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杨林社区-寒水月沙-个人文章

曾经跳跃,彼时休止

寒水月沙
2007-12-05 17:22   收藏:0 回复:3 点击:808

    日光之下,轻舞十指,在屏幕上堆码大段文字。一场心灵独白即将开始。你可以燃起一根烟安静地听着,无需理解和宽容,只要,隐忍的沉默。
  
   ——不是题记
  
   良好的姿态,手边有书,有笔,有纸张。它们的存在,让一颗曾经浮躁的灵魂归于宁静,为此,由衷感谢。靠回暖暖的棉被,把手提电脑放在平展的双腿上,我想,我必须说点什么,关于江湖以及,那段激情燃烧的岁月。
   在一个纯文学网站,曾是刀客声名赫赫。刀客意味着什么?应该与正义、侠客有关。我的身份与他有质的区分,但是这里,可以毫不含糊地承认自己——曾是杀手。
   杀手的身份公诸于众,只有三种可能。顺利完成任务,黑哨张榜悬赏;或者,技不如人,让猎物反揭马甲,成了旁人的下酒菜;也或者刚拔出剑就做了冤大头,杀手自相误杀,窝里斗一般没好下场:两个倒霉蛋同归于尽。而我,则跳出这三种之外:金盆洗手!通俗点的老北京话说,就是歇菜了。
  
   那天,我嚼着口香糖,把刀剑暗器和房屋地契如数上缴,黑哨江月就靠在宽大的老板椅里继续欣赏她修长的十指,眼皮也没抬一下:“可以走了。卖身契在你上衣右边口袋里。”我微微笑着点头,转身离开。甚至没有丝毫的质疑,她说的东西是否真得在自己的身上。江月冠绝江湖的成名绝技就是:偷天换日。她可以在任何境地,神不知鬼不觉地用一根稻草换掉你手里的剑。追溯当年,我所以沦为杀手,皆因祖传至宝——青绮绫不慎落入江月之手。混进这里,打算择机取回,想不到最后,宝贝丢掉,连自己也搭上了……
   手插在裤兜里,漫不经心地溜达出杀人坊,巴望迎面碰到一小叫化,展平了脏手伸到自己鼻子底下,然后,理所当然骂出计划了好久,下次杀人时的准台词:老子没钱!滚!可是连个活人也没能碰上。只有初冬微寒的风,招惹得千年不倒之胡杨,瑟瑟轻响。也,不再有下一次了。
  
   “以后要乖,再惹祸我可不救你了。”浅言拈着一根小竹棍随意舞着,哂笑:“还真别说,跟你当了几个月杀手,手里忽然没了剑倒不习惯了。”
   “恩,就跟食肉动物改口味吃青草,总得有个适应过程。”我坚持把双手控制在裤兜里不取出来。销魂剑会找到新主人,还有摄魄刀、蚀心针、风月枪、相思环、绝情钩、笑忘铃、伤心尺……这些绝世利器,曾经伴我浮沉随浪天涯行,笑傲江湖!如今,只等有缘人了。
   “花瓣,有一件事情我至今没搞明白。”
   “你说。”
   “想我也是逸尘多年的隐士,此番涉足江湖纯粹是为了救你和亲们,怎么最后也成了杀手?每晚八点准时到,现在想都觉得可笑,哪来那么大的精神?”
   “人在江湖,身不由已。”
   “江湖?一直听人们这样说,可究竟什么是江湖啊?”
   “人即江湖,江湖即人。”
   “那么,咱俩现在也叫江湖?”
   “不是。你现在回去做你的酸书生,我还像以前那样,一个人去流浪了。”
   “噢,那就好。我还有一个问题,可以问你吗?”
   “恩,你说。”
   “如果没有我的出现,你会不会结束刀尖舔血的日子?”
   “会。动到极致,转为静。”
   “说实在的,你杀人犯案,我根本认不出来。”
   “这就对了,如果你能认出来,我还够资格当杀手么?”
  
   杀手与大侠最大的区别就是:大侠辗转江湖是为了行侠仗义,救苍生于水火中;杀手少了崇高,多了凌利:只是听令杀人。一旦黑哨发出令牌,要名单上的人三更死,你不能拖延到四更。在完成任务的同时,绝不能暴露身份自报名号,因为仇家会来索命、报仇,就算侥幸躲过,还有悬赏追捕、猎杀。
   做杀手难,做一个出色的杀手更难。其实,所有的利器和马甲都操纵在自己手里,我只是一个用笔作案的杀手。今儿是神武豪爽的侠客,明儿是妩媚倾城的佳丽,后儿就有可能是山野村夫……马甲只是一个幌子,关键在于扮演者的技巧。记得有人说过这样一句话:社会是个大舞台,每个人都在扮演着属于自己的角色。杀手因为职业的需要,得不断扮演新的角色,改头换面变声调,细腻到语气。
  
   在我的杀手生涯里,有三种人不杀。一不杀绝顶高手,因为舍不得。如果杀了他们,精彩谁来演绎?二不杀自己的亲,因为不忍心。就算拿包子撑死,我都会内疚都会疼。三不杀与自己有过节的人,因为不屑。即便你来杀我,我也绝不还手。有因必有果,因果循环是天理。人在江湖飘,岂能不挨刀?
   很欣赏顽也说过的六个字:杀手也有尊严。做为一个杀手,只要一息尚存,我定然,挥出自己的剑。这是一份执着,更是一份至死不渝。
  
   即使悲哀会因此尾随而至
   也无所谓
   一辈子只要
   有过一次极致的快乐就够了
   后来
   这短暂的欢愉
   成了他毕生的崩溃
  
   《戏荷人间》,赋予它生命,面世的瞬间,我已反剑回鞘,为一段激情燃烧过的岁月划下休止符。
   此刻,浅言回逸尘,我在彼岸。安闲地敲字,偶尔沉思、浅笑。清澈的旋律听不见空茫,它所营造出来的氛围,即使窗外人头攒动,你的灵魂也可以单独跳脱出来,追寻至根本,因为心里盛满情意。
   夜幕降临,众神安息!闭上眼,历经过往如烟云消散在周身,余留的,是一些回忆的味道。快乐与悲伤;得到与失去;苦涩与甘洌。多少爱,在胡杨!多少事,在江湖!你来了,她走了;我落幕,他上演……
  
   曾经跳跃,彼时休止。
  

作者签名:
感动人们心灵的,不是文字的华丽,而是思想的冲击。
真理往往都是大白话,喜欢真实,喜欢朴素。

原创  林友收藏  

  
【点击回复或查看回帖】

传统或网络媒体转载请与作者联系,并注明转自【胡杨林】及作者名,否则即为侵权。

Copyright © 2008 MY510.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