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杨林社区-清女-个人文章

[四月接擂]妙笔醉仙杨

清女
2005-04-22 01:13   收藏:0 回复:8 点击:2281

   
  妙笔醉仙杨
  
   传说戈壁沙漠中,有一片茂密的胡杨林,胡杨深处,有一肆酒店,名曰“醉仙杨”。不因菜美,不因酒香,只为这酒店有一套特殊的规矩,使其名扬天下。
   据说,但凡进了这家酒店的客人,须填一阕古韵,若能得到店中品诗匠的认可,便留在店中与天下文人遨游文海,吟诗为生。
   还传说,能得到品诗匠欣赏的诗人少而甚之,很多客人虽然不曾被酒店接纳,却心悦诚服地留在店内,殷勤嗜学,期待有一天能成为店中一员。
   我揣着好奇,一路朝胡杨走来。
   正是四月,若在都市,已是花草同放,绿茵满坡了。可这里是漠漠荒原,远远近近,流沙是唯一的景。
  不辞艰辛地涉过沙漠,胡杨已泊进我的眼。正彷徨,远处隐约飘着一幡布帘,看不清上面的字。我眼前一亮,该不是我寻觅多日的目标吧。
   虽然步步疲软,我却精神倍增,蹒跚着朝幡的方向走去。
   近了,终于看清那风中飘展的幡帘:醉仙杨!
   揭开门帘,满目的胡杨吸引了我:青葱苍劲年轻的胡杨、金黄眩目耀眼的秋胡杨、还有干历经沧桑的老胡杨。
   正感叹,一个清棱棱的声音从身边传来:“欢迎光临醉仙杨!”
   转身望去,一位佳人立于眼前,颜色柔媚,神采夺目。见她端着笑吟吟的面,对我说:“我是江月,大家都叫我月月。”
   我忙说:“月月好!”
   她回道:“不必客气。你一定知道本店的规矩吧?”
   我想定是指诗阕一事,虽有准备,却已胆怯,只是微微地点了点头。
   月月轻展柔薏,稍稍用力将我一推,我便进入了一间屋内。
   顿有磬香扑面而来,似是木犀之余,又象寒蕊之芳,我恍恍惚惚,仿佛置身于世外仙境。忽听得笑声朗朗,一个先生阔步迈进门来,见他一袭青衫,气宇非常,刚露面就发声道:“我是一支笔,你选择了古韵,就由我来做你的品诗匠了。”
   是个豪放之人。我想。
   大约看出我的紧张,他大手一扬:“不用紧张,来到醉仙杨的,都怀有墨香的,即便不是脱口成韵的,也是胸怀锦绣。来吧。我们开始。”
   说罢,他落座在我的对面。
   “可随意做一首律诗。”他说。
   我接过小童送上的研墨,刚书上“七律”两字,就觉得思如泉涌,笔若传神般地飞走在笺上。
   少顷,一首七律便得。
   一支笔接过我递上的律诗,抑扬有声的吟唱起来:
   风寒月露锁秋霖,惆怅西风弄瑶琴;
   又是栖霞红叶舞,幽期香客负光阴;
  
   才念完颔联,他的眉头就打上了结。
   晶帘钩软困羞色,醉罢星疏寂寞喑;
   惆怅只为尘音绝,锦字犹在意难箴。
  
   待他看完律诗,便知道我的七律没能过关了。
   以为他会马上给我评判,出我意料之外,他起一炉香,又令小童摆下酒菜。此刻我的心早已七起八落了。我讨教道:“一支笔先生,可否告诉我,我的律诗哪里有问题?”
   他并不说诗,举起杯盏对我说:“欢迎远道而来的客人!”
   我谢过,端起酒杯浅斟一口。
   他把竹筷指向肉盘,缓缓地说:“荤食,是男儿最爱,也最能显出男儿本色。不用品,直白的味道让男人豪迈。如若以酒相送,更有气吞山河之概、力压群龙之勇。就象读李白和岳飞的诗。而这道菜——”
   他夹起一筷柠檬溜芦荟:“这道菜是女子最爱,这样的色香味会让每个女子着迷。”
   碟中泛着嫩黄,柠檬汁浸泡着芦荟,娇艳诱人,夹起一块芦荟,便有丝丝缕缕的柠檬汁痴缠,让人不忍吞食。
   我轻轻拈起芦荟放进口中,酸酸甜甜,滑而不腻的滋味让我心生悱恻。一支笔不失时机地问道:“想起了什么?”
   “李清照的词。”我细品着舌间的甘美:“这滋味好比女子的情思,思念中夹杂着幽怨,绵绵不尽。”
   “好极!”他赞到。仰首,一盏见底。
   我仍然想知道诗匠对律诗的评价,等他发话。
   他又举起一张晶莹透亮的蜜汁冬瓜“冬瓜最家常的菜,因为刀工恰好,再为它裹上一层油亮的外衣,勾芡、激火爆炒后,就成了这道美味。操作过程好比意境。你的律诗意境是有了。”
   我轻出一口气,端起酒杯对诗匠说:“谢谢大师。”一口饮下。
   诗匠嘴角泻一丝浅笑,又夹起碧绿的芦笋说:“这是时尚的季节蔬菜,绿色食品,营养高,色泽好。作得也不错。你为什么不曾吃一块呢?“
   盘中的绿色佳肴,因为切口不等称,看起来凌乱不堪,虽然油光可见,我却不愿把竹筷伸向那里。
   我忽然悟道:“不够工整?”
   诗匠脸上绽放出灿烂的笑,他站起身来,大声说道:“哈哈,孺子可教。“
   “你的首一颔联‘几回浓醉梦难就,夜夜凭栏忆海棠’
   此句‘几回’和‘夜夜’属于时间相对,虽然不是字字相对,但是属于‘宽对’;‘浓醉’和‘凭栏’属于形象相对,也是可以的;‘梦’和‘忆’对的也工整;‘难就’和‘海棠’没有对上。
   颈联‘褪尽胭脂幽梦短,空斟春色道风凉’句,‘褪尽’和‘空斟’意思是对上了,但不过精细;“‘褪尽’改‘尽褪’或者‘空斟’改‘斟空’效果更好。
   首二颔联、颈联‘又是栖霞红叶舞,幽期香客负光阴’‘晶帘钩软困羞色,醉罢星疏寂寞喑’整句没有对上。
   尾联‘惆怅只为尘音绝,锦字犹在意难箴’句,‘怅’和‘为’都是仄,这里‘为’应该是平,如果‘为’这里读平声,那么下面的‘音’又不对了;‘字’和‘在’都是仄,‘字’这里应该是平,这里用了‘字’这个仄声,不但和下面的‘在’没有呼应,最主要的是和上句的‘怅’失对了。记住,失对是大忌。”
   诗匠一支笔对律诗完整而细致的评论,让我感动更让我佩服。严师当前,何愁遣不出好律?
   依诗匠的指点,再四斟酌后,我终于拿出了略前稍微工整的律诗:
   (七律仄起首句押韵)
   风过庭帘尘断香,露吟纤月韵成霜。
   数回浓醉梦双燕,几度凭栏忆海棠。
   褪尽胭脂幽梦短,酌空春色道秋凉。
   空门古刹难消恨,桐影清秋最渺茫。
  以为会得到诗匠的好评,可他只是略略点了点头,正自愧。却听诗匠淡淡的说:“留下吧,让雁字云笺多指点指点。”
  顺诗匠手指的方向望去,见一位观音摸样的女子款款而来……
  
  (完)
  
  后记
  
  本故事虽是杜撰,但部分情节却是真实的。比如,我的律诗和一支笔为我律诗做的最后评价。
  在此感谢一支笔对我的帮助,若有空暇,请接擂:)
原创  林友收藏  

  
【点击回复或查看回帖】

传统或网络媒体转载请与作者联系,并注明转自【胡杨林】及作者名,否则即为侵权。

Copyright © 2008 MY510.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