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杨林社区-层层弥漫-个人文章

正视,然后远离

层层弥漫
2006-08-26 02:08   收藏:16 回复:26 点击:3583

    我一直相信真正的英雄在路上。
  
   无边风景。无数遇到。无限想象。那时,思想无疆,无谓与豁达是心胸里唯一盛装的。那么洒脱那么勇敢那么无所畏惧。
  
   我不知道我是否一个英雄。但我始终心怀英雄的梦想。很多时候我被迷惑被怂恿被牵住视线但绝不会被牵绊住脚步。
  
   我一直在路上。我不知道自己在追寻着什么。我那么散漫那么感性那么固执的任凭着自己的脚步,我骨子里的桀骜和我眼神的冷漠一样,它们,相得益彰,演绎着我内心的自由与热烈。
  
   我总是容易陷入某种情绪。我总是在感觉世界末日之后又看到柳暗花明。我血液里的强悍和脆弱构成我性格里最为迷人的部分,那其实很荒诞荒诞的令我一个人的时候,数着星星笑夜空的深邃。
  
   世界是一个轮廓。那轮廓甚至是可以用怀抱圈定的。可是思想是无数岔路。每一种出发都意味着末路意味着不归也意味着风光无限。停止,还是继续?这个问题似关乎哲学也似狗屁不通。
  
   这令我想到一个命题:爱比死更残酷。
  
   走在路上的人往往会摒弃世故不顾一切。后果不会认真问津。结局当然也不是最最重要的。他们往往会更注重内心的感受,即使,出轨。
  
   放纵不是坏事。放纵可以使心灵更纯净更自由。麦田里的守望和落日下的向日葵一样都可以用来滋生情绪和快感,甚至可以带来爱情。
  
   因此,陷入和跌落也是我内心出现频率最高的词组。我想起三毛的甲和乙。想起蓝眼睛里心甘情愿的,沦陷。
  
   惟有在路上才可以逼视心灵才可以自由的,呼吸。那些因循着旷世孤独的呐喊也不再是血腥的充满罪恶感的。也惟有心灵的自由才可以带来甜美的呼吸,毫无疑问这值得赞美。
  
   没有欲望的人是可耻的。
  
   我是一个欲望深重的人。我会在醒来的黎明恼怒空着的十指。会在电闪雷鸣的深夜谩骂打电话给我的人不是陪我阶前听雨的人。会在饱餐之后想着名店中的奢侈品。会在夕照的酡红里怀想七十岁时的漂亮。会在真实的表白和疼痛的声音里怀念一个人的笑声。会读着一个人的十四行诗想写这么美的句子的人怎么是他而不是他。会赶赴一场没有路灯的约会。会蔑视那个写着未来方向的路牌。会笑着撕碎一些人的诺言和旦旦信誓。会相信爱情。
  
   欲望是生产力。是出发的原动力。是一切深刻情感的起源。我相信欲望是支撑,它可以承载。可以带来美好的东西。
  
   我一直以为人活着是没有故乡的,他们只配在爱的人眼里漂泊。所以很多的时候我眼神闪烁。即使在睡梦里哭泣着的时候,我依然感觉到那种不可遏止的行走的欲望。
  
   在路上。于是变为一种感觉。我那么固执那么毫不犹豫的一次次出发只为想听到自己内心的声音。我的决定永远偏颇永远不能兼顾。而那些自做主张的凭据是唯一的:我不要什么。
  
   是了就是这样,我不知道自己要什么却知道自己不要什么。这种笃定使得我看起来很坚硬很冷酷很不可理喻。
  
   一些时候我会觉得自己根本就是严重缺乏水分却心怀伟大理想的石头,我不能用来补天,却可以用来对峙。所以会伸展着摸棱的心思拒绝任何柔软的碰触。
  
   也有很少一些时候我觉得自己是水会轻易跌入某个深渊。那种流经与流向让人因为有着可能的粉身碎骨与快感而痴迷不已。我甚至对自己陷入某种感觉的不能自拔而愤怒而愧疚。这无关任何人而关乎自己对于自己的,期望。
  
   事业。是个很可笑的词。我从不正视它它却蒸蒸日上。爱情。很荒诞。我一度都离它那么近它却如山林的风。
  
   爱如捕风。圣经上如是说。
  
   我因此想到缠绕。这个词可以带给我的想象和我自己能够诠释的,惟有幸福。但是我蔑视这种幸福。我希望心灵会在一种极至的痛苦里锻造。我时常会在那种可以听得到血流声音的时刻感觉到深刻的快乐。
  
   可以抗争是一种能力,而我珍视这种拥有。
  
   在过去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我以为我已经走到了某个边缘。那有关爱。我那么投入。我甚至象个真正的猎手那样,日夜守望。结果是一杯茶的时间过去了,一餐饭的时间过去了,太阳落山了,然后,真正的夜晚来临。夜色那么凝重。露重的时候抱着自己瑟缩的臂膀我发现了星星的孤单。虽然广袤天穹上繁星无数看似彼此陪伴,但它们之间的距离却永远无法跨越。
  
   这样的过程使我清醒。所以我用最原始也最理智的方式,排除所有的幻想与可能。这很艰辛也很残忍,却可以在泪水变成白色的盐渍后看清来路。
  
   于是,不再回望。
  
   让那些春天发芽的爱情在经过夏花的路上热烈私语后走向秋天绝对不失为完美。冬天总是太过萧索太过漫长。爱情不适宜这样的季节生长。所以我在那个飘雪的冬日用72小时掩埋了它。之后,我可以想象着那些曾经晶莹的往事,慨叹着绕梁三日带来的盛事与爱情长久的,微笑。
  
   于是,正视。
  
   然后,远离。
  
   直到,变成真正的平行线。再也没有任何可以交错的机会。只在某个午夜梦回的时候才会对着没有掩尽的窗帘缝隙,看流泻的月光与寂淡的心事。
  
   会依然在路上。会象一个真正的英雄那样胸怀最平凡的梦想和旷野的风。会感慨也会感动。会在向日葵辉煌的阵容里迷失。会在奔流的江河前激动山阻石拦毕竟东流的气势。会与擦肩的人微笑。也会在深夜里静静怀想。
  
   只是,无论转弯还是前行,每一个转身都会有致命的美好与生动。
  
  
原创[文.心路心语]  林友收藏  

  
【点击回复或查看回帖】

传统或网络媒体转载请与作者联系,并注明转自【胡杨林】及作者名,否则即为侵权。

Copyright © 2008 MY510.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