面具,竟然把我可爱的心上人吓的晕过去了,以后还是收起来不用了吧,反正我也快要收手不干了,我可是快要有家室的人了,以后晚上应该呆在家里陪我亲爱的妻子才对,怎么可以再出来乱晃呢!
   低头看看怀里柔软的身体,怎么还不醒过来,天都快要亮了!!“那就只有把你送回去了哦,我的小天使!”我对她说,唉唉可爱的人就是可爱,连晕过去的模样也能把我迷的七荤八素的。中箭了中箭了,爱神的这一箭可是把我给射穿了。
   把我美丽的小公主送回她那间有着柔软大床的卧室,留下一个甜蜜的吻和一朵在清晨绽放的、还带着露水的玫瑰,我悄然而退,轻盈得就像只优雅的猫。
   “真是……就差一点就可以求婚了,却被这该死的面具坏了大事!”我恨恨地说:“明天,明天一定成功!!”清晨的风拂过我黑色的短发,黑色的眼眸,白皙的皮肤,俊朗的面孔。我告诉过你的,我真的很帅。
   我一天都带着兴奋的笑容,侍女们带着惊奇的眼光看我阳光般灿烂的笑脸,我敢说,她们又该要在私底下议论爱慕了。不过呢她们是没希望了,今天晚上,我就要对我的女神求婚了。
   但是……
  
   “小美人,开开你的窗让我进来啊。”我在阳台上叩窗叫道。真是奇怪,以前我的宝贝儿从来不会关窗户的,今天是怎么了呀。
   “你走吧我再也不想见到你了!!”里面传出来一句带哭音的话。
   !!!!!!!
   这是怎么回事!怎么一个白天以后我亲爱的小天使就对我这样生冷,仿佛在同一个陌生人讲话。
   “出什么事了我的宝贝,为什么你要对我生这么大的气?”我急急的敲着窗上的玻璃。亲爱的你来开开窗户呀,你拉起你的窗帘让我看看你呀!我心里急的都要结巴了。
   “我父亲已经把我许配给邻城的城主了,你走吧我再也不想看到你了!”
  怎么会这样!邻城的城主明明是一个把自己都献给最高神了的僧侣呀,怎么可能结婚!!
   “到底出了什么事了!告诉我啊亲爱的!”我急迫地敲玻璃,可里面的小可怜只用痛苦的呜咽来回答我。
   真是急死我了,再也顾不的那么多,我敲碎玻璃,从外面伸手进去扭开门上的把手。
   “不要啊——”床上那个可人儿用她的华丽的柔软的鸭绒被子蒙住头:  “不要走过来,我求求你了!”
   “究竟是怎么了,到底出什么事了让你怕成这个样子?!”我急急地问,又不敢拉开她的被子。
   “……”回答我的只是一阵沉痛的呜咽。
   “告诉我,究竟出什么事了?我什么事都会陪在你身边的呀!”
   被子下的身躯战栗了一下,闷闷地传来她抽泣的声音:“求求你不要再缠着我了呀,我不想每天都面对你那么丑陋的脸,我还想嫁给英俊王子呜呜呜……”
   我的天,开什么玩笑!我不就是那英俊的王子吗!我上前一步正要开口,我的美人突然号啕大哭起来,抽噎着说:“你走吧求求你了……”
   摇摇头,实在不忍心看着她这样痛苦。明天再来吧,我对自己说,我的小可怜儿看来是吓坏了。“我明天还会来的,你一天不肯看我,我就一天不会罢休!”说完,我一翻身,走了。
   真是的,再看我一眼不就对了,我今天可没带那该死的面具来的呀!
   然而……
  
   宫殿里某个偏僻的大厅。
   “听说了吗听说了吗,大财主辛拉拉的独生女儿突然就嫁给大财主阿布维斯的儿子了哦!!”侍女甲。
   “真的吗!不是吧!怎么这么突然!!”侍女乙。
   “谁知道呢,听说辛拉拉的女儿被一个面目狰狞的丑陋怪人缠上了,为了脱身就在今天上午举办婚礼了。”侍女甲。
   “而且呀——听说阿布维斯和辛拉拉两家在生意上一直都是合作的两大巨头,门当户对的,阿布维斯的儿子还是个大帅哥呢!”该死的侍女丙。
   “再帅了又怎么样啊,还是比不上咱们的英俊王子。”侍女乙。
   “嘻嘻有人又在思春喽——”
   “混蛋你们敢笑我!!不准跑快给我站住!!”
   嘻嘻哈哈的打闹声渐渐传远了,可是“结婚”、“今天”、“辛拉拉”、“阿布维斯”,这些字眼在我头脑里轰鸣盘旋。
   辛拉拉,我的小天使不就是辛拉拉的独生女儿吗?她怎么能够在今天就这样嫁给一个商人的儿子呢!我还为了今天晚上的求婚专门在这僻静的大厅演习的,却在厚厚的幕帘后面听到了这样一个可怕的消息。这些饶舌的侍女们!
   我的玫瑰花,我的小星星,我的女神我的一切,竟然在今天上午全部属于了那个姓阿布维斯的男人!!而且是为了摆脱我这个“面目狰狞的丑陋怪人”!!怎么会这样!
   我回到我的卧室,在床上不吃不喝地躺了三天。父亲母亲和妹妹们都很着急,却没有任何人知道我究竟是怎么了。
   第四天,父亲举办了一场盛大的舞会,上流社会的诸多名媛齐聚一堂。父亲是希望我能从她们中间选择一个德貌双优的女子,来作为我的妻子,国家的王妃。出乎他的意料,我没有再度反对,顺从地接受了伯爵的女儿,一个如同天鹅一般纯洁优雅的姑娘。
   接下来,一切都顺理成章起来,英俊的王子同美丽的伯爵女儿结婚,一同过上了幸福的生活。
   我把那张珍贵的人皮面具彻底地毁掉了,看着它在一明一灭的火光中燃烧,我忽然明白,这一切只是个童话,关于爱情的童话。我没有看到童话绚丽幸福的结局,因为童话的结局都只是善良人们编造出来的,虚幻美丽却又不可捉摸,这就是童话与现实的差别。或许将来,人们会编纂一个关于王子与伯爵女儿的美丽童话,童话里,或许英俊的王子将要同野猪海怪喷火巨龙勇敢战斗,从它们手中拯救出美丽的姑娘,获得她的芳心最后他们幸福地生活在一起。可是尽管我是童话的主人公却不是故事的主人公,我的故事里只有一个在深夜出现的神秘大盗和一个美丽却以貌取人的商人女儿,他们在一起演绎了一段似乎刻骨铭心的爱情,却最终如同烟花一样过眼即逝,绚烂却是短暂。
   然后那个会出现在每个有月光的晚上,带着一身夜晚一样的颜色的卡莱,那个被黑色的礼服裹住他修长的身躯,被黑色的面罩掩住他英俊的脸庞,有黑色的披风在他身后飞扬的卡莱,那个穷人的英雄卡莱,以及富人的恶魔卡莱,在一夜之间消失的无影无踪,永远、永远地消失。没有人知道,无敌的卡莱,竟被一个弱小任性的女子,彻底地打垮了。
   只有偶尔的故事里面,还会有他敏捷的身手。人们会带着美丽的憧憬,讲这样一个神奇的童话:
   夜色朦胧,卡莱在疾奔,轻快地从一个屋顶,跃到另一个屋顶,明亮的圆月低低地悬在城堡的顶楼,银白的月光中,卡莱高高跃起,黑色的披风,在翻飞,翻飞……
  

作者签名:
  我选择记住忧伤的回忆
  同时依然快活地活着

原创  林友收藏  

  
【点击回复或查看回帖】

传统或网络媒体转载请与作者联系,并注明转自【胡杨林】及作者名,否则即为侵权。

Copyright © 2008 MY510.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