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杨林社区-层层弥漫-个人文章

缝隙(秋语)

层层弥漫
2006-09-07 01:28   收藏:12 回复:32 点击:1048

    一辆灰色的奔驰从左反道迅疾的超越浅浅横在了她前面的等候线外。浅浅还没来得及吃惊一个女人已经打开车门向她走了过来。
  
   浅浅在女人走过来的几秒钟里迅速的在脑海搜寻着。她确定她不认识这个女人更不曾在刚才的行驶过程中冒犯过她。但是浅浅还是摇下了车窗。
  
   女人说你不觉得这辆车很眼熟吗?绿灯的时候跟我走。女人说完这句话头也不回的坐进了她的车子并调整了方向。浅浅于是看到了它的车牌是117。
  
   绿灯亮起来的时候灰色的奔驰飞快驶离。而浅浅却象被附咒了一样没有发动车子。直到后面的喇叭响成一片她才突然意识到什么狠劲一脚油向前冲去。
  
   117。这是浅浅此刻的脑海眼中唯一的记忆与追寻。浅浅不顾一切的跟随着117,当女人终于在“缝隙酒吧”泊好车子的时候,浅浅始如梦初醒般想到这个女人跟117曾经的主人有关。
  
   浅浅坐在女人对面的时候她的表情看起来有点气急败坏。浅浅有些窘迫有些不知该从哪里问起。浅浅任凭女人叫来了服务生。女人没有征求浅浅的意见就叫了两杯“缝隙”。女人从包里拿出了香烟和火机。女人的手象她的眼神一样颤抖,浅浅于是为女人点燃了她左手指间的那根香烟。
  
   中华。浅浅看着红色盒子上的这两个字突然就觉得有些什么恍若隔世。
  
   服务生把两杯酒放在桌子上。“缝隙”。墨绿颜色的酒。它的味觉和颜色一样极容易令人想起沦陷这个词。那个驾驶117的男人林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请她来这里坐的时候为她叫的就是名字叫“缝隙”的酒。林抽中华烟。然后第二天,林失踪在那条两年间他们几乎每天相遇的路上。林的失踪距今天应该有一年了。
  
   林。那个一直只穿灰色PORTS有着锐利眼神和美好笑容的男人。他的突然失踪和杳无音信曾经令浅浅再度对爱情失去信心。有时浅浅会回想着林发给她的那些信息庆幸她丢掉了那张卡。浅浅觉得这世界充满缺陷没有人可以配得到她的爱情。
  
   女人在两支烟后开始慢慢平静。她对浅浅说叫我劳儿吧。这时浅浅隔着两个人之间的烟雾看到这个叫劳儿的女人其实很美很风情。劳儿的风情是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因此随处可见。就连她拿烟的姿势。
  
   劳儿说浅浅你一定不知道林得了白血病。林可能快要不行了但是我不知道林在哪里。事实上我一直恨他的突然离开恨他置我的感情于不顾。直到林的律师找到我的时候我才知道我的负气和仇恨其实是多么卑鄙。我真他妈的没用竟然眼看着林的生命走到尽头而无法帮到他。我在找了林两个月后重新回到这个城市,我想为林做最后一件事,那就是我发誓我要找到你。
  
   劳儿说到这里下意识的狠狠抽了一口烟。而浅浅吃惊与难过之余已经隐约明白劳儿带她来这里的用心。那就是劳儿了解林和她之间发生的所有,就连细节。
  
   浅浅已经开始慌乱。她听着劳儿说着她自己的爱情。劳儿说那是真正的一个人的地老天荒。劳儿说林从未说过他爱她却把他所有的财产留给了劳儿。林把他的笔记本和他的摄影作品留给了浅浅,林说那也许才是浅浅真正需要的。林在不久前也是离开后唯一一次跟劳儿的通话中跟她说他觉得应该让浅浅知道他这一生唯一爱过的女子便是浅浅。
  
   劳儿说浅浅你是幸福的。劳儿说她这一生最大的渴望就是想听林说一声他爱她哪怕那是一句假话。但是林没有。
  
   浅浅坚冰下的心不知何时已被融化。当她递纸巾给劳儿的时候突然发现自己的泪水像那个秋天早晨的雨一样,冰冷而肆无忌惮。
  
   劳儿在一阵长久的沉默之后突然就摘掉了她左腕上的表。她说浅浅我曾经为他自杀,可是鲜血并没有为我带来我要的爱情。我看着那些红色的液体一滴滴流下来的时候心里是无比清醒着的。那是林失踪的前一天晚上,他给我讲了你。我看到我从来也没有看到的过的林眼中幽蓝的小火苗。我觉得我被毫无防备的灼伤了。我的心那么疼痛那么绝望。我突然很渴望为我的爱情找一个出口。因为那绝望撕心裂肺足以令我窒息。我于是用我的血祭奠了我的爱情,我所有的盼望都在那一刻划上了休止符。
  
   劳儿说浅浅你听到过血流的声音吗?我确信我听到了。我既是在那血流的声音里听到爱情的夭折的。后来我在那声音无法带给我快感和欢欣的时候拨110拯救了我的肉体。当我出院以后看到的是林永远也没有再打开过的门还有他已经停机的电话。林很决绝。
  
   劳儿说到这里看着浅浅笑了。劳儿的笑无奈而悲情。浅浅看着劳儿和她漂亮手腕上蝴蝶一样的疤痕突然就把劳儿的手握在了手中。她说劳儿谢谢你带来的一切这令我相信这世上还是有人执著于爱情的。劳儿说事实上浅浅我在寻林不见回来后就一直想要找到你。我在路上在很多遇到红灯的时候寻着你。而唯一的线索是你的车子和你的车牌。现在好了,苍天终于没有再次负我令我枉费心机。那么浅浅你愿意在这里等我吗?我回去把林留给你的笔记本还有摄影作品拿过来,我想林想对你说的,你应该能够在其中寻找得到的吧?!
  
   浅浅不置可否的刹那劳儿已经起身离开酒吧。浅浅于是在微微落泪中回忆起她和林的邂逅。
  
   是一个很大雨的秋日的早晨。浅浅因为即将的迟到而拼命开车。路上的车子那么少所以浅浅毫无顾忌。在一个路口浅浅望着黄灯亮起就一脚油踩了下去,当一个男人在大雨中走向她的时候她才明白她的车子出了事故。她看到她的越野车与一辆灰色的大奔紧紧依傍。浅浅知道她的责任百分百但她依然愤怒。她摇下车窗问那个男人说吧多少钱可以修?男人说重要的是我没有时间我要赶一个重要的会议。浅浅说先生你也同情我一下吧我一样必须参加一个不能缺席的会议。浅浅说着拨响了一个人的电话。她对男人说等着吧会有人来处理的。她说着扔给男人一把伞锁上车子坐进了一辆的士。在跳上的士的一刹她回望了一眼那个穿灰色PORTS的男人,而那个周身淌水的男人正在把她给他的伞向远处抛去。浅浅想象着他愤怒的样子突然就有了小时玩家家占了上风的感觉。于是浅浅在那整个上午的会议中不时笑一下,她觉得这个早晨简直不可思议。
  
   那个男人是林。后来浅浅听帮助她的人说林用与浅浅同样的方式离开了那个早上的滂沱大雨和之后琐屑的事故处理。
  
   几天后当浅浅的车子终于修好上路的那个早晨,在相同的地方浅浅遇到了林。林用一个长久的喇叭错过浅浅的车。那一天浅浅记住了林的车牌。117。是浅浅喜欢的数字。
  
   后来,在这条路上他们几乎每天遇到。久了,错过的时候彼此会打开少少的车窗表示看到。浅浅注意到这个树影班驳中的林有着美好的笑容。
  
   有天浅浅刚从路遇林的路口过去就收到了一条陌生号码的信息:浅浅我想我喜欢你的背影。浅浅没有理睬。后来这个号码一再的发来信息,浅浅知道那是帮助处理事故的人留给林的。浅浅那时刚刚从一场失败感情的阴影中走出来,她鄙视任何跟她说喜欢的男人。
  
   时间过的很快。两年过去了林依然给浅浅发着短信。总是很少的字。却一直坚持。浅浅于是懂得了林很多时候的情绪。可是在某个下雨的深夜浅浅重读那些保留的信息时突然就从手机里取出那张卡毁坏了它。浅浅和林之间仅有的联系也只有清晨路遇的刹那了。而浅浅固执的不再打开车窗。
  
   直到深秋的一个下雨的傍晚浅浅再次遇到林。林用车抵住浅浅的车头。林打开车窗大声的鸣着喇叭跟浅浅说你必须跟我走。那时,地上飘零的落叶和林的坚决一样令人触目惊心。浅浅答应了林然后他们来到了缝隙酒吧。林不由分说的为她叫了一杯叫“缝隙”的酒。举杯的时候林说浅浅你为什么换掉你的手机然后又关上你的车窗?浅浅看到林的眼神由锐利变的伤痛,浅浅除了喝下大半杯芝华士没有任何语言。浅浅用封闭的方式拒绝任何来自外界的探访,浅浅拒绝任何人走入她的内心也拒绝走进任何人的内心。浅浅早已经对爱情深深绝望。
  
   林告诉浅浅他从未放弃过某些理想尤其关于爱情。林说他因为这种感情的可遇不可求而加倍珍视。林说此刻他确信他已经把这种美好握在了掌心。
  
   后来林执起浅浅的手突然泪光涔涔。他说浅浅我的生命是有缝隙的。遇到你之前我用希望回填它,而现在,我很想自私的用我的爱情填满,但是我不能够了浅浅。他说着点燃又摁灭手中的中华烟。他的手指微微颤抖。浅浅突然就感觉到某种沉沦。这是久久都没有过的陌生心境,浅浅的惊愕于是像她的迷惘一样纵横交错。
  
   那个晚上,他们说了很多。尤其林,他似乎想要把生命中所有的感悟都说给浅浅听。当他们作为缝隙最后的顾客离开酒吧时已经是凌晨三点。他们在雨中告别。林在浅浅打开车门的刹那轻轻的拥抱了浅浅。林说浅浅闭上眼睛你能记起我的笑容吗?浅浅郑重的点头,然后林跟浅浅说我会想念你的就迅速打开车子驶离了浅浅的视线。
  
   那个凌晨的雨中告别之后,浅浅再也没有遇到过林。那个有着锐利眼神和美好笑容的天生的CEO就这么象一场梦幻一样从此离开了她的视线。浅浅在发现这个事实以后曾经拨打过林的号码,但是那个号码像她扔掉的号码一样已经停机。
  
   浅浅的迷惑在那个秋天之后慢慢的由漠然变成牵挂。浅浅觉得生活根本就是一个永远没有答案的问号,偶尔,浅浅也会庆幸自己当初的拒绝与不再相信。
  
   当劳儿重新回来坐在浅浅对面的时候,浅浅觉得和林在这里所有的细节都生动的呈现出来。
  
   浅浅于是那么急迫的和劳儿说了再见。她回到家里的第一件事是打开林留给她的笔记本。她看到桌面上写着:给浅浅——邂逅的刹那我就放在心上的女子。
  
   林说浅浅你是这世上我唯一爱过的女子,可是我不能够为你停留,我的生命是有缝隙的。
  
  
   林说浅浅我把我所有的物质留给劳儿,那个一直爱我我却始终无法爱上的女子。
  
   林说浅浅我把我所有的摄影作品留给你,这是我离开你以后所有的经历,拍这些风景的时候我一直在想的就是你看到了它们会有怎样的表情?
  
   林说浅浅你知道我为什么喜欢你的背影吗?她让我看到了一个女子挺拔昂扬固执独立的模样。
  
   林说浅浅我始终在风景之外你还记得我的笑容吗?
  
   林说浅浅不要悲伤。我一个人已经把我的爱情演绎的如火如荼,而如果你在清晨的路上在交错的光影中想起我们缝隙中的邂逅的时候,我会觉得我其实很奢侈的拥有这个世界上最美好的爱情,我会死而无憾。
  
   林说,我们的相逢是一种宿命。
  
   浅浅突然想那个一直下雨的夜晚林该怀了怎样深彻的疼痛在和自己的爱情作着告别?而世上还有哪一种告别的疼痛会比告别爱情的疼痛来得更尖锐?之后,林又心怀怎样的悲伤告别了这个到处飘着落叶的萧索城市?
  
   杜拉说爱情犹如疾患。浅浅觉得她心里的某种感觉正在持续的欲罢不能。她仿佛听到了某种召唤,后来,浅浅在极其呈明的想念中疲惫的睡了过去。
  
   第二天浅浅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带着简单的行李去了航空公司。她要寻着林最后给劳儿的那个电话显示的地址一路寻找过去。
  
   路上,浅浅给那个一直关机的号码发着同样的一条短信,她说林这个秋天我多么想念你的笑容,它是没有缝隙的。
原创[文.百味人生]  林友收藏  

  
【点击回复或查看回帖】

传统或网络媒体转载请与作者联系,并注明转自【胡杨林】及作者名,否则即为侵权。

Copyright © 2008 MY510.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