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本站
管理团队
  
胡杨林-特区演绎男女版主:hover  叶依依  [登录] [注册] [发表新文章]  

作者: 洁生 收藏:0 回复:1 点击:246 发表时间: 2021.09.16 22:28:37

善宝


  最是人间留不住,朱颜辞镜花辞树。望着镜子,善宝苦笑。她原是白皙滑润的小方脸,五官生得颇为精致。她肉嘟嘟的嘴唇樱桃一般,丹凤眼,小山眉,颇有几分古典美。近些年,善宝脸上的胶原蛋白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略显憔悴的疲态。她的颧骨与眉梢眼角,亦显示出锋锐冷冽的味道。许是辛苦谋生的女人都这样,又许是年过三十的女人会这样。
  善宝今年三十五岁,是上海一所医院外科手术室里的护士,平日里非常忙碌非常累。合租公寓的采采没她这么累,她悠哉惬意地做着网红女主播,把自己打扮得粉嫩嫩,骚蹦蹦,每天在直播间高歌几个小时,就有粉丝赠送的玫瑰,火箭、游艇、飞机落下来。虽是虚拟的,兑换成人民币也不低。采采频繁换着男朋友,她日常开支基本都由男友包。
  
  善宝则是一派不苟言笑的模样,说好听点叫禁欲系,说难听点叫性冷感。毕竟,女人要滋养出甜烂软糯的风情,一是需要让体内沉睡的欲望觉醒了,二则需要床笫之间保质保量的修行做辅助。善宝长年都是单身狗。连恋爱都没谈几场,何谈床笫修行?
  何况,手术室日日一二十台手术,忙完下来精疲力尽。有点时间不够回家睡觉的,善宝想谈恋爱,就得通过相亲渠道找对象。
  
  相亲,能相出什么像样的玩意儿?善宝看着线下红娘发来的微信欲言又止,只有默默删掉刚刚编辑好的内容。
  她不想得罪人。她的社交圈已经够窄,再把负面情绪发泄到婚介处,能换来什么好处?
  再说她眼里的相亲男不好,未必在别人的眼里不算好。
  
  比如采采,她一边夹着火锅里的肥牛,一边对着善宝手机里的照片发表着评论:嗯,人是看着老一些,头顶秃得也厉害一些,这腰上的肥肉割下来能有十来斤……不过条件不算差,起码是个公务员,有房有车的。你知道上海现在房价多少钱一平吗?我若是你,就先处处呗。
  善宝将一碟又一碟的菠菜、韭菜、卷心菜倾入沸腾的锅底,面无表情地说着没兴趣。她看着采采只捡肉食吃,内里涌上一阵心痛。采采从来蹭她吃的毫不客气,她却不好意思撕破脸。她节俭是因为她缺钱。采采铺张是因为她不缺钱。她缺钱她却有修养,唯恐沾了谁半点光。谁若求她帮助她还乐于助人。采采不缺钱却是欠教养,理直气壮地吃她的、用她的,还喜欢讽刺挖苦她:你这辈子的路都是被你自己堵死的。你又不需要跟这些男人结婚,先当个对象谈着,想打发时间了打发时间,想过性生活了过过性生活。提到“性生活”,采采脸上浮起坏坏的笑,她饶有兴趣地看着善宝,贼兮兮地问:涂善宝,你不会还是处女吧?
  善宝恨不能将一锅滚烫的红汤泼到采采的脑袋上。
  
  善宝当然是处女。她是一个三十五岁的大龄处女。人都说,在当下的社会,处女如宝,打着灯笼都难找。其实,大龄处女并不少。只不过,她们在男性不怀好意的凝视里,并未得到尊重,反而成了“怪物”的象征。因为她们不年轻了,不年轻的处女就是人人奚落的“老处女”。男人们在酒桌上谈起“老处女”,喜欢用一副同情的口气形容她们是昨日黄花,肉体再纯洁,内部机能却老化了。但是看到小黄片里的童颜少女,无论她们是不是处女,男人们都似乎能隔着屏幕嗅到那种让他们躁动的气味。那种气味是原始性的,带着新鲜感的,好像田野间刚刚绽放的小雏菊的味道,好像荷塘里莲藕间弥漫的泥土的芳香……再看看那一个个拥雪为峰,聚霜为丘的凝脂玉体,伸手摸上去,豆腐一般的嫩,丝缎一般的滑。
  
  这是年轻的好处。采采占据的正是年轻的好处。她才25岁,没上过大学,没什么文化,就是靠着明媚的灿烂的金贵的青春加持。她换着不同颜色的爆米花假发,穿着抹胸与热裤,放着摇滚乐,在手机摄像头前跳着“妲己舞”,那水蛇腰、那大长腿、那蝴蝶骨、那尖俏瓜子脸……活脱脱是勾人魂魄的小妖精。善宝在旁怔怔地看,她也不得不被采采的美丽折服。
  采采是美女,年轻的美女,她不缺人爱。
  善宝不是美女,又不年轻,她太缺人爱。
  既然缺爱,善宝选择做一个认真工作、踏实生活的普通人。起码,感情世界荒芜了,衣食温饱不短缺。只要再努力一些,她也有希望在不久的将来,能按揭一套小户型的房子。届时,她就能将母亲接到上海来。
  提到母亲,荣家兴骂她:当初她抛弃了你和你爸,傍了大款。如今恶有恶报,你何必同情她!
  荣家兴是她的同学,非常了解善宝的家庭背景。善宝是苏北人,私生女。善宝从来不知道她的亲生父亲是谁。善宝的妈妈年轻时候是个美人,天生一股招惹男人的风情,性子还野得狠。外公外婆管不住。善宝的妈妈很早就辍学了。终日无所事事的美女很容易引来小混混们的觊觎,善宝的妈妈稀里糊涂地怀了孕,又稀里糊涂找了个老实男人当接盘侠。善宝出生后,善宝的妈妈突然坐不住了。她与老公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闹,没过多久索性跟个生意人跑了。善宝的养父是个好人,他没有将善宝妈妈的错误迁怒到善宝身上,反而艰难地养大她。善宝的名字就是养父取的。养父是一位基督徒,经常低眉微笑地对善宝说:宝儿,这个世界有阳光就有黑暗,有义人就有罪人。值得庆幸的是,我们选择做义人。义人有上帝赐下来的平安与自由。义人的平安如江河,义人的自由如飞鸟。我们不要怕孤单与困窘,我们要坚持做一个善良、干净、正派、懂得爱的人。
  因着养父的教导,善宝自幼乖巧懂事,极让大人省心。荣家兴与善宝住在同一条弄堂,他则是叛逆成性,气得荣妈妈拿着扫帚棍追着揍他。有一次,荣家兴躲到了善宝家。善宝方才知道荣家爸爸妈妈老吵架,他不想回到硝烟弥漫的家庭。善宝看着荣家兴,眼里酸酸的,心里沉沉的,她对荣家兴说:只要你以后听话不淘气,我就做你最好的朋友。
  说话算数?荣家兴抽了抽鼻子,腮边挂着鼻涕泡泡。
  不信我们拉钩!善宝翘起小尾指,与荣家兴指头对指头地盖章,嘴里念叨着: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善宝每每回忆至此,唇角轻扬。那是她记忆里温暖的时光,似乎永远阳光灿烂,天地壮阔。她与荣家兴趴在书桌上一起写作业,窗外的梧桐墨绿浓荫。善宝的养父给他们一人煮了一碗糖心荷包蛋,荣家兴的碗里是两个,善宝的碗里也是两个。善宝看着荣家兴瘦瘦小小的身板,把自己碗里的鸡蛋舀出来一个递给他。荣家兴看着那个洁白如玉的圆物,转视善宝,他的眼睛漆黑明亮,能映出她的影子。他说:善宝,你当我姐吧。将来我挣钱了,就给你买好吃的、好喝的、好玩的。我们永远在一起。
  
  善宝说好的。她其实比荣家兴还要小半岁。但是她不在意。她拥有养父无私的爱,依然觉得内心深处有着一个巨大的黑洞。那股黑洞不时冒出一股旋风般的力量,袭卷着她,想要把她拽入不见底的深渊里。她渴望有更多的亲人来驱散那股可怕的力量。她与荣家兴相互陪伴着长大,从小学同学变成了初中同学,又变成了高中同学。高三那年,善宝的养父因为肝癌过世了。善宝看着他留下的遗书,嗓子里发出绝望的声音:我早知道他不是我的亲生父亲,可是连他都走了,我身边……还有谁……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善宝!荣家兴突然在背后抱住了她。他用怜惜的口气在她的耳边轻轻说:你还有我啊,善宝。我说过,我们会永远在一起的。善宝转过身,望着荣家兴。不知不觉之间,他长成了一个清瘦挺拔的男生,唯有那双清亮亮的眼睛,一如往昔,依然能映出她的影子。善宝还未来得及说话,就被荣家兴按倒在床上。荣家兴的唇在她的脸上颈上轻啄深吻。她仰起胳膊,环住了他的头。原来,初吻是带着电的。那份触电的感觉,善宝相信自己一生一世都不会忘。
  可惜,荣家兴忘了。他高考分数下来,顺利进入了复旦大学。善宝则考了上海的一所医科院校的护理专业。他们虽然同处在上海这座城市,关系却逐渐生疏。荣家兴越来越英俊,越来越出色,越来越得到许多女生的青睐。善宝与荣家兴交往期间,内心越来越虚弱,越来越不自信。
  荣家兴似无觉察,他也没心思察觉。他最多对善宝说:复旦给了我自信,也给了我勇气。我相信我的未来不是梦,你也要自信起来,坚强起来,做一个敢于追求梦想的优秀女性!
  善宝微微笑。她的笑容很苦涩。荣家兴天资聪颖,善宝资质寻常。荣家兴在大学生辩论会上神采飞扬,独占鳌头的时候,善宝坐在自习室里啃着课本记着笔记;荣家兴不费吹灰之力拿到一等奖学金的时候,善宝站在麦当劳里给人收银,开票,拿薯条……有一天,荣家兴喜孜孜地把考过托福的通知书晒到QQ空间,善宝产生了深入骨髓的悲凉——她设想的最好结局,是她能够成为和荣家兴比肩的人。但是她高估了自己。荣家兴,他要像鹰一样,飞出河流与山谷,飞得更高更远,他要充分见识世界的丰富多彩,他要活出最满意最向往的人生。而善宝,她只是一株月草花,她离不开大地,她上不了天。
  ——愿用月草花,染我白衣裳。哪怕朝露后,变色亦无妨。善宝鼻腔酸楚,却强忍了眸子里的泪。她不许泪水流出来,用着平静的口气缓缓对荣家兴说:你知道什么是月草吗?就是鸭跖草,一种最为平凡、普通,粗生粗长又生命力顽强的植物。它的花朵在清晨的露珠中开放,又在露水蒸发后凋谢,一如我的爱情。荣家兴,我们分手了,我不会凋谢的,只是我的爱情,枯萎了。
  荣家兴沉默了许久,将她揽入了怀里,再一次吻向她的唇,同时将手探向她的内衣,喃喃地说:善宝,要不,我留给你点什么吧……
  善宝身体震了一震,用尽全力推开了荣家兴,胸口一个劲地起伏,极力镇静着说:不必了。我妈回来了。她用她的人生悲剧告诉了我一个真理,不要轻易把自己交给不值得的男人。
  
  荣家兴方才知道。善宝的妈妈又换了好几任的男朋友,每一任男朋友都抛弃了她。她年老色衰,形销骨立,要钱没钱,要家没家,四处找人占卜算命,却没有一位大师能够给她解脱之道。善宝的妈妈带着一身狼藉回到家乡,又顺藤摸瓜找到了善宝的联系方式。她来到上海,堵住善宝,涕泪横飞地向善宝倾诉,倾诉命运如何凉薄待她,无论是男人还是世界都辜负了她太多太多。如若追究她的罪孽,不过是亏欠了善宝。
  ——你仅仅对不起我吗?你对得起我爸吗?善宝睃了母亲一眼。那个原本丰满妖娆得媲美电影明星的女人,终在时间的刻刀下变成了一株苍老的病树。当然,病树若逢良机,依然能迎来满枝翠绿。善宝的妈妈陪着笑,她一声声叫着善宝“女儿”,她确实只有善宝一个女儿。她说你爸当初留下了一套房子,虽然在老家那破旧的筒子楼里。但是按照遗产法,她能拿到自己该有的那份。只要善宝能够接纳她,她愿意把自己的那份提前赠予善宝。
  善宝嗤地笑了。她嗤之以鼻地笑道:你还有脸惦记爸爸的房子?
  善宝的妈妈却是理直气壮地说:毕竟我们是合法夫妻。我们从未离婚。
  善宝将一束洁白的菊花献到养父的墓前。她望着墓碑上养父的照片,无声地问他应该怎么办。照片是不会回答的。善宝能听到的声音只有风,还有林间的鸟叫,草丛的虫鸣。她的泪珠一串串地落下来。她对养父说,人活着真是好难。她在偌大的上海谋生易,谋爱难,她既没有绿茶的手段也没有白富美的光环。她能配的偶也是普通人,搭的对儿也应该是普通过日子的人。她就是不甘心,她放不下荣家兴。荣家兴已经有了女朋友,那是一个清新娇俏的女孩子,与荣家兴相拥在洛杉矶的街头,成为他在微信朋友圈的封面。如今,她妈还要来插一杠子。她如果接纳了她,是否是对于爸爸的背叛?
  ——爸,你虽然不是我亲爹,却给了我在世间最宝贵的爱。我终于明白了,真爱是多么的稀缺……真爱一个人,内心要承受多少的痛苦与委屈……善宝哭得衣襟上面都是泪,肩头筛糠一般的颤抖。她继续问着墓碑:爸,你以前说,我们信主之后有自由,有平安……可是喜乐呢?我们的喜乐在哪里?你这一辈子,到底活得快乐吗?
  不知哭了多久,善宝迷迷糊糊睡着了。在梦里,善宝恍恍惚惚地看到了自己的养父。他依旧是当年的模样,相貌普通,却面容慈祥。他微笑着向善宝走来,脖子上挂着一个小小的十字架吊坠。他轻轻抚摸着善宝的额头,宠溺地对她说:宝儿,做一个内心有爱的人,活着才会快乐啊!爸爸爱你,不管你是不是我的亲生女儿,我都因为爱你,获得了说不出的满足与喜乐……
  
  宝儿,爸爸没有离开你,爸爸一直都在啊……
  
  宝儿,爸爸在你的心里,爸爸希望我的女儿,无论遇到什么样的风雨和风浪,都要坚持做一个善良、干净、正派、懂得爱的人。只有成为这样的人,你才能够活出自由与平安……
  
  宝儿,爸爸爱你!爸爸真爱你!你天上的爸爸永远爱你!
  
  宝儿,你也要学会爱,学会爱的前提是学会给。记住,你想别人怎么待你,你就怎么待别人!
  
  善宝睁开眼睛,仰望上空,高天白云,晴空万里。她的内心一派澄明。
  后来,善宝与荣家兴恢复了联系,荣家兴十分感动。虽然他们的联络定格为了朋友叙旧、老乡叙情。但是,善宝欣然接受了这种关系。她希望荣家兴的生活越来越好,荣家兴也希望善宝的日子蒸蒸日上。接着,善宝与母亲建立了一周通一次长途电话的联系。她起初强忍着厌憎聆听母亲的滔滔往事,逐渐产生了悲悯与同情。母亲也是渴望爱的,她只是不懂什么是爱,不知道怎么经营爱。好在她愿意学习。
  善宝,她也在学习中。她学习着爱自己,学习着爱别人,更重要的是,她学习着接纳,接纳阴晴不定的命运,在命运的捉弄下,珍惜人世间的一切可贵与可爱。
  


原创    收   藏  

回帖


回复人: hover Re:善宝 回复时间: 2021.10.26 10:16

    太吸引人了 这个社会 我还可以这样读一篇文章 恐怕这也就是作者的魅力所在了吧

1 篇回复    查 看 回 复    回    复    

回复


回复主题: 回复在论坛 回复到信箱
回复内容:
附加签名:
上传贴图:
图片要求:长宽建议不超过:650×650。大小:300K 以内,文件后缀名必须为:.gif 或.jpg 或.png
      
版主推荐:
编辑推荐:
作者其它文章:

Copyright 2002-2008 版权所有
胡杨林© All rights reserved.
服务支持拓商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