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本站
管理团队
  
胡杨林-四川文学创作主题区  [登录] [注册] [发表新文章]  

作者: 边江 收藏:0 回复:0 点击:172 发表时间: 2020.07.16 11:23:24

志愿军连长王直(一)


   1951年4月末的一个傍晚。朝鲜长津湖,白马山。
   已近春夏。山上满布碧绿的野草,能到小腿。山里十分的静谧。就像天亮前那段朦胧的时间一样。此刻,树木似乎低下了头,地上小草要睡着了,空气静息了,世间万物仿佛提早沉入梦乡。一个29岁的志愿军指挥官,带着两个战士,非常谨忖,沉着地来到山林边。他叫王直,是志愿军某部四连连长。29岁多了。1米75的身材。他纯朴的个性,令他厚道;他的聪明,令他干练,机智;他的沉稳,令他深思熟虑,沉着在胸;他闪烁的眼光,令他坚毅;他正直勇敢的秉性,令他冲锋陷阵;他英俊的脸庞,令他慈祥,善良。王直连长走动的坚实步伐,在黄昏的光线下,腰间的皮带正不时闪亮。
   大约,6至7分钟。他们来到了一处浅草边。前面是一处大土坡,坡上边有个小土包。其前面是头伸得老高的丝毛草。
   王直连长立即小声道:“快,趴下。”于是,他们卧倒在地。王直连长警惕地盯着小土包。他觉得,假如小土包有某种形式暗堡,这确实是由高到低都很舒服的打击范围。所以,必须警惕。这样,才更好地避开被打击的风险。这是处于战争中的军人,须牢记的规则。王直连长决定绕过去,尽量避开小土包。他用手擦了擦自己额头,又盯了会上面的小土包,
   仍是与先前一样。他静了下,对身边的两个战士说:“跟着我。”
   “是,连长。”两个战士低声回答。大气都不敢出,就生怕被敌人发现似的。同时,王直连长加紧注视土包的状况。担忧,紧张开始加剧。因为,这里非常陌生,如有突发情况发生,就会给侦察任务带来麻烦。而一切都不确定,也就增添了更多的困难。这是王直连长想尽量避免而不希望发生的事。当他们爬过小土包时,王直连长才放心。就像他挑着担子,只有到达目的地才轻松一样。
   “这下好了,我们终于安全了。连长。”陈孝杰如释负重地说。刚才,他还手脚在抖,害怕从小土包某一角落射出子弹,打着他。现在疑心是多余的了。不由得一阵轻松之至。
   王直连长用手擦了擦自己的额头,站着,没有回答。他再一次回头注视一下坡上的情况,见没有什么异常,才回转身。一看前面是开阔地。全是茂盛的野草,非常的醒目,诱人。
   王直连长拍了拍身上的土渣。对陈孝杰,周占海说:“快点。”停了一下。他有忽然意识到什么。就郑重地告诫他俩。道:“你们说话要小心。这树林是传音的,很远都能听清楚。
   如果,是敌人,情况就更糟糕。这会给我们带来危险的,明白吗?”
   “是,连长。"周占海道。一个18至19岁的战士。给人少年老成的印象。他似乎没有紧张,害怕的感觉。仿佛,他是与朋友上山来玩耍的。他活泼,心眼好,爱聊天。他能敏锐意识到自己的指挥官的动作意图。比如:当自己连长拿枪,他就会给他准备子弹。接下来,他们快速跑动。过了会,前面又是一处土包。其前边生长着几颗小树,茂密的树叶交叉着。王直连长赶紧低声道:“快扒下。”于是,他们迅速卧倒。周占海非常不解地问:
   “连长,怎么又趴下。”
   王连长喘着气,他用手擦了擦自己的额头,警觉地盯了下土包前的小树,确定无异常,他才回过脸,解释道:“这是第二次遇到土包,特别是其前面有小树,具有较强的隐蔽
   性。更重要的是:在敌人没有发现我们行踪前,更要小心。”
   周占海觉得他们面临的状况,非常的神秘,疑惑。你说没有敌人,似乎他们在你的身边。你说有敌人,又没有瞧见。就像有人如影随行一样。周占海想了想,猜测道:“敌人的手段一定多,使我们防不胜防。”
   陈孝杰说:“看来,这山上,一定布着许多机关。”
   王直连长用手擦了擦自己的额头,说:“所以,在敌我不明的情况下,要十分小心。以防被敌人发现,搞不好,就会给侦察任务,增添变数。”说到这里,王直连长又盯了下小土包。他示意,从另一侧过去。之后,他们爬过去,到了一处平地。
   “连长,”陈孝杰累得喘气,说道:“我们休息一下吧!”王直连长擦了擦自己的额头,确认安全了,他才点了点头。说:“好吧。”他们就坐在草地上。而王直连长走到一边去,
   坐在一块石头上。天暗晦了。四周正渐渐模糊起来。暮色中的树木,在清黑静静的山里,凸显其墨绿来。围周十分的静默,安宁。静的来好像马上能让你安然入睡。又恰如在和平环境,没有战斗,没有敌人,他们到山上来是游玩的。周占海,和陈孝杰索性聊起来。经过这几次的紧张,不安,他们更想要松弛一下。
   “太累了,我肚子有些饿了。”周占海有些嘟着嘴说。
   陈孝杰擦着脸上的汗,忽然,问周占海:“周占海,你才18岁吧?”
   周占海没等对方话音落下,立即说:“不,我19岁了。”就怕别人怀疑他年龄小了,去领导那里揭发他似的。
   陈孝杰叹息,说:“你太小了。这个时候,应该在家过安乐日子,不该在战场上。”陈孝杰显得有些怜惜。仿佛他是一个智者,善意地告诫一个涉世未深的年轻人。
   “我家里有两个哥哥,我妈说,他们只能一辈子干农活。认为,我不一样。一直都看好我。”周占海听对方这样说,他不理会。而且,他还踌躇满志地即时直抒自己心声。
   “看好什么?”陈孝杰有些不明白问。
   “就是有出息,所以,我很想当兵。为我家增光。比一生呆在农村好。美国鬼子太可恶了,杀了多少朝鲜百姓,我要参加志愿军消灭他们。”周占海年轻有为的脸上,充满着爽直,眼光含着气愤。是啊!他最恨作恶的侵略者,肆无忌惮地又烧又杀,作恶多端。但同时,他也要做出一番事业来。以后,回家脸上都有光。而且,他一心就要当兵。做梦都是:穿起军服,腰系皮带。拿起枪,打击敌人。好像他天生是当兵的料。
   “但是,上战场,是要死人的。”陈孝杰想给他扑冷水,看看周占海对死是怎样看待的。
   “怕死,要是这样,我就不会在这里和你聊天,更不会和你们执行侦察任务。”说完周占海一副不当回事的样子。虽然,他很年轻,总给人少年老成的样子。宛如他从小历经太多的人和事。显得纯粹,洒脱,绝不拖泥带水。仿佛在他的精神世界里,从无死这个字。之后,他们又继续聊。王直连长抬头望了下天空,而天就要恕>拖袷且豢榕哟蠖窈竦牟记奈奚⒌卣亲×颂煲谎M踔绷ぃ酒鹄矗檬植亮瞬磷约旱亩钔罚运┧担骸靶≈埽〕拢鹆牧耍摺!
   “是,连长。”周占海不禁大声说。
   陈孝杰赶紧用手碰了他的肩膀。小声说:“这么大声干什么?不怕敌人听见吗?你忘了连长说过的话吗?”
   “我,我,我一时忘了!?”周占海恍然大悟。
   “好了,咱们走吧,”王直连长也不计较。他用手擦了擦自己额头,示意:“跟我来”于是,他们朝前面茂盛的野草,快步走去。


原创    收   藏  

回复


回复主题: 回复在论坛 回复到信箱
回复内容:
附加签名:
上传贴图:
图片要求:长宽建议不超过:650×650。大小:300K 以内,文件后缀名必须为:.gif 或.jpg 或.png
      
版主推荐:
编辑推荐:
作者其它文章:

Copyright 2002-2008 版权所有
胡杨林© All rights reserved.
服务支持拓商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