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本站
管理团队
  
胡杨林-四川文学创作主题区  [登录] [注册] [发表新文章]  

作者: guishou 收藏:0 回复:0 点击:398 发表时间: 2013.03.10 10:32:15

逆转八音盒


   高树十八岁的时候上大学,在南方的一所大学。高树是个北方人,高树极喜欢南方的雨。他觉得雨是最好的药,所以高树下雨从不打伞。高树最怕的是一直不下雨,一星期不下雨高树必定会去医务室那去看看,浑身不舒服,检查后,老校医总是说:“孩子,你没什么病,回去吧。”高树很想说我已经十八岁了,不是孩子了。但每次都没勇气说出来,所以高树会更难受的回到宿舍。躺下,坐起,躺下,坐起,还是躺下,还是坐起……
  
   高树在人流中走向教室,高树在上课,高树自己不明白上面的那个人在讲什么,不是不懂而是不明白。高树下课,高树回去吃饭,吃自己昨天想吃而肚子没给机会吃的。高树回到宿舍,喝白开水,这是坐着,听着音乐,这是躺着。高树晚上会出来走走,就是走走而已,什么也没见什么也没听。高树在走廊里,周围的人大多神色匆匆,高树知道他们在赶活动口,高树也知道他们为什么去,却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不去,高树站在走廊,看着他们,专注又虔诚地看着。拿出手机,看看时间,五点三分,一些人的夜已经开始。高树 坐在走廊,如狼假暝。怎么会睡呢,高树在白天是睡不着的,高树走出走廊,高树吃饭去自习。
  
   天空是红色的,你肯定不信,还有你会忘了抬头看看。高树相信,高树看到天空是红色,楼是粉红色的,地是灰色的,人好像是无色的,或者白色吧。高树早睡早起,有晨跑的习惯,因为高树听妈妈的话。高树早上小心的起床,然后就是失望的看着东方的鱼肚白。高树有一双迷人的眼睛,一度自己也被迷住。高树失望时就会眯着眼睛,这时他的眼睛就会失去迷人的本质,经常没雨,所以高树常常失望。高树晨跑回来后会去打水,这时舍友也都醒来了,高树该去吃饭上课了。
  
   高树握着一杯水,认真的在听课,没有做笔记,高树不想做笔记。高树小心喝了一口水,不敢喝尽,因为高树需要握着这杯水直到下课。如果没又这杯水在手中高树就不知道怎么坐在那,更不用谈听课了。铃声唱了一场双簧,高树握着杯子在走廊。人人都有自己的话语权,高树自然可以保持沉默,高树沉默在喧嚣的走廊里。走廊在一点点移动,或者说不断地延伸,总之高树没有足够的眼力看到出口。高树杯子里的水尽了,高树心里极为着急,高树需要回去,补水。高树抬头,眼里映入无数饥渴的空杯子。高树加快了脚步,赶回宿舍。
  
   高树应该参加一个活动了,班级组织的外出游玩,高树跟着也去了,回来后就躺在床上,今天又没下雨。吃饭是必修课,高树自己坐在一个桌子上专注的吃着自己的食物,四人的桌只有高树一个人。高树不喜欢和别人共桌吃饭,尤其是陌生人。高树在等天黑,天黑之后就可以把眼睛睁开了,高树喜欢在夜里走走。回宿舍收拾利落,高树走在校园,在一个路口处被撞倒了,一个骑自行车的大叔。高树仅仅闪了一下,高树坐在地上,而大叔则是车倒人翻,纸乱飞。高树在坐下的那一刻,看到满天飞的白纸,突然想到人死送葬的场面,坐在那看着大叔手忙脚乱地捡起那些纸,就像一个饿死鬼在疯狂地抢东西,或者说抢钱更合适。大叔急急忙忙地扶起车子,消失在另一条路的黑暗中,而高树坐在那久久不愿起来。路过的人奇怪的看着高树,高树静静地看着自行车消失的方向。走廊里出来一群自习结束的人,高树将他们截开,之后又在高树身后合上继续流着。
  
   高树谈恋爱了。高树的女友是小英。高树不知道为什么会有一个人在自己身旁,可能是自己谈恋爱了。小英是否对自己真心,高树根本不清楚,高树也不知道自己对小英什么感觉,只是脑子里有这些东西:哦,她是高数的女朋友,高树可以牵她的手,高树可以吻她,高树可以吃她买的的瓜子,高树可以带着她在教室自习,高树还可以做许多事情,许多有关小英的。高树眼里放的幻灯片中小英是其中一组,只是高树怎么也不能形成自己的那一组,高树对自己毫无印象。高树也不知道自己如何站在那一块空地上。高树算是有一个女朋友,高树是这么认为。
  
   一星期没下雨了。小英打电话说要吃饭,高树躺在床上,懒懒的回答自己有急事没法离开,小英很生气,这是这星期的第三次了。高树的真实理由是一星期没下雨了,这理由当然不能和她说,况且说了也没人相信,所以高树还是躺在床上,一动不动。高树突然想起一句话‘居不客,寝不尸’,论语里的,意思是居家的时候不要像一个客人待着,睡觉的时候不要像个死人一样躺着。小英去参加班级聚会了,高树不知道。因为什么聚会小英也不记得了,回来后就更不知道了,她喝酒了。回来的时候女同学各自被陪,两个男生送小英回来的,一路占了小英多少便宜小英和高树都不知道。第二天还是没有雨,高树不打算出去,也没有课。可是高树不打算赖在床上,高树早早地洗漱完毕,在走廊里慢慢地瞅着一根烟,高树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抽烟,高树觉得在走廊里傻站着或者坐在宿舍看舍友睡觉是很神经的事。看着自己吐出的烟,在眼前飘来飘去,高树想起自己小时候在太阳喜爱玩水的画面,那也是飘来飘去——高树弄出的水雾。高树抽完烟,感觉自己该去找小英,就踢个棉拖出去了。
  
   高树站在女生楼下等小英,电话通了没人接,高树站在那不知道如何是好,高树不想大声喊出来,只好站着等了。抽了一支烟,高树觉得自己好荒唐,于是摇摇头走了。在和小英联系不到的五天里,高树接二连三地丢东西。吃饭时手机放在桌子上,结果吃完转身就走了,幸好这时同学打来电话,不过像饭卡,钥匙种类的没人惦记的东西就难能幸免了,高树周围的小东西最近全部更新了一下。高树想想还好自己没丢,高树决定身上什么都不带,结果第一天就在宿舍门口站了两个小时。高树还是把东西都带上了。
  
  终于下雨了,高树忍了两个星期,感觉又过了一个高三。下雨了,多么好啊!高树出去转了一趟,一身湿淋淋高兴地回来,洗了个澡,躺在了床上,没有睡,眯着眼一直到晚上吃饭,然后利落地睡觉。
  
   晚上,校园大路闪烁的绿色光芒似条条野狼,高树坐在一条石凳上,看着一对自队车流过,头狼像个野狗似的,卷起的枯叶落在高树的脚尖。不知道自行车转了多少圈,高树还是没有把石板凳暖热,反而自己都有点抖了,高树站起来,拍拍屁股准备离开,自行车从前方窜了过来,一辆车子被打了鸡血一般,直对着高树冲来,高树有点蒙,心里闪着两个字‘左、右’高树不打算躲了,自己走在路的最边上,要是被撞也不能怪自己。自行车在高树眼中不断放大,高树几乎认为自行车会进入自己眼中,周围人的惊呼清理了高数的眼睛,自行车撞在了一棵梧桐树上,倒在了高树右边。一个一身黑色的女孩坐在地上,看着高树,咬着嘴唇,漆黑的目光刺痛高数的眼睛。高树恍惚间觉得眼前场景是如此熟悉,‘自行车,摔倒……’高树想起了自己的小学同学垃圾桶,五年级的时候垃圾桶骑着车载着高树逃学出去玩,回来的时候高树高兴地挠起了垃圾桶的胳肢窝,车子倒了,高树摔在一边,垃圾桶的右臂断了,鲜红的血和灰色的地面绞杀了高树的眼睛。此时眼前白色的月光和黑色的眸光让高树的眼睛渐渐模糊,自行车继续狼奔,高树又坐回了石板凳上,高树觉得石板凳不那么凉了,只是自行车都不见了。
  
   有人穿上羽绒服的时候高树才和小英又是就算是男女朋友了。羽绒服和男女朋友并没有什么特殊关系,硬扯的话男女朋友好像都不大喜欢羽绒服。高树围着一条围巾局促地站在女生楼下,围巾是小英买的。高树感觉极不舒服,高树觉得围巾挺暖和的。
  
  一个星期没下雨了,高树很心烦,早上天气不错,高树很失望。例行公事般陪小英吃完三个包子,喝掉一杯 350 毫升的豆浆,然后托有课到教室转了一圈,跑回宿舍了,躺在床上,睁着眼,试图睡着。
  
   命运是由偶然决定。别扯什么性格,那是作文里的不是生活中的,当然不排除人在文中。一个汽车工人不小心弄坏一个螺丝,千里之外的汽车于是撒了个娇,这就改变了许多人的命运。一切不过是偶然的布偶,七年前垃圾桶的胳膊断了和昨晚自行车事件同样是偶然,高树没觉得有什么差别。垃圾桶胳膊断了之后就不见了,高树模糊记得自己被揍了,因为什么却不清楚了,然后就没有了然后。这次偶然会带来什么,高树想不明白。高树不知道的是:想得明白了又怎么会是偶然呢?
  
   下午六点的时候高树接了一个电话,垃圾桶的。垃圾桶的第一句就是‘我是垃圾桶’,其他内容很简单,高树不打算浪费脑内存。晚上高树逃掉自己最喜欢的老教授的课,带着小英去见了垃圾桶,高树并不清楚自己为何要带着小英,只是觉得垃圾桶身边应该有一个女的。高树大学第一次逃课,感觉和自己五年级时并没有太大的区别,如果硬要找找看的话,可能有一点似乎是的,那时候是和垃圾桶一起逃课去找女生,而此时是和一个女的去见垃圾桶。而这高树认为不过是一个电话的偶然罢了。
  
   高树不喜欢喝酒,因为高树觉得酒把好多人搅在一起,一些人搅着搅着就没了。这正是高树害怕的地方。现在高树举起了杯子,因为垃圾桶举起了杯子。高树发现垃圾桶身边并没有女人,如果算有的话,那只能是小英了。小英做着一个男人女朋友的角色,不时笑一笑,向高树身边挤挤,然后很听话的在那听话。高树和垃圾桶的话不是很多,七年是一个时间段,断开记忆的纸带。高树对此很是清楚,两人的记忆留在七年前,对话也被留在那。高树晃着手中的酒,那酒就像此时高树脑中场景,高树在尽量搜刮七年前的事物。高树自然不知道垃圾在想什么。垃圾桶里又什么?
  
   垃圾桶是来手垃圾的,高树在垃圾桶离开的时候才明白的,现在高树当然不明白,而且高树迷上了喝酒,带着小英逃着老教授的课去和垃圾桶喝酒。高树并不知道喝酒的后果,就算知道也不能改变什么,因为一个电话不过是一个偶然。高树爱上了喝酒的感觉,小英不知道,小英爱上了去喝酒,高树也不知道。冬至的那天高数一点也没醉,冬至下了场小雨。陪小英吃了几个饺子,就去和垃圾桶喝酒去了。如果高树没有尿急高树还是高树,垃圾桶还是垃圾桶,小英还是小英,可是尿急也是偶然。高树抬头看见垃圾桶和小英都不在,高树得去厕所,高树笨得厕所都找不到了,这是高树不曾想到过的。一栋楼的阴面,三个人,两个影。高树在一头快意的方便着,另一边两个人,一个影。高树第一次不洗手匆忙回去了,高树再一次抬头,所有的一切都在了。
  
   高树在等雨。高树感觉自己又病了。高树早上抹黑磕磕碰碰地走出宿舍,眼睛被压成一条缝,感觉一阵无力。东方是一片鱼肚白。老校医的回答依然是‘孩子,你没病,回去吧’。高树一如往常的沮丧,回去的路上还是在懊恼自己没有说出‘我不是孩子了’。想到此,高树转身回走,高树对着老校医说“我不是孩子了”。高树在回去的路上并没有如释重负的感觉,高树还是觉得自己病了。想一场雨,相思病?高树急忙摇摇头。
  
   还是高树,还是石板凳,夜晚很冷,空气几乎都凝固了,高树坐在那对着一棵树,只有心动。周围连叶子都没了,只有几节枯枝在打滚。匆匆的腿搅动的空气拍打着高树的脸,高树感觉一阵心寒,自行车不知道从哪窜了出来,高树忽然想一辆自行车,一辆会撞人的自行车。自行车消失后没多久,腿也没了,高树还在,石板凳还在。这时候下雨树不可能的了。高树站了起来,眼前一黑,扶住了一棵树,摇摇头,看见路灯下飘着几朵雪花。高树走开。
  
   高树决定出去走走,请了三天假。拎着双肩包,带着一瓶水,和舍友打个招呼,翻墙出了学校。第一次翻墙,不幸裤子破了。高树走着,过了七站路,看见一个卖糖葫芦的,旁边是一个小孩,甜甜地舔着甜甜的糖葫芦。高树一边吃着糖葫芦一边走,吃了十几串还是二十几串高树也不记得了,高树也没打算记住,反正晚上什么也没吃。拉了半夜肚子,这一夜高树在找厕所和蹲厕所中度过。第二天高树买了几块面包,一瓶水,面包吃进肚子里,水浇在了头上,算是是下雨了。穿过人流,翻过栏杆,高树在走着,有一种说法说人在沙漠中凭自己的感觉走,走出来的轨迹近似是圆。高树没听过这句话,晚上高树在一个公交站牌处,守了一夜灵。早上高树有点高兴,阴天了。路过公园看见几个散步的老头,高树在木椅上坐了一会,深深呼吸了几次,看了会湖水,走了。高树跟着一个捡破烂的跟了很久,也不知道现在几点了,手机也没电了。捡破烂的还在小巷中穿梭,高树不紧不慢地跟着。捡破烂的突然翻过一个小铁门,树犹豫了一下要不要翻过去,抬头看看灰蒙蒙的天高树决定翻过去,高树的技术实在不怎么样,下来的时候摔了一下,脚扭了。高树一拐一拐地去找捡破烂的,转了几个弯高树便找不到了。高树看见了石板凳。假如高树没看见石板凳,高树会继续找捡破烂的,可是石板凳在那也是偶然。高树倚在那棵树上看着石板凳,没多久就睡着了。在高树睡着的时候走廊里的情况是这样的:一对年轻夫妇逗着他们三岁的孩子,两对情人在深吻,一个六岁的男孩子自己在地上玩着弹珠,一个穿着高树学校附中的校服的女生小口吃着一大串糖葫芦,旁边一个男生拎着两个一模一样的黑色双肩包,一个老人站在走廊边看着太阳燃烧后的余烬,一个中年男子陪着身怀六甲的妻子从老人身边走过,中年男子对老人点头问好,老人一笑一点头。铃声如如约而至。空杯子的叫喊淹没了一切。
  
   铃声似乎不是偶然,高树在这时候醒来应该是偶然。高树睁开眼,自行车在窜,腿又来教唆空气拍打高树的脸,高树想再次睡去,却怎么也睡不着了。高树现在简直就是一个捡破烂的:板结的头发,几乎废掉的裤子,翻墙弄破的鞋子大脚趾骄傲的眯着眼,充满血丝的眼睛被眼屎包围,脸上的灰吃掉了肉色。周围是如此嘈杂,高树依旧闭着眼。
  
   雨意外而至,消失在高树干裂的嘴唇上,高树惊喜的一动不动。待雨清晰,高树睁开了眼睛,发现一辆自行车停在眼前,穿着黑色衣服的一个人站在自行车旁如同救世主一般看着高树,迎目上去,高树被黑色的眸光刺得眼疼。雨在下着,假如没有雨高树毫不怀疑这个人的目光会穿透自己。雨由稀疏到稠密,转而变为淅沥,高树依然在那,自行车在风中颤抖。路灯布下的银色屏幕被敲得支离破碎,红色的天空暗了许多,高树依然在那,自行车在风中战栗。路上的积水汇成几条细线,在两人之间穿过。高树被洗了脸,眼睛完全睁开,丝毫没有压抑。自行车泛着白色的光芒,和黑色的眸光一同揉进高树眼中……自行车被风挤倒,自行车站起,自行车慢慢地消失。高树咬咬嘴唇,一拐一拐地消失在路灯白色的目光里。“假如自行车不倒,她(他)会看多久”。
  
   天亮之后,仿佛一切如故。
  
   逼近寒假,高树不知不觉参加了一个又一个的聚会。高树在餐桌上喝着果汁,高树在人流中漂动,高树在铃声中摇摆。走廊长长的,几乎看不见尽头,走廊的上空是华丽的吊顶,走廊的下方是光滑的地板,走廊两侧挂着一面面哈哈镜,走廊里发酵的空气在咆哮。
  
   高树很早就起来了,站在宿舍前的一块空地上,眯着眼。高树觉得自己千疮百孔,补丁永远打不够。转身走向走廊,阳光消失在高树脚下,高树走进走廊里。高树不知道的是走廊消失在高树背后,谁都不知道的是高树消失在走廊里……
  


原创[文.浮 世]    收   藏  

回复


回复主题: 回复在论坛 回复到信箱
回复内容:
附加签名:
上传贴图:
图片要求:长宽建议不超过:650×650。大小:300K 以内,文件后缀名必须为:.gif 或.jpg 或.png
      
版主推荐:
编辑推荐:
作者其它文章:

Copyright 2002-2008 版权所有
胡杨林© All rights reserved.
服务支持拓商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