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本站
管理团队
  
胡杨林-特区文谈天下版主:戈壁红柳912     晴雨西子 [登录] [注册] [发表新文章]  

作者: 马兆玉 收藏:1 回复:6 点击:1083 发表时间: 2014.04.26 01:25:11

一个老人和他的故乡(组诗)


  ■南崖
  
  唯梦所及的白鹳羽毛抚弄一河乡情
  唯梦所及的山崖倒影复制一座村庄?
  
  乳房推开河风、涟漪、铺满晨昏的浪花
  成群或者单飞,每一滴水都能融于通透的鹳鸣
  并照亮
  一面插于深水的砾石岩崖壁
  
  从水面到崖顶:鹳群飘上去,鹳群就是一朵怀有翠荆的祥云
  从崖顶到水面:阳光扑下来,阳光就是一河道闪闪发亮的金子
  
  水——宽阔长天
  山崖——陡峭翠荆
  
  这是一群人在刀尖上忍住心痛的美景?!
  村庄沉于水底……曾经镶于村庄面部的白岩龙
  如今,狂草之水性
  无人临摹
  
  ■开阔的水
  
  一座村庄伏于水底。浪花白鹳浮于水面
  小浪底:大爱就是这片开阔的水
  一群人自己学会割舍,再把肉体
  植物一样
  移栽他乡……
  
  梦,弄疼过多少含香的事物?
  曾经的桃花,现在是不是还开在门前?
  曾经的蝴蝶鸟雀,现在是不是学会了在深水里翩飞?
  村庄:思念让一群人变成了柔情的水鬼
  ……哦,他们的梦
  如此抠心!
  
  水面上,白云是一些远来休闲的仰游者
  他们不知水底有一座村庄。离他们不远处
  一叶铁质扁舟,不计往事
  它,网到的鱼
  ——四块钱一斤……
  
  ■心语
  
  遹于一滴泪下落的方向,不可改变一群鱼的
  肤色、游姿、最终游抵的目的地
  
  这滴泪的方向是水底的村庄。十多年了
  这样的表情浸湿过镜子,也浸湿过与日俱增的皱纹
  以及指节数散的时间、年岁、星辰旋转的
  光和影子
  
  一座村庄睡在水底
  并不像一只陶瓶睡得那优美
  村庄的屋舍、矮墙、牛棚、猪圈、磨道、耕田
  撂荒野水,然后,泥鳅一样潜于泥沙
  而陶瓶:沉溺与埋没是荒梦的开始
  它的睡像、花纹、釉色,将会因水永恒?
  
  想一座村庄能把一个人想老
  想一座村庄就能看到自己快乐的童年
  哦,他的弯腰的矮树是奶奶。含露的迎春是妹妹
  跑来跑去的小路上,青草追逐的人是谁?
  
  ——蝴蝶,梦一样摔倒了
   一地油菜花,梦一样把她接住了
  
  ■坐在台地上眺望的文老
  
  举目茫茫的水能给他一些什么
  村庄,炊烟,田园,耕牛,一只童年的紫鸟巢?
  
  一切都不存在了!
  为我讲述的一切,现在都是隐于水中的童话!
  阳光在喷草的花穗上挪了挪微红的身子
  河风在他的眼睛里吹皱了一片天水
  又一年怀籽的曼陀罗不像一个诗人
  握紧的拳头上长满了孤独的尖刺
  他颤微微的手穿过众草的摇曳,水的开阔
  指给我绿荆和水鸟的南崖,我看到壁立的南崖
  更像一堵插在水中的石墙
  
  坡脚下,收拾鱼网的人有三男一女
  男人的瘦,一如干柴;女人的瘦,枯枝无韵
  
  太阳窝在云里。太阳的精神不是很好
  细想:此刻,它也是一个半身不随的老人
  蛐蛐驾船,载着我、郭利、和文姨,驶入向南崖
  河面上,我的回望是一粒黑豆的担心
  黑豆不能登船。黑豆的守望有着太多无奈
  黑豆的守望,只想让我带着他的心、眼睛
  认识并熟读一片水开阔的水
  感悟并铭记一个横卧水底的质朴的村庄
  
  一路水声碧清地吹拂铁船和文姨的白发
  一路白发的解说撩拔记忆和情感的衣襟
  一架旧木琴横陈与心,往上瞅:
  山岩层叠,风雨的镂痕似乎只记得一群苦难的脸
  往下看:村庄不见踪影。水的沉凝一剑难穿
  
  我的心里浮有沉郁的琴声
  我的记录带有初秋微红的水色
  我们从宽阔河面上转回来,台地上
  与秋风坐在一起的文老,我看到,他的表情:
  一半是寄予友情的兴奋
  另一半,是微笑对泪的极力掩饰
  
  与之相握,我仿佛听到了一声萦廻的余叹:
  “神啊,给我分开水路的本领!”
  
  ■爬满石崖的绿荆
  
  波光潋滟。顺着文姨手势,绿荆爬满石崖
  也爬满陡峭的仰望
  
  一壁葱茏——那是太多无法了却的事?
  一壁葱茏——那是没有退路的去处!
  
  村庄埋在水里。头顶上,太阳不及物的面色
  含有耀眼的冷,也含着文姨花白的发丝
  
  穿梭葱笼,曾在石崖上采拾鸟蛋的人
  是寂寞中悠来荡去的神?
  
  慢慢散去的夜色:荆叶上留下月亮的露珠?
  缓缓漫来的晨雾:填平河谷,深锁嶒峨?
  
  浪花在水上打磨自己的钻戒
  打磨一会儿,风,吹上一口气
  再打磨一会儿,风,再吹上一口气
  
  看似不经意的小动作,却为绿荆、文姨、和我
  溅了一身,刻骨的水星子
  
  ■山鹞子
  
  他的心:云层里翻出的一只山鹞子
  飞,一直是他半个身子的心声与梦想
  他坐在台地上。我看见山鹞子身影轻捷
  河谷里,山鹞子啼鸣在水和山崖上打磨翅刃
  水和灌木闪出的亮光,带有火苗
  船在河上。我在船上。水面上掠过一道光影
  光影在我心里划出数道血痕
  我的心,伸出舌头舔一口:
  河神啊:这血,为什么没有一丝糖份?
  山鹞子在河谷中山色水气地转了好半天
  山鹞子落回一个人心里
  荒凉的河水上:山影拂草,起伏不定
  
  ■村庄在下
  
  水下面,村庄为一条河垫底
  眺望水面:云是云的空寂。水是水的莽野
  
  一尾跃水而出的鱼,水面上遽然奔跑成一只大狸猫
  我,来不急想:它又偷吃了谁家的米面?
  随后,另一尾蹿出的鱼,是一条狂追不舍的大黄狗
  
  太寂寞了
  爱与被爱之间,隔着一层厚重的水
  
  拍一拍水。再拍一拍水。侧耳倾听
  水里:泥沙漱漱下落,村庄没有一丝回声
  太久了!看来泥沙早已没过了村庄的额头!
  
  鸡鸣羊咩,猪叫牛哞,曾经感动晨昏的家畜
  它们镂空了时间和一个老人的身体
  
  拍一拍水。再拍一拍水:
  河神的肃穆庞大如昼
  河神的肃穆,正
  一点一点,加重山色与神情之外的忧伤
  
  ■小浪底库区
  
  太多的水聚积在这里
  太多精神之外的云烟都聚积在这里
  
  黄河之上:近水埋掉村庄,远水埋掉古老的黄河象
  一领远道而来的丝绸,铺平
  浊浪,天空,风,日月之中的浮尘
  
  铺平——水就静下来了
  水静下来,水就陷入了无限的沉思
  
  黄昏如泥。黄昏如沙
  黄昏扶不起一个老人的半个身子
  爱呵,他把自己陷得太深了!
  
  分出半个身,完整一个人的人生
  另一个我站在广大的水上
  水能沉思什么:是罪过,还是爱情?
  
  黄河之上:谁又能说些什么呢:
  得与失是平衡的。苦难与幸福是平衡的
  左手和右手合在一起,血感到了血的温度
  右手和左手握在一起,泪水是最好的慰藉
  
  ■蛐蛐
  
  一排梧桐做河岸
  蛐蛐的家就是岸头上绿树映掩的两孔土窑洞
  
  轻舟微澜。迎面而来的犬吠摇晃坡道边的青草
  窑顶上,苹果、山核桃、柿子树、刺荆
  会飞的翠鸟,季节最先成熟的果实
  蛐蛐脸上闪有水蝴蝶的亮影
  
  这是一座村庄唯一的守望者
  他的身体带着姓氏的根。他憨朴的微笑看不出一丝寂寥
  他,蛐蛐的名字里,乡情与泥香重于一粒明露
  
  如果大耳草高举的花穗,与紫云英的清晨
  在槐树上,说出了牵牛花缠来缠去的绿藤蔓
  文老,我和你的孙子登上这座梧桐岸
  我只想挨着车前子,对野菊花说:
  蛐蛐是一个孤独的初子
  他震翅而鸣,是他唱给故乡的唯一的童质民谣
  
  ■一个守河人
  
  一个人,他是四季的守河人
  习惯了雨雪、日夜、孤灯
  习惯了潮涨潮落、夹杂于浪花里的水鸟的唼喋声
  习惯了在风和水雾朦胧中泛舟
  更习惯月华的水面上,与从不存在的小水妖
  用心说话
  (尽管小水妖是虚无的,可他认定
  小水妖住在水底的村庄里,先年的炊烟
  先年的桃花是她的姿容。她会舞蹈
  她引领的群禾,群禾的香,总是飘来飘去的一种柔软
  那种柔软,只有先年的乡路和古老的丝绸
  才能模仿)
  一个人守住一条河,就能变成一尾多情的鱼
  一个人守住一条河,村庄就是藏在水底的宝贝
  
  一个守河人,与之相识
  山和水的空濛,让我觉得的:有些熬人
  有些刻骨!
  
  ■天边的安窝村
  
  诗歌是一根浮木。秋天把它按下去
  冰把它浮起来,我,正在隆冬塞外放牧一场白雪
  
  安窝村:我是一个蜻蜓点水的过客
  一笼麦烧。一箱米粸。一树金黄的软柿子
  一尾至今还在体内游动的大鲤鱼,它是我
  对一方水土的简单认识;它们情真意切地堆在一起
  它们和带火的酒,要我
  对大地喊出黄土
  对天空喊出秋天
  对一条大水喊出黄河
  安窝村:两怀相拥印爱心,一场秋水是别情……
  
  安窝村:思人,想人,一场大雪不够就再来一场
  《多梦的黄土多情的水》玉石一样揣于心口
  大风的尾巴上,鹰翅把另一场雪
  羊群一样,撵过了荒野
  
  ■回眸之书
  
  陶罐不会空于水中!
  
  一只安窝的鹰,宿命注定浩大的水是永远的乡野
  水,戳穿谶语,摧开又一年映亮云霞的桃花
  文老:这是桃花看到的事实
   爱水,恨水,水是全部的情感
  
  精血造就骨肉。黄土做成家乡
  谷草难忘。圣恩难忘。日月轮回的蹄铁得得不休
  日月轮回的蹄铁都是香的!
  
  一群口含蝴蝶的人是你亲亲的乡邻
  一群蜜蜂做眼睛的人,他们的道路上全是幸福的蜜
  
  陶罐不会空于水中!
  
  水中飘逸的鱼群,游出一个又一个润泽的笑靥
  隔着深厚的水,把它们读成一个个圆润的句号
  文老:这丰肥的水原本就是爱情
  这通明的光照披在身上都是诗歌
  
  


文坛.诗语如歌收录 原创    收   藏  

回帖


回复人: 残文 Re:一个老人和他的故乡(组诗) 回复时间: 2014.04.28 11:21

    一组诗,权当一生的干粮。
  谢谢日夜思念的良师益友!

回    复    

回复人: 残文 Re:一个老人和他的故乡(组诗) 回复时间: 2014.04.28 11:26

    兆玉:电话也打不通,中条山日夜思念你啊。什么时候再来?

回    复    

回复人: 我是中条山人 Re:一个老人和他的故乡(组诗) 回复时间: 2014.05.01 16:51

    拜读马老师感情充沛、浑厚大气的佳作!盼你再来垣曲!

回    复    

回复人: 戈壁红柳912 Re:一个老人和他的故乡(组诗) 回复时间: 2014.05.04 12:11

    挖掘不尽!真是大手笔啊!

回    复    

回复人: 还我方舟 Re:一个老人和他的故乡(组诗) 回复时间: 2014.09.05 17:37

    读您的诗,就如同行走在茂密的丛林间,倾听河流潺潺的水声……非常喜欢这种自然气息,一遍一遍读,是种享受。
  拳拳情意,文人相亲。故乡不同,水草深藏在低处的思念,彼此都懂......

回    复    

回复人: 红笺小字34 Re:一个老人和他的故乡(组诗) 回复时间: 2015.11.15 10:37

    蛐蛐的名字里,乡情与泥香重于一粒明露
  
   如果大耳草高举的花穗,与紫云英的清晨
   在槐树上,说出了牵牛花缠来缠去的绿藤蔓
   文老,我和你的孙子登上这座梧桐岸
   我只想挨着车前子,对野菊花说:
   蛐蛐是一个孤独的初子
   他震翅而鸣,是他唱给故乡的唯一的童质民谣
  
  ...
   诗歌是一根浮木。秋天把它按下去
   冰把它浮起来,我,正在隆冬塞外放牧一场白雪
  
  
  ***精彩诗作,欣赏学习!

回    复    

回复


回复主题: 回复在论坛 回复到信箱
回复内容:
附加签名:
上传贴图:
图片要求:长宽建议不超过:650×650。大小:300K 以内,文件后缀名必须为:.gif 或.jpg 或.png
      
版主推荐:
编辑推荐:
作者其它文章:

Copyright 2002-2008 版权所有
胡杨林© All rights reserved.
服务支持拓商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