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杨林社区-子曰店-个人文章

奶茶心情(A面)

子曰店
2004-02-07 14:46   收藏:0 回复:0 点击:2168

    终于攒到足够的钱,让我在街角开一家奶茶店。站在装饰一新的小店里,觉得自己好有成就感。大学毕业后,一年里连跳了三家公司,最后还是决定给自己打工,做我最喜欢的奶茶生意。
   店子很小,因为我能够支付的租金很少。但是,我尽我最大的努力把店里布置得温馨可爱。我的奶茶店在街角上,正门对热闹繁华的商业街,而右面整幅墙的落地玻璃窗朝向住宅小区。比起商业街上光怪陆离的霓虹灯,我更喜欢看住宅小区里人们晒在阳台上的“万国旗”,它让我想起小时候跟爸爸妈妈一起住的日子,不过这样的生活从我离开家到外地读书,并最后留在这座城市时就已结束,取而代之的是一个人在异地艰难生存。
  
   店里的生意不算好也不算坏,过得平淡。每天不时有人进来坐坐,但也仅仅局限在“不时”,有时候有客人,有时候没有客人。开店的日子长了,对经常来的客人也熟悉起来,像那边坐着的那个中学生,总是在考完试后到这里来买杯奶茶,和一块蛋塔犒赏自己,好象她经常考试,因为每隔不了几天她就会出现在店里;再像那边那对恋人,我和小店见证了他们的相识相爱,我知道吵架后那个女孩一定会点最贵的奶茶,而那个男孩总是乖乖地付帐;还有那位衣着讲究的太太,她先生是个做生意的大老板,她儿子在外地上大学,每天下午她都会带她的小狗出来散步,然后在回家的时候顺便进店里来喝杯茶,而桌子底下那个正一边啃蛋糕一边欢快地摇着尾巴的小狗,有一个很可爱的名字:多多。靠窗第二排的那个位子,几乎成了一个年轻人的专座,最近这十几天来他都会在下午茶的时候到这里来要一杯奶茶,一份黑森林蛋糕,结帐时,他总是在桌子上整整齐齐平摊三张五元的纸币,于是我笑着把四个一元的硬币堆成一个圆柱推给他。
  
   窗外淅淅沥沥地下着雨,我一个人无聊地趴在柜台上看街上的行人。一朵一朵的雨伞在街上流动,醒目的颜色与灰蒙蒙的天空形成鲜明的对比。店里一位客人也没有,那个中学生也许没有考试了吧,最近电视上总说要给中小学生减负,那对恋人可能在什么地方避雨,卿卿我我,这么潮湿的天气里那位有钱的太太一定不会带她叫“多多”的小狗来散步。我正在胡思乱想的时候,挂在店门上的铃铛“丁零丁零”地响了起来。
   “欢迎光临!”我拿着菜单跑出柜台,看见喜欢坐在窗下的那个年轻人,西装革履,手里提着一把湿漉漉的雨伞。“一杯珍珠奶茶,一份黑森林?”他还没说话,我先笑了起来。“呵呵,是啊是啊。”他有些不好意思地挠挠头,也笑了起来。
   “谢谢你十一块!”结帐的时候我照旧拿着一摞四个一元的硬币,可是看见放在桌子上的不是整整齐齐平摊的三张五元纸币,而是一张五十的。“呃——不好意思!”我急忙回柜台取三十九元,递到他手里。他的掌心好柔软,我的手指不自觉地多停顿了一下。抬起头,正对上他带着调皮笑意的眼睛,脸红了,低下头。
  
   “我叫卿锋。”又是一个下午,店里客人不多。他坐在他的老位子上,面前依然是一杯奶茶(不过换成了草莓的),和一份蛋糕。没有事做,于是干脆和他聊天。
   “清风?那个卫生纸的牌子?”我问得实在有点大惊小怪。
   “当然不是了,‘卿何薄命’的卿,锋利的锋。”他笑着,解释得很有耐心。
   “我是姚姚,请多关照。”
   “妖妖?干吗叫这么奇怪的名字?”
   “是姚姚啦!怎么可以乱改人家的名字?!”我不满意地嘟起嘴,说得很委屈。
  
   于是我知道了卿锋在一家外资公司上班,公司和家都离这里不是很远,一个在小店正门的街上,一个在小店玻璃窗的方向。每天下午,公司有下午茶时间,那个时候卿锋就会走一站路到店里来喝杯茶。再聊得多了,知道原来卿锋跟我一样,一样从外地来读书,一样留在这里没有回去,一样毕业没几年,一样单身一个人。
   每次卿锋都会坐固定的位子,他说坐在那里看外面的人奔忙,会觉得自己很悠闲很自在。于是每天中午以后我就在玻璃窗下第二排的桌子上摆上预定的牌子,把座位给他留住。好几次客满,我都只是很抱歉地请客人换个地方。每次在卿锋进店的前一分钟取走占位的牌子,不想让他知道专门为他留有特定的位子,幸好他每次总是从正门的方向走来,看不见我的小动作,而那个大傻瓜,还真的以为那个位子除了他总是没人坐。
  
   奶茶店晚上很晚才关门,于是卿锋渐渐晚上也要到店里来坐坐。他说晚上我一个女孩子回家很危险的,他说漂亮的女孩子回家是应该有人送的。我也就心安理得地让他陪我回家,送我到小区的大门口,却从来不邀请他上楼去坐坐。后来一个晚上回家的路上卿锋突然拉住我的手,很紧张地顾左右而言它,四面东张西望,仿佛在作贼。我没有挣扎,看着他,笑了笑,任由他把我牵回了家。
   就这样,我做了卿锋的女朋友,有些莫名其妙,也有些突如其来。
  
   夏天到来了。天气一天比一天炎热,每天很早就可以听见知了在树上吵闹,一直吵到晚上,吵得人头昏脑胀。卿锋每天到奶茶店报到,仍然坐他的老位子,仍然不知道我每天为他占位。“女老板,最近是不是恋爱了啊?看上去被爱情滋润得很幸福哦。”溜狗的太太接过茶时对我说。
   “哪里哪里,看得出来么?”我笑得紧张兮兮。
   “当然看得出来了,全都写在眉眼里了!活脱脱一个幸福的小女人哪!”
  
   “猪猪,我们晚上去哪里吃饭呢?”卿锋不顾我的强烈反对,总是管我叫“猪猪”。他早上很早就要去公司,而那个时候我还在床上梦周公,于是每天早上都有这样的电话:
   “猪猪,你起了没?我可要到公司了哦。”
   “知道了知道了,在穿衣服了!”
   “我怎么没有听到声音啊?一定还在睡吧?”
   随便抓件衣服,弄出点声音来打发他,然后倒头接着睡。
  
   “猪猪,公司准了我三天假哦,我们可以出去玩了。”早就在跟卿锋说太热了想出去找个凉快的地方玩几天,很多天以后他终于请到假。
   “好啊,我们去哪里呢?”其实我早就有打算了,而且我知道他一定会说——
   “你决定吧,反正我说的你总是不喜欢。”
   于是,在一个晚霞满天的傍晚,我们坐上了一辆长途汽车。谁也不知道这车会把我们送到什么地方去,只知道目的地在乡下。
   下了车,天已经黑了,好容易找到家小旅馆,两个人倒头便睡。
  
   早上醒来,不知道自己是在什么地方,阳光从陌生的窗户射进来,在陌生的看上去很古老的墙壁上投下新鲜的光斑,房间里全是很古董的红木家具,一线一线的阳光照着飞舞的细小粉尘,到处充斥着岁月的味道。想了很久,想起我们是在一间乡下旅馆里。急匆匆冲出房间,却看见卿锋正站在天井里跟房东说话。
   原来昨天晚上我们误打误撞住进的这家旅店,在一个四合院子里,难怪房间看上去那么有历史感。抬头看天上,天蓝蓝的,看上去好高,没有云,应该又是一个阳光灿烂的日子。
   “猪猪,你起了啊?”卿锋的笑脸比阳光还要灿烂。
  
   “猪猪,房东介绍说有一个很好玩的地方哦。”卿锋骑了一辆不知从哪里弄来辆单车,载着我到处逛。“这里是一个小镇,很少来人的,很清净对不对?我们真是找对了地方呢。”
   街上真的人很少,现在也许是农忙时节吧。我从小就五谷不分,一个纯粹的“农盲”。
   “应该是这里吧?”卿锋跳下车:“没错,看这片荷塘!”
  眼前是一片不知边界的荷塘,高高低低的荷叶,密密麻麻地挡住下面的水面。叶子上面,是圆滚滚亮晶晶的露水,风一吹,水珠摇摇晃晃,仿佛即将从荷叶上摔下来,却在边缘停住,再调皮地滚回叶子中央。荷花开了,粉红色的花瓣看上去就像婴儿的皮肤,嫩嫩的惹人爱怜。有几支骨朵,直直地挺立在叶丛中,长箭一般傲然。
   不知道为什么,看见这么漂亮的景色,突然伤感起来。
   “锋,你说我们会不会太幸福了?锋,你说我们会不会遭到报应?锋,我好怕,如果我们分开了我该怎么办?”眼泪开始不听话地流出来,很煞风景地流了一脸。
   卿锋紧紧抱住我,他说:“猪猪,放心,我们会永远在一起,不要怕,就算有报应,也有我来承担。乖的,不要哭了。”
  
   三天的假期很快结束,我们又回到那个嘈杂拥挤的城市,为了生存而各自努力。我整天都坐卧不安,担心会有什么事情发生。卿锋新接受了一个项目,他每天都在忙他的工作,到奶茶店来总是急急的,坐不了一会儿就要回去。担心他能不能吃得消,他却总是说“没问题”。
   这个下午店里生意很清淡,中学生要高考了,很长一段时间没有来过了;恋人们到外地旅游去了,还没有回来;有钱太太的儿子放暑假回家了,她每天在家里乐呵呵地给儿子做饭,小狗也每天由儿子来溜。卿锋在他的老位子上睡着了。站在他旁边看他很可爱的睡相,看他微微颤动的眼睫毛,听他平静的呼吸声。然后,听见他唧唧咕咕说梦话。笑笑他,却突然听见他在叫一个女子的名字:“莉莉。”
   僵在那里很久,不敢相信那会是真的。一直呆呆地站着,看那个我深深爱着的人,在梦中叫出别人的名字。
   “怎么站在那里啊?站了一天腿不酸吗?来,坐下。”卿锋醒了,拉着我的手要我坐下。木然地坐下,看他脸上平静的表情,和以前一样的温和。
   “锋,你还不回去吗?时间要到了。”喉咙里好干,一个多的字也不想说。
   “呀,真的呢,要迟到了!”锋站起来,急匆匆跑出去,又跑回来,站在我面前说:“乖,晚上我们一起去吃饭。”说完,人早跑得没有影子了。
  
   早早地关了店门,坐上公交车去他的公司等他。车上,打他的手机,却被他掐掉。再打,“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稍后再拨……”到他公司门口,没有下车,任凭公交车把我带离,一直坐到终点。“小姐,到终点站了。”司机说。我走到车门,再投下一枚硬币,继续坐下去。公交车走的是环行路线,我坐了四个圈,投了四次币,路过四次奶茶店,四次锋的公司。车在热闹的站会上很多人,下很多人,在起点和终点,就只剩下我一个。太阳渐渐落下去了,路灯开始逐渐亮起来。我看着空荡荡的车厢里,路灯橘黄的光线照在颠簸的地板上,一点一点增亮,而我孤单的影子,夹杂在一排一排空着的座位中,随着车的晃动而晃动。第五次经过锋的公司时,看见他和一个女子一起走出来,好象很亲密的样子。于是在第五次路过奶茶店的时候,我下了车,关掉手机,一个人回家。
   回到冷清的家中,倒头便睡。闭上眼睛,好象又看见那片荷塘,看见那片密密麻麻的荷叶,和那粉红色的花瓣。
  
   在朋友家住了一个星期,想了一个星期,终于下定决心。中午12点正,我在奶茶店门口挂上“停业”的牌子,回家收拾好东西,登上去乡下小镇的汽车。好想念那片荷塘的宁静,我想要到那个古老的四合院去住上一段日子,医治我受伤的心。
  

作者签名:
  冬日的树影日渐稀疏
  路灯有一些感伤,一些抱歉
  我对它说:“没关系,夏天不远了。”

原创  林友收藏  

  
【点击回复或查看回帖】

传统或网络媒体转载请与作者联系,并注明转自【胡杨林】及作者名,否则即为侵权。

Copyright © 2008 MY510.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