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杨林社区-子曰店-个人文章

【三界纵横十二·十年盛典之扑朔迷离·试杀】美杜莎

子曰店
2012-03-03 00:36   收藏:0 回复:4 点击:1606

    滴—滴滴滴答,滴—滴滴滴答,滴—滴滴滴答。我在心里哼着军鼓鼓点的节奏,双手熟稔地拼装着我的爵士鼓。拼装总是从大鼓开始,大鼓外侧鼓框离地1~2吋是最佳高度,接下来是踏板,调整鼓槌的高度,比鼓面中心高一点的地方,再来是调整鼓槌弹簧的松紧度,弹簧调松踩起来比较不费力但会影响速度,调太紧脚很快就会累,我在过去的岁月里试过相当次才最终找到自己喜欢的弹性。接着调整小鼓的高度,当两手轻松自然放下时,鼓棒刚好可以打到小鼓的中心。根据小鼓的位置决定Hi-Hat的位置和高度,最后确定Tom Tom和钹的位置,一切进行得是那么的有条不紊,每天表演后的拆卸和第二天表演前的拼装,作为我生命的爵士鼓已经在我心里烙下了深深的印记,即使闭着眼睛我也能凭感觉把它们拆成一件一件,再装回成一个整体。
  整个过程观众都很安静,我相当喜欢这一点。酒吧里的人被酒精烧红了眼烧聋了耳也烧坏了脑子,他们吵吵地摇着骰子筒,啤酒瓶撞来撞去,跌下桌子跌到地上跌得粉碎,白天戴着领带穿着套裙人模狗样的白领们借着酒精的名义大喊大叫,说八小时内不敢说的话做八小时内不敢做的事情,就像杂种一样低贱。我厌恶这样喧嚣不堪的环境,但是我不得不用在酒吧里表演挣来的钱养活我自己,我从晚上9点到凌晨4点击打着我的爵士鼓,清早回到租的地下室里睡得昏天黑地,每天只吃一顿饭。偶尔从睡梦中醒来,我在镜子里看见一张浮肿苍白的脸,浓黑得诡异的长发凌乱地披在肩头,长长的刘海几乎遮住了半个脸庞,只有一双黑色的眼睛在黑暗里闪闪发亮。
  这个世界在我的眼里只有两种人,可以爱的人和应该恨的人。我爱的那个人就在我的身边,准确地讲,就在每天同我一起演奏的乐队里。她是乐队的主唱吉他,扎着高高的马尾,穿黑色的紧身皮裤,化着很浓的妆,在演出的间隙靠香烟来提神。我对于我喜欢同性这件事一点也不诧异,事实上无论在我身上发生什么事情我都不会诧异,这本来就是一个疯狂地世界,身处其中还会有什么事比这个世界本身更加疯狂呢?当然,吉他对我的爱情并不知情,“爱”这种事情本来就只是接受与排他,不论她对我是爱是恨,她都只需要接受我的爱意便可以了——而接受也是必须的。每当我坐在她的身后,看着她挎着吉他站在我前面又唱又跳的时候,我的心脏就如同脚下的大鼓,嗵嗵嗵嗵嗵嗵嗵地悸动。
  乐队里的贝斯本应该是那个我恨的人,这个胡子拉碴始终带着三分醉意的男人在某个演出的间隙强暴了我,夺去我保存了二十多年的一张膜。我本应该杀了他,用刀刺进他的腹部,柔软的内脏会在锋利的刀刃下绽放成一朵一朵鲜艳的花,我本应该用刀尖挑出他的肠子再绕着他的脖子紧紧勒出淡紫色的印痕,但是当身体习惯了粗暴的对待之后,我很清楚我爱上了他。爱和恨并不是绝缘的两条平行线,它们相互缠绕,如胶似漆地融为一体。
  所以说我同时爱着两个人,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演出的时候我坐在他们的身后,看他们在我面前,我知道我完全拥有这两个人,他们的举手抬足,他们吸烟喝酒,都完全属于我。这种心有所属的感觉很好,它是我灵感的来源,我的一切鼓点节奏都来自于我的心跳,我的心跳则完全跟随我的感觉。正是因为我所爱的两个人的存在,我诅咒我那肮脏的人生,却对我的生活充满激情。
  
  调试好爵士鼓,我摘下了两个观众的黑色遮眼布,吉他和贝斯看见我的一瞬间恐怖得似乎看见了美杜莎的眼睛,然后他们很快就反应过来,挣扎着试图摆脱紧紧捆住手脚的绳索。当他们发现被牢牢绑在椅子上的时候,发出了惊恐地呼声,却被封口胶硬生生地憋成了“嗯嗯”的声音,一如那日当他们两人交缠在一起的时候,发出的销魂的“嗯嗯”声。
  我说过,爱就应该是完全的拥有,是不容一丝亵渎的忠诚。他们可以不接受我的爱情,但是他们不能接受除我以外的别人的爱情,哪怕是他们彼此也不行。背叛我的爱情不可饶恕,而在背叛爱情之余还试图解散乐队远远离开我更加不可饶恕。没有绝对的爱也没有绝对的恨,恨可以转变成爱,爱当然也能够转变成恨,我不能容忍这种改变我生活的事情发生,所以,我恨他们。
  在我这个与世隔绝的地下室里,我要给我爱着也恨着的男人和女人,举办一场爱与恨的演唱会。他们不知道,那个始终沉默的鼓手,其实也有着一副好嗓子。在乐队里,我控制着音色,控制着节奏,控制着速度,控制着力量,我控制着整个乐队。无论是演奏时,还是这时,我控制着一切。
  右手大拇指、食指、中指捏在鼓棒三分之一的地方,无名 指与小拇指自然并拢轻贴在后面,左手虎口夹住距离鼓棒棒尾端约三分之一的地方,并搁在无名指与小拇指半握后的关节上,食指与中指自然弯曲,整个手形呈半握拳状。掌心向内。我轻轻挥着鼓棒,击出此时此刻的心跳,没有音律的伴奏,我开口唱——
  答—滴滴滴滴,
  答—滴滴滴滴,
  你的热情像刀子刺进我冷漠的心里,
  你的冷漠像魔鬼疯狂而又打扮得华丽,
  你用嗜血的快乐踏进我忧伤的领域,
  我用自由来报复你,
  这是长发美杜莎的秘密。
  
  我扔掉鼓棒,伸开双手直挺挺地从台阶上倒下,那根细得看不见的紧绷的钢琴线锋利地切开了我的皮肤割断了我的骨头,我看见我的头颅在一刹那高高飞起,淋漓的鲜血洒上了我心爱的鼓也洒上了我心爱的人,在他们惊恐万分的目光中,我忽然明白我一直爱着也一直恨着的人,我所不能舍弃的人,我一直控制的人,其实是我自己。
  我愉快地闭上了眼,然后听见头颅重重地落在地上。
  (完)
  
  
  
  关于美杜莎:美杜莎本是个美貌的女子,波塞冬被美杜莎的美貌所吸引把她在雅典娜的神庙里给强奸了,这激怒了雅典娜。雅典娜不能惩罚波塞冬,于是便对美杜莎下了诅咒,让她的头发变成毒蛇,眼睛闪着魔光,任何直视其双眼的人都会变成石像。宙斯之子珀尔修斯知道这个秘密,因此背过脸去,用光亮的盾牌作镜子,找出美杜莎,在雅典娜和赫耳墨斯的帮助下割下了她的头。
  

作者签名:
  你累积给我的伤害  我是真的难以释怀

原创  林友收藏  

  
【点击回复或查看回帖】

传统或网络媒体转载请与作者联系,并注明转自【胡杨林】及作者名,否则即为侵权。

Copyright © 2008 MY510.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