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本站
管理团队
  
胡杨林-特区文谈天下版主:戈壁红柳912     晴雨西子 [登录] [注册] [发表新文章]  

作者: 马兆玉 收藏:0 回复:7 点击:1761 发表时间: 2013.01.23 11:07:07

铜之韵(组诗)


  
  ● 沉默之铜
  
  从不惊动时间的安宁有着地母抚慰火泽的耐心
  一座凝固的铜的海洋。大地藏下肥厚的洪钟
  千万年、亿万年的旅途,只需要一朵黄花
  凋零瞬息间感念的风雨与泥泞?我相信——
  一切从开始就注定没有结尾。包括石头!
  
  滚烫前生一如一层覆过一层的熔岩流
  憋破乳房的轰鸣对天空喷出滚烫宣言
  昆龙奔跑,黄河象嘶鸣,卷带烟尘
  顺势带倒草木,惶乱中涌向远处的高地或平野
  蚺蛇和蜥蝎的回眸
  吐着信子、柔舌、刺尾高挑的一滴毒汁……
  
  雨雪风霜是冷却之源。日月做覆层——
  人的诞生一直是个无解之谜;口口相传
  美丽说词一直穿着神话的胎衣;酒、玉、青锋之剑
  也就认定了香草的化石就是铜的魂魄。一群人
  对石头的深情厚意,只有铜的亮光才能读懂
  
  山川有着寸心无法揣度的胸怀
  把太阳尊为上师,季节的孕期河流一样古老
  把谷物看成亲人,生死与轮回
  只是一些围着泥土走动的过程
  一块铜。一群铜。一件又一件抵毁晨昏的重器
  从地下来到面前,我只想抚摸那些闪光的文字
  它们遇火而生的命运
  证实了海洋、洪钟、时间,一直是醒着的
  
  ● 固态恣意
  
  一种穿行通着地脉。广大的铜,石头的谦默
  融汇语言之外的亲情:精血,繁息,子嗣之光
  以及灵魂飘来飘去的无声诵读
  
  烟岚草裙醒着最初的文明。它们与术士的长发
  骨剑、兽头、香符、傩面、祷福的咒语
  有着火泽与狂蹈的善缘——
  
  一场雨水下在石头里石头就盈实了粮仓
  一场雨水下在铜的心中神的笑容沾满蜜汁
  
  往前走,石头是一种信仰
  再往前走,铜是不朽的神明
  一种图腾,与鼎,与彝,说明精神的恣意与向度
  绳纹缠腰:土陶摇晃的水声左右丰满
  饕餮兽面:狞厉暴烈,守财驱邪
  
  红铜的家园。黄铜的家园。青的铜的家园
  一种无悔无愧的沉约!寸断手指
  与命与肉体中的河流握紧一脸拙朴!
  ——骒马,种公牛,花鹿,驴背上的布谷鸟
  秀色可餐的景致,始终感动着苍生的影像
  
  ● 圣物•利器
  
  袤远之上,大红鹰带着神的光辉推开天地之门
  照耀把草芥、露珠、稼穑、揽于村庄怀中
  铜是伟大的迷信?与神一直平起平坐的是宗教
  虔诚与朝觐,使心有了归宿
  
  火和冶炼者的耐性与智慧不可置疑
  把铜、把生命的每一天当成高贵的信仰
  爱和幸福就是最亲的亲人
  
  诅咒狼烟的人,血泊浸湿过他的家园和故国
  伤心、绝望的神情,谁敢用绝句复述:
  韵——押上柔肠,柔肠抽搐得厉害
  对仗——断崖与断崖之间全是嶙峋突兀的回声
  
  爱生出赤子。恨哺育英雄
  铜是知爱的圣物?铜曾做过复仇的利器
  
  落日近似伤口。忧伤的鹰,忧伤的诗人
  红铜河面上,鱼和一河的浪花都想照镜子?
  风,游过玫瑰之唇
  暮色把铜的记忆当成了一种飘渺之说
  一弯腰,揌进了月亮的布口袋……
  
  ● 面颊
  
  那些红铜面颊、黄铜面颊、青铜面颊:
  编钟回廊里,出自王者墓室的一粒莲籽、王后
  腹中的一粒哈密瓜籽,历经千年沉睡
  再一次醒来,它们就是自己和别人的春天?
  莲是香的。瓜是甜的。鼻子眼睛嘴唇,陡然阳光下
  那些面颊,会让细心听雨的双耳
  在揣摸的背后,神秘失聪
  
  公元和计时的漏沙器用刀光和系有红缨的长矛
  吆喝着狂奔的铜车马。轰轰烈烈的大动静
  铠甲、护心镜,折射咆哮的浑浊与杂沓?
  一种长驱直入的惊愕,瞬间凝固了水和空气
  ——死亡是最无奈、最奢侈的一个形式
  多彩缅怀,辉煌情愫,我们必须长久地孤独下去
  并在揉人的大静里,跟着流离的光阴
  暗淡白骨和金缕玉衣坚守?
  
  不说断肠,不言黄沙
  江南行舟:软水给人一怀丝绸
  西域走马:劲风给人一脸葡萄
  中原问牛:群禾给人一腔稷黍
  
  罄鼓箫竹,通透、哽咽的唢呐吹奏黄天厚土
  那些面颊一再隐缺的内容里
  农夫士卒、书生乞丐、行商坐贾、达官贵人
  只是一条王朝大街!摩肩接踵却从不熙攘:
  胭脂原本出自露梅草
  畿辅之柳全是君之娥眉
  
  ● 大铜鼎
  
  抱着江山奔跑的人,他是猛虎之子!
  帷幄流景,尾随其后的是鹰,还是一匹汗血宝马?
  
  大铜鼎:流光溢彩的时间说不清我的前世
  飚旌、狼烟、羯鼓、长角号、弓弩、箭镞
  刀剑上一再开花的血太忘我了!
  如果英雄与死亡在同等意义上出于同一母腹
  那么,成与败的指向,就必须应验那句铁质古训:
  胜者为王,败者为寇!
  
  铭文谒辞棱角分明。兽面缠枝隐缺暗喻
  朽是木的悲哀;亘是铜的永恒
  
  大铜鼎:帝王将相。车水马龙。天庭市景说安泰
  桃花撵起一群白鸽子:油菜、秀穑、葵花、流水
  草桥山影、坡地悠云,都能放羊,都能牧马
  由此:光风霁月不记畴昔,不记野燹
  由此:有人东篱采菊;有人抱布贸丝
  
  一座大鼎,一块大铜。多于想想的记忆堵住太阳出口
  红云和霞光能不能临摹一缕黄牛之犨?
  
  把鼎搬上圣坛的人,千百年,竟然……活得
  如此辛苦!
  
  ● 铜
  
  五花马,千金裘——春秋章页上铜是看客?
  延绵岁月的生死,大地上拉长一条蛐蜒之路
  芳菲入梦:茅屋孤灯下走出的书生是国之重才
  疆场走马:将军的阔刀和铁衣上沾满晨昏之血
  
  香稷遍地,王朝朝天
  铜印在手:苍茫之中有多少芝麻一方的县令?
  虎符在握:统领千军万马的总兵个个长有虎头豹面?
  权和铜相遇:书生将军都是王朝护驾的工具
  
  (铜源于山石。铜源于民间。铜——汗水、薪火
  史书里,兴亡百姓苦的诗句
  说大河是延绵岁月和生死的一匹长风
  朝向一个方向飘扬的荻花,更像一场无主之雪)
  
  铜是一种政治
  一个王朝崩塌,飞溅四野的瓦砾溃散宫庭碎骨?
  而另一个帝国的诞生,不计生灵,不说涂炭
  
  ——铜站在高处,铜就能傲视群雄
  铜坐在庄严的王位上:皇天之下,莫非王土!
  
  ● 与铜亲近
  
  睡去:铜是一种梦境
  沉浸铜的光泽,我们的呼吸近乎嫩肤之婴
  遥远、舒心地抚慰来自天堂和众神的花圃
  不需要前生。不需要来世。身体是一掬香纯的水
  迷散、温润的火,灵魂与漫渺的雾换取轻纱
  一领飘飘欲仙的感觉
  只想入梦,不想醒来
  
  醒着:铜是一种精神!
  仰望铜之身躯,我们的身体犹如复苏的铁梅
  旷古、骠悍地吹彻源于帝国和群雄的霸气
  父性山川。母性河流。豪情一腔,让血跌荡
  狂草的奔涌的风,胆魄与热烈的酒壮实骨髓
  一把铮铮作响的青筋
  擦拭剑刃,虎视八方
  
  太久了!我们从未这样绵软地
  刻骨地、体味过铜的柔美与铜的壮怀
  
  与铜亲近:我们是一群辽阔而又性感的谷物?
  与铜亲近:国和家为何如此烫手?
  
  ● 遥远的民间
  
  走将换马,朝代更替,草说,帝王的灯盏最亮!
  ——史书做靠背,苍卷做枕头
  日行千里,夜行八百,铜能累死一匹上好的马?
  
  卑微拧出一池苦菜汁:
  土坛,泥罐,灰陶,木桶
  喝得最多的是走向柩木的老女人?
  
  狻猊猰貐,魑魅魍魉,土地与门神,昼夜守护村庄?
  民间多风雨!——粗树皮、核桃壳、磨损牙口的石磨
  日月空虚的想法梦中毕真一碗放光的金子?
  门户低矮,薄命微田,瘦水的草绳系于腰间
  袅袅娜娜炊烟,就从石板、羊皮一样的屋顶上
  曲径愁肠地冒出来
  冒出来……广袤遥远的民间,农谚里
  谷物百草的种类太多!从头唱到脚
  精血,家谱,艰难传承的生死,重如铁石!
  
  铜——攥在穷人手里是要命的钱
  铜——缠满富人腰身是闪光的阔绰
  铜——帝王一把撒出去是嫔妃脸上漾出的一群胭脂鸟
  
  锄头,镰刀,梨铧,草帽:爱是灼烧节令的火种
  种在香木里,香木打春
  种在骨头里,骨头开花
  
  ● 铜灯台
  
  铜灯台整夜伸着鹅和水鸭子的下半张嘴
  鸷鸟通宵唳鸣,心和露水长出流星的长尾巴
  
  慈母之夜:柴门外,苹果、蜜桃唤娘的声音
  会让针线、窗花、鞋样,得上清晰摧人的幻听症
  
  游子远在天涯。游子:一个充盈谷香的名词
  因为漂泊,游子自己变成了一个濡湿的动词
  
  山水遥迢。母子,一颗心分出的两块肉
  这一块流血的时候,那一块……疼入骨髓
  
  日月是沙。年岁是沙。时间的铜沙器一直在漏
  最后,会将铜器漏成一个失魂的空壳……
  
  夜,夜太长了……长得思念摸不着一个线头儿!
  夜,夜太深了……深得思念听不见一丝回声!
  
  灯光摇曳:游子的他乡充满风雪,风雪不惜人
  灯光蹒跚:慈母的村庄遍地谷穗,谷穗全是泪
  
  朝朝代代,铜灯台从不言语
  亲情两地,诗词抒怀,文字揉碎了多少寸心?
  
  ● 古铜镜
  
  蒹葭苍苍是爱情
  在水一方是愁楚
  
  词做亭榭。诗做烟柳。一池荷花是相思?
  软风裙裾,素手团扇,绛红色美人靠让给蝴蝶
  鬓丝被风吹乱之后,古铜镜的心韵散若飘絮
  
  香绢深藏花蕊——寸莲弱水,带有病态
  不知年月:红肥绿瘦,海棠咳嗽不止。海棠的
  虚喘,低于一双绣花鞋
  
  对镜梳妆:天水一色,胭脂静默无语
  画娥眉,点绎唇;一阙寂寞为谁?
  ——黄花真的瘦了!
  夜半听雨:流水上落英讲述又一年凄美的桃花
  丝竹筝弦,烛影愁幔;一阙拨捻谁敢听?
  ——翡翠一脸水光!
  
  故国多丽人!
  ——声声慢不可读!黄腾酒不可饮!
  一读神伤!一饮碎心!
  
  古铜镜和银杏在蝉鸣里把午后挪向兰草之夜
  光阴在暗处走马。黄鹂白鹭做回声?蚂蚁纤腰上
  秋露说不及物,霜,却在峰岭上
  熬煞了一片又一片红枫林
  
  ● 大铜鹤
  
  黄昏安详。高廓之上红云草书的胸怀仍旧敞开着
  狼毫化为芳菲,一池香墨一池莲是后人之心景
  
  背手远眺,才子的身影按定遥迢的秋风之殇?
  大铜鹤:诗人的倜傥是一块风韵亘古的铜?
  
  江山:一个带水的大词
  只有赤子之心,才能装下广袤无垠的祖国!
  
  唳声洞穿竹节。唳声拉长脖胫。唳声从体内
  掏出珠玑,映亮骨骼里丰润的哀怨与颂辞
  
  诵与读:挚爱和热血推开大江大河
  跌与荡:雄沉是一块奔腾的大石头
  
  感与叹:肝胆撞击肺腹,多少美文华章?
  滂沱之泪,让人,如此情不自禁……
  
  肤色有着香泥的肤色:温润。纯美。儒雅
  拍击长空,心襟做羽翼
  
  铜之韵,鹤之舞,丽影纤姿说天远地阔
  诗人佳人融为一体。国之赋:山高水长!
  


文坛.诗语如歌收录 原创    收   藏  

回帖


回复人: 我是中条山人 Re:铜之韵(组诗) 回复时间: 2013.01.23 16:10

    欣喜地看到先生的大作。气势磅礴,浑厚朴拙,令人震撼,令人感动!
  问好!

回    复    

回复人: 戈壁红柳912 Re:铜之韵(组诗) 回复时间: 2013.01.24 07:21

    泼墨、浓彩,是重金属!
  

回    复    

回复人: 戈壁红柳912 Re:铜之韵(组诗) 回复时间: 2013.01.24 07:40

    新年里,欣喜地读到兆玉老师的诗歌!
  
   

回    复    

回复人: 戈壁红柳912 Re:铜之韵(组诗) 回复时间: 2013.01.24 07:41

    预祝新春快乐!
  
   

回    复    

回复人: 红笺小字34 Re:铜之韵(组诗) 回复时间: 2013.02.17 17:33

    欣赏好诗!

回    复    

回复人: 一切皆有规则 Re:铜之韵(组诗) 回复时间: 2013.02.28 13:20

    蒹葭苍苍是爱情
  在水一方是愁楚
  
  大诗人

回    复    

回复人: 梧澧 Re:铜之韵(组诗) 回复时间: 2013.03.11 08:53

    大诗人,大作!

回    复    

回复


回复主题: 回复在论坛 回复到信箱
回复内容:
附加签名:
上传贴图:
图片要求:长宽建议不超过:650×650。大小:300K 以内,文件后缀名必须为:.gif 或.jpg 或.png
      
版主推荐:
编辑推荐:
作者其它文章:

Copyright 2002-2008 版权所有
胡杨林© All rights reserved.
服务支持拓商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