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杨林社区-江南鬼火-个人文章

[美味人生]皇城老妈麻辣烫

江南鬼火
2007-01-17 18:56   收藏:0 回复:16 点击:1589

    第二次去上海,时令已是秋末初冬,天气有点冷了。朋友安排我入住西郊宾馆,对这种礼遇,我很是感激。西郊宾馆是中央首长莅沪经常下榻之处,里面肃穆幽静,是一个休息的好地方。但对于我这么一个乡下人来说,就来得有点诚惶诚恐了。特别是一日三餐,实在让我不敢恭维。这也难怪,那些专门服务大人物的厨师和服务员,会为一般的旅客劳心劳力吗?要怪,只能怪自己不宿雀巢栖凤枝。
  
  第二天晚上,被朋友们拉出去兜风,浦东陆家嘴、东方明珠、外滩等,哪跟哪我实在搞不清楚,也兴趣不大。一大圈下来,我就觉得肚子饿得不行。于是对朋友说,找个地方宵夜吧,要不,洪湖水浪打浪,我的骨头打骨头。朋友想了想,说,去吃四川火锅吧!
  
  车子风驰电掣、七弯八拐来到距离西郊宾馆不远的一条街,街的名字记不住了,在一家叫“皇城老妈”的餐馆面前停下来,进门,是一条很宽的甬道,地板上铺着塑钢玻璃,人可以踩上去,金鱼在下面游着;两边墙壁装饰着以四川景点为主题的石雕。朋友告诉我,这是一家四川人开的纯正的火锅店,很有特色。说话间,一阵麻辣香味扑鼻而来,惹得我直咽口水!不幸的是,迎上来的服务生告诉我们:对不起,已经打烊了。打烊了?我好像被兜头淋了一盆冷水!赶紧拉住他油腻腻的手,说,我是外地来的,刚下飞机就奔你们的名声来了,这么晚了,好歹弄点给我们吃吧。这话还真奏效,服务生马上与部长、厅面经理通话,接着就把我们引到二楼的餐厅就座。
  
  二楼很宽敞。几十张桌子,都是长方型的固定的;座椅绕着桌子,也是固定的;精致的灰暗木纹底色,配上空间弥漫的香辣味,再加上墙上、柱子上的冷色小壁挂,把一个沉实而悠闲的四川格调恰到好处地搬到上海这个大都市来。
  
  炉子点上了,佐料端上了,我特意用筷子搅了搅那碟麻油香菜配制的佐料,又装模作样地闻了闻,嗯,不错,很地道。鸳鸯锅端上来的时候,那热气“腾”地一下子就散开了。说实话,我是饿了,吃嘛嘛香,服务生端上什么,我就往锅里搁什么,鲜菇、百页、豆腐、肥牛逐一被我吞进胃里。这几道菜给我的感觉就是麻辣,因为你再品尝,也是麻辣。等到饿的感觉消失之后,我又要了松鱼头、生鸡蛋和鲜牛肉,抹去汗水,摆出慢慢品尝的姿势来。朋友们叫来黄酒,该店特供的,我是滴酒不沾的.经不住劝,轻斟了一口,却有一种冰凉清爽的感觉。于是他们喝他们的黄酒,我则大肆饕餮盘中之物。鱼头要煮得够烂,然后放到麻油佐料中冷却一下,送进口里时要艺术地避开鱼刺,并用筷子轻轻夹住,再慢慢一拉,整片嫩肉就留在口里了。这时用舌头搅几下,鱼的鲜美和麻辣会让你领略到“口福”是什么意思。鲜鸡蛋也要直接打在麻辣汤里,滚几滚之后,用漏勺慢慢捞上来,那种爽滑的柔和辣的霸道有机结合在一起,吃起来的口感别具一格。最后是鲜牛肉。那天晚上,我老是弄不明白,别处的牛肉,是“见汤即收”,否则就硬得扯不动,但“皇城老妈”的牛肉,不管煮多久,依然嫩滑可口。我问朋友,他们也是公子哥儿一堆,只知“米从粮店来”的人。我在差不多吃完一盘牛肉之后,拉住一位服务生问究竟,他竟然讳莫如深,也许这就是所谓的祖传秘方、商业秘密吧!后来我知道了,他们在切好的牛肉片上拌上嫩肉粉。可嫩肉粉是什么东西?直到现在,我还闹不明白,也许是某种可以食用的化学物质吧?但不管了,吃也吃了。那天晚上,“皇城老妈”的味道,就这样深深烙进我的脑海里。
  
  离开上海后,我在餐桌上还会经常提起“皇城老妈”。但不去上海,口水只能流在千里之外。还好朋友情谊,千金难买。吃不上“皇城老妈”的火锅,就给我捎来“皇城老妈”的黄酒,那几瓶酒现在还摆在我家的酒吧上,不喝酒的我,会将它一直保存着,说不定某一天,一些久远的记忆,就会在酒香中升起,串成我们在艰辛中活着的弥足珍贵的美味人生!
  
  
原创[文.浮生杂记]  林友收藏  

  
【点击回复或查看回帖】

传统或网络媒体转载请与作者联系,并注明转自【胡杨林】及作者名,否则即为侵权。

Copyright © 2008 MY510.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