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杨林社区-子曰店-个人文章

魅狐(一)

子曰店
2004-05-23 13:34   收藏:2 回复:2 点击:2949

    引子
   “良于……”我低低唤着你的名字,就如同叹息一般,双臂缓缓攀上你赤裸的肩,缠绕在你的脖颈。夜凉如水,你的身体却滚烫,我可以感觉到你火热的掌心,紧紧贴在我冰凉的后背。良于,为什么要闭上眼睛?多想看看你的眸子,瞳孔里映着的那个我,爱你爱得纯粹绝望。
   “青青。”你喃喃叫我,我听到你的呼吸如同潮水,慢慢淹过我的耳畔。“青青”,喜欢听你这样叫我,我在沉溺,良于,沉溺在你制造的潮水中。不要松手,就让时间凝固于斯,我伏在你温暖宽阔的胸膛,这让我眷恋的怀抱。
  
   “青青,从今以后,忘了我罢。”激情退去,你淡淡地说。窗外,惊雷,大风,暴雨如注,惨白的电光撕裂秋后的夜,隔了苍白的窗纸映在你平静的脸庞。
   我一言不发。我只看着你,眼里没有炽热的爱,没有切齿的恨,没有妖娆,没有幽怨,没有平静,没有不平。
   我眼里什么都没有。只是空。
   我知道你会让步,我知道在这般眼神之下,不需我问,你也会解释。我有这个自信,良于,这世上没有谁比我更了解你,这其中,甚至包括你自己。
   我定定地看着你,你偏过眼睛,看风摇碎一窗的树影。在你转头的一刹那,我看见你眼睛里的一丝犹豫,和随后而来的坚定。
  
   “佛祖怜我千年的心虔,许我一遭轮回,一世为人。”你的口气还是淡淡,但是我听出来了,里面不只是淡淡。“成人以后,修行就更容易,不比如今的辛苦。明日此时,我便在黄泉路,奈何桥。”
   “良于,修行对你而言,就那么重要吗?我们这样每天快乐,不是好过成佛千倍?”我伸手,拉住你的臂膀。回过头来看看我,放下你的痴念,良于,你知道我不能没有你。
   “青青,”你拂下我的手,不看我:“别傻了,你是人,而我只是狐而已。”
   我看着你一件一件穿好衣裳,一步一步走向房门。你的背影一如既往地让我心动。良于,你真的能够走得这么坚决吗?你真的不会后悔吗?
   我下定了决心。
  
   “良于,听我说完最后一句。说过之后,我们各自丢手。”我的口气平静,因为我的心里平静。
   “说吧。”
   我看见你缓缓转过身来,我看见你的眼神了,为什么这么惊异?是不是看见我手上的长剑了,看见我把长剑架在自己的脖子上?很惊讶么,良于?你还是不了解我,我做这样的举动,是很顺理成章的事情。
   手轻轻一送,冰冷的剑锋划过洁白光滑的皮肤,喷溅出来的鲜血,妖冶的红。我看见肩头的长发被剑割断,一根一根地滑落。
   “青青!”你扑过来,抱住我。良于,你终于还是回来了,我用尽全身的力气,呼出最后一口气,我看见断发在飞舞。
   知道为什么我脸上带着诡异的笑容么?那是我的秘密。良于,我不会说出最后的那句话,我不会让我们各自丢手。
  
   (一)
   我坐在树下,独自一人,参禅。我喜欢一个人,坐在树下,依着树干。粉红的花瓣,妖艳地落了我一身,肩头,臂弯,盘起的双腿,在我的僧袍上留下轻浅的香味。春色旖旎,山岚氤氲,这样的美景,却不过一个“空”字。
   我是寺里最不守规矩的一个弟子,我总是在正与邪之间游荡,巧妙地回旋。方丈曾经训斥我的怪逆,我只回他一句:“魔由心生。”就因了这句话,方丈收我做关门弟子。
   是的,魔由心生,没有邪恶,何来正义,身外无一物,哪怕处于魔境,不着迷,不留恋,如何着魔?行动不出格,何需规矩?却是不正不邪,亦正亦邪。如是。
   “释尘师叔,方丈叫你回去。”无相的身影挡在面前,隔开我与这旖旎的春色。点点头,我缓缓站起身。
   无相年龄与我相仿,却是我的师侄。不过这并没有妨碍到他对我尊敬,因为我是寺里最具慧根的一个弟子,几乎每个人都知道,我出生时的满室红光与异香扑鼻,以及五岁第一次打机锋,凭四个字辩得方丈无言。
   “释尘……或许以后你不是我佛门的千古圣人,便是千古罪人……成佛成魔,全在你一念之间了……”方丈说。
   起身的刹那,身上的花瓣一片一片滑落,似曾相识的场景。我心念一动,仿佛捕捉到一个朦胧的影子,却又一闪而过,模糊得看不清。那是什么?我没有停下脚步仔细想,该来的,自然会来,何必勉求。
  
   (二)
   芳草凄迷,落红满地。花落的味道,草长的芳菲。轻风,凉静如水。我站在斜斜的山坡上,青绿的衫子,融入周围的景色。
   我在看你,良于,看着你起身,回寺。我不喜欢你叫“释尘”,为什么要放弃红尘呢?你应该与我在尘世中,长相厮守。这是我前生的心愿,今世,我要实现,我相信我能够实现。我有这个自信,良于,当我站在奈何桥头,看着桥的另一端的你,大口大口地咽下孟婆的茶,我就有了这个自信。我逃过了那盏茶,我还记得前生,在我的回忆里,还有你让我心动的背影。良于,从一开始,我就占了先机。你的前世是狐么?没关系的,谁说只能狐魅人,今生,我要魅狐,深深地诱惑你。
   我定定地站在山坡,看着你一步一步,回寺。我的嘴角带着微笑,浅浅的微笑,极淡极淡地妖娆着。你会是我的,在这一世。
  
   (三)
   “女施主,是他吗?”方丈的嗓音,和蔼中透出一丝犀利,冷静,仿佛发生的不过一件极为平常的小事。
   “是他,方丈,孩子的父亲就是他——释尘大师。”眼前,这个陌生的女子,低着头,声音里满是扭捏,可那只食指,却明确无误地指向我。
   我看看她,荆钗布裙,略微带点小家碧玉的清秀。我转过眼睛,看看寺里这个被参天大树茂密的树叶所遮盖的院子。然后,我看见周围鄙夷,或者疑惑的眼神。
   “释尘,有什么想要说的?”方丈的嗓音,和蔼中透出一丝犀利,冷静,仿佛发生的不过一件极为平常的小事。
   我双手合十,微微弯下腰,淡淡地说:“是这样么?”
   我不再开口,初春浓郁的气息,灌进我的僧袍,天晴,日暖风轻。
   身外无一物,名誉,以及旁人的眼光,无非是过眼云烟。这个陌生的女子在撒谎。别人没有听出来,这不重要,只要我的心知道,就足够了。赤条条,来去无牵挂,名誉,以及旁人的眼光,带不来,带不走,要来也无益。一切看破,也就如斯,也就不过一个“空”字而已。
   当晚,方丈把我叫到禅房,听我说这番话。
   “我有些倦了……你也早些歇息吧……”他合上眼睛,声音越来越低,似乎已经沉沉睡去。
   第二天,清早,方丈宣布将我逐出寺门。
  
   (四)
   我站立山坳,依偎在树旁,衣衫雪白,阳光下,闪耀着光辉让人不敢直视。不远处,那座简陋的小茅屋,就孤零零地簇拥在桃树林之中,远离尘世的喧嚣,于这世外桃源。艳红的桃花,娇嫩地绽立枝头,缤纷而落,树下那个人,敛眉垂目。
   良于,这些日子来,你一个人过得还好么?我知道,现在的你,已是千夫所指,不被容于人群。
   所有的人都说,你犯了色戒。所有的人都鄙视你。
   可是我可以肯定地说,你没有做过。我完全相信你的清白。
   我能够如此肯定,是因为,是我教小芸说,肚子里的孩子是你的。我告诉她,要想保住孩子,就必须找你做替身,这样才能把众人的目光,从孩子或者她身上,转移开来。而小芸也真的这么做了。
   良于,如果你知道了这一切,你会愤怒吗?我已经管不了那么多,我只是想要你迷惑,让你沉溺得心甘情愿。
   而这,只是我要做的第一步。
  
   这个山坳的景色很美,我独自依偎在树旁,看斑斓的春光,一直到天色暗淡。

作者签名:
  我选择记住忧伤的回忆
  同时依然快活地活着

原创  林友收藏  

  
【点击回复或查看回帖】

传统或网络媒体转载请与作者联系,并注明转自【胡杨林】及作者名,否则即为侵权。

Copyright © 2008 MY510.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