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本站
管理团队
  
此帖来自: 收录于:热点胡人网事专栏 版主: 戈壁红柳912     晴雨西子 [登录] [注册] [发表新文章]  

作者: 左手华彩 收藏:0 回复:12 点击:692 发表时间: 2018.12.31 19:11:14

二〇一八岁末盘点 • 执笔写流年


  文/李然(笔名:左手华彩)
  
  题记 - 那个曾经将冰镇扎啤一口闷的少年,终究到了保温杯里泡枸杞的年纪。
  
  『旱冰鞋』
  
  在网上淘了一双纯白色的单排轮滑,一旦溜起来八只轮子五光十色。
  是不是最贵的一款不好说,最骚的一款应该没问题。
  
  关于轮滑的记忆可以追溯到我小的时候,家里楼下那个工人文化宫或者叫北头电影院。
  吉林的一个小城镇。
  承载了我十九岁以前的所有记忆,那时候觉得从小镇的北头到南头,是最遥远的两头。
  
  亦是文化娱乐匮乏的小镇。
  偶尔小学组织班级去文化宫看电影,那种喜悦现在想想都是喷薄的。
  很快的,文化宫变得名存实亡,变得苟延残喘。
  成年以后的我后知后觉,其实那是下岗浪潮将至。
  
  一进文化宫有一个大厅,这里渐渐成了不同的经营场所。
  记忆中,第一个被利用起来的就是“旱冰场”。
  也是爸妈带我来这里滑旱冰,也是我第一次滑旱冰。
  结局是我不但被一个倒着滑的大人撞翻了,他还顺势坐在了我的身上。
  我流了鼻血,以及那个人一个劲儿给我爸妈道歉的场景。
  也许是我被撞到以后脸先着地吧,总之我的童年是幸福且快乐的。
  
  文化宫的这个大厅作为旱冰场只是昙花一现,后来它最长久的是作为台球厅而存在。
  
  轮滑行过了我二零一八年的整个夏天,
  以至于十一月份在东湖绿道那次近三十公里的骑行,第二天腿竟然没有酸痛。
  想必是“轮滑打卡”质变的佐证,二零一八年是我相对自律的年度。
  
  
  『摩托车』
  
  上文中我有提过,我的家乡小镇,从北头到南头曾几何时于我而言是最遥远的两头。
  因为小升初,我没有像其他同学一样,按部就班地升到隔壁的那所初中。
  而是去了南头的初中,以及后来的高中,
  这条我觉得长长的路,我走过四季,走过六年。
  吉林的冬天,雪是很难融化的,路面上的雪被过往车辆摩擦的越发光滑。
  以至上学和放学的路上,经常因为捏手刹,连人带车摔倒不说,还会滑出去挺远。
  当然,我说的是自行车,不是摩托车。
  
  其实,我是有机会拥有一台摩托车的。
  印象中,父亲不但喜欢摩托车,我清楚的记得他先后有过两台摩托车。
  一台是那种大的豪爵,另一台是我不认识的弯梁。
  
  然而我离拥有一台摩托车上学代步最近的一次,是我上高中的时候。
  爸妈的一个朋友,我叫H叔,他想把自己的一台摩托车送给我。
  那台摩托车,H叔不但带我出去练过车,他还用照相机帮我抓拍过骑车的照片。
  
  H叔赠车给我的意愿被我妈谢绝了。后来H叔送了我一台傻瓜相机,装柯达胶卷的那种,以致我对摄影也沉迷过。
  但是能每天骑摩托车上下学那种拉风的场景,我当年不止一次意淫过,现在回想起来依旧憧憬与扼腕。
  
  真正放肆的骑摩托车,是进入社会多年以后了。
  在湖南永州醉生梦死的二零零九年,W花六千多块买的那辆黄色踏板YMH,几乎是被我霸占的。
  喝完酒飙车是常有的事儿,行为幼稚且癫狂。
  
  二零一零年回吉林老家短暂的创业过一年,去修车店花六百块买过一台二手踏板。
  有一次跟朋友喝完酒后独自飙车回店铺,横穿马路差点跟小车撞了,还对着疾驰远去的人家大骂不已。
  
  二零一八年我又在网上买了一台摩托车。
  几月几号买的我要去查网购记录才知道,然而10月12号下午5点多,它被交警收走了,这个日子我也许很长一段时间都忘不了。
  武汉禁摩我知道,车子到了武汉无法上牌我也知道,骑摩托车需要驾照而我没有我都知道,但还是买了。
  尽管交警强制收车无可厚非,可一想起骑警在我后面穷追不舍的情景,我还是会愤懑。
  
  摩托车被物流送达以后,前车轮、电瓶、尾箱都是我自己安装的。
  想不到的是,才骑了两百多公里,就被迫失去了你。
  
  我喜欢摩托车,一旦有机会我还是会买。
  
  『吉他』
  
  高一还是高二,在L陪同下从小镇坐大客车去吉林市,买了第一把吉他,还是电箱两用的那种。
  看着老板熟练地给吉他穿弦,穿好弦另一个人纯靠听音三下五除二就给吉他调好了音,今天依旧记忆犹新。
  后来那把吉他跟我去了兰州读大学,大一跟女朋友吵架,把吉他摔个稀烂,觉得有吉他可以摔很酷。
  
  摸吉他至今二十年有之,但从未入门。自学乐器这件事儿,是需要天赋的,显然我没有。
  乐感是玩乐器最基础的条件之一,我都不具备。给吉他调音是我长期的一道坎儿。
  
  有两件事时隔很多年,我依然记忆深刻。
  
  一次是,当年参加高三毕业篝火晚会,我们班出的节目是吉他弹唱。
  弹吉他的两个男生搞不定从《同桌的你》到《踏浪》两首歌的间奏过渡。
  我们的排练陷入了瓶颈,打破这个僵局的是别班的一个学霸W。
  他听了一下《踏浪》最开头的“啦啦啦”,然后摸过吉他,试了几个和弦扫了几下,问题就解决了。
  
  一次是,H来我家里玩。
  闲来无事他抱过我的吉他,一边吹调音笛一边调好了音。
  索性还弹唱了一首《假行僧》。我用调音笛是调不准音的。
  
  很多年过去了,吉他换过好几把,调不准音的问题一直困扰着我。
  直到后来有了电子调音器,以及手机调音APP这类存在,我才告别了多年的窘境。
  
  二零一八年是我重拾吉他的一年。
  早已成了名副其实的老男孩儿,但对吉他的钟情依旧是热忱的。
  基本做到了每个周末安排时间专门练习,二零一八年是我相对自律的年度。
  
  『女儿』
  
  感谢女儿带给我的岁月静好。
  亏欠女儿的陪伴我无法弥补。
  
  之前女儿一直在仙桃上幼儿园,由外婆帮着带,与她聚少离多。
  二零一八年开年,我接女儿来武汉上幼儿园,尝试着带了她半年。
  
  一念之差让她进了大班,武汉的教学已然严深于仙桃,结果她又是班上最小的一只。
  很多次当她珠算做不好,口心算做不好,蒙氏作业做不好的时候,我都对她大发雷霆甚至大打出手。
  回头想想,在武汉上幼儿园的这半年,对于四岁多的她,其实是梦魇,是摧残。
  
  上半年,我几乎每一天都是下午3点50分准时逃离办公室。
  一去一回、去超市买菜、陪她做作业、给她做饭、一起吃饭、陪她玩。
  女儿总是说,“爸爸不但是魔法师,还是大厨师,爸爸最帅气。”
  
  多好的年纪呀,你怎么凶她,她都爱你的年纪!
  多好的年纪呀,爸爸会使用魔法,她深信不疑!
  
  正是两岁到五岁这一段美好的年纪,我们聚少离多。
  二零一八年下半年我们还是送了你回仙桃上学。
  我麻醉自己,“爸爸要更多的精力去努力赚钱,不能陪伴你。”
  
  『购房』
  
  十二月。
  房奴之路,更进一步。
  名义上有两套房产,实际上未来两年仍要继续蜗居在出租房内。
  
  二零一一年十一月来的武汉,跟媳妇两个人加起来不到两千块钱。
  重点是二零一一年我已近而立之年了,来武汉一切从零起步。
  之前多年的漂泊、辗转、折腾,换来的是一贫如洗。
  
  总之,怪我自己。
  
  虽然两套房并不在武汉,离武汉也挺远。
  但欣慰的是人在武汉有点落地的感觉了。
  
  『考证』
  
  六月初,我如约考了二级建造师。
  十一月初,我如约考了教师资格证笔试。
  以上两项考试的补考网报,都在二零一九年元月。
  新的一年,我会重新报名,重新补考。
  
  其实它们都不是我的刚需。
  
  也许是为了给自己找点事儿干,闲着也是闲着。
  也许是现在混迹教育行业的些许便利,提升一下总不是坏事儿。
  
  二零一九年,我会继续为更多的社会在职人员,提供专本硕学历提升、以及行业资格证考评服务。
  
  『电影』
  
  电影在我生命中的力量一直是深邃且暗涌的。
  私底下我是一个极度“宅”的人,看电影一直占据着我生活的重要位置。
  
  二零一八年应该只进过两次院线,《无双》和《无名之辈》。
  更多的电影还是下载到电脑,宅在床上看的。
  
  事实上,下载的远比打开看了的多。
  很多二零一七年下好的电影都没有看,今年的就更多了。
  
  没看肯定有原因,没时间看却一定不成立。
  今年我躺在床上刷手机对时间和生命的浪费更变本加厉了。
  
  以前的我,就算再空闲,同一天是很少看两部以上电影的。
  如今的我,躺在床上,看那种十分钟的电影解说,可以无休止的看下去。
  
  还记得木心先生写的那首《从前慢》吗?
  这首诗写的真好,我却越发做不到。
  
  再就是好电影越来越少,之所以下载到电脑,是因为“鸡肋”。
  食之无味,弃之不甘。纠结再三,观影的欲望终究还是消磨殆尽。
  
  二零一八年貌似是我喜欢的一些影人的回光返照大年。
  尼古拉斯凯奇的《曼蒂》,布鲁斯威利斯的《猛龙怪客》,周润发的《无双》。
  
  其实对电影稍微“发烧”一点的朋友,心里都有数。
  《毒液》的剧本几乎照办了《猫女》(04年)
  《无名之辈》的多线叙事,《疯狂的石头》(06年)十几年前就玩过。
  《无双》的剧本就是《搏击俱乐部》(99年)与《非常嫌疑犯》(95年)的杂糅。
  然而《疯狂的石头》也是向《两杆大烟枪》(98年)致敬。
  《无名之辈》玩别人玩剩下的,都转了几手。
  
  二零一八年真正留有印象的电影只有两部,且是同一题材。
  一部是《网络迷踪》,另一部是《解除好友2:暗网》。
  尤其是《网络迷踪》,悬疑部分做的足够优秀。
  但更吸引我的是,影片没有刻意渲染网络的藏污纳垢,但网络充斥的伪善无所遁形。
  互联网的伟大是毋容置疑的,微商足不出户就有收入,懂复制粘贴就可以做自媒体当小编。
  如果人生可以如初见,我愿欣然回到过去“车,马,邮件都慢”的人生。
  
  至于被国民捧上天的《我不是药神》和《一出好戏》
  《一出好戏》我看了,磨磨叽叽的伪荒诞,看着烦。
  《我不是药神》没敢看,当年爆口碑的《亲爱的》就没敢看。
  “人贩子”“药贩子”这类太现实太露骨太沉重的题材,我不敢看。
  
  非一概而论,韩国拍的很多现实题材的电影我很喜欢看。
  但是《熔炉》《素媛》那种电影我也只敢看剧情简介,不敢看电影!
  
  不过,最近看到了一则人贩子被判死刑的新闻,我很开心。
  我由衷希望中国的编剧和导演,多写多导一些关于“拐卖儿童”“嫖宿幼女”题材的剧本和电影。
  也许拍出来,我依旧不敢看。
  但是我由衷的希望你们多拍!
  
  『访客』
  
  七月。
  军哥携合伙人宜昌出差,借道专程来武汉看我。
  吃过宵夜,几近彻夜长谈。
  聊的多是零八年、零九年我只身在湖南永州结识的一帮朋友。
  也聊了他和合伙人最近在做的项目。
  军哥总是自嘲自己学历不高,但是你的情商和格局比我高多了。
  
  八月。
  铁子携家带口路过武汉。
  在户部巷,看着你吸了秃噜地吃热干面,我很开心。
  在黄鹤楼,看着你走路吃力的隐忍,我知道近一个月你拖家带口地自驾出游很辛苦。
  二零一八年于你,远不止跟腱手术带来的身体上的伤痛,至少它是可见可控的。
  虽然我们只相聚了短短的一个下午加晚餐,但我俩始终腻在一起。
  喝酒谈心期间,还连线了唐禄和孙野,也是开心的事情。
  当年兰州读书,住在一个宿舍里的东北四兄弟呀!
  大家都老了,尽管都不愿承认。
  
  这一年,军哥在做平台、张民有了二胎、唐禄回吉林市重新开始、孙野回长春重新开始。
  这一年的我们,都过的挺累的,挺难的。
  然而带给我们累和难的那些事情,不都是好事儿吗?
  
  『龟龟』
  
  去年的复盘,玩龟是占据了大篇幅的。
  今年没什么好说的,虽然养的龟还是不少。
  主要是因为搬家,养龟场地从露天变成了室内,乐趣骤减。
  没有了露天的阳光与开阔的场地,影响的不只是龟龟的新陈代谢,同样影响我的兴趣。
  
  搬到南湖这边来住,除了玩龟兴趣索然。
  衣食住行,倒是便利了许多。
  
  『喝酒 参会』
  
  二零一八年,会议不多,酒局不少。
  所谓行业会议,大同小异。
  无非是天南地北的人凑在一块儿,先是混个脸熟,再一起吃饭喝酒。
  一如涛涛所言,人多了聊不出什么东西,不如三五个人小聚。
  
  去年复盘我列过一张遗憾清单,其中一条是“没有朋友”。
  今年能约起喝酒的人多了一些。
  以及我在武汉屈指可数的旧识。
  
  今年有克制自己整个夏天不喝冰啤,基本上做到了。
  那个曾经将冰镇扎啤一口闷的少年,终究到了保温杯里泡枸杞的年纪。
  
  二〇一九年,他的本命年。
  二〇一九年,依旧没肚腩。
  
  『结』
  
  于岁末患得患失,是我十多年的习惯。
  敬畏、感恩、懊悔、哀殇,于岁尾一并复盘。
  如今,社会喧嚣,人心浮躁......
  人们的躯壳总是走的太快,灵魂早已抛诸身后。
  今天静下心来,执笔写流年,告诫自己莫忘初心。
  
  写于武汉 • 雪过天晴
  二〇一八年最后一天


 

回帖


回复人: 左手华彩 Re:二〇一八岁末盘点 • 执笔写流年 回复时间: 2018.12.31 19:30

    『旱冰鞋』
   

回    复    

回复人: 左手华彩 Re:二〇一八岁末盘点 • 执笔写流年 回复时间: 2018.12.31 19:31

    『摩托车』
   

回    复    

回复人: 左手华彩 Re:二〇一八岁末盘点 • 执笔写流年 回复时间: 2018.12.31 19:32

    『吉他』
   

回    复    

回复人: 左手华彩 Re:二〇一八岁末盘点 • 执笔写流年 回复时间: 2018.12.31 19:32

    『女儿』
   

回    复    

回复人: 左手华彩 Re:二〇一八岁末盘点 • 执笔写流年 回复时间: 2018.12.31 19:33

    『从前慢』
   

1 篇回复    查 看 回 复    回    复    

回复人: 左手华彩 Re:二〇一八岁末盘点 • 执笔写流年 回复时间: 2018.12.31 19:34

    『龟龟』

回    复    

回复人: 左手华彩 Re:二〇一八岁末盘点 • 执笔写流年 回复时间: 2018.12.31 19:35

    『喝酒 参会』
   

回    复    

回复人: 戈壁红柳912 Re:二〇一八岁末盘点 • 执笔写流年 回复时间: 2019.01.02 09:15

    新年新气象,祝福华彩!新的一年满血前行,收获多多!

1 篇回复    查 看 回 复    回    复    

回复人: 雁字云笺 Re:二〇一八岁末盘点 • 执笔写流年 回复时间: 2019.01.02 15:57

    想想华彩的岁末盘点也该上线了,所以赶着洗完衣服来拜读。读着有趣,生活挺充实。也勾起了我一些感慨。
  
  
  
  1.滑轮,二十几岁玩过一次,仅一次。带领车间团员组织活动,在南京市工人文化宫。摔怕了,胳膊腿都摔青了,有好一阵子都不敢穿短袖和裙子。哈哈哈怕老妈骂。
  
  2.摩托车,我也喜欢。想起最初摩托风靡的时候,我刚调进一个新公司。最拉风的一次出游,是公司里每一个男士各骑着一辆摩托,后面都带着一位女同事,我们到晋阳湖去游泳。年轻真好。摩托没买过,但这两年因为要接送孙子上下学,所以买了电动车。还是能过过瘾的哈哈。
  
  3.吉他,喜欢。尤其男孩子弹一手好吉他,感觉很有文艺范,曾经听人弹过,哈哈一脸痴迷。希望孙子学学,可惜他现在不想学,没辙。
  
  4.女儿。家有小女是你人生中的最大福气。乘着这会孩子需要大人陪,你就好好陪陪吧,等孩子上初中了,你想陪没准人家还不带搭理你呢哈哈。我也是这样和儿子说的。我媳妇也很想再生一个女儿,可是儿子偷懒,找借口说养不起。我悄悄对媳妇说你就不能整个意外。媳妇拉着我手高兴的说:妈你怎么和我同事说的一样的话。哈哈我说你别告你老公,悄悄的。媳妇说如果意外了,他不要呢。我说他敢不要,那是一条人命。
  
  
  5.电影,用手机看了一部《红海行动》,不过瘾,后来又在朋友家的影院又看了一遍。
  
  回头一看回贴成了我的复盘了,有点过分拉吧,赶紧打住哈哈。
  
  祝华彩2019久久鸿福。

2 篇回复    查 看 回 复    回    复    

回复人: 寻梦之旅 Re:二〇一八岁末盘点 • 执笔写流年 回复时间: 2019.01.08 20:15

    滑轮、吉它、摩托车都不是我们那个年代所能奢想的。唯有女儿童年有的一说,虽然没有为孩子学习而动过怒,却始终为没有好好的陪着她度过美好的童年时光而愧疚,那时没有双休、没有五一、国庆长假,就算是休息日也不是在星期天。
  
  一年一年过的飞快,回顾过往,展望前程,是个好习惯。哈~

1 篇回复    查 看 回 复    回    复    

回复人: 百丈冰花 Re:二〇一八岁末盘点 • 执笔写流年 回复时间: 2019.02.22 19:51

    哦,写一手漂亮文字的华彩有个美丽的妻和乖巧的女儿了,时光流逝,美丽的记忆依然释放张明媚的记忆。安好,华彩……

1 篇回复    查 看 回 复    回    复    

回复人: 江南清羽 Re:二〇一八岁末盘点 • 执笔写流年 回复时间: 2019.03.09 09:31

    突然上来看看,发现了花菜的总结。想来留言,却忘了登录密码。哈,重新注册了马甲,猜猜偶是谁?

1 篇回复    查 看 回 复    回    复    

回复


回复主题: 回复在论坛回复到信箱
回复内容:
附加签名:
上传贴图:
图片要求:长宽建议不超过:650×650。大小:300K 以内,文件后缀名必须为:.gif 或.jpg 或.png
      
版主推荐:
文坛推荐:
作者其它文章:

Copyright 2002-2007 版权所有
胡杨林© All rights reserved.
服务支持拓商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