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本站
管理团队
  
胡杨林-特区文谈天下版主:戈壁红柳912     晴雨西子 [登录] [注册] [发表新文章]  

作者: 马兆玉 收藏:0 回复:4 点击:863 发表时间: 2013.04.13 21:05:07

中条山铜质诗歌印章(组诗)


  ■ 早安,北方矿业
  
  为你道早安的人,她的脸上
  浮有一层爱情的香花
  
  矿区清晨,旭日牛头俯在河水上濯洗惺忪
  鸟声在铜镜里梳理梦之羽毛。薄雾揉人
  冷却塔、转运塔、白色厂房、高架输送廊
  再远处,更薄的矿山倩影
  为诗、为水墨写意
  朝向太阳的另一个方向倾斜丛林
  
  早安选矿厂!早安炼铜厂!早安北方铜业!
  
  她的问候借用了露珠的嗓音
  风柔润;葎草、梧桐树、火红的美人樵
  比神富有,比梦幸福
  带有丰乳的气场、与弹性
  
  ■ 一群中条山人
  
  一群昆虫,石头里吮吸生命汁液
  水晶怀抱一枚从不释手的铜质诗歌印章
  
  阳光穿透林地、山石。时光尾随
  带有荆刺与暗刃?他们艰难地挤过风雨
  像石头间怒放的山菊
  硬生生绽开,又硬生生败去;硬生生败去
  又硬生生地绽开!而石头和铜的记忆里
  谁曾听到过蝶翅的呻吟?
  谁又曾听到过蜜蜂的叹息?
  
  逶迤,中条山一如季节拉长的舒缓语调
  说:与人相伴的春秋是一领绸缎
  说:青春走失之后,父精母血的章页上
  红铜的继承是一种虔诚的感恩……
  
  风,穿透庞大山体
  风是弯曲的巷道,青灰的含铜的矿石?
  风:抚摸着留于矿石上的钎鏨之痕
  
  沉默的石头埋下金子一样的汗水
  矿脉飘扬,放牧心灵养育的一群好马
  一刀切开一座山脉——深深的壮阔
  众多巷道,地心里复制一群人的抒诵
  和生命内敛于心的无语草书……
  
  情痴的一群!肃穆的水想起了什么
  肃穆的水似乎什么都没想起
  只是悬浮的湿地:动脉、骨孔、广大宇宙
  遇见了托着羽毛长裙和花香之吻
  所弄湿的众多星辰
  而一些高贵的失重者
  自上而下,或斜面划落的样子
  近若一种立体散解,没有一丝声响
  
  一切怀念犹如紫铜之栖息按定万物与躁音
  一切安谧无需酒之浸润抚慰一块亲爱的铜
  
  一群人,与铜与拙朴日夜缠在一起的人
  爱他们:敬爱的幸福,总是来得太迟?
  爱他们:亲爱的蜜,后味带有隐隐酸涩?
  
  亳清河,一架横陈的光芒之琴
  岁月曲谱敞开着:蜿蜓的河水、恢弘的
  骆驼峰的倒影,做她舒心养颜的唱词?
  
  一群人。一群中条山人
  一辈子与石头与铜生死相守的一群人
  如果他们不是草芥幻化的一群爱情鸟
  那么,他们就是一群以铜问鼎的真山神
  
  ■ 面对菊花石的絮
  
  一些意外拥有比幸福来得容易
  比若一块菊花石:
  掘出时,它就夹在铜矿石里
  
  于菊花来说,定格与凝固是两个残酷的词
  瞬间封存
  再让时间慢慢滤去香气、水分、花色
  泥土变成石头的过程多么不幸
  这中间,牛头转过自己的坡地。风遁去
  风,可能丢掉了自己的半截花尾巴
  
  谁都不愿想起一片花朵枯死的场境
  谁又能让一朵花朵永不老去呢?
  石头努力了。可石头
  只留住了花朵永不萎败的形体;至于灵魂
  ——那些怡人的香气、水分、花色
  一如稍纵即逝的风
  没有踪影
  不知去向
  
  长久地爱一朵花,心需要芬芳的耐性?
  不计生死地爱一朵花
  天堂地狱,是心用来漫步的两个大花园
  
  菊花石静静地开在石头中
  阳光摇晃树叶的絮语,那些絮语带有久远的牛奶
  我,菊花。我俩,都想伸出舌头
  舔一口
  
  ■ 那一年
  
  那一年:春风和煦,绵软若绸
  那一年:上班,他是巷底挖掘矿石的矿工
   下班,他是亳清河带蜜的黄昏
  那一年:他的头梳得油光瓦亮
  那一年:滑倒过的昆虫,说疼是香的
  那一年:探向水面的蒲公英、牛蒡、车前子
   并蒂莲和花鸳鸯
   不约而同地说
   水里有火
  那一年,他真的恋爱了
  那一年,大地上
   飘来荡去的长裙之水,柔润无比
  
  那一年,他莫名其妙的失恋了
   还没到秋天:亳清河上
   芦苇、菖蒲、三棱草,全黄了
   黄得透心。黄得汹涌
   黄得风,吹乱了他的衣襟、头发
   一夜生成的抬头纹
   水面上翻卷的枯树叶、败草屑
  那一年,他百思不得其解的痛苦是:
   刀子行走在云雾里
   刀子喘不过气
   云被刀,绞得说不出一个伤口
  那一年,他把一个人的名字,用酒精
   一遍遍擦拭;擦来擦去
   他把自己的心擦出了铜的亮光
  
  那一年,他常常呆望天空,天空一片荒凉
   鹳雀、长雁的喉咙里
   总是塞满明水难忘的花骨朵……
  
  ■ 一粒小小的铜矿石
  
  宁静豆寇藏有神秘、诱人的蜜
  时间是仆人
  端着一碗牛奶,立于午后
  
  一粒小小的铜矿石。闭着尤物的嘴
  这会儿
  不想与我说话。光照下,它,太牛奶了!
  
  世界来到掌心;是花都没想到的事情
  世界来到掌心;世界乖巧得像一只绣珍猫
  
  隔着空气。我猜想:猫的心跳是橘红色的
  如果银针的思想逗弄它
  一会儿比一会儿加剧的心跳,叫我,无法
  捉住
  一只爱草如命的小兔子
  
  诗歌是我和铜的诗歌
  它们从小小的矿石里跑出来
  对面山坡上,顺坡而下,或沿山而上
  野生林为秋天撵起的鸟群
  一片金黄
  
  ■ 穿越大断层
  
  巷顶:岩石破碎
  水:滴漏不止
  
  
  
  嶙峋乱石,犬牙交错
  应力最好长一些!再长一些!
  凿岩,爆破,清渣:石头雨让骨肉绷紧神经
  心为心捏出一把冷汗,心还跳得厉害!
  立柱,横梁,刹顶:心,需要浑身长满眼睛
  闪与躲过冒石!
  每一步掘进,都是生命与死神的成功握别
  
  人生是一张纯白的纸:
  自己写下忘我,一切可能不复存在
  别人写下高尚,一切总是泪流满面
  
  穿越大断层:英雄其实是一些普通人
  经常凝固的时间,让他们想起来
  或多或少
  有些后怕
  
  ■ 一台正在工作的凿岩台车
  
  我们不如一台忘我工作的机器
  既是我们在诗歌的餐桌上一顿吃掉一头牛
  
  为生命提供动能的不都是亲爱的粮食
  爱与被爱之间,时间和油一样珍贵
  
  昼夜劳作:苹果、葡萄、红酒的幸福留给我们
  乐此不疲:开孔、凿岩、磨损的疼痛留给自己
  
  采矿面太黑——灯打着为自己照亮
  巷道太深——深得只有孤单的它
  
  远远地看着它黑暗、忘我的身影
  我用心问自己:
  是不是科技把我们变得越来越懒惰了
  
  ■ 和文涛去吃麦烧
  
  夜
  一辆大排量摩托。由北向南,穿过街景
  所抵达的小区是一笼带有花穗的麦烧
  
  楼群为高处的星星讲述一群矿工的疲惫
  楼群拥有粉色窗帘
  楼群说燕巢无比温馨
  
  我是一个过客
  一个以诗流浪的野夫
  相信:众人的美好胜过一壶酒的醇香
  
  夜
  太像一只凤凰了
  在晋南,它用双翅抱定了舜帝和铜的故乡
  
  夜
  看不到酒幡晃动!大排量回声:
  粗壮!威猛!陡峭了夜和两个人的狂笑
  
  ■ 亳清河
  
  一支矿工的短笛!
  山雀雀啼鸣做指豆。蓝花花花瓣做嘴唇
  
  吹弯流水
  流水翻动一滩碎石头
  碎石头一抬头看到一坡嫩青草
  一坡嫩青草慢慢往上是一片茂盛的灌木林
  哦,灌木林的黄昏不恋落日
  仰着霞光的脸滑下来
  呀!这一河的水咋是弯的?
  
  揉人的一幅画中,爱情在洗玫瑰!
  谁伸手推开了心灵的侧门
  无比眼热的远眺,会让一头牛,无酒自醉
  
  短笛藏有太多的蜜
  蓝花花在蜜里睡着了


文坛.诗语如歌收录 原创    收   藏  

回帖


回复人: 残文 Re:中条山铜质诗歌印章(组诗) 回复时间: 2013.04.15 16:39

    心怀温暖的人,才能在地层深处的黑暗里,发现星光和太阳。

回    复    

回复人: 戈壁红柳912 Re:中条山铜质诗歌印章(组诗) 回复时间: 2013.04.20 22:59

    以铜问鼎

回    复    

回复人: 戈壁红柳912 Re:中条山铜质诗歌印章(组诗) 回复时间: 2013.04.20 23:01

    石生菊花

回    复    

回复人: 蓝湖之鱼 Re:中条山铜质诗歌印章(组诗) 回复时间: 2013.05.22 14:58

    我喜欢马的诗,不是语言、节奏、韵律,而是那饔含其中的气势与文字的品质。

回    复    

回复


回复主题: 回复在论坛 回复到信箱
回复内容:
附加签名:
上传贴图:
图片要求:长宽建议不超过:650×650。大小:300K 以内,文件后缀名必须为:.gif 或.jpg 或.png
      
版主推荐:
编辑推荐:
作者其它文章:

Copyright 2002-2008 版权所有
胡杨林© All rights reserved.
服务支持拓商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