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杨林社区-枕风宿雪-个人文章

教师算体制内的边缘不?

枕风宿雪
2020-07-07 10:17   收藏:0 回复:1 点击:276

    教师算体制内的边缘不?
  本人还不算体制内,毕竟没编,只是幼儿园个人事代理,感觉自己站在边缘的边缘。
  
  幼儿园教师有多惨?
  
  那些口口声声教师职业很光辉很神圣,实际上对教师的态度连餐馆服务员都不如,期望却比天还要高。许多(不是全部)在上端发工资其实也一样,不要谈工资也别提委屈,谈就是爱心和奉献。
  
  在粗估70%人口中,幼儿园教师就是低学历代表,一年休假半年,天天带着孩子玩,轻松得不得了,居然还时出现暴力对待小天使事件,简直人神共愤天理不容,人人可诛之唾之。
  
  殊不知,幼儿园教师是体制内最底端。总就有人别拿农村山区基层公务员,和一线城市省级幼儿园中高职称的老教师比,大骂人心不足蛇吞象。但农村基层公务员不应该和农村基础幼儿园职工比比么?这还是公立的有编的,数量倍级的无编幼师呢?
  
  可为啥我好意思说自己站在了“体制内”的边缘呢?“体制”二字跟幼师有毛关系呢?感兴趣的我慢慢说给你听。
  
  本人本科,正规省考招入,同批进来的有全日制985硕士,大部分是全日制大专及以上学历,且专业对口。
  
  考入之前,我也一直从事幼教工作,私立公立都待过,工作内容99%一模一样。1%的区别就是更多“上面交下来的任务”。比如半夜蹲电视直播投票,下载app注册刷屏,背诵各种冗长的口号几条几项什么的……
  
  工作时间:早6:30出门,晚5:30归,最怕遇堵车7:40还没到校就要饿肚子加扣钱。加班是常有的,是“奉献”的体现。周末和假期也是有各种任务的。
  
  工作强度:7:40-4:40直面服务对象,不是大中小学那样一天几节课坐办公室备课改作业可以缓缓。
  
  工作内容:孩子的一切,吃喝拉撒睡学玩。课程简单分类成健康科学语言艺术社会五大类,但其实还有行为常规培养,品德品质教育,爱国主义教育,生活自理能力培养,交往能力、急救能力兼顾才艺……你能想象到3-6岁儿童所需的一切(但这只是冰山露出水面的部分)。这里,你甚至可以把“爸爸妈妈”角色去掉,只要国家同意,许多家长恨不得幼儿园老师领着低工资24小时带孩子并承担一切责任。
  
  所以,并不是一个“玩”或“带”能概括的。然而,如果仅仅是以上工作,幼师们哪里会有抱怨,毕竟娃再讨人嫌也比大人单纯得多,一个笑脸一个拥抱一点成长足以让幼师们觉得奉献值得加班值得低工资还勉强过得去。
  
  被你忽略掉的是以上所有内容都需要专业的备课!观察记录!反馈评价!教玩具制作!环境教育室内外装修大赛!
  
  还有各种百无聊赖的八股文培训,培训心得,培训笔记、……
  
  五项技能、公开课、案例研究、学习故事、各种论文……文化低还真玩不出这些花样来,分分钟感觉自己比大学老师写得多比博士生伤脑筋。
  
  天晓得,一个简单的“系鞋带”、“饭前便后要洗手”、“不挣抢”代表了多长时间的眼神关注以及多少遍语言叮嘱?
  
  天晓得,光“安全和卫生”这五个字代表了多少工作量。
  
  天晓得,一句简单的“家园共育”代表了多少私人时间被侵占?
  
  天晓得,在专家引领推崇自然教育、快乐教育的同时,我们却要忌惮家长们极度害怕小天使磕碰打闹的心理随手一个投诉举报,我们以怎样的“智慧”去升级改造这般矛盾的教育。
  
  天晓得,在响应国家强制要求“去小学化”的同时,我们如何消化照顾家长既工作繁忙没有时间带娃又社会压力巨大担心娃落后于人的现实焦虑?
  
  天晓得,频繁的领导检查行业交流学习前,我们要加班做多少工作?
  
  天晓得,我们要做多少与“带娃”无关的、形式化的工作?我们要承担来自各方面多大的压力?(体制内末端,谁都可以呼唤)
  
  天晓得,你们口中的寒暑假至少要缩水一半?而剩下的那半时间我们不能去从事其他工作,领的是微薄的基本工资?我们其实愿意寒暑假工作的,那样起码我和你们一样有绩效,多赚点钱谁不愿意?可孩子过没有假期的童年吗?你又愿意不给国家添负担以市场保姆带娃的价格给老师吗?
  
  可偏偏这些工作事实摆在眼前,教师(包括中小学)却总是最先受伤的人,最常被责备是“体制内享受者”。
  
  在中华传统文化里,我们对“教师”和“医生”是非常尊敬的,而现在不知道什么思想引入,老百姓开始把二者拉下神位,以普通“服务者”待之。这本没什么,按我说体制内所有工作者都是“服务人员”。
  
  可是同志们啊!你们对我们的期待和要求可不可以也拉下神位,还原到最基础的“服务者”,用你们公正公平的价格和尊重来换取我们的服务劳动呢?!
  
  教师这个职业一次次站在风口浪尖,“医患矛盾”一次次涌现,不过是因为我们正好站在了体制的最边缘最外端,直面公民。他们的愤怒、焦虑、压力需要输出,而我们是最容易接触的对象。
  
  其实,哪个行业内没有败类呢?哪个国家只有好人没有坏人呢?
  
  你要求某一个行业不准有欲望有压力有思想偏差,这不是应不应该的问题,这是做不做得到的问题。
  
  你用稍微用概率统计下,也不至于将对某个人的愤怒转成粪水泼向全体从业者吧。
  
  做这一行真的很累也很卑微,累和卑微的东西基本都跟孩子无关。
  
  我今年31岁,留学读硕博的想法越来越强烈。准备往“儿童教育心理学”方向,以纯粹的身心搞下学术。而不是像现在一样,一边被鄙视,一边从事沉重的工作,一边还要无可避免地搞“学术”。
  
  ——————————————————————————
  补充:昨日回网友
  1、每次都是正常访问人家老师为什么要多次申请辞职?你以为园长劝退学生这件事儿是家长一两次正常访问就决定的?太瞧不起园长的头脑和能力了。如果可以,任何一个园长都是竭尽全力大事化小,宁愿委屈老师也不得罪家长,除非是真的很过分很难沟通的家长,谁愿意在被网络上被挂出来议论纷纷??还有你从何判断我不了解?我了解的比你多得去了,报道写得已经很清楚了,自己选择性判断,刻意忽略自己介意的部分!
  
  2、就算有监控可以随时看一举一动,就能避免幼儿不发生任何碰撞和意外受伤了吗?幼师工作压力本来就很大,工资又低得可怜,已经是在用爱心奉献了,还要在毫无信任感的环境下工作吗?其他学段的老师可以上完课就走,大不了就当上公开课。幼师呢?从早到晚每一秒都要在你们的镜头下,任何一个小的动作一句话都可能被过度解读!话我放这了,珍惜吧,还有人愿意当幼师!
原创[时事关注]  林友收藏  

  
【点击回复或查看回帖】

传统或网络媒体转载请与作者联系,并注明转自【胡杨林】及作者名,否则即为侵权。

Copyright © 2008 MY510.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