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杨林社区-阿辽申卡-个人文章

在山上

阿辽申卡
2012-02-08 22:33   收藏:0 回复:1 点击:1069

   
   在山上
  
  五.鹰
  
  我躺在山坡上,仰视着前方的蓝天。这片蓝天是能感动人的那种天空,它幽兰,深邃,纯净,纯净的没有一丝杂质。放眼望去,蓝天下的山坡,连绵起伏,直到消失在你看不到的地方。它的广远,它的大度,它的开朗,在这种情景下,你无疑是渺小的,微不足道。
  山坡上的草,已褪去了我们刚来时那种淡淡的嫩嫩的似有非有的绿色,这种色彩远远看去充满了诱惑,一望无际的清新,让你迷恋。让人想起山下初春的麦地,而麦地的色彩是墨绿色的它显然过于凝重,山坡的绿和麦地的绿,它们截然不同,是两种完全不同的色彩。山坡上的绿,更让人张开想象的翅膀,闭上眼睛,静静的享受。
   而此刻,山坡的绿过早的褪去了,这片半干旱的山坡没有水的来源,浅浅的草,当炎炎烈日的来到,在太阳高温的蒸烤下,山坡上的水分迅速被蒸发,草失去了水分,慢慢的死了。而另一些草还顽强的活着,拼命的在挣扎着,在整个山坡上草非常的稀疏,远远的看,就是似有非有的绿,当你身临其境,那种绿又看不见了,只有向更远更深的地方看去,又会出现这种淡淡的绿。而到了真真的夏季,这山坡上的草就干死了,变成了一片淡黄,草浅浅的,直立在你的面前。
  这时,在我的视野之中,突然,天空中出现了一只盘旋的鹰,它的双翅平平的优美的展开着,像一只春天里放飞的风筝,看不见它双翼的振动。鹰飞得很慢,翼尖偶然扇动一下,它的影子投在地面上,像一只黑色的大蝴蝶来回变换着,飞动着。
   鹰,在天空二十几米的高处,有时平缓的飞翔,有时斜身做侧体飞行,忽高忽低,在向下冲刺时,瞬间的速度,直下飞落,突然间,像一只利箭迅猛的刺下去,
  它的姿势优美且有力度,我的眼和心跟着它的飞行,有时屏住呼吸,有时又长长的松了口气,我在紧张和平和中摇摆,在这个空旷和寂寞的荒山上,我是为了逃避漫长的时间,逃避内心的孤独与空虚。而现在,鹰,这只天空中的猛禽,成了我的猎物,我有足够的时间,品味和欣赏它的飞行。
   这只鹰在空中和我对视着,应该说是我看着它。鹰的羽毛是褐色中带有灰色,可以看清它为了便利撕食食肉弯弯的锋利无比的嘴,眼睛却看不清。我想,它的两只眼一定放着犀利睿智的光,才能迅猛的准确的抓住目标。
  小时候,我们玩过老鹰抓小鸡的游戏,一人扮老鹰,几个小孩排成队,一个人抓着一人的后衣襟,老鹰往左,我们也往左,生怕被老鹰抓住了。还听老人们说过老鹰要叼小鸡的,很凶猛。可我从小长大,一次也没见到老鹰叼我们家的小鸡,真是遗憾。从前在书中看到,老鹰一般都活动在深山峻岭中,可我躺着的山坡,荒凉无比什么小动物也没有,它吃什么呢。
  我想这只鹰是孤独的,它为了什么原因飞到这里。就在我绞尽脑汁,思索这个问题的时候,我看见这只很大的鹰,迅猛的从空中向我扑来,来不及思考什么,我身子迅速的朝另一个方向翻过去,这只鹰把我当成了不知什么动物,很想饱餐一顿,我被吓得冷汗淋淋,看着飞远的鹰,怕被再次袭击,赶紧站起身来。这一次,我算真真领教了这只猛禽的厉害。我不想深究鹰为什么要叼我,那自然有它上千个道理。
  我给鹰一次和人类较量的机会,成不成功都已不重要了。我的寂寞一下被鹰带走了。
  
  
  六.爬山
  我们继续走着。
  小张是住我隔壁地窝子的大男孩,十八岁,另外一个连队的。他说七月份时就要下山去高考,不上大学,这辈子注定就没有出路。我没有上大学的机会了,这辈子我就这样了。我想。
  小张鬼使神差的邀我和他一同去爬山,也许他和我一样的无聊和寂寞。想想,都下午五六点钟了,太阳就快要下山了,才想起来去爬山,这不是无聊是什么。不过,小张是个雷厉风行的人,想起来什么就要做什么的人,也许,他的年轻,也许他的思维还不成熟,不像我干什么,都要再三斟酌,磨磨唧唧。那是个休息天,我信口一说,要能去趟玛纳斯县城的书店该多好,因为,我们下山到石河子到玛纳斯,没有公共客车直达。下趟山很不容易,要做好长时间的准备,要请假,要刚好有生活车下山到玛纳斯去,你才能搭顺风车,不然,想都不要想怎么下山去,五六十公里的路,难不成走着去。小张可不,想去玛纳斯,简单,走!我傻愣愣的不假思索就真的跟着他走了,这小子还真的有办法,走了几公里的路后,就出现了农民的拖拉机,小张大喊一声,快爬上去,我们抓住车斗的沿帮,翻身就上了车箱。看到车要拐向岔道,又喊一声,快跳。我们就这样接二连三的重复。还真的就到了玛纳斯县城的书店,当我们从最后一辆拖拉机上跳下来时,满身满头满脸都是厚厚的尘土,就剩下两只眼珠在转圈,那种狼狈可想而知。
  我们回来的时候可就没有那么好的运气,全靠两条腿走回来的,当回到工地的地窝子时,小张两条腿一人软,“扑通”一声就倒在了地上。
  
  满天的红霞,绚丽多彩。整个天空被玫瑰红艳丽的色彩笼罩着,让你不由自主情不自禁的兴奋,欣赏,赞不绝口这大自然独一无二的魅力,我们沐浴在绚烂多彩的晚霞里,我们被晚霞溶化了。
  这个时候我正站在山顶上高兴的仰天大吼着,没想到危险正一步步靠近我。
  小张不知什么时候已下到山下面去了。我过多的贪婪这美丽的晚霞,和这将要西下的落日。当我要走下山顶时,这才发现脚下的路是那么的窄,那么的崎岖,仅有三十多公分,应该说我正站在山的脊梁上。往山两边看去,不看则罢,一看就让人毛骨悚然的害怕,两边都是非常陡峭的崖石,根本就没有落脚之处,天色渐渐黑了下来,我真真理解了什么是上山容易下山难。我的兴致一扫而空,恐怖和沮丧布满了心头。
  我的脚一步一步的挪动,身子一摇三晃,远方的山坡已开始慢慢的暗淡下来,景色开始模糊,凉凉的风慢慢从脚下吹起,看着远方,想着远处工地上就要亮起来的灯光,灯光下是热火朝天劳动的场景。有时为了放弃这种艰辛的劳动,想着法儿逃避,想找另外一条出路,多数的人路选对了,也有人就选错了。弥漫的黑色慢慢散开,一切都在慢慢中进行。
  我不知道这一切是怎样进行完的,全神贯注的做着每一个动作,左拐右拐,手扣着每块石头,全身弓着,脚踩实了台面,然后进行下一个动作。我看不清小张此时在哪,也没听到他的声音,也许他正在黑暗中坐在某个地方嘲笑着我,这个胆小如鼠的家伙,这么一个小山峰就让他心惊胆颤的下不来。小张够不够朋友,这时都已无所谓,我本身就很少有朋友,朋友不是好交的,知心朋友更为难交。
  我不知道我有恐高症,当我双脚最终落到平地上,我的头发衣物全湿的都能拧的出水来。后怕,已经没有实际意义。没有什么太大的快乐,只是感到前所未有过得平静和轻松。回头看看这个山头,呲牙咧嘴的在黑暗中无比狰狞。风又吹来了,我的头发全干了,这一晚,我,肯定一夜无梦。
  
  
  
  
  
  
  
  
原创[文.百味人生]  林友收藏  

  
【点击回复或查看回帖】

传统或网络媒体转载请与作者联系,并注明转自【胡杨林】及作者名,否则即为侵权。

Copyright © 2008 MY510.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