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杨林社区-层层弥漫-个人文章

层层弥漫
2006-12-02 23:48   收藏:7 回复:14 点击:2980

    她闭上眼睛耳边依然是那声撕心裂肺的呜咽。那是一个骤然失去自己女人的男人的呜咽。
  
   那声音很凄厉。它使她想到在原始森林里迷路的夜。那很可怕也很绝望。以至于她想喊出来却始终无法发出声音,她知道这样的无奈这样的呼之不出随时可以令她窒息。以至于那凄厉的声音在她耳边袅袅不绝,她在心里重复着惟有自己才能够听到的那句话,她说,只有那声音才是真正的绝响。
  
   绝响。她不寒而栗。那个男人还活着。他当然还活着。只是在他发出那声凄厉的呜咽之后就再也没有了声音。这就是曾经深爱她的那个男人的声音吗?而那个男人在被她拒绝之前曾经用很磁性很美好的声音对她说过他爱她。怎么突然他的声音就变的那么绝望?她觉得自己自始至终都没说一句话,她被他声音里的无助击中,她还未及反应他已经挂断了电话。一个小时后她才知道他失去了他的女人。永远。
  
   这是一个恶毒的魔咒。
  
   她突然觉得那么愤怒。她想把这个不符合理想的世界捣个落花流水,可是她挥舞的拳头却不知该击向哪里。她看着自己漂亮的手指被玻璃回击的血迹斑斑面目全非,那漫漫凝固成的血迹像一株成熟的罂粟花,开着冷酷的希望。她笑了。那笑很狰狞。眼泪终于流出的那一刻她突然看清了自己的面目,她不过是一个冷酷冷血的女人。
  
   所以当那个叫纪的男人打来电话告诉她说此刻正因为女人在海边踱步的时候,她声嘶力竭的大喊你去死去跳海吧纪,他妈的你和你的女人和我有什么关系?你们这些吃饱了撑的没事干只会无病呻吟的男人,你们才该去替那些好人去遭受不幸。她说完挂断电话就把自己狠狠的摔在了床上。那个夜晚,她不知道手上流出的血多还是眼里流出的泪多。后来,它们似乎干涸了。她在一种凝结的枯燥中,觉得心里渐渐清晰起来。
  
   她奇怪自己两天没有睡眠居然还那么清醒。她于是在第三天清晨太阳刚刚出来的时候用跟以往一样冷静的声音给他打电话,她说代我扎一束黄玫瑰在她的墓碑前,如果你需要钱告诉我。她没有等他回答就挂断了电话,她害怕再次听到他的声音。她想等他可以平静下来的时候他会给她电话的,她不想打扰他。
  
   她当然知道她的声音对于他永远都不会是打扰。以前不是现在不是以后也不是。但是她自己这样定位自己给他的电话。她觉得她的声音对于现在的他即使仅仅因为驱逐某些空荡的场景或许是有用的,但她不想给他那种类似依靠的感觉。她不是他的依靠,从来都不是。他只能靠着自己的觉悟站起来,他一向都是那么挺拔那么昂扬的男人他一定会做得到。
  
   接受既成事实。路越走越宽。她把他曾经对她说的这些话编辑成短信,她知道他会懂她的心意。他回复她说:“也许是命运要我验证一个精神上的男子汉,路还很长,你看着,站得起来的才是真汉子”。
  
   她读着他的信息流着泪笑了。她突然想为自己做一件事。她于是很认真的开始。她在清晨出门遇到的第一个报刊亭前迫不及待的停下了车子。她为自己买了尾号是O的电话卡。她嘟哝着说去他妈的7去他妈的宿命吧!什么楚河汉界什么遥远的邀约?!连生命都如此飘忽如此不可把握还有什么可以握在掌心?
  
   生命,原来只不过是一场盛宴之后的残局。还有谁记得在哪一个台前曾与谁杯沿相撞,又有谁会怀念当初一撞的心旌摇动?
  
   所以当她义无返顾的将原来的电话卡扔进路边的垃圾箱时脑海竟出现了空白,她觉得这样好极了。
  
   她仰头望望天空,太阳还没那么耀眼。那颜色还残存着朝阳的红。她喜欢那颜色。她觉得这个不断听到死别听到失恋消息的十一月简直他妈的龌龊透了,她需要太阳照亮她的心底。
  
   她在她城市的环城公路上用160的速度一直不停的跑。她觉得高速路真是个好地方。她已经不会因为在这样的速度中听艾薇儿的歌而想念了。她为这种没有感觉的感觉乐了,那乐有些幸灾乐祸有些不明所以的,得意。
  
   她在夕阳里哼着歌回到人潮涌动的城市。她觉得这个城市到处充满着欲望的气息。她忽然有些恶心。她在一个非停靠站的位置猝然停车。她弯下腰在路边停了很久却连一口水都没有吐出来,鼻涕眼泪一脸的肮脏中她惊觉自己几天来近乎处于绝食状态,她对自己说,我可真鄙视你。然后,她在六十分钟后就站在了机场大厅。
  
   她在等待一场飞行。一场夜间飞行。飞机离港前她把这次飞行告诉了W。W说去吧去吧希望你有艳遇。她对着话筒放肆的笑了,她说去他妈的艳遇吧,用不了这个冬天结束我就会让自己身上所有关于情爱的细胞全部灭亡。文静的W大笑。她说换一句粗话好不好你也可以说他奶奶的。
  
   飞机开始滑行的时候她关闭了那个没有任何信息储存的手机。她忽然希望飞机失事,这样,也许她真的会遭遇一场艳遇而且是,生死艳遇。
  
   她被这种想法驱使着忽然那么兴奋。那种兴奋应该是只有濒死的人才会有的吧?真遗憾,这世界惟有死亡是不能够重复的。
  
   她在整个飞行的过程中喝很多咖啡。她依然没有加糖。她喜欢纯净的咖啡的味道。虽然飞机上的免费咖啡并不地道,但她依然觉得这是她在世间唯一迷恋的味道。
  
   她忘却了她一直钟爱的烟草味。她觉得她一直带在包里的标志某种意味的那包烟以及某些姿势也似不必再眷恋了。她这样想着就把它撕碎了。她看着那一根根咖啡色的烟瞬间凌乱的样子心里居然有些快感,她为那快感而羞耻。她想怎么感觉竟也如此龌龊如此物质?怎么某些心死连想念也灰飞湮灭?这世界还有什么可以用来凭借?仅仅一束墓前的黄玫瑰吗?
  
   夜很黑。除了颠簸和机翼闪烁的光可以标志某种不可描述的动荡,看不到任何生气与交集。
  
   她想她一直不是很了解深邃这个词,可能望不见看不透就是深邃吧?比如此刻的夜空。
  
   然而她懂得隐喻,懂得结局。
  
   她在脑海渐渐显现一些画面的时候忽然觉得疲倦。进入睡眠前她脑中唯一清醒的意识是,她一度深爱的自己的城市早晚会成为她的故乡或者,她曾经居住过的地方。
  
  
原创[文.心路心语]  林友收藏  

  
【点击回复或查看回帖】

传统或网络媒体转载请与作者联系,并注明转自【胡杨林】及作者名,否则即为侵权。

Copyright © 2008 MY510.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