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杨林社区-月亮上的猫-个人文章

摊派

月亮上的猫
2011-03-22 00:01   收藏:0 回复:9 点击:2905

    村长王大柱从乡里开会回来叹了一路的气。连刘秀和他打招呼都没有吱一声就闷着头走了。
  回到家中,大柱仰面倒在炕上,望着顶棚发呆:顶棚上胡着白纸黑字的报纸,白纸已经泛黄,感觉没有了韧性,脆生生的,仿佛稍一碰触就会碎裂开来。那碎片仿佛就真得纷纷扬扬了,大柱闭上了眼睛。
  大柱婆姨站在炕边,疑惑地看看大柱又看看顶棚:人还是那个人,顶棚还是那个顶棚。吃饭咧!她对着炕上的人喊到。大柱眼皮都没有抬:不饿。咋咧,看顶棚还把你看饱了?你不饿娃可都饿了。你不吃,俺们先吃了。
  婆姨扭身出去了,大柱睁开眼睛,看见她飘出去的一个衣角:一块颜色不搭的补丁,缀在松垮垮的褂子上。
  唉,到底谁去呢?
  刚才好像碰到刘秀,这丫头,大城市来的,每天穿得齐整整的,有小资苗头,那手指细长白净的,对农活一窍不通,她去最合适,符合条件。可是,她可是村里唯一的老师,那么多娃,若她走了,这一村大大小小的娃上学咋办?大柱摇摇头。
  张虎?那小子快四十了,一身蛮劲,老爱惹事,昨天还和村民为了一点点肥料打架,真该接受一下教育去。可是,他若走了,他那瘫痪多年的老娘咋办?还不是死路一条?再说,张虎就是脾气爆点,平日里谁家有个啥难,他从来不吝力气地去帮。大柱又摇摇头。
  不是接受再教育吗?有现成的啊,赵婆婆最合适了啊。那个地主婆,年轻的时候享福享够了,如今是咱农民翻身做主人,她的好日子早过去了。况且她上无父母下无子女,无牵无挂,就她了。可是,这也真是个苦命的女人啊,被纳成八姨太没多久家道就破落了,然后世道也变了。前几次接受再教育学习,村里都是她。其实,她还是蛮慈祥的,村里谁家有个啥大病小灾的,她都能依照一些老方子土办法给人医了。再说前次她一条腿都折了,唉,算了,都那么大年纪了,别折腾了。大柱又摇摇头。
  仰面在炕上,大柱把头都想疼了摇晕了,也没有想出个合适的人选。
  他爹,你真不吃饭了?婆姨又进来了,一脸焦虑地看着大柱。大柱把眼光投到婆姨身上:蜡黄的没有血色的脸,干枯焦黄的头发,羸弱的身躯。手里端着一碗包谷糊糊,稀,淡淡的黄。大柱的眼睛亮了一下:去年这婆姨乘黑去村头掰了两个包谷棒子,没人发现,那算偷吧。她偷偷给饿慌的孩子煮了吃了,这俩小家伙吃饱了肚子嘴巴也闲不住,宣扬得满城风雨的。唉,这婆姨,干嘛要偷这俩棒子啊,还能把这俩小兔崽子饿死不成?就她了,最合适的人选了。可是,她走了,这娃儿咋办?算了,自己克服一下吧。
  大柱不再摇头,翻身坐起来,对婆姨说,你多吃点,晚上,我送你去乡里……接受教育。大柱说完,不敢再抬头,耷拉着脑袋,坐在炕沿子上,没再动弹。
  婆姨把碗放在地上,然后一屁股坐在地上,开始抽泣:咋又是俺?凭啥你当村长每次要俺去接受教育啊?一次比一次厉害,这次去了俺还能不能回来了啊?不就是两个包谷棒子吗?不是早就加倍赔过了这还要被批斗到什么时候啊……婆姨说着,哭得声音大了起来,整个村子都听得见……
原创  林友收藏  

  
【点击回复或查看回帖】

传统或网络媒体转载请与作者联系,并注明转自【胡杨林】及作者名,否则即为侵权。

Copyright © 2008 MY510.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