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本站
管理团队
  
胡杨林-特区三界纵横版主:纵横三界  碧落故人  [登录] [注册] [发表新文章]  

作者: 借借 收藏:0 回复:1 点击:977 发表时间: 2015.09.26 17:33:44

【三界纵横十五•游园惊梦 索魂】鬼竹


  鬼竹
  
  夜郎王陵墓里没有棺木。
  密密麻麻长着无数竹子,枝叶相连,绿意盎然,盘根错节,枝桠,根茎处发出碧莹莹的光。
  
  司徒觖看清楚那些竹子的形状后生出一缕寒意,那些竹子发出淡淡绿光的部位露出的灰白色物体分明是人的骨殖,发光的是骨殖上的磷火。
  
  原来这里不仅是夜郎王陵墓,还是夜郎人的葬地。这么一大片竹海,不知道葬了多少亡灵。夜郎的精英应该都在这里了吧。难怪历史上一直找不到夜郎人的墓葬,他们根本不用棺木,直接把自己种在竹子里了。
  
  他看向昆巴,后者稳稳举着火把,骷髅脸上没有一丝表情,深陷的眼窝里两只眼睛仍旧闪着碧绿光芒,幽森阴惨,司徒觖怀疑那些磷火落进了他的眼里。
  
  司徒觖将视线再次落到那些长在地底下诡异的竹子上,哪一棵竹子下面埋葬着夜郎王呢?难道一棵棵劈开找寻?找不到夜郎王葬身的竹子,就找不到夜郎王印,他有些发愁。身体内那种邪肆的力量渐渐消失,焦躁悄生。
  
  “也许有一个办法能找到那棵竹子。”昆巴的脸突然转向司徒觖,锈蚀的声音似沾了鬼气,“鬼竹被夜郎人奉为神虫,只有神竹能养。夜郎王身份高贵,所葬之竹必为神竹。这里哪棵竹子附着的鬼竹最多,就是夜郎王的葬地。”
  
  司徒觖几乎要击掌叫好,昆巴的推测很有道理,问题是他们怎么样才能分辨出哪颗竹子养的鬼竹最多?
  
  “鬼竹遇龙血则避。“昆巴眼里碧幽幽的光停留在司徒觖手上先前割破的地方。司徒觖吓了一跳,这么多竹子每棵一滴血他全身的血放尽了也不够。警惕地瞪着昆巴,脑子里转着念头,要不要先发制人用手里的匕首控制住盗墓人。论近身相搏,人高马大的自己应该不会输给瘦小的昆巴。
  
  昆巴的目光突然闪了闪,眉眼牵动,骷髅般的面颊上居然出现一个难看的笑容,举着火把照向距离最近的一丛竹子,示意司徒觖看过去。
  
  蝴蝶。
  火把明亮的光焰下,一只色彩艳丽的蝴蝶伏在竹叶间,翅膀微微颤动。
  
  “它不是蝴蝶,”昆巴小心翼翼不去接触竹子,“鬼竹的繁衍和蜜蜂相似,一个巢穴只有一只母虫。鬼竹的幼虫形如蝴蝶,在成年前需依靠母虫分泌出的养分存活。这就是一只鬼竹幼虫。”
  
  司徒绝闻言仔细看那鬼竹幼虫,果然发现与蝴蝶的区别,它的翅膀是不对称椭圆形的,躯体上有浅浅的褶皱。
  
  “幼虫对龙血很敏感,你用那只流过龙血的手将这根线粘在它翅膀上,让它感应到龙血的气息,然后跟着它就能找到那棵神竹。安葬夜郎王的人将母虫养在了神竹里,鬼竹幼虫饥饿或者感觉到危险时会回到母虫身边。”昆巴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一根极细的丝线交给司徒觖。
  
  细线入手滑腻,竟似活物,司徒觖吓了一跳,“这是什么线?”他留意到线的另一头没在昆巴的衣袖里。昆巴抬了抬手,一只巴掌大的蜘蛛爬出袖口,丑陋的头颅摇晃着,带动司徒觖手里的细线也不住微颤。
  
  所见怪事太多,司徒觖已经适应了再见一次的震惊,小心翼翼将蜘蛛丝接近鬼竹幼虫椭圆形的翅膀上,那细丝似捕捉到猎物似的,一下子黏附在了鬼竹翅上。俄顷,鬼竹幼虫突然振动翅膀飞入一片阴森森的碧光里消失了踪影。
  
  “成了。”昆巴声音里有一丝喜悦,“你跟着阴蛛的丝进去,蛛丝的尽头那只鬼竹幼虫栖息的竹子就是葬着夜郎王的神竹。拿到夜郎王印后顺着蛛丝返回,我在这里等你。”
  
  司徒觖迟疑,“你不和我一起去吗?”
  
  “阴蛛也忌惮你身上的龙血,与你太接近了我怕控制不住它。我在这里等你。放心,有鬼竹的地方其它虫兽几乎绝迹,你不会有任何危险。”昆巴边说边将手里的火把插在地上,盘腿跌坐,尽量远离那些竹子。
  
  司徒觖想了想,将行李箱放在昆巴身边,抽出匕首,在腕上再割一刀,将血液围绕着他坐着的地方滴洒了一些,这样那些鬼竹就伤不到昆巴了吧。
  
  做完这些,他凝目辨认着蛛丝伸展的方向,握着匕首走进竹林。昆巴看着他的背影,幽碧的瞳子里闪过一丝惋惜。
  
  司徒觖走在竹林里,四周很安静,脚下枯败竹叶散发出淡淡霉气,惨碧色的磷火散落在竹枝间,那蛛丝银白光亮,虽然极细却不难分辨。这些竹子长得如此高壮繁盛,养分只怕全部来自那些葬者的骨肉而非阳光雨露。他仰头想看看竹子的上面是不是天空,枝横叶蔽,密如穹窿,视线找不到一丝间隙能够钻入那些竹枝竹叶。
  
  没有边际地琢磨着竹子与夜郎亡魂之间的因果,司徒觖循着蛛丝不知道走了多久,蛛丝到了尽头时他突然想起没有问清楚昆巴怎么取得夜郎王印。眼前的这株植物不知道用什么样的词语来形容才合适,司徒觖看清楚它的第一个反应就是太粗了。他没有见过竹子能够长成参天大树的模样,而且是如斯茂盛的一棵大树。它的一片叶子有一只成年人的手臂那么长,节状的主干就像一座高耸的城堡。司徒觖觉得自己象只蚂蚁站在一块硕大的美食前不知道该从哪里下嘴---夜郎王印在哪里?
  
  他试着围着神竹转了一圈,花费了二十多分钟时间,一无所获。又转了一圈,仍然没有头绪,他决定还是顺着蛛丝回去问清楚昆巴夜郎王印在神竹的什么部位。游目寻找,却失去了蛛丝的影子。
  
  司徒觖分辨了一下方向,朝着记忆里来时方向走进去,一下子陷进磷火与竹子的包围中,他迷路了。
  
  死一般的寂静里他能清晰地听见心脏在胸腔里跳动的声音,听见血液在血管里奔涌的声音,视线突然变得清晰,听觉更加敏锐,他听到了鬼竹幼虫翅膀的轻颤声,体内的那种诡异力量又觉醒了。
  
  司徒觖把心一横,开始不辨方向乱走乱撞。渐渐地,他感觉有一股力量吸引着朝一个方向前行,等那力量消失,一抬头,他又回到了神竹前。这一次,不再是他一个人面对那参天的巨竹,高高矮矮,一群面目不清的人挤挤挨挨站在一团全都朝着他的方向看。司徒觖看到两张熟悉的脸---昆巴和黑巫师。前者一只手臂软软垂着,另外一只被牢牢扭在两只强壮的手掌里;后者看向自己的眼神里流露出复杂的意味。
  
  司徒觖注意力集中在昆巴和黑巫师身上,没有发现那群人脚底下还有一口漆黑的棺材。
  
  那群人盯着司徒觖,目光各异,神情不一,司徒觖却嗅到危险的味道。他站住了,握紧手里的匕首,看他们下一步的行动。走脚的黑巫师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和他一起控制着昆巴的是些什么人?
  
  “他就是你们说得玄乎其神的龙血?不就是个普通人嘛。”有人发话,挥着手里的东西,闪过一道幽蓝,枪!司徒觖脑子里掠过洪江古城里遭遇土匪的一幕,难道这些人也是土匪?
  
  “陈司令,他就是百年难出的龙血。龙战于野,其血玄黄,他的血遇禁制即变金黄色。司令拿那块眼前佛国牌匾一试便能验证小僧所言不虚。”一个有些耳熟的声音飘进司徒觖的耳朵里,他看过去,熟人又增加了一个。说话的正是龙兴寺那僧人。
  
  “野九,那块木头传了几百年,好歹是个文物,卖给跑单帮的能换一大批货可不能糟蹋了。”说话人笑道,“去,把那小子抓过来!”
  司徒觖全身的肌肉绷紧,盯着用枪指着向自己逼过来的两个人,脑子里飞快想着对策。人腿跑不过子弹,即使他能够以最快速度躲进竹林里,摆脱这些人的追捕,没有昆巴的帮助他走不出这里。昆巴被抓住,明显不是那些人一路,至于黑巫师,司徒觖暂时还不能判断是什么来路。那叫野九的僧人一开始就对自己不怀好意,他刻意对波列隐瞒了牌匾的事情。
  
  司徒觖眼角余光突然瞥见旁边竹枝上的一只鬼竹,一个念头掠过大脑。他飞快地伸手捉起那只鬼竹扔向朝着自己逼近的两人,一道淡绿光线闪过,鬼竹不知道落在哪个的身上。
  
  “鬼竹!”
  
  人群里有人发出惊叫,司徒觖听声辨人,是与黑巫师一般打扮的人发出的。拿枪的人对他的动作不以为然,有的甚至举枪对他做瞄准状,威胁他不要妄想逃跑。他去看昆巴的表情,盗墓人黯淡了一些的碧绿瞳子迎上他的目光,露出赞许。司徒觖心里更有把握了,他一定要从那些土匪手里救出昆巴。
  
  鬼竹就是他的筹码。
  
  没等他收回视线去看被鬼竹附身的人是什么样状况,举枪瞄准他的人面上极度惊骇的表情变化已经告诉司徒觖他的筹码是何等致命。
  
  倒地翻滚的那个人双手疯狂撕扯着身体上的衣物,喉咙发出怪异的尖啸声,露出来的肌肤下面一条条血管鼓凸着,似条条活蛇在身体里蹿动。没有人敢上前查探,距离最近的那个土匪已经吓得呆若木鸡。
  
  “噗哧”,一股浓重的血腥扑散,地上人手指如钩,居然挖出了自己的一只眼珠,惨白的眼珠子挂在他变了形的脸上,空洞的眼窝里没有一滴血流出来,血腥气味却越来越浓。
  
  “妈的,叫你的人上去看看他怎么了。”被称为陈司令的人命令黑巫师,神情里亦带了一丝惊惧。
  
  黑巫师没有动,低下了头,打了个手势,旁边先前发出惊呼的人出声道:“陈司令,鬼竹附体不吸干那个人身子里的血不会罢休,没有龙血或者那牌匾,我们不敢接近。”
  
  “叫你们去就去,再啰嗦老子毙了你们!”陈司令不耐烦地比划着手里的枪支,他的人纷纷将枪口对着黑巫师一边的人。
  
  “为难这些黑巫师是没有用的,他们对鬼竹的忌惮并不亚于你们手里的枪。被枪打死还能落得个全尸,被鬼竹附身---就是陈司令你手下现在的样子。”昆巴突然开口,锈蚀的声音阴森森的,冰凉刺耳。
  
  所有人将视线重新投向地上的人,地上只剩下一具蜷缩着的干尸,灰白色的皮肤皱皱地覆盖着骨骼,一个活生生的人须臾之间便成了被吸干血液的干尸!作俑者是一只看上去不起眼的肉虫。
  
   “放了昆巴,”司徒觖闪身站到一棵竹子旁,攀低竹枝,捉一只鬼竹,举起来,让那只碧绿色的肉虫展露在显眼位置,“这里的鬼竹很多,我把它们扔出去的话,你们中谁会接着变成干尸呢?”他竭力让自己的语气带着威胁意味。
  
  “司令,我们……”野九小声对陈司令说着什么,他们的左右紧紧盯着司徒觖,目光里皆夹杂了惧忌。
  
  司徒觖松了一口气,他的筹码有用。虽然那个土匪的死状让他不舒服,杀人的感觉并不好。但是时势逼迫,他只有继续以鬼竹胁迫那些人放人。
  
  陈司令看着他手里的鬼竹,歪了歪头,示意野九与他说话。野九往前走出两步,直直望着司徒觖,伸手指向斜后方的脚下,“司徒觖,你看看这里面是谁?”随着他的话音,地上被司徒觖忽视的棺材盖子被两名黑巫师身边的人合力移开,黑巫师上前从棺材里抱出一个人。
  
  司徒觖瞳孔遽缩,手指僵住了。
  
  破灭已经成了一具尸体。
  
  索魂:破灭
  


原创    收   藏  

回帖


回复人: 露棱 Re:【三界纵横十五•游园惊梦 索魂】鬼竹 回复时间: 2015.09.26 20:57

    索魂失败

回    复    

回复


回复主题: 回复在论坛 回复到信箱
回复内容:
附加签名:
上传贴图:
图片要求:长宽建议不超过:650×650。大小:300K 以内,文件后缀名必须为:.gif 或.jpg 或.png
      
版主推荐:
文坛新文:
作者其它文章:

Copyright 2002-2008 版权所有
胡杨林© All rights reserved.
服务支持拓商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