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本站
管理团队
  
胡杨林-特区文谈天下版主:戈壁红柳912     晴雨西子 [登录] [注册] [发表新文章]  

作者: 马兆玉 收藏:0 回复:3 点击:1853 发表时间: 2014.01.24 08:34:28

中条山铜质诗歌印章(组诗之四)


  《铁锨》
  
  铁锨有着光荣的历史
  与一群建设者通着一股带火的血气
  
  最初:一只打探春天的鸟,共和国的宠儿
  从地下刨出振奋人心的铜的喜讯
  从此,铁流一样的激情,旗帜映衬下
  照亮一个忘我的大词
  和一个又一个汗流浃背的成语
  
  常把奉献挂在嘴边的人,他的一生是虚伪的一生
  从未说过一句奉献的人,却无声地献出了自己的一辈子
  
  这是一把铁锨给我的沉思?
  我们刚刚学会流泪的时候
  老去的铁锨,和一些朴实的人,早已
  隐于夜色
  
  《问一块铜矿石》
  
  你的清晨你的正午你的黄昏是什么颜色?
  巷道深处,若有所思的灯,左边一排,右边一排
  想着,想着,慢慢拐过弯,转入另一些巷道去了
  我的肋骨是寂静的。一同寂静着的
  还有碎矿石,烟蒂,一些炸成短节的引爆线
  ……一块铜矿石就坐在对面
  沉浸在铜的成分里
  我虽看不出铜的成分长什么样
  我却能想象出
  一些忽闪的分子在石头里缓缓浮动着
  倘若蚂蚁打喷嚏,它们瞬间会被吹飞
  你的清晨你的正午你的黄昏是什么颜色?
  远处,几条矿洞正在掘进。从那里传来的爆破声
  又闷。又小。惊不走一丝微澜
  倒是坐在对面的矿石
  浑身上下,“忽”“忽”地往外溢着紫色亮光
  
  《岁月》
  
  一只鸟儿落在一辆旧矿车上。鸟说:
  矿车锈了。斗子、滚轮、轴架,有些地方锈透了
  鸟在锈红的废铁堆里“噗楞”“噗楞”乱啭:
  透了!透了!
  透了也好!锈透了,什么也就想不起来了!
  
  一只蝴蝶落在一盏老矿灯上。蝴蝶说
  灯罩没了。灯稔没了。灯嘴没了。灯瞎了
  蝴蝶蹲在一朵山菊花上,隔一会儿,动一下双翅
  再隔一会儿,再动一下双翅:
  瞎了!瞎了!
  灯瞎了
  昨天走了的老矿工,看来再也回不来了!
  
  岁月是什么?——鸟和蝴蝶都说不清楚
  但,它们知道一些事情
  譬如:
  亳清河边,岁岁独坐的矿渣石长有黑苔
  骆驼峰上,年年盛开的蓝花花从不说话
  
  《轨道》
  
  一根铁轨对另一根铁轨说:
  兄弟,老了哟!
  
  巷道宁静。静得只有两颗心
  “唿隆!唿隆!”走路的声音。那声音穿着长靴
  自靴筒里传出来,再被巷穹压下来,忽闪的余音
  每一声
  带有水的空心
  和岩石晃动的软镜子
  
  另一根铁轨没有接话。“唿隆!唿隆!”只管走路
  巷道很深。像走在谁的肠子里。一路
  路过了多少侧巷,拐过了多少道弯儿
  谁也没有注意过
  ——路过就路过了
  一辈子路过的事儿谁算过
  
  兄弟,这么多年了,我俩还从没走单过
  真不知道,走单了是个啥感觉?啥味道?
  
  另一根铁轨仍旧没有接话。“唿隆!唿隆!”的声音
  与长筒靴无关。与水无关
  与岩石的软镜子无关
  
  肠子又要拐弯的时候,巷道也
  “唿隆!唿隆!”拐弯了
  
  《一块矿石里正在落雪》
  
  季节想起了什么?一台折子戏里的爱情
  还是空巢嫣然梦见了一只飞失多年的鸟?
  
  一块矿石里正在落雪
  起初零星、细碎;随后,纷纷扬扬带有烟雾
  如果不是用心去看,那只大雪中狂飞的鸟
  青铜的色泽会被迷茫的雪雾
  淡化,消解,最后彻底融尽
  
  九月一直是一个门外汉。他在矿石外面
  在一棵挂满金果实的柿子树下
  他不关心山畔上有座铜矿
  更不关心,一块矿石里正在落雪
  他在想:种柿子树的人,当时种下的
  是不是一个一直没有说出口的“爱”字
  
  一场盛大的雪是矿石自己的天气
  一场盛大的雪怀着一匹奔走的青铜之鸟
  一场盛大的雪,于一块看似内敛、平静的矿石来说
  无人问津,也许是一件好事
  
  《一盏旧井里亮着的小矿灯》
  
  灯是有记忆的。只是灯从来不说
  
  昏黄光晕里
  好像有人在深深矿洞里说话。话语多,听不清
  好像有人喘着气穿过侧井,主巷道还留有空鸣的脚步
  好像浮石的咳嗽,“哗”一声,掉落一地
  奇怪的是:没有惊起一丝尘埃
  好像有人在巷底打炮眼;落一锤,转一把铁钎子
  再落一锤,再转一把铁钎子
  “吭哧”“吭哧”的中间
  似乎还夹带着一些“嘀哒,嘀哒”的汗珠子
  那些汗珠子总能滴在一汪积水上
  空灵的水滴声
  总能从地层外面诱来几声透明的鸟叫
  好像隐隐约有人在唱酸调调:
  “妹妹,我想亲你的白腿腿
  妹妹,我想亲你的红嘴嘴
  白腿腿嫩,红嘴嘴香,一嘴美到哥心上……”
  好像荆条背篓和木矿斗一直在笑声里忙着不停
  酸调里,笑声里
  好像某个掘进面“轰隆”一声塌井了
  酸调嘠然而止。笑声瞬间冷凝
  好像有人哭嚎着在喊:“快来人呀!”“快来救人啊!”
  声嘶力竭地嚎喊里,铁锨的碰撞声
  奋力搬动矿石的急喘声,催促声,“嗵嗵嗵”的心跳声
  所有巷道朝向一个方向的奔跑声……
  
  ……时间在寂寞的横刃上打磨无奈
  “唉”一声,撩几滴血上去
  再“唉”一声,再撩几滴血上去
  多少时间过去了……谁能告诉这盏小矿灯呢?
  
  灯,很想把自己吹灭
  时间却不给它一丝一毫的勇气
  灯,眼看就要熬干了
  怀念,又为它添了一把慢慢呕心的灯油……
  
  《呢喃》
  
  其实:春天是一条开满鲜花的大巷道
  铁轨明亮。小矿车一路蜿蜒。蝴蝶,蜜蜂,鸟儿
  你们花呀蜜呀歌呀,想开就开想采就采想唱就唱
  这是整座矿山最最动人的梦想!
  一块铜矿石我一直抱在怀里!
  其实:夏天是一条水做的长裙子
  上面映有水纹,葎草,柳丝,翠芦,舒长叶子的菖蒲
  红鲫鱼游过桐影,黑鹳鹊落下去,白鹳鹊飞起来
  一头牛的眼睛里,流水翻乱了一河滩乱石
  这是一个矿工埋在心底的爱情!
  一块铜矿石我一直抱在怀里!
  其实:秋天是一棵光荣的柿子树
  叶子被秋风带走之后:一身黄铜。一身红铜
  远远近近,抒颂母性的太阳,父性的山川
  并在土崖上用无数捶打苦难的拳头举起整座秋天
  这是一些矿工对于父精母血的感念!
  一块铜矿石我一直抱在怀里!
  其实:冬天是一只奔跑的马
  山梁上一程风雪。河谷里一路坚冰
  思念,沸土里炒熟的一篮米祺
  爱,热衷于一碗热腾腾的刀削面
  最深的村庄以最厚的棉被做襁褓
  最大的粮仓收好喜鹊的乳房
  最纯的银两把羊抱成一坡地亲人
  亳清河,骆驼峰:这是诗歌的呢喃?
  一个矿工在他亲爱的矿道里想家了!
  而我,一直抱着一块铜矿石不想松手!
  
  《灯是一个聆听者》
  
  夜,随手关好月亮之门
  夜,来到方桌边与一块铜矿石守着一盏灯话说
  
  夜是铜矿石的老太太
  铜矿石是夜的老头子
  
  它们的话语太多了——
  说日子。说季节。最多的话题是一口53年的老矿井
  
  日子:油盐。吃穿。一群身前身后缠来绕去的小孩子
  季节:怀孕。生子。一件辛苦且又幸福的事儿
  
  老矿井:年轻的一群走下去,爬上来,就老了
  既是如此,一些矿难中死去的人,为何又来投胎?
  
  夜:一头白发
  铜矿石:一脸平静
  
  灯,照着白发
  夜笑着说:老了,老了,爱你把我爱老了!
  
  灯,照着平静
  铜矿石自言自语:老了好,老了好,老到一起是福!
  
  《骆驼峰》
  
  我的果实,我的谷物,和另一个我
  悄然,成熟于这个姿意如火的秋天
  骆驼峰:这一刻我是男性伎乐了。我对我的吹拂
  我给我的飘逸,像风,再也不会终结于
  天空的广大与高廓
  
  我不会羞赧于我所环绕的红铜的黄昏!
  包括我引领的鸟群、烟岚、水和诗歌的凤凰
  如果我的姿意,在你腹地借取了太多流动的矿脉
  借取了你菊花石上的太多菊花
  那只是我
  舒卷的身子
  无法让自已沉静下来的结果
  
  这是冥冥的神谕!
  早于我的生辰。早于我姓氏的好马和太多的玉
  
  骆驼峰:这是我和文字说来说去的一个“爱”字
  那些众多的、相互交织、彼此抒颂的巷道
  我不会按住丝绸一样,按住它们的深邃、冗长
  以至被我一再放纵的
  内在的张驰
  外在的飘扬
  
  《偶遇之景》
  
  玻璃钢茶桌上
  一块铜矿石抱着红玫瑰睡着了
  
  这动人一幕
  黄昏的柿子树,隔窗,看到了
  
  我是一个住在青铜里作诗的人
  铜的气质,铜的卓越,一直统领着我的思想、灵魂
  冥冥中,它传导与我的灵感
  岁月层面下,我看到了深埋久远的文明
  和死亡睡在一起的
  不朽精神与智慧之光
  
  现在,黄昏的柿子树指给我婵娟的一幕
  这一幕,我看到了铜的前生没有混沌,没有蒙昧
  
  现在,铜矿石与玫瑰拥于一处的事实
  颠覆了爱情的学说
  也颠覆了我们对一块石头的古老认知
  
  《老照片》
  
  他们怀抱风钻的那一张;他们乘坐电机车
  上下班的这一张……都是旧棉袄的黑白记忆
  
  风钻、浑身石屑——好像抱着心,还在震动
  车身似乎全是门缝。棉胳膊。棉膝盖。长水靴
  风,穿透车箱;风,把铁冷硬
  一定也能把一张张脸,冷得煞白
  
  昨天的人,还是那群人
  他们抱着一团精神之火自己取暖
  他们把爱把信仰当成了一种从不言说的宗教
  他们是骨子里充满光芒的一群
  
  风把岁月带到了很远的地方
  风从很远的地方转回来;风,翻看这些老照片
  我们的表情:
  
  一阵激动之后,为何
  如此凝沉
  


文坛.诗语如歌收录 原创    收   藏  

回帖


回复人: 戈壁红柳912 Re:中条山铜质诗歌印章(组诗之四) 回复时间: 2014.01.24 16:58

    《一盏旧井里亮着的小矿灯》
  
  《偶遇之景》
  
  ——我最喜欢的两首!
  

回    复    

回复人: 戈壁红柳912 Re:中条山铜质诗歌印章(组诗之四) 回复时间: 2014.01.24 17:55

    祝马年吉祥!
  
   

回    复    

回复人: 红笺小字34 Re:中条山铜质诗歌印章(组诗之四) 回复时间: 2014.02.21 00:46

    欣赏学习佳作!

回    复    

回复


回复主题: 回复在论坛 回复到信箱
回复内容:
附加签名:
上传贴图:
图片要求:长宽建议不超过:650×650。大小:300K 以内,文件后缀名必须为:.gif 或.jpg 或.png
      
版主推荐:
编辑推荐:
作者其它文章:

Copyright 2002-2008 版权所有
胡杨林© All rights reserved.
服务支持拓商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