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杨林社区-清女-个人文章

心祭

清女
2014-09-16 00:48   收藏:0 回复:1 点击:738

   
   ————写在爱宠离开两周年
  
  
  我已经忘记两年前的今天是怎样的天气,只记得那个夜晚秋虫低鸣,彼此传递着残阳的绝唱。
  那一天,是我们相守的最后一天。
  那时节,你我掌心交叠,我坐在你身边,絮絮念叨着你的曾经。那一桩桩的往事,竟不用回忆,纷纷出现在眼前。
  lucky,你就这样用一只妙目看着我,像要把我镌刻在你的瞳仁里。
  我起身,回转,你的目光一丝不移,紧紧跟随我的身影。
  你的眼底媚丝如缕,穿透我的心,将我融化成一弯弱水,漫出眼眶,拖垂过你我的朝朝暮暮,情咫尺,泪潺然。
  握住你的肉垫,那小小的梅花掌中,没有一丝温暖。眼前的你气若游丝,香魂似乎游出了你的灵窍,我一声声的呼唤,想要用情握住不放,却是再也不能够了。
  哦,那一刻,我恨不能将自己化成一缕幽魂,潜入你的身体,和你一同承受病魔的蹂躏,共生共死。
  秋色怡人的清晨,我承接了第一眼阳光。窗外斜照进来的你的身影,悄无声息却,温柔还带了淡淡的忧伤。
  九月的风,拂上发梢,撩我一腔愁思。正是悲秋,红冷暗绿砌满香径。天工巧作,空手染就了一幕凄婉。
  风卷起路边的黄叶,飘飘坠坠,我猜想哪一片落叶才是你,带着同样的眷恋,梦里和我缱绻至今。
  窗外的泡桐树一身枯槁,短短的春天给了它们片刻锦瑟,几日不见,却又是残叶加身。
  lucky,你若还活着,该不会像它那样的残烛寂寥吧。
  每天踏着你在屋内留下的足迹,总能听见你的轻言细语,痴痴的我,殷殷期盼你会出现。
  没有你的昏晨那么漫长。你的呢喃和冰冷的空榻在一瞬间交错成恍惚的梦。
  lucky,远游的梦什么时候开始的?
  是不是你早有准备,只不对我说,怕我不肯放手。你决然的走,在我生日的前三天。
  九月天,可不可以让我回到那个牵肠,却又完满的日子。哪怕是残梦。
  坐在案前,捻来一段单簧管。沉郁的音符行走在流水往事里,辗转蹉跎,飘上眉弯,淡扫忧伤。
  怎样的一生才是幸福?
  lucky,告诉我,活在我的世界里,你是否快乐?
  lucky,七年的光阴,你英姿勃发的时光只有一年不到,而后,你便与药为餐。是不是我做的不够好,若不把你宠坏,喂食一些猫粮,或许你的身体可以强壮起来。
  秋天里,阳光菲薄,有风从你的坟前穿过,我似乎嗅到你的气息,淡淡,那么熟悉。一霎那,又转作光影飞上触摸不到的枝梢。
  青冢上,长了密密的细草,我一株株的拔,仿佛当年为你梳理毛发。
  那时候,你眯着眼,喉间发出幸福的呼噜。
  还记得每一次带你去医院,路上都会留下你撕心裂肺的哀嚎。然而,最后一次去医院,你安静的就像沉睡在我的怀里,我多么希望能听见你高亢的呼叫,可是,出门的一声悲鸣之后,你再没了声息。
  lucky,那一刻,浓浓的哀伤笼罩了我,我不敢想象和你诀别,不敢设想没有你的日子。
  lucky,他们都说你的离开是解脱。是的,从此我少了一份牵肠,无须在每个昏晨为你备餐喂药,可是,我却跌进另一个空寥的世界。
  一帘殇梦是我趟不出的冰川。
  日复一日的轮回,你的身影渐行渐远。时间仿佛在细细碾磨,翻看你的照片,才惊觉,你走了已有两个春秋。
  回不去了,轻盈矫健的身影,还有缠绵婉转的绕膝。
  lucky,你的名字注定要镌刻在我的心底。虽然你没有倾国倾城的貌,却有解语的灵气。我们息息相近,了解你,就像你懂我。
  炎凉风尘,你是一阙暖心的小令,字韵不多,却让我久久回味。
  lucky,无论今生来世,我们都不要做陌生路人。
  把你镶进书页,每一次的翻看都有你的身影;让你晕满灯光,每个夜晚伴我走入梦境;将你熬进茶汤,每一盏香茗都流溢着你的温软。
  lucky,或许我不会再写,但你在我的心里,是一首吟不完的长诗。
  温馨、隽永。
  
  
   ————心字祭爱宠
   2014.9.15.
  
  
  
  
  
  
  
  
原创[文.心路心语]  林友收藏  

  
【点击回复或查看回帖】

传统或网络媒体转载请与作者联系,并注明转自【胡杨林】及作者名,否则即为侵权。

Copyright © 2008 MY510.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