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杨林社区-阿辽申卡-个人文章

逃离

阿辽申卡
2008-05-09 14:27   收藏:0 回复:0 点击:2150

    逃离
  
  我想远离这个烦恼的世界,却切的说是逃离。
  到一个没有人迹的高山上去,到一片草原上去,哪怕是一片戈壁,一片荒原。
  一个人在高山上,守着一片湛蓝的天空,看日出日落。夜晚,繁星灿烂。银河闪烁。一个人静静的一动不动,听风吹过。
  一个人在草原上,守着一群牛羊,横起牧笛,看白云悠悠。看草原绿了又变黄了。周而复失。
  在戈壁上上守着一块青色的石头,石头圆润光滑。这块石头从前有楞有角,现在被风磨去了棱角。不在锋芒毕露。
  一个人在荒原上,守着一簇火红的红柳,红柳花样似火,春天花开了秋天谢了,无人喝彩,不管季节怎样变化,我行我素。若大的舞台上该去该来从容不迫。
  我不知道从哪天起我有了这种想法,这种让人倍受煎熬的想法。朋友说;你可能得了忧郁症。我想,我清楚自己的结症在那里。
  我对人生没了希望,对生活没了激情,厌倦了商海里的尔虞我诈。厌倦了虚伪的面孔。
  一个曾经差点流浪街头被我收留的小伙子,当年瘦骨如柴,现在发福了膀大腰圆财大气粗买了房子买了轿车,招摇过市开了车来来去去好不自在。有一天开了车从我身旁经过,打开车窗伸出肥脑,傻呵呵的问我,怎么还不买车。我想这么多年来,从公司出来,在后面不知使了多少绊子,见了我象我对他有多大的深仇大恨。从不问句好来,今天太阳是从西边出来了。
  其实,我需要的不是报答,只是每个人都有一颗平常善良真诚的心,这点足够了。
  谁不想过好日子,谁不想发达。谁不这样想,除非他的脑子有问题。只是怎样公平竞争。
  去年,我到南方,在杭州订完了货。突然,想起有一个一面之交的商场朋友在这个城市,我想顺便到他的厂子里看看,说不定我们将来会有什么合作。这是我由衷的最简单的想法,人与人之间没必要搞的太复杂。然而,我想问题却太单纯。
  没想到这次见面,差点酿成后祸,惊险不及。
  朋友见我到他的厂里来,可能想我有什么大的订单,不然,为什么要见他呢。我一再说顺便看看朋友,可能将来有什么合作,他非是不信。我去的时候已是傍晚,旅馆预定好了,我想去去就回,不需要太长的时间。
  朋友兴高采烈兴师动众,招了朋友来到大酒店,一二十人,上了满满一桌菜,天上飞的,海里游的。真是山珍海味,美味佳肴。朋友不管你吃了没吃,一味的劝你,劝你喝酒碰酒干杯。红酒白酒啤酒一起上。好在我在新疆也和了很多的小白杨,伊犁老窖,伊犁特曲,三台老窖,肖尔不拉克。还有什么泉水玉液,安集海茅台五粮液等等,不管什么好酒上不上档次的酒也灌了几十年了,差不多什么肝呵肺的已经适应了这种好东西,酒真是个好东西呵。要不然,许多的名诗都在酒后发挥出来的呢。什么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这样的好诗句就太多了。
  我想要把我灌醉也没那么容易。一行人喝的晕晕忽忽,傻笑狂嚎,丑态百出。而我在悄悄笑,但我也怕,我总究是个外来人,谁知道最后的结局是什么呢,但愿不是我想的那么坏,朋友就是为了喝个高兴酒。
  我说我再不能喝了,我要回旅店去休息,明天的火车,票已买好了。
  朋友那里肯放行,说;这是哪到哪儿,咱们的夜生活还没开始呢,不用着急,我会安置好的,你就一百个放心。住什么旅店,住也要住高级大酒楼。到了这里你就是客人。
  朋友胸脯一拍,一派豪气,走,夜总会。
  我赶紧劝朋友不必这么客气,大家面也见过了,酒也喝了。还这么破费,你让我过意不去。
  我说老阿呵,你这人不把我当朋友是不是。你要是给朋友面子,你就听从我的安排好不好。
  朋友开了黑色的宝马一行人又走了,我毫无办法无可奈何的坐在车上,想想这是为什么自己那里做错了吗,还是自己也太落伍,考虑的太多,把人想象的有些阴暗。
  听天由命吧。
  我有些醉意,但我很清醒。我还得耍小聪明,装下去,醉吧。
  包厢很大,能坐二十几个人,灯光有些昏暗,迷幻的色彩给人一种昏昏欲睡的感觉。
  包间的门打开了,进来一二十个年轻姑娘,一字排开,年轻的女孩子穿的少之又少,咳,性感呵,一个个画着蓝色的眼影,这在昏暗的灯光下给这些男人们增添了说不清的振奋和欲望。后面跟进一个三十岁左右的女人是老板娘,她嘻嘻的笑着和朋友的同行打情骂俏,一看就知道和朋友很熟。说什么好长时间也不来,也不照顾照顾我们的生意。然后说;老板们,自各挑吧。
  我有些纳闷,女老板说让老板们挑,挑什么呢,眼前只有这二十几个年轻的女子,难道.......
  原先,听人说过,夜总会的包厢里的女子任你挑选,眼前,这还是真的。
  闯五关宰六将,装着喝醉晕晕忽忽的样子。还算蒙混了过去,好不容易等到这一行人散伙,心想这下可算解脱了。可以叫朋友把自己送回旅社了,没想到朋友说,我给你找了家高级宾馆,咱们好好乐乐。
  他在路上说,我给你找了个小姐,今晚好好陪陪你。男人在外吗就得好好放松放松。
  小姐不知怎么进了我的房间,说老板说了要让我好好陪陪你。我说怎么陪我,我又不是个小孩子需要人照顾,小姐说你是真傻还是假傻说着用挑逗的眼嬉笑。我说假也好真也好,我真的不需要人陪我。
  小姐在我的劝说下走了。但我也付出了代价,我说我阳痿。我和你什么也做不成。你是到我嘴边的肥肉我也吃不上。小姐在走之前对我说,老板说你可能有大单,让我想办法一定搞成功。我说我没定单,只是看看。你走吧就这样告诉你的老板。
  
  虽然,我说不上是个好男人。但我爱我的妻子,我们是患难夫妻,我们一块吃苦,一起拼搏,终于建起了属于自己的还算满意的港湾。我爱我的女儿,我一直是她的榜样,一直是她的骄傲。
  我摆脱了朋友的纠缠。我们不是一路人。我深深的叹口气,望望这昏暗的天空。再见。你让我一生一世也忘不了你,这个美丽的城市。
  
  从南方回来后,有一件事更刺激了我,我不知道这个世界怎么了。
  我们的大楼里有好几家公司,同一个走廊办公室的门好多是对开的。时间长了,大家也就彼此熟悉了,年轻人中年人,时不时开开玩笑说说俏皮话。这些也不算过分,但我不明白的是,我的一个不错的朋友在老婆不上班时,在公司众目睽睽之下,竟搞起了婚外恋。四十岁的人了,一时兴起,还是忘乎所然。朋友们告诉我,我还不相信。朋友说;你自己看吧,你的那个朋友原先是上班来的最晚,下班走的最早。现在是上班来的最早,下班走的最晚。就是为了和情人多呆些时间,两个人的眼神,那才叫我们开了眼界,什么叫暗送秋波,眉来眼去。两个人如果发展下去不知道该怎么办?
  我和朋友两家人关系都不错,住着又是邻居,原先上下班我们俩也常常一起走,无话不谈。怪不得下班时我叫他同路回家,他都说有事让我先走。那次,公司组织外地考察,实际是出去旅游可以叫上自己的配偶,朋友却是和他的情人一起去的。找了借口把老婆扔在了家中。
  我不知道该怎么办?要不要告诉朋友的老婆?还是忠告一下朋友。如果发展下去朋友真的离婚了,他老婆怎么办?孩子又怎么办?我知道这是人家的私人问题,个人的隐私。如果朋友说是闹着玩玩,谁没个红颜知己,那是他的自由,有没有触犯法律,你看见我干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了吗?我又该如何?我是不是有些杞人忧天?
  窗外的云很低,低的能触手可摸。而眼前的云同样领我不能清晰看透。
  红尘滚滚,过往云烟。
  一天晚上在朋友家喝酒,回家很晚了,在过一条街的巷口,灯很暗。冲出一个岁数不大的女子,看不清容貌,吓我一跳,以为遇到打劫。女子说;大哥,能到里面坐坐吗?
  坐坐,干什么?我又不认识你。
  就是干那个。
  就是干哪个。
  那个。
  哪个?
  你傻帽吗,和我上床干那个不知道吗?女子突然提高了嗓门骂了起来。
  你傻B吗? 那有大哥和妹妹上床的。既然你叫我大哥就是尊重我,你什么事不能干,非要入这行,滚!不要让我再见到你。
  站在那里借着酒劲,我很想干些什么。脑子清醒了,还是快走吧,等会不知还要发生什么事呢。
  快走和逃离有没有区别?
  
  
  
原创[文.浮 世]  林友收藏  

  
【点击回复或查看回帖】

传统或网络媒体转载请与作者联系,并注明转自【胡杨林】及作者名,否则即为侵权。

Copyright © 2008 MY510.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