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本站
管理团队
  
胡杨林-特区豆花村版主:  借借  纳兰亓儿 [登录] [注册] [发表新文章]  

作者: 青衫磊落 收藏:0 回复:2 点击:2925 发表时间: 2014.10.04 01:35:34

大拇哥记事


  
  一
  大拇哥其实是个年轻女人。
  大拇哥之所以被称为大拇哥,坊间的说法有两种,一是大拇哥在家里排行老大,二是说大拇哥的活好,别人比不过她。
  好好的一个姑娘家,成日里被人“拇哥”的叫着,她嘴上不说,脸色不是好看的。不过到底架不住喊得人多,一来二去,喊得人习惯了,听得人也再不觉得什么。
  大拇哥在琉璃厂一家老店里出工,每日帮衬东家淘换一些个旧货,具体的活说起来尤其不烦琐,无非把物事做的更旧些。有些主顾最爱寻旧货,这些人有些当真是有见识的,这么着不过是好玩,家里又尽有钱。另外一些提都不能提,用大拇哥她东家的话说是“王八旦的败家子。”
  东家喊这句话的时候理直气壮,浑然忘却了自己还得靠着这帮“败家子”混饭吃。
  玩古货,有道是三年不见章,见章吃三年,当中的学问,海了。
  
  二
  “老爷子,多日不见,您气色好。”棉布门帘一挑,一个麻利高杆的人走了进来,见面先给东家见了个礼,露出头顶上一片旋得发青的顶瓜皮。
  “呦,这不是东门的二爷吗?稀客呀,快进来,外头寒,仔细冻着。”东家一迭连声的张罗开了。
  其实不是稀客,昨天过晌午的时候还见过,这么说起来,面子上熟络,私底下有些怪罪。二爷在柜面上还欠着钱,一个黄釉的小瓶。东家原放在多宝格上头最不碍眼的角落,现在归了二爷。
  大拇哥知道这个东门的二爷是大行家,不是吹捧话,贝子府里的大公子能没有一点见识?大拇哥其实最好奇的是好端端的一个大公子怎么就成了“二爷”?有一回东家喝多了,告诉她贝子结亲的几个府上夭了好些孩子,刚巧福晋身子又重了,全家人都怕孩子落草的时候不顺遂,就给喊个二哥们,意思是上头有一个饶着,不显得孤单,福气兴许还能厚点。
  大拇哥听着觉得有趣,以后见了二爷的时候也就多张了两眼,这才发现二爷原来也在偷张她,倒把大拇哥躁得脸通红。
  从那时起,大拇哥多了一桩心事,就是二爷。
  二爷连着两日不自在了。他上回到天津周济两个朋友,没成想碰上了白眼狼,套了他的钱财不说,还白搭上一桩官司。虽说最终没捅出什么大乱子来,但是这一身猫腥狗臭的回了家,当晚就让他老子课了一顿,月粮就此没了,能玩的物事一下都变做水中花镜中月。
  在家里听了两天的戏,二爷坐不塌实了,他又到琉璃厂转悠来了。
  他不为别的,只为能嗅到那股子旧物的气味,还寻思着见一个姑娘家,结果二爷头一回挂帐了。
  “乾隆爷玩过的?”拿着那个黄釉的小瓶,二爷哭不是笑不是。
  
  三
  “二爷,今儿想张罗什么宝贝?”东家掸了掸身上的海青,说话慢条斯理的,瞧那意思,他才是主顾。
  “也没别的,带过来一样东西,借您的火眼金睛。”二爷伸手从怀里摸出一个布包,做势要递给老东家。
  “别介,”老东家忙一摆手,“铺面上不是说话的所在,您能拿出来的东西一准是好的,我借您的光,今日开一回眼,咱们后屋里说话去。”说着话,老东家吩咐大拇哥“上门板,午后再开张,你跟着来见识一回好东西。”
  大拇哥听得仔细,心思早全被布包勾过去了,听东家话捎过来,她忙不迭的答应着,手忙脚乱的去上门板。
  
  四
  后院被大拇哥收拾的齐整,连根杂草都没有。知道东家和二爷在屋子里有话说,大拇哥重新给沏了两杯高末儿,端着进了屋。
  “拇哥,把茶放下,你也来张两眼。”老东家见大拇哥进了屋,一边开口说话,同时手指帖在海青边上弹了两下。大拇哥知道这是东家递话给她,让她往刺上说,回头要是二爷有心出手,价就上不去了。
  “是,”大拇哥应了一声,趋前两步,小心翼翼的把布包捧过来,轻手轻脚的放在桌面上。她手一掸就知道是件陶,更是小心。
  “小心别磕坏了,”老东家不放心,还是嘱咐着。
  大拇哥没应话,她现在的心思全在手里的东西上了。布皮一层层的揭开,一件红陶显了出来,是一个约一拳高的小塔。
  大拇哥一眼就认出来这件东西的好处了,这是道地的五代陶塔,塔边儿的供养菩萨能有五六尊,五角攒尖顶的塔顶上是个葫芦顶式的塔刹。
  “先看绣,”老东家觉得一口痰撞上来了,赶紧强压着上涌的血气,照旧是一脸的笑,“这种上三代的东西全在这些地方上呢,还有口、底,一点别拉下,今儿你能开眼得托二爷的福。”
  大拇哥还是不应声,她的手指划过塔身,忽觉得拨上了一道细不可察的缝。
  当着老东家和二爷的面,大拇哥没敢显出什么来,但她知道这道缝已经将宝塔的价毁了一多半。她不慌不忙的端详着手指的地方,发觉是二层的靠手出了纰漏。
  “定是补过的,”大拇哥心里一阵的可惜。要是没这点瑕疵,这件东西快抵得上一件董香光的真迹了。
  “觉得如何?”老东家问了一句,脸上挂着笑,声音却有些发颤。
  二爷手微微一哆嗦,立刻将茶盏放下了,两眼直勾勾的看着大拇哥。
  “是件好货,不过……”大拇哥扭回身,正迎着二爷的眼睛。没来由的,大拇哥觉着二爷的眼神有些摄人,看得她心头一阵哄哄的热。“咱们这也有一件,重了。”说完了话,大拇哥吐了一口气。
  “二爷可没说过出手,”老东家心里一阵不快,他晓得自己眼睛已经不好使了,实指望大拇哥挑两个刺出来,不管二爷有没有让的心思,先把价码落下来。
  “难说,”二爷松了口气,脸上神气活现的,“保不齐哪天有让的时候,就凭着老爷子的一双法眼看过,这东西一准不会没市。”说完,他起身向大拇哥走过去,看意思是要收拾布包。
  “您有意思让?”老东家打了个哈哈,“要是有这意思,我给您张罗,前几日永贝勒府上要淘换物事,我正犯愁回话呢,可巧上了。”
  二爷撇了撇嘴角,“换谁都行,他家?我挨不上。”
  “怎么说?”老东家有些着急上火,这东西挪个窝就是上十万,便宜谁不是便宜,怎么没了他的份?
  “明说了吧,这位贝勒爷还欠着我家六尊三彩,都是先皇赐的东西,说不值钱,总是个意思,这份皇恩换什么都不成。去承德那会托了他家照看,谁知道一转眼的工夫,没了。”二爷一摊手,“您说,但我这儿的东西能让给他?”
  “您说得在理,但有一样,我斗胆说了,您可别往心里去,”老东家挪着步子靠过来,“您匀这一样,我这有您要得宝贝。”
  “那六尊三彩在您这?”二爷霍的一转身,“我不信。”
  “我要是敢骗您,您拿大铁笼子号了我上火烤都成。要不这么着,您坐着,我上后屋给你拿两件过来,是您府上东西,您自然认得。”说完,老东家也不等二爷回话,一转头出去了。
  “拇哥,这件事,谢了。”二爷悄无声息的挪到大拇哥身后,双手一环,从背后揽住了大拇哥。
  “别…”大拇哥吃了惊吓,赶紧要拗出来,却被二爷越抱越紧,“我可不是下三滥的人,您别作践我。”
  “作践你?我怎么敢?”二爷嬉皮笑脸的,“等这件事完了,我跟你东家说,收你回去,给你开了脸。”
  大拇哥耳朵里嗡得一声,只觉得眼前五颜六色光怪陆离的东西一大片,脚底下象是没了根的飘起来,身后男人再说什么也都听不见了,只知道软软的靠着。
  “三彩狮子,您候久了吧,”老东家的声音在门外响起来。二爷碰到刺似得松了手,跨到布包前站着,大拇哥也遭了雷击似得瞬间挺得脊梁笔直。
  
  五(尾声)
  陶塔当夜就送到永贝勒府上了,二爷心满意足的揣着六尊三彩回了家。有了这六尊宝贝,再不愁还会被他老子继续课着,月粮算是有着落了,至于大拇哥如何,得等消停了再说,到府里开脸是不成的,不过他想着大拇哥软软的身子骨,心里痒得熬不住。
  第二天一早,二爷正预备出门,忽然见人送了张纸过来,他张开一看,上面写着十个字“不信直中直,须防仁不仁。”二爷一下愣住了。
  送信的人刚要走,二爷开口把他叫住了,“这字是谁让你送来的?”
  “回爷的话,是赏心阁的拇哥姑娘。”
  “怎么送这个来?”二爷心里一“咯噔”。
  “小人不知道,只听说昨夜里老掌柜被永贝勒府上召了去,回来只剩下半条命,天没亮就死了,拇哥姑娘哭得跟什么似得。”
  二爷立刻急了,匆匆的赶了过去,却见铺面关张,四处一打听,才知道大拇哥刚才挽了根绳子,自己吊死了。
  “还不知道她名字呢。”二爷忽然醒过神来,就听见外头不知道谁喊着,“大拇哥过去了,她对老东家真是孝。”
  “可不是这个话,……”
  
  


原创[别推荐]    收   藏  

回帖


回复人: 青衫磊落 Re:大拇哥记事 回复时间: 2014.10.04 01:43

    曾经用过的那些签名:
  1、我走过山的时候山不说话 
   我路过海的时候海不说话 
   我坐着的毛驴一步一步滴滴答答 
   我带着的倚天喑哑 
  
   大家说我因为爱着杨过大侠 
   找不到所以在峨嵋安家 
   其实我只是喜欢峨嵋的雾 
   像十六岁那年绽放的烟花
  
  2、坐在天堂,坐在天梯上  
   看着这一片草原  
   属于哪一个国王  
   多少马,多少羊  
   多少金头箭壶,多少望不到边的金帐  
   如此荒凉 将我的歌谣夜夜传唱
  3、我听不到剑啸如风,  
   我不在乎正邪的杀戮, 
   也不在乎那所谓的江湖。  
   我只记得那年春天洛阳的绿竹, 
   竹林中有人向我慢慢倾诉。  
   他说华山有玉女峰、 
   有美丽的萤火虫和瀑布,  
   还有埋葬在思过崖上, 
   他深深的孤独…… 
  4、吾辈作者须高踞三十三天之上,下视渺渺尘寰, 
   然后人品始高;又须游遍一十八重地狱,苦尽 
   甘来,然后胆识始定。作文亦然,须从三十三 
   天上发想,得题中第一义,然后下笔,压倒天 
   下才人;又须下极一十八重地狱,惨淡经营一 
   番,然后文成,为千秋不朽文字。
  
  5、丈夫禀阴阳之气而有身,赋万物之灵而成性,  
   必须读古人已著之书,继古人未发之旨,  
   使吾性与古人相守,与后人相接,方称我生不负。  
   必须得个才女,白头吟哦;  
   得个侠士,终身啸傲。  
   使吾内有琴瑟之欢,外有胶漆之乐,才成百世良缘。 
  
  6、佩鸣玉以比洁, 
   齐幽兰以争芬。 
   淡柔情于俗内, 
   负雅志于高云。

回    复    

回复人: 借借 Re:大拇哥记事 回复时间: 2014.10.21 22:54

    第一个我在一个帖子里用过,写郭襄的。
  大拇哥写得好。女人痴情总没好事,好在她到底以死全了痴心的罪。

回    复    

回复


回复主题: 回复在论坛 回复到信箱
回复内容:
附加签名:
上传贴图:
图片要求:长宽建议不超过:650×650。大小:300K 以内,文件后缀名必须为:.gif 或.jpg 或.png
      
版主推荐:
文坛新文:
作者其它文章:

Copyright 2002-2008 版权所有
胡杨林© All rights reserved.
服务支持拓商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