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本站
管理团队
  
胡杨林-天津文学创作主题区  [登录] [注册] [发表新文章]  

作者: 三木子 收藏:0 回复:0 点击:177 发表时间: 2020.06.04 16:56:55

秀 儿--乡村女子之一


  每天,秀儿是哼着歌儿把这些活儿干完的。放桌、码凳、端碗、拿筷,盛粥,随后喊道:
  “妈~”待妈答应了,又喊:
  “爸~,吃饭了~”
  于是,这个三口之家坐到了桌前吃饭。
  今儿个,妈边吃饭边说:
  “秀儿,该上屋里吃去了,天凉了。”
   “嗯”
  爸从巴叽巴叽的咀嚼声里吐出一个字。
  秀儿没言语。她的心不在这儿了。她的眼正通过爸的后背向门外那条小路的尽头望呢!
  此时已是深秋,草儿已经黄了梢子了,树叶纷纷地随风飘落。日头虽说还在西边的天上,光儿已不强了,小路渐渐短了,渐渐地看不清……
  “秀儿,吃饭哪,不舒服了?”妈的心比爸细。
  秀儿胡乱地摇摇头,红了脸喝粥。今儿个的粥忒稠,她喝着不痛快。她放下碗。
  “不吃了?”妈瞪着吃惊的眼,手伸过去摸秀儿的头。秀儿头一偏,躲了妈的手。
  爸放下碗,掏出烟袋,巴叽巴叽地抽,好久才吐出一口烟。
  秀儿见妈不吃了,便拿起碗来洗着。她突然说:
  “胜儿快回来了。”
  妈瞧了爸一眼,心里对他说:
  这孩子该找婆家了。
  爸好像没有看见妈的眼神,把小烟袋拴烟荷包的绳子缠了几下,插进腰带说:
  “我有事儿呢, ”便转身走了。
  不知为了什么,秀儿躺在炕上睡不着,便起身点亮了油灯,把胜儿寄来的那些个信拿出来看。她已经看了无数遍了,几张皱巴巴的纸折叠的快碎了。
  但这次她没看完信便扭头把灯吹灭了。她听到了爸的脚步声。爸是不让在晚上点灯看东西的,就连妈缝衣服也不行……她希望村西头那个正在架着的电线早日通过来……
  纸糊的窗户突然被什么照亮了,雪白雪白的。接着,是脚步声。
  她的心一跳:莫非胜儿回来了吗?
  她下炕,扒开门缝向外望。外面果然有几个军人,爸也在里面,还有胜儿爸,胜儿妈……
  不知为什么,胜儿全家都哭了。
  胜儿牺牲了,连尸首都没有。
  秀儿趴在门口哭了许久。
  胜儿的事儿过了半个月,村里的电灯便亮了。爸依旧不让点,怕废了电,好在秀儿不需要它了,她的那几封信已经烧了。
  有人来给秀儿说媒。人儿不错,家儿挺好,又离城里近,妈催得紧,爸逼得凶,秀儿咬咬牙,答应了。
  秀儿的歌儿不唱了,笑没有了。到了该吃饭的时候,桌放歪了,凳忘拿了,连粥也烧糊了……只是眼睛依旧呆呆地望着由小路连接起来的远方。
  妈说:“孩子赶早嫁吧。
  爸说: "嗯”
  男方正好来催着结婚,一番热闹,秀儿便是人家的人了。
  秀儿的婆家不错,男人待她也好,秀儿瘦削的脸儿渐渐红润了胖了。不到一年的功夫便和男人一起抱着个女孩子来看妈和爸。
  在门口,秀儿看见了胜儿。
  胜儿早回来了。他并没有死在战场上。只是一条腿已经没有了,假腿上的裤子空荡荡的。
  胜儿远远地打招吁。
  秀儿装作没看见,进屋里去了。
  
  

------------------------
吾如鱼虾,人间如水,无形之钓者常常有之也。

原创[文.爱的传说]    收   藏  

回复


回复主题: 回复在论坛 回复到信箱
回复内容:
附加签名:
上传贴图:
图片要求:长宽建议不超过:650×650。大小:300K 以内,文件后缀名必须为:.gif 或.jpg 或.png
      
版主推荐:
编辑推荐:
作者其它文章:

Copyright 2002-2008 版权所有
胡杨林© All rights reserved.
服务支持拓商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