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杨林社区-层层弥漫-个人文章

空了的时候,你来玩

层层弥漫
2006-08-23 11:16   收藏:6 回复:15 点击:3287

    小小微苦却很想再剥一颗放进嘴里的这种果实原来就是银杏。
  
   中午在哈市的料理店看到用精致的小筐子装着的这种烘烤的有着微白外壳的东西时,很久都没有动它。因为不了解,也因为对陌生食物的不轻易接受。那是种跟突然遭遇不得不面对的陌生人很相近的感觉。
  
   邻坐的女孩小声对我说尝尝看,很好吃的。问她这是什么食物,她说银杏呀。 蓦然的,我就想起了K的文字。K写银杏树,K的故乡的银杏树。
  
   那是个六月,为K文字里的场景迷惑。K的银杏树粲然漂亮的样子突然就点燃了我亲近它的欲望,想有天一定要去银杏树下坐几个时辰,感受K描摹里的美好。对K说虽然还没有见到但已然想往。K说,空了的时候,你来玩。
  
   12遍,“空了的时候,你来玩”,记忆里这是最坚韧的邀约。虽然这极有可能或者说根本就是K的电脑的失误,但我依然把这个淡然却12次重复的“空了的时候,你来玩”当作这一生里最真挚的邀请。
  
   晚上归来的时候已然深夜,我在舒缓的音乐中迫不及待的打开电脑也打开通向K的路,那并不遥远,只需摁一下右键就可抵达。
  
   K的文字列表里已经没有“故乡的银杏树”。我寻着那些往昔的对白能够追寻到的也只有安静留守的“空了的时候,你来玩”。12遍,很庞大的阵容。一个不容忽视的存在。此时,那些敲打和发出的意义已经都不重要,重要的是12这个数字可以代表的K的固执和坚持。而且我坚定不移的相信那一刻K的心意是殷切的。我因此在这个深夜里读到K的殷切的时候再次为之感动。而那些遥远的淡淡却深谙各自心思的交谈也纷至沓来。
  
   弥你能确定深夜有蝴蝶?K在读我的“蝶舞影凌乱”时曾如是问我。那是一篇另类的文字,有死亡的笼罩;有阴影;有对血液流淌的声音充满暧昧的欢喜的偏执颓废的生命;有挣扎。所以我对K说我确信,它在灯影下白色的刀片下; 在手腕上; 在思想无疆的路上。K在我的笃定里缄默。
  
   “锦溪之成为锦溪,也许因为它只是那淡淡本色的美,而非大都会那极尽金壁辉煌、高楼林立浮华之美”。K在他的游记里慨叹着造物的无与伦比,也感慨着与人相处的学问:“对人又何尝不是如此,所以,假若我喜欢了一个人,就静静地、远远地欣赏她,感受她的喜怒哀乐、感受着她的妩媚,将我们的友谊静静放在心里,让爱成为追忆,那是多美的感悟啊”。K是矜持的,这是K给自己的结论。
   
   “当一种心情书写成文字,当一种感动印在透着清香的纸上,生活是平静且恬淡的,喝上一杯龙井茶,在这浮躁的年代,让内心静如止水”。再读K这些文字的时候突然很想喝一杯茶,于是,给自己泡了龙井,暖暖而沉静的感觉弥漫。
  
   其实我一直喜欢咖啡更胜于茶。书房里因此就有了诸多的积攒。碧螺春。大红袍。铁观音。后来,因为K喜欢了龙井。这是那些关爱自己的人从遥远地方带回来的。他们说也许茶比咖啡更适合我。我一直懂得,却不想改变。知道自己这一生都是执拗的无法更改的。理智从来都是情感的奴隶,我从不强迫自己。生死是天意,我不会因为某种延续而残忍的看着自己的欲望枯萎,我对感受的重视永远超越任何可能。
  
   感觉是尖锐的东西,所以可以直抵内心最柔软也最坚硬的地方。一些人在一些特殊的时刻悠然心会。读K《父亲,与他废弃的驳船》这首诗的时候,我告诉K“关掉了习惯带着的听歌耳迈。我心中满是神圣的,敬畏”。K说弥我内心满是感激。今夜再读这首诗的时候,K在,但是我没有招呼K。我同样有最初的虔诚。当然,某些厚积的情感使血液冰冷,我突然就想到了我远在天堂的老爸,可是我不想让这种情绪蔓延。我惧怕那种撕心裂肺的疼痛,还有窒息的想念。
  
   于是我在K的文字里寻找温暖的路径。母亲的腌菜。“亲情,更是任何人任何时候都不能用任何别的东西来替代和蔑视的,虽然在我生活的这个城市腌菜随处可见,但我却无法拒绝这份浓厚的爱子之情。周六又到了打电话的时间,妈妈再次问起腌菜,我说妈妈,是的,腌菜很好吃!”感动于这样的深情与孝心。跟K说小时侯在祖母家里长大,祖母也喜欢制作腌菜,所以到今天为止吃饭的时候总是要有这样的小小一碟才会吃的香。哈,或者,可以向K讨些 。我用调侃释放着某些浓郁的情绪。把地址告诉我呀,K那么慷慨那么毋容置疑。
  
   我知道K的慷慨不在乎一些施与,而是对亲情的了解与把握。还有K的懂得与回报的心。所以K看来单薄的身躯在我眼中其实是山一样高大厚重的矗立。
  
   读一个人的文字久了会慢慢跟随他的喜怒哀乐,那种悉心的牵挂与凝望是从不会间断的。不会猜度却会认真的感受他每一个细小的心思与动荡。那是种心甘情愿的驻足与追随。
  
   读K亦然。慢慢懂得K的淡漠矜持骄傲与冷酷。也懂得了K的热烈肆意平易与温情。K的思想与K的才情一样深藏在K的文字里,惟有懂得的人才可以感知K的优秀与不同凡响。那是一些可以令善良重生让眼眸熠熠闪光的文字。
  
   K的故乡,K的村庄,K的亲情与爱情。K故乡的茶馆还有K的银杏树以及K的梦想与冀望构成K文字中的重要场景。我一直以为人活着是没有故乡的,但是K的故园情让我觉得有些漂泊的灵魂偶尔可以安定下来。那些跟随K的文字走进某些时刻的过程美伦美奂。
  
   我在这个深夜,瞩望着所有我熟悉的K的文字。有些片段认真阅读,有些片段走马观花。无论哪一种都没有可能使文字的内涵远游,因为我已然这样熟悉了呀!熟悉到可以随意捕捉K文字里思想的游丝。那些甚至可以背诵的章节我以为是与K共鸣的时刻。
  
   我知道K也从未停止过阅读我的文字。虽然更多时候K是沉默的,但我懂得K的表达。K把自己与我的交谈停止在很久以前我那篇踌躇的文字上。
  
   无处安放,很久了。是今天想来依然还会疼痛的文字。我一直痛恨自己敲字时饱满的情绪、低落、忧伤和不可停歇的投入,以及真实的疼痛。所以,我不回头看。敲出去,然后,定格。那是一些不堪回首的时刻。即使快乐,也不愿意重复与回望。
  
   K读懂并沉吟。K说一个女子,在孤寂的冬夜,用整个夜晚去读一个人,是否存在于故事里?K宁愿相信这样的故事是真的。我告诉K,至少,那些心情是丝毫不曾模糊的。
  
   我知道我和K其实早已习惯在彼此的文字中穿行。当深夜来临,读K新的或者旧的文字如同咀嚼银杏,微涩。微香。微苦。微甘。绵长悠远的没有任何牵绊。 而无论星光闪烁还是细雨蒙蒙,都会想着K“空了的时候,你来玩”的邀约,微笑再微笑。
原创[文.心路心语]  林友收藏  

  
【点击回复或查看回帖】

传统或网络媒体转载请与作者联系,并注明转自【胡杨林】及作者名,否则即为侵权。

Copyright © 2008 MY510.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