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杨林社区-寒水月沙-个人文章

孔雀河

寒水月沙
2013-12-05 10:41   收藏:0 回复:9 点击:423

    黄沙穿过孔雀河边的红柳丛,滤出一缕清风从河面上吹过。河畔有一个热闹非凡的市集,在人群稠密的某个角落,胡琴发出蜂蝶在枣花间飞舞的声音。
   孔雀河的水一年比一年少了,城里街道蒙了尘,飞扬的黄色粒颗,在每一个松松垮垮的土房间穿过,华彩背着正午的阳光,面容阴郁的穿过无人的街巷向孔雀河边走去。
   这是一个很久很久以前的故事。
   借借面对着新发掘出的这一条河床,心里不知为什么没有发现的快感却充满忧伤。这就是被黄沙掩埋了数千年的孔雀河。两岸红柳交错,红柳深深的根子下面竟有一包残破不堪的竹简。
   借借在整理这包竹简的时候,突然有了一个奇怪的感觉,像是在整理属于自己的东西,只是上面的古老文字,心里想一定要让华彩早些把它们翻译出来。流沙从脚下滑过,透过风沙借借恍然看到了一个远古的画面,一对少年亲密的追随着穿过红柳丛,走向破破烂烂的市集,笑容却是那样灿烂。
   借借坐在书桌前发楞,提示音响,华彩的邮件到了,很小的一个压缩包,让借借的心大大激动了一下,这么快华彩就有成果了。邮件的背景是华彩站在楼兰古城的遗址前拍的一张照片,容颜俊郎的华彩让借借想到,竹简刚刚出土时,孔雀河故道,借借偶然产生的幻觉。
   孔雀河汉简001译文:
   楼兰王长子弄墨不顾劝阻,与我同出玉门,直杀到了白龙堆边缘救了陛下。回朝之后有人谄害小国质子闯关西去,其罪当斩,但陛下却当着百官的面与弄墨义结金兰。
   孔雀河汉简002译文
   陛下与王长子入长史府与我结拜,我的父亲诚惶诚恐,陛下说,他年长是大哥,让我们叫他弗陵,王长子弄墨次之,我是他们的三弟我叫华彩。
   孔雀河汉简003译文
   楼兰王称病传弄墨回国,大哥说让弄墨就此即位,弄墨不允,只好派我送弄墨回国。中道遇匈奴骑兵,人马折损近半,我即衔命而来,定当誓死相护,我后背中了一刀,几乎断骨,幸弄墨无恙。
   孔雀河汉简004译文
   弄墨留我于王宫休养,见楼兰王,大王目光犀利,言语阴狠,决非仁者,不似弄墨忠厚坦荡,我想早日归汉。
   孔雀河汉简005译文
   我的伤好得很快,每天能吃三大碗饭,我和弄墨一顿就能吃光一头羊。弄墨带我去市集,满街的穷人以褐色的毛毡缝成简单的衣服,食物单调可怜,连年战祸,使百姓生活困苦,我劝弄墨早日即位,弄墨拒绝。
   孔雀河汉简006译文
   我伤势已愈,弄墨带我去了玫瑰绿洲,在孔雀河畔一个不为人知的转折之地。从王宫后墙,一条无人知晓的小路可以进入,弄墨说,这个地方只有我们两个知道,他让我看绿洲的风景,玫瑰丛生,有一条小河在绿地中穿过,他说,华彩你记住,这样的风景才应该是真正的楼兰。
   孔雀河汉简007译文
   我并未归汉,前日收陛下密旨,刺楼兰王助弄墨即位。只因楼兰王斩杀汉使,欲与匈奴结盟共犯汉境。我便隐身在玫瑰绿洲,相机而动。
   孔雀河汉简008译文
   楼兰王与弄墨同巡街市,眼见民不聊生,弄墨劝王不要轻易用兵,王此时面容憔悴,十分愁苦,前有强汉,后有匈奴,楼兰几时能有宁日。
   孔雀河汉简009译文
   王回宫即病,似染风寒,息于王宫,身边只有弄墨,我潜入宫中欲刺之,弄墨拼死相护,王受重伤,刀也失手伤到弄墨,入左胸数寸,弄墨最后对我说“快走”,倒地而亡。
   孔雀河汉简010译文
   我隐于玫瑰绿洲数日,闻楼兰王的二弟已率众归汉,但我不想回去了,我杀了弄墨,无法面对大哥弗陵。我不会去匈奴,我甘愿被楼兰百姓千刀万剐。
   借借继续读着华彩的邮件:“只能译出这些,后面的过于残破无法辩认。这些竹简的作者可能就是西域长史之子华彩,他或许是怀着万分愧疚的心情在楼兰一处不为人知的地方孤独终老,也许真的被热爱王长子的楼兰百姓千刀万剐,也许最终还是归汉了。但是他把这些竹简深埋在了玫瑰绿洲的红柳根下,可能是想让后来的人知道一个事情的真相,他情愿为弄墨去死,而不是真心要杀害他。”
   借借闭上眼睛,想像着华彩平静的样子,仿佛在讲着别人的故事。但在借借的心中却出现了一座太阳形的坟墓,铭文写着——“我们是兄弟。”
  
  

作者签名:
感动人们心灵的,不是文字的华丽,而是思想的冲击。
真理往往都是大白话,喜欢真实,喜欢朴素。

原创  林友收藏  

  
【点击回复或查看回帖】

传统或网络媒体转载请与作者联系,并注明转自【胡杨林】及作者名,否则即为侵权。

Copyright © 2008 MY510.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