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杨林社区-清女-个人文章

九月的怀想----追忆张胡之恋

清女
2004-09-15 23:16   收藏:2 回复:11 点击:3131

    张爱玲和我们总是不远不近,近到我们可以走进她的思想,轻轻揉抚她心头的创伤;远到和她天各一方,阴阳两界,永远无法相见。
  
   明知道她走了很久,却仍然会想起她,看到照片中伶仃的身影,心里就苍茫一片。
  
   正值张爱玲出生的九月,阴晴无定,尽管还带着夏日的余温,熏风也还在枝叶上舞蹈,凉风却穿越季节幽幽而来,好象继续诉说她的《倾城之恋》。
  
   在意张爱玲,不是因为她的名门和冷艳,而是因为她对胡兰成的爱,因那句“我倘使不得不离开你,虽不致寻短见,亦不能够再爱别人,我将只是萎谢了!”的悲凉。
  
   一直以为有隽永文笔的人,就算不美丽,但一定娴雅。曾经浅薄的想象,身为书香闺秀的爱玲,该有娇巧玲珑身段,会把娴静留在镜头对她的一瞬。可是,她却用那么一副骨感的身躯、凛然孤立的风姿、以及表情里隐约的冷漠,打破了我在心里为她设计的模式。对喜爱的人和事,我总带着主观臆想。
  
   其实,一个人外貌与爱情无关,外貌在最初的相识可以起了决定作用,随着感情的递增,会被恋人忽略不计而渐渐被性格取代,好的性格可以让平凡的相貌宛若天仙,而带有缺陷的性格可以让美貌变成一幅静止的画。
  
   爱玲才气横溢,无意追求名利,为了逃避尘世间的喧嚣,她把自己深藏在公寓,她在这里写别人的爱恋,也遭遇了自己生命里唯一的爱情。 尽管开始她曾想拒绝胡兰成的来访,再见到他时,她是那么的快乐,说明她已经悄悄倾心。
  
   胡有很好的文笔,却令人费思地用“惊艳”一词来形容初次相见的爱玲,他这样的风流才子,怎样的女人没见过?爱玲出自书香门第,怎么也不该让他感到“艳丽得吃惊”,我以为对爱玲该用“冷艳”一词才好。也许因为胡兰成从没见过真正的名门闺秀吧,因一时寻不到恰当的词,竟错将“华贵”误笔为“惊艳”;再或者就是风月老手为博取女人爱慕的惯用手法。
  
   懂得欣赏女人的男人最易贴近女人,胡兰成欣赏的角度恰好和张爱玲表达的意境相吻合。无论女人还是男人,都不会满足于自我陶醉,他们都喜欢陶醉在别人欣赏的眼光里,张爱玲看到了颇具才华的胡兰成陶醉的目光,同时也为胡兰成的陶醉而陶醉。
  
   谁都知道爱玲是聪明女子,但她年少时失去了正常孩子应有的爱,所以,她比别人更渴望得到爱情。胡成让她有一种莫名的心跳,他抚慰了她心头的创伤。于是她投入了,爱玲在给胡的照片背面这样写着“见到他,她变得很低很低,低到尘埃里。但她心里是喜欢的,从尘埃里开出花来。” 尽管张爱玲对爱情有独到的理论,现实中却毫无经验,她同样会沉湎于爱情,因为她也是女人。
  
   “我们两人在一起,只是说话说不完。在爱玲面前,我想说些什么都像生拉胡琴,辛苦吃力,仍道不着正字眼,自己着实懊恼,每每说了又改,改了又悔。”从胡的描述里,不难看出张和胡已经进入热恋。
  
   爱玲本不是缠绵悱恻的女人,她比一般女人更理性,她甚至不需要胡的承诺为爱情添加筹码,她不想他们的关系将来会怎样,不问自己的名份,不在意胡已有妻室,她为得到的爱而满足。她爱的是胡兰成,不是他身后的背景,爱玲不关心政治,她和胡的姻缘社会上引起各种传言,但是爱玲依然我行我素,自得其乐。
  
   而胡兰成对张爱玲的爱却很难说清楚,用他自己的话说:“我与爱玲在一起,从来是在仙境,不可以有悲哀。”因为爱玲在他眼里是超俗的,世俗女子无法等同于她,所有的恶俗都不可以靠近她,所以胡兰成和张爱玲相处有如仙境的感觉;仅把爱玲仅看做脱俗的红颜知己,敬多于爱,这对深爱着胡兰成的张爱玲来说真是莫大的悲哀。
  
   因为家境艰维,胡兰成胸怀壮志,一心想出人头地,几番宦场沉浮均未得志,枉负了汉奸的名声,所以胡兰成很难为自己说清楚什么。仅从女性的角度来看,胡已经被评论的很不堪了:他是浪荡文人,朝三暮四,没有责任,甚至利用女人的感情为自身谋利……
  
   有些事实,我们还是应该尊重历史,张胡时代还沿袭着封建制度。胡在和爱玲有婚约的前提下, 和美琴同居,同时还牵扯着周训德。如是平常百姓,这样的行径也就无伤大雅,只因他爱的是张爱玲,是拥有大批读者的作家,不尊重张就等于不尊重读者,每个读者的思想累积起来,是胡兰成趟不出的谴责洪流。
  
   从另一个角度来看胡兰成,也许我们能包容他很多,因为他是诚实的,他情变的所有过程,都是自己公诉于世,说明他还没有坏到要用文字来粉饰自己。我们常常因为某些人做错事而指责他,拭想,万般抵赖的懦夫和自我剖白的勇者,哪一种人能让你接受呢?
  
   不难看出,胡兰成对张爱玲的爱也是真爱,直到分手,他不舍得放弃张爱玲,尽管他最终还是选择了周训德,但他是给了张爱玲一个公平的机会:让张爱玲选择自己的后路。
  
   但是,胡兰成也是无情的。去温州寻胡兰成的途中,张爱玲因想着深爱的人就居住在这里,竟觉得途中的山水也鲜活光亮,她对胡兰成说“我从诸暨丽水来,路上想着这是你走过的,及在船上望得见温州城了,想着你就在着那里,这温州城就像含有宝珠在放光。”可胡兰成不喜反怒:“你来这里做什么?还不快回去!”
  
   张爱玲此时已知道美琴和周的事:“一个女人心里只装着一个男人,而这个男人心中却有着几个女人,她如何能不感伤?”再怎样虚怀若谷的女人也不能对此状态置若罔闻,张爱玲痛苦地对胡兰成说:“你说最好的东西是不可以选择的这个我完全懂得。但是这件事还是要请你选择,说我无理也罢。”
  
   胡兰成则回答说:“我等你,天上地下,没有得比较。若选择,不但于你是委屈,亦对不起小周。人世迢迢如岁月,但是无嫌猜,按不上取舍的话。而昔人说修边幅,人生的烂漫而庄严,实在是连修边幅这样的余事末节,亦一般如天命不可移易。”
  
   阵阵春雨中,爱玲终于被绝望击倒,那个时代的女性里,有几个女性能象张爱玲一样挺着腰身去爱的,她的爱是要尊严的。怀着满腔哀怨,她结束了二十多天的温州寻夫行,从不轻易落泪的爱玲却在回上海的船上“一人在雨中撑伞在船舷边,对着涛涛黄浪,伫立涕泣久之……。”
  
   张爱玲一时割舍不下这段情,继续资助胡的生活,并且保持着书信交往,见胡兰成的景况略有好转后,依然对感情不加自制,放任如故,在给爱玲书信中还时常出现“时有村妇来灯下坐语”类似的轻薄语句。
  
   爱玲彻底绝望了,胡的那副浮浪文相,让她觉得越来越陌生,于是,渐渐短了信件。终于和胡离婚的一年半后,送出一封绝交信:“我已经不喜欢你了。你是早已经不喜欢我的了。这次的决心,是我经过一年半的长时间考虑的。你不要再来寻我,即或写信来,我亦是不看了。”
  
   张爱玲有卓越的才华和优美的文笔,她的作品意蕴深厚,缠绵悱侧,凄艳哀绝。经过爱的浩劫,她就再也没出过优秀的作品。我们为张爱玲惋惜,惋惜她过早的凋零;随着爱的凋零,她的才情和灵气也凋零了,无法开出夺目的鲜花。
  
   翻开张爱玲恋情的扉页,曾经有她对胡兰成说过的一句话:“因为慈悲,所以懂得。”而对《倾诚之恋》里的范柳原爱玲却说:“我用不着十分懂得你。”这足以看出爱情是一座迷惑的城,一旦进入,谁也无法清醒。
  
   和普通男女的恋情比较起来,张爱玲和胡兰成的爱情未必凄惨,张爱玲追求一种超现实的的纯粹爱情——不需要理由,不需要太明白,可以跨越时间和空间,可以把阶级和信仰排除在外,所以,我们能看到的结局多半很勉强。
  
   “张胡之恋”唤醒忧伤的时候,我总喜欢品着咖啡,听着音乐,将遐思中的爱情脆脆的敲上键盘,让过往的痴情幻化成在水一方的浪漫。
  
原创[胡杨论剑]  林友收藏  

  
【点击回复或查看回帖】

传统或网络媒体转载请与作者联系,并注明转自【胡杨林】及作者名,否则即为侵权。

Copyright © 2008 MY510.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