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本站
管理团队
  
胡杨林-特区文谈天下版主:戈壁红柳912     晴雨西子 [登录] [注册] [发表新文章]  

作者: 柴湿燃 收藏:0 回复:1 点击:81 发表时间: 2018.05.03 15:33:46

当 年 读 书


   奇怪的事情常发生,时间长了记不清,世事流转不留情。明翰常叹息自己生不逢时,长身体的时候遇到了“自然灾害”;长知识的时候遇到了“文化革命”;该工作的时候遇到了“上山下乡”;该成家的时候有遇到“三代一室”。这不,好容易盼到了改革开放,又遇到了“下岗待业”!卓摩则比较乐观,他常说得感谢独生子女政策晚出台了几年,不然自己就不可能来到这个世上了,而如果没有“文化革命”自己也不可能闲工夫读了那么多书。在明翰所说的几项里,他只少了“上山下乡”那一项。
  卓摩书房整面墙壁的书架中央,放着一套他好久没碰了的《古代散文选》。把它放在显眼处,是骄傲于当初自己读了它。所谓“凡有所学,皆成性格”,他一直觉得,是这套书决定了自己的人生轨迹。每当他读书写作想要偷懒走神的时候,只要抬头望它一眼,就会如佛经上所说入了“三摩地”,可以重新定下心来,继续去追求一点“君子不器,下学上达”的情怀。苏东坡曾议论陶渊明“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说:“此诗景与意会,故可喜也。无识者以‘见’为‘望’”,可是他看到苏东坡之前萧梁时的《文选》、唐朝的《艺文类聚》中都是“望南山”的倔强。他无山可望,故聊以这套书为“南山”,有意无意之间望上一眼。
  这套本来用于教师进修的《古代散文选》有三册,上中两册分别出版于1962年和1963年。到1980年出版了下册,他才将这套书配齐。但下册的内容之前都已经知道了,所以从来没读过,不过偶然作为资料查一查其中的语句而已。
  说起这二册书的来历,其实还是“偷”来的呢。那时互为影子的伙伴明翰家里的臧书被抄家抄走了,等到他们想要读书的时候却没有书,于是明翰问卓摩,敢不敢一起去抄家物资仓库偷点回来?他们准备了自制的简易手电筒,腰里裹上布袋,乘着夜幕的掩护翻过围墙,进入明翰父母工作的学校。潜入了二楼的仓库,有点异样地发现门上钉着的木条狠容易就拿下来了,接着就拿著手电筒负责寻找需要的书,卓摩负责把明翰挑出来的书装进布袋。
  紧张得上下牙直打颤,蹑手蹑脚在架子面前走过,屋子里静得可以听到自己的心跳。突然,卓摩感到似乎有人躲在架子后面,难道有埋伏!赶紧示意明翰把手电筒关了,正准备向门口转移,但对方的动作显然比他俩快!只听到门外走廊上传来了一阵不止一人的急促脚步声,却是由近而远的…….
  原来是他们把先到者吓跑了!
  多年以后,明翰插队落户回来突然出现在卓摩面前,两人又一起回忆了一遍当初窃书的每一个细节的时候,当明翰见到卓摩书架上赫然放着他父母的遗物时,竟然潸然泪下!
  小学上到五年级,眼见得不再上学了,卓摩却反而对书本产生了感情,觉得心里老是想对书说一句话,类似于:“如果你无意,为什么总是含情脉脉?如果你有意,为什么总是若即若离?我要对你说声爱,说爱你,不如说更希望你爱我。”于是仅凭着一本别人扔掉的《新词林》,开始逐字逐句地读了起来,足足花了一年多的时间,终于认识了繁体字,也勉强读通了文言文的《史记》,更重要的是经历了一番思想启蒙的过程。近代的几场启蒙运动,都因为面临民族危机而时有中断,他朦胧地觉得自我启蒙就显得尤其重要了。从此,自由、自主、自觉读书,就成了他一半以上的生涯,其原因则来自于当初难以得到,所以更令人难以释怀。
  听说痴迷奢侈品的人,多半出于某种自卑。他一上手就选择攻克深奥难读的文言文书,后来还自学了日语,却正是出于知识贫乏的自卑。不过和演戏一样,好处是学着渐渐进入了脚色,时间一长,总有几分像了那个模样,没想到人生从此得到改观。外语选日语,也是因为日语中有很多汉字,我想凭着《古代散文选》的功力,再怎么说,起码有一二分是可以猜出来的吧。事实也确实如此,对于中国人学外语来说,日语是最简单的。而且他发现,它还可以对继续深入学习文言文有相辅相成的功用,日语单词、语法,包括文化,很多本来就是中国固有的东西。但无论《古代散文选》,还是自学日语,其中重要的是思辨性和知识性的魅力,知识是思想的基础,它们都关联着对于生命的思考。人生的偶然性就是如此奇妙,仅仅因为当时无书可读,偶然邂逅了《古代散文选》,结果就像藏族同胞的袖子一样,让他可以露一手,藏一手了。露一手,是用日语来糊口,并且获得了自学考试中文系的学位;藏一手是使自己浸润在了博大精深的中华传统文化之中。
  最美丽的花朵是思维的火花,最伟大的事业要能不断激起创造的激情,而每一个幸福的青果,都结蒂于艰难挫折中难忍的泪花。回想起当年读《古代散文选》的时候,总有一种亲切感,觉得书在他生命困顿时带来了精神的抚慰,那是绑扎我流血伤口的绷带,是沙漠里的甘泉。
  社会总是要进步的,现在情况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但他更加坚定地知道:人对于生命只有使用权,没有所有权,所以最划算的,无过于最大限度地用来读书。因为求知的快乐最长久,而长久的尊严,也只有在学识的追求中获得。生死兴衰也都是短暂的,只有文化是长久的,就像《古代散文选》中的那些篇章,过了千百年,仍然滋润着人们的心灵。而书中的漫游,是一种精神的漂泊,是不甘寂寞的灵魂在做不倦的探索。
  


原创[文.浮生杂记]    收   藏  

回帖


回复人: 戈壁红柳912 Re:当 年 读 书 回复时间: 2018.05.04 11:04

   
  改了一、二别字。想起也有在一个被封存的工会图书室“顺”书的经历。可惜自己和闺蜜俩顺来的没藏匿好,又被别个顺走了!可惜了许久许久!

回    复    

回复


回复主题: 回复在论坛 回复到信箱
回复内容:
附加签名:
上传贴图:
图片要求:长宽建议不超过:650×650。大小:300K 以内,文件后缀名必须为:.gif 或.jpg 或.png
      
版主推荐:
文坛新文:
作者其它文章:

Copyright 2002-2008 版权所有
胡杨林© All rights reserved.
服务支持拓商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