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杨林社区-清女-个人文章

檀香扇

清女
2010-06-05 03:21   收藏:0 回复:3 点击:1861

   
  雨水一停,暑气就腾腾地蒸发,有点闷热。这样的气候,还不能够享受冷气,最好有一款折扇且走且停的摇,掀起凉意似有若无,说不出的惬意
  打开抽屉,取出多年不用的折扇。这是一把檀香红木扇,去千岛湖旅游时买的,迄今已有10年之久了。
  400多元,在当时算奢侈了。只为她玲珑精致,通体散发着古典风情,看了喜欢,柜台前徘徊了许久,最终还是买了下来。
  看过古词人写的《调笑》“团扇,团扇,美人并来遮面。”写的真美。宫女们以扇遮面的娇俏摸样让人思绪万千。
  现在我有了比词中更精美的折扇,喜出望外,爱不释手。
  檀香扇拿在手里,轻轻摇动,唐宋遗风随淡淡的檀香徐徐沁入心脾。但这轻薄的风,如何能抵挡火炉一般的炎热,那是一份源于心底的快意。
  曾经的夏天,檀香扇被我携怀入囊,或者消暑或者遮阳,偶然从怀里泄出的一缕暗香,送来一份清凉。酷暑的日子,我们一起度过。到了秋天的时候,希望气温还能再暖起来,这样可以有机会多展示她的风姿。
  那些日子,我和檀香扇形影不离,带着暗香我穿街走巷,有她在我就不会烦躁。
  渐渐的,空调用的多了,人也变得慵懒,懒到执扇的气力也没有。有汗时,手指一擎,自动风由电器送来,或柔或疾,都可以调节,檀香扇终于被冷落了。
  市面上依然会呈设着各式精美的扇子,不过都是些工艺品,引诱着诗意的心在柜台前稍作栖居。扇子不再是生活必需,买的人为了收藏,卖的人为利润。
  想起汉成帝刘骜的嫔,班婕妤写的怨词:“新裂齐纨素,鲜洁如霜雪。裁为合欢扇,团团似明月。出入君怀袖,动摇微风发。常恐秋节至,凉飚夺炎热。弃捐箧笥中,恩情中道绝。”词中的团扇充满忧伤、唯恐天凉遭弃,象是宫中一时承欢但惶恐满腹的女子,是班婕妤自身的写照。
  这是扇子的宿命,她只是文化史上的一段里程,她们结局都将一样,悲凉而幽怨。
  如今,天气再热,檀香扇只能守在寂寞的角落。她被尘封在那个夏季,多少年没用过,我已忘记。
  捧着曾经珍爱的折扇,细细抚摩,一折一折的打开,依然美艳,精致得无与伦比。镂空雕刻的扇骨,娟丝的扇面,那位古代仕女带着轻愁,以千年不变的优雅,静坐,沉思,还有那风飘起的衣带。
  她的情愁正一点一点浸染到我身上心上来。
  轻摇款摆,习习香风把我带回到从前。那些甜蜜的,酸楚的回忆,随淡淡幽香,在眼前起伏飘舞。
  檀香扇一度是我的最爱,象热恋中的情侣行影不离,很想携她继续我的生活,可她真的失去了实用价值,尽管她曾经是整个夏季独有的美丽。
  扇子本身并不懂得矜贵,她没有记忆。她不是我创造的,但我令她重生。当时我们都粲然如花,但是,我终会老去,而她永远青春。
  慢慢将扇子折叠,把往事和记忆一并叠起,多年之后,她依然完好地被人珍藏,带着我的印记供人把玩,欣赏,研究。而我早已化为青灰,在她的身边浮游、起舞。
  就这样,从此老死不相往来。
  
  
原创[文.心路心语]  林友收藏  

  
【点击回复或查看回帖】

传统或网络媒体转载请与作者联系,并注明转自【胡杨林】及作者名,否则即为侵权。

Copyright © 2008 MY510.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