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杨林社区-层层弥漫-个人文章

我们说到哪儿了

层层弥漫
2006-07-09 22:25   收藏:9 回复:17 点击:2744

   
   1.什么时候写的这首诗,我已忘了
  
   她在出发的那一霎眼神里充满坚定。
  
   她不确定自己是否可以完成这场飞行,但是她笃定她要继续。
  
   她在侯机厅的哥伦比亚喝着冰冻咖啡。她侧身看着窗外。从傍晚到入夜。很大的雨。夜航的飞机穿过雨雾在起飞或者降落的短暂时光里闪烁着迷朦的光。就象她忽而明亮忽而暗淡的情绪。
  
   她没有沮丧。因为广播里起飞和降落的消息一直很正常。她只是暗暗希望天空即使不能如她所愿的骤然间星光闪烁,也不要恶作剧的电闪雷鸣。她惧怕那种没有时间承诺的拖延。
  
   她在灯光下换了一种姿势。离登机只有40分钟了,她突然有点兴奋。她笑了。她掩饰的用右手的中指敲打她面前已经进入休眠状态的笔记本。她下意识的用左边的兔牙轻咬一下下唇。她想令自己平静下来。
  
   等待总嫌漫长。
  
   于是她随意浏览。她希望时间的流失是可以听得到声音的那种。她知道这是妄想但她还是无法遏止。
  
   一个链接使她眼前一亮。“什么时候写的这首诗 /我已忘了。但这不要紧/我会抄给你,给你的背影/ 伴随雨丝飘来的记忆”。她突然想到曲径通幽这个词。她觉得诗人真是了不起的一些人。他们虽然有时令人思想混乱,却也会带来美到窒息的阅读。他们所表达的,恰恰是自己的文字无力到达的地方。
  
   她想起她为他写下的那些文字。那些完整的春秋。而时间之后最初跌宕的心情渐渐平静,那些情绪文字,只有在她回望的时候才会带来再次的心跳。那是一些美丽的时刻。
  
   那些在春天里播下的种子,未及夏天已经在心的花园里长出繁茂的枝叶。她和他,在夏天的两端,聆听花儿开放的声音。那么多莽撞与懵懂。那么多欣喜与惊诧。那么多清醒与杜撰。想念,象那个夏天的雨丝一样,绵密。悠长。
  
   她在沿着那条芳馥满阶的路径走向他的时候他也以同样的姿势走向她。她在心灵自由呐喊的欢快中一次次忘乎所以的说我相信。他在一场场恣意的倾诉中笃定的说当然,我相信。
  
   时间和话题从来都不是最最重要的,重要的是他们彼此倾听。她与他隔着时空诉说。沉浸。那样的过程臻熟而完美。他们时常会在没有缝隙的交谈中突然停顿。他们会在透彻与了悟的专注中突然忘记。 然后,他们肆无忌惮的大笑。他们会异口同声的问对方:我们说到哪儿了?
  
  
   2.反正已没有写诗的灯光、咖啡,呢喃的蜜
  
   她终于登上了那架飞向他的航班。她的眼睛里闪烁着兴奋的光。她感觉到灵魂的雀跃。
  
   她想起不久的从前。
  
   同样的旅程。她在那个中转的城市一次次问他:“你确定我必须来看你吗”?他说我确定。是那样毫不犹豫的。热切的。她于是义无返顾的走向了自己的梦想。
  
   所有的忐忑,所有的不安与惶惑在他走过来握住她手的那一霎,荡然无存。阳光下他的神情淡定而知性。他目光里孩童般的纯净象一道广阔明亮的风景线,诠释着他性情里恰倒好处的狂放和自抑。这是她希望看到的。她因此由衷的快乐。
  
   她对他说太美好的东西往往感觉不太真实。他说握住我的手。那一刻,他们正坐在地毯上。他离她那么近。这样的场景,曾在多少次遥遥相对多少次魂里梦里的冀望中上演。她的手轻轻的穿过他的头发。她突然觉得自己被巨大的幸福淹没。是的。幸福。她因此热泪盈眶。
  
   她在跟他在一起的短暂日子里享受着他给予她的宠爱。很男人的。温情的。父兄般的。以至于她逃之夭夭。她惧怕那种温情。还有,炽热。他的目光那么近,她总是深怀被点燃的恐惧却又那么不可抗拒。他的目光那么锐利,她觉得他轻易就能洞穿她的心事。她觉得自己无处遁形。她觉得他和她之间的距离危险极了。她觉得她一直信守着的自己对于自己的诺言正在接受一场空前的挑战。
  
   不要缠绕。不要占有。只要两个灵魂安静的彼此陪伴。他已经给予她她所冀望的。他使她感觉到从未有过的宁静。她觉得她的拥有已然奢侈。
  
   她在离开他的那段日子里一直无法走出告别的忧伤。她那么依赖他。她甚至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不再独立思考。她听从他的建议。她很顺利。她跟他说有他真好就象乘上了纽约的地铁。他说我知道你能行。
  
   她如他希望的那样把自己的事业经营的蒸蒸日上。渐渐,他开始很少消息。她甚至很难再听到他豁达的笑。她很想念他。而自尊令她无法跨越那扇虚掩的门。她于是任凭自己在颓废中缄默。
  
   她感觉她已经失去他了。“反正已没有写诗的/灯光、咖啡,呢喃的蜜 /反正已没有你的气息 /她只在我头上,绕梁三日”。她不再写字。她在很多想念他的时候翻看那些从前的文字。
  
   此刻,她与他依然隔着时空。可是她知道心灵无疆。她飞来这个城市只因她想跟某些心情告别。她没有告诉他。尽管她那么想念他但她始终都明白有些什么隔着楚河汉界。她在他们曾经经过的那个路灯下伫立良久。她看着城市阴郁的夜空。雨叩窗棱,无限寂寥。她在深夜望不到尽头的黑暗中看到文字与记忆的缺口。她摇头自嘲的苦笑:我们说到哪儿了?
  
  
   3.往事会在梅雨季节发黄,我必须封死出口
  
   她从那个有血燕的餐桌上逃离的一刻,泪水就迅速的弥漫了她的眼睛。
  
   她无法安坐在餐桌旁。一个久远的关于血燕的约定使她小心封存很久的壁垒顷刻倒塌。她突然觉得自己没有想象中的坚定与决绝,她走到她永远无法说出名字的那些南方树木的阴影下,鄙视的看着肆意的泪水落在自己苍白的脚尖。
  
   这个异乡城市近日少有的晴天让她感觉阳光很刺眼。短暂的停留中她似乎已经习惯了连绵的阴雨。她从身后的背包里拿出她的墨镜的时候听到电话响起。她没有接。她从那个特设的铃声里知道这是他的。她突然流泪。就象,第一次他说我会一直为你开机直到雨停的那个深夜。而这时,他离她多么近。她知道只要她说他就会不顾风雨来到她面前。但是她没有任凭自己的心意。她残忍的阻隔了自己的欲望。她知道这是她对于自己的承诺,她必须完成这样的过程。
  
   她在向城市告别的一刻丝毫没有完成的舒畅。她觉得自己其实很虚伪。路漫漫且艰辛自己何苦为难自己?她记得他跟她说过恣意的就是纯洁的。她曾经多么欣赏。可是她没有做到。
  
   她那么难过。她在泪水中想念着他的笑容和声音。她仰头向天。她说告诉我我们说到哪儿了?
  
   4.或者我把诗贴到网上,你自己去看
  
   她终于完成了她要的告别。
  
   重新回到她的城市的时候她觉得心里的某个伤口已经开始溃烂。她感觉到无休止的疼痛。
  
   她会在很多时候想起他的笑容。那样明亮而美好的。
  
   她时常陷入对某些细节的回忆。她想起她随便跟他说一句话时他的在乎。她会在她感觉沉沦的刹那慌张的说之后之后吧,他说为什么要那么久而不是现在?
  
   “或者我把诗贴到网上/你自己去看,去看你抚弄我头发的手指/怎样离开挚热的键盘/去看一个男人,为何选择跳进苦海”。他那么固执那么坚持那么坚定的固守着自己的心意。 她慢慢懂得,接下来的那些日子不是遗忘,而是郑重的收藏。
  
   她知道自己其实一直都没有走出他的目光他深情的,凝望。而他的名字,始终是离她心脏最近的那一个。
  
   她开始憧憬一场重逢。
  
   见到他的时候她会跟他坐在地毯上听那张一起听过的CD。她会听他讲一个有趣的故事而不是他望着她遗忘所有的语言。然后他问我们说到哪儿了?她说随便吧,只要你说我就会记住不忘。
  
   而她会在他不经意的叙述中,看到一条荒凉却鲜明的路径。
  
  
原创[文.心路心语]  林友收藏  

  
【点击回复或查看回帖】

传统或网络媒体转载请与作者联系,并注明转自【胡杨林】及作者名,否则即为侵权。

Copyright © 2008 MY510.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