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本站
管理团队
  
胡杨林-特区豆花村版主:  借借  纳兰亓儿 [登录] [注册] [发表新文章]  

作者: 亓官 收藏:0 回复:0 点击:548 发表时间: 2015.11.02 15:26:13

北京印象


  北京印象snake_eyes
  
  1.
  卧铺。两个小女生看着就是学生,为了在一起,和一男子换了位置。于是整个隔厢里,就只有我一个男的了,感觉好不习惯。
  其中的一个在上车时电话妈妈:“你就放心吧,我和XX已经在一起了……”
  两个人不断聊着学校里的事,又说着要找工作的事,貌似大四。
  衣服是略有些旧的毛衣衬衫,清淡颜色,戴着眼镜,长得都很乖巧。
  显然,这些不是重点。
  重点是,第二天早上快到北京时,洗漱完坐在窗边。两个小女生就掏出东西化妆。
  女生化妆很正常,也没细看。良久回身取东西。
  瞬间有点愣怔。两个女生衣服没有换,但是应该戴了假睫、美瞳,抹了口红、腮红或许还有其它,总之像变了个人,忽然有点不认识。
  当然之前我也不认识,但是现在忽然更不认识了。
  不知道这算是化妆的成就,还是女人的成就?
  一番打扮后,很难再说是学生,有些上班族或者夜店女郎的气质。还好衣服没有换,依然是清淡感觉,压住了艳。
  想想,大概女人从学会打扮就开始学会了长大吧。
  
  2.
  坐在地铁里,拉开行李箱的把手,杵在当地,瞬间有种指点江山,一统华夏的幽思。要是旁边站着的几位,能够再点头哈腰叫声“蒋公……”或者“校长!”,那就更有感觉了。
  
  3.
  北京大,居不易。
  故宫西墙外,本要去前门,据说坐5路车3站地即是。
  恰逢晚高峰,等了许久车也不来,一怒之下决定走路。不过世界上的事情就是这样,选多错多,做了选择就是错的,所以其实没得选。
  走了半站地,车来了。再走一走发现车还没开,急忙跑过去。近前一看,原来是人太多,塞不下。
  好吧,我看戏。
  最终车还是扔了一站人,跑了。
  旁边的出租和三轮立刻过来兜售。
  有些心动。
  一位老伯问:去前门多少钱?三轮说:一人三十。
  听起来有些贵哎。
  三轮又说:我只能送到天安门西那站,前面戒严,我这车不让过,剩下一站你们只能自己走过去。
  我靠,一站地三十,比出租还贵。我看看那三轮一平方左右的车厢,默默比出了中指。
  不过北京人还是比较诚实的,至少没到地了才说。这点我喜欢。
  
  4.
  北京城是和谐之城。皇亲贵戚,乞丐挑夫混为一处,没有人更高贵,也没有人更低贱。
  地铁里一边广播着不要向乞讨者给钱,一边几个白发老太太挨个人伸手要钱。
  我几次搭腔想问问她这头发几百染的,我也想尝试下,最后还是忍了。
  故宫门口一边广播着不要相信非法揽客者,一边众多拿着地图的业者逮着人就问:八达岭去吗?香山去吗?天坛去吗?
  去你妹呀。你这架势看着像抢劫好吧。
  酒店里一边是两层衣裤的中国人民,一边是半衫短裤的外国游客。
  恍惚间,真的不知道这是秋天还是夏季?
  
  5.
  和故宫比起来,更喜欢圆明园这种自然风景。
  几处足球场大小的草场,一马平川。草长过膝,闻得到新鲜味道。
  在阳光下随处躺倒,往前看一片茫茫,往后看一片茫茫。好像人生。
  走了许久,终于见到石碑介绍。居然是四十景之一,名曰:西峰秀色。
  据说东接廓然大公,北处花港观鱼,西面隔河小匡庐,号称园中小庐山。
  然而我什么也没看到,除了蓝天、远山、绿草,还有远远一条小河。
  忽然想到那句词,听到了都会跟着唱出来:让我们红尘做伴,活得潇潇洒洒,策马奔腾共享人世繁华,对酒当歌唱出心中喜悦,轰轰烈烈把握青春年华。
  然后就在这里卡带,不断循环。如果远处再有两匹马应景地跑来跑去,马上两个有辫子的人。
  立刻就觉得有活力了,有没有?
  
  6.
  北京安保严。
  进天安门城楼要安检,进地铁要安检,就连天安门广场都要安检。
  虽然可以理解,但是好怀念二十年前不用安检就可以到处逛的北京。
  当然,更怀念四十年前,不用票就可以火车到北京的年代。
  唯一欣慰的是,不是只检查我一个。所有人都不例外。
  进城楼时,前面的大爷被检查了许久。
  安检小女生问:有烟和打火机吗?
  大爷说没有。
  但是安检小女生明显不信,把他的外衣全解开细细地搜。最后不知从哪里摸出一个打火机。
  那大爷就尴尬地笑。
  轮到我,原以为也会检查很细,颇有些羞涩。
  第一个问题是:抽烟吗?
  答案自然是不抽。
  没想到她在我身上拍打两下就放了。
  真的不用解开外衣么?真的不用摸内衣么?真的不用上下细细摸索么?
  好失望。
  
  7.
  回程时在下铺看《暗黑者》,悬疑刑侦网剧,尽是杀人与被杀。偶一抬头,床缝间正挂着一蓬黑发,猛然惊怖,却是中铺女生将头发甩下。
  过不多时,邻铺大哥拦住列车员,说一女子号称是中铺,让他搭手把箱子放到行李架,可是箱子放完,转身人就没了。一直到现在开车近一小时也不见中铺有人来,看整节车厢也没有那个人。
  我插嘴说:“里面不是尸体吧?”一语俱惊,周边的旅客忽然都有了精神。
  那大哥强笑:“应该不会。我就是担心是汽油什么的,出门在外得有点警觉性不是?”
  有旅客笑:“这要是真的,你得帮着破案了。”
  “没事,肯定帮忙。不过我估计也有可能是人下车了没上来。”
  列车员没动箱子,不知道是不敢还是有纪律。在车厢里喊了几次,见没有人应,又通过对讲,叫警察来。
  “警察来,有公证,就可以打开行李检查了。大家放心。”
  那大哥开始回忆是什么样的女子,大约穿绿毛衣,年纪不大云云。
  我去洗手间回来,警察仍未来,这话题仍未断,于是又插了一句:“你说,里面到底是炸弹还是尸体呢?”
  对铺女子早早躺下,闻言惊坐:“哎妈呀,可别说了,太可怕了。我这不瞅热闹的都有点害怕了。”
  大家哄笑。
  终于快熄灯时,列车员领来个女子,戴个眼镜,文文静静,穿淡土黄旧毛衣。
  那大哥说:“啊,就是她,回来了就好。”
  女子不怎么说话,据列车员说她是去朋友那里聊天。
  果然生活没有奇迹。
  
  二〇一五年十月二十八日
  
  
  


原创    收   藏  

回复


回复主题: 回复在论坛 回复到信箱
回复内容:
附加签名:
上传贴图:
图片要求:长宽建议不超过:650×650。大小:300K 以内,文件后缀名必须为:.gif 或.jpg 或.png
      
版主推荐:
文坛新文:
作者其它文章:

Copyright 2002-2008 版权所有
胡杨林© All rights reserved.
服务支持拓商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