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杨林社区-子曰店-个人文章

赛跑(童话之二)

子曰店
2007-02-20 23:51   收藏:0 回复:2 点击:2210

    “预备——砰!”
  
   发令枪声响起,桑桑第一个冲出了起跑线。这是咕咚咕咚城今年的第一次马拉松比赛,桑桑下定决心要跑第一名,到时候,就可以在开学的时候跟班上的同学炫耀那枚散发着淡蓝色光芒的冠军勋章。
  
   十一二岁的孩子,总是有着不可遏制的小小的虚荣心。
  
   天空还是一如既往的黑咕隆咚,不时有着一团一团浓密的黑色浓雾在路上来回闲逛。因为城市一年中有大半年都被黑雾掩盖得黑咕隆咚,所以这座城市才被叫做咕咚咕咚城。有很多人坐了飞机火车从很远的地方赶过来参观这里奇怪的雾。
  
   终点设在新建的体育馆,脾气古怪的设计师给它选了个古怪的造型,外观就跟咕咚咕咚城废弃了的那座体育馆看上去一模一样,当然,里面的设施可是相当漂亮相当高级的。“我们要用一种怀念的伤感来观察整个世界。”那个看上去像个变态的设计师用他的娘娘腔嗓音解释他的作品。
   
   桑桑一直搞不懂什么叫做“怀念的伤感”,不过他也没想过要去搞懂,就像现在,他只是一门心思地使劲往前面跑,还不时地回过头去看看后面的对手。他始终保持着领先的优势,桑桑是个很擅长跑步的孩子,从小就在跑步上展现出非凡的天赋——尤其是需要耐力持久的长跑。
  
   一团浓雾阻拦在马路赛道上。桑桑头一个钻了进去,赛道是由咕咚咕咚城最宽的环城马路临时改建的,宽敞又平坦,即使被雾气阻挡了视线也没什么好担心的。不过这团雾也太浓了些,桑桑跑进去连自己的脚尖都看不见了。“后面的人真捡了个大便宜了!”桑桑心里有些忿忿不平。咕咚咕咚城的雾还有个特点,容易聚集也容易分散,只要有人穿过就会散开,然后悄悄飘到另外一个地方重新聚集起来,等待下一个人到来的时候再四散分开。
  
   桑桑在这团特大的雾里面穿了很长一段时间,这是他见过的最大的一团雾,花了至少有十分钟才穿过。再回头看看,原本紧紧跟在后面的人连影子都没有了。“莫非我的速度又快了些了?”桑桑不觉有些得意。他开始有点飘飘然起来,一边跑一边想象到了那座灯火辉煌的体育馆,鲜花和掌声会怎样地拥抱着他,市长木杜杜先生会怎样地把那枚散发着淡蓝色光芒的勋章挂在他脖子上。
  
   于是桑桑更加地飘飘然起来,他甚至感觉自己都要飘到天上去了。
  
   后面的人还是没有影子。四周很安静,没有任何的声音,只听到自己的脚步声,啪嗒啪嗒,轻快又有节奏感。
  
   桑桑忽然有些慌张起来。他看到了终点地体育馆,可是这里一片寂静,黑漆漆静悄悄,没有鲜花,也没有掌声,没有一个人。
  
   桑桑不觉放慢了脚步,他迟疑地,慢慢地跑进了体育馆,只听得到自己的脚步。没有终点线可以给他冲破,没有想象中的一切。
  
   难道比赛已经结束了?桑桑心里有个声音一直在问。是的,一定已经结束了。一定有人已经先跑到了终点,一定有人已经得到了那枚淡蓝色勋章,一定所有的人都同那个幸运儿一起去庆祝了,一定大家都走了。
  
   一定是我来迟了。
  
   桑桑一屁股坐在跑道上,他忽然觉得心里空荡荡的,有一种很彷徨的感觉,不知道自己接下来该做什么。凉风轻轻地吹过来,吹在湿漉漉的被汗湿了的身上,凉飕飕的感觉。竟然不知道在什么时候被甩到了最后。到达终点的时候,一切却已经都结束了,作为被遗忘的一个选手,桑桑终于抑制不住地开始抽泣,把头埋在两条腿之间,心里空荡荡。
  
   过了很久,一点一点的灯光开始朝体育馆聚集,那是人们拿着手电过来了。有人的手电照到桑桑的身上,于是他开始大声喊起来:“在这里,在这里,找到了!”然后更多的人开始大声呼喊起来:“找到了,找到了……”桑桑迷惑地抬起头,他看见父亲母亲冲在最前面,很激动地搂着他,仿佛怕他生出双翅膀从他们眼前飞走。旁边有人交头接耳地议论,什么废弃的,大雾,岔道,等等,等等。
  
   有记者举着照相机挤上前来,喀嚓,闪光灯映花了桑桑的眼睛,也映出了他脸上那不争气的两行鼻涕眼泪。
  
   十一岁的桑桑,在咕咚咕咚城今年第一次的马拉松比赛中,在一团特大号的浓雾中,不小心地跑上了通往废弃体育馆的岔路。

作者签名:
  你累积给我的伤害  我是真的难以释怀

原创  林友收藏  

  
【点击回复或查看回帖】

传统或网络媒体转载请与作者联系,并注明转自【胡杨林】及作者名,否则即为侵权。

Copyright © 2008 MY510.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