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坛 > 散文 > 浮生杂记 收藏:1 回复:5 点击:2171 | 本文来自:特区文谈天下
 
拜访网友 不亦乐乎——东莞桥头镇访问佟平小记     文 / 梧桐书屋
发表时间:2007.03.06 16:52:17  
 
 

  拜访网友 不亦乐乎
  ——东莞桥头镇访问佟平小记
  
  自从2004年11月8日第一次注册登录凯迪网络论坛至今两年多来,通过文字交流结识了分布在天南海北的诸多朋友,虽然从未谋面,彼此间的情谊却诚挚如亲,超凡脱俗,正所谓友情之珍贵,贵在心有灵犀。
  我的网友遍天下,却从来没有和任何一位见过面,也从未产生过与网友见面的冲动。这次到深圳儿子家过年,一个偶然的时刻,偶然产生了一个冲动,于是驱车前往东莞桥头镇拜访了凯迪原创基地的老斑竹atong。访问归来,颇多感想,归结起来就是八个字:拜访网友,不亦乐乎!此乐非彼乐,发乎纯真之情,存乎淡泊尘世,激荡于心灵,绵长于魂魄。此乐难以俗世文字言语,只可意会于心。然而毕竟这是我第一次幸会网友,还是要有所记录,于是写下这篇粗浅之文。
  
  说走就走
  
  我们全家到深圳过年(图片三张),一切活动安排自然主要由儿子负责。本来我想充分利用时间写点儿东西,事实上不可能做到,而且上网的时间也大大缩减,每天只有个把小时。这样也好,我可以尽情地享受天伦之乐。
  2月12日中午11点多,看到atong在我那个贴子《周岁巧逢立春日》中跟贴道:“可惜我十五号要回江苏过年。希望老师在深圳多待些日子,等我春节过完年后我来深圳拜访老师。到时候也想顺便拜访一下在深圳的探陶者老先生。”
  吃罢午饭,我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心里却在想:估计atong过年回来时我们也要回西安了,不如我去东莞拜访他。这次不见,以后未必还有机会。于是我把自己的打算告诉儿子,并询问在哪里坐长途汽车。
  老伴儿问我:“你说的atong是不是寄书来的那位,那本书叫《半部论语学做人》对吧?”我回答说是的,他叫佟平,是我们的老斑竹,还是全国十大网络写手,到北京领过奖。老伴儿说要去的话明天再去吧,今天是不是太仓促了?我说明天去也是这个时间。老伴儿说那好吧我陪你去。女儿也问要不要陪我一起去,我说好,米粒也一起去吧,叔叔家有两个聪明可爱的姐姐呢。
  儿子说,那还是先打个电话吧。因为我没有把atong的名片带来,电话号码也不知道。不过地址及单位名称我的网易网盘里倒是有的。不知道儿子用什么办法,很快就查到了atong的手机号码,并且与atong通了电话。
  就这样,按照我的意愿,临时做出了访问网友atong的决定,我对老伴儿和女儿说,我们还可以领略一下东莞桥头镇的风光,这也是一次旅游嘛。说这些话的时候,我想到了atong去年写的一篇文章《我也住在莲湖边》。
  说走就走,儿子儿媳送我们到长途汽车站。儿子去售票处买票,却没有到桥头镇的车,便叫了一辆出租车,他说四个人打个的多花不了多少钱。我心里暗暗想道,或许是儿子担心累着我们,怎么会没有车呢?不管怎样,到底乘出租车方便得多,也省得儿子担心。上车前我对儿子说你给atong打个电话,请他帮忙预先买好回来的车票。儿子说,刚才电话里说了他叫车送你们回来。噢,他倒想的周到啊。
  
  (写于2007年2月28日2:12:06)(未完待续)
  
  一眼认出
  
  出租车载着我们一行四人行驶在高速公路上,两旁春意盎然的景色尽收眼底,令人畅快惬意。司机是一位从广东潮州农村来深圳打工的年轻人,也许是为了避免长途行驶中的沉闷,他主动与我攀谈起来。他问我他的普通话说得怎样,我说你这是广东普通话,不过还行,看样子你是到外地打过工的。我还说他有一个孩子,大约三四岁。司机惊异我的判断,说是的,曾到四川打工后来到深圳,已经有六年,成家后夫妻两个在深圳租的房子,一室一厅,月租金600元,儿子三岁多。他叫我说说看他的年龄,我说差不多三十过了吧。这次我说得不准确,原来他与我儿子同年出生,还不到29岁。他说刚才送您上车的是您的儿子吧?长得很帅呀。坐在后排的老伴儿和女儿听了也很高兴,爽朗的笑声中透出几分得意几分自豪。外孙女则依偎在她母亲怀里睡得正香。
  说话间小车已经穿越四条高速公路来到桥头镇,司机叫我打电话问问位置,电话接通后,司机一边询问一边按照atong指示的方向行车,把我们送到了atong的家门口。我看看手机显示的时间,三点四十八分,走了正好一个小时。
  环顾四周,竟没有一点乡村小镇的味道,完全是城市景观。看样子经济发达地区城乡差距似乎是明显缩小了。不过,街道上十分清静,并没有大都市那种熙熙攘攘,这一点或许正是唯一保留的乡村小镇味道吧。
  我们还没有来得及细细品味小镇风光,几分钟后一辆小车驶到面前。车还没有停稳,透过车窗我便一眼认出坐在副驾驶位置的atong(这是因为在凯迪网络上看到过atong的照片)。我马上迎上前去,和刚刚下车的atong双手紧握说,我一看就是你。Atong说欢迎欢迎,您能来我太高兴了。我把家人一一介绍后,atong热情洋溢地带领我们走上三楼走进他家。这时,atong的太太和两个小姑娘也热情地迎接我们。一见面我就对两位小淑女说你们可是凯迪的名人哦,姐妹俩听了抿嘴一笑,真像淑女般有点腼腆。当时的情景一点都不像是初次见面,仿佛是多年的老朋友,也像是过年走亲戚一般。
  
  (写于2007年2月28日15:20:26)(未完待续)
  
  两位小淑女
  
  四位主人引领我们四人一一参观每间居室,然后在宽敞的大厅里沙发上落座。女主人已经端上茶来。紫薇紫娟姐妹俩的居室最为显眼的就是满墙张贴着着历年的奖状(图片三张)。姐妹俩专门有一间活动室,里面除了各种玩具之外,还有一架钢琴(图片三张)。妹妹紫娟当时就为我们演奏了一曲。她演奏的音乐很动听,吸引了外孙女米粒儿,也坐在旁边像模像样地弹奏起练习曲,却很不老练,紫娟便耐心地为她做了示范。我好奇地问紫薇是否也弹钢琴?她母亲说紫娟学的是拉丁舞。我说,哦,真了不起,紫薇跳一段吧!紫薇腼腆一笑,没有答话。Atong夫妇随即打开光碟,让我们欣赏了紫薇在训练场所学习跳拉丁舞的录像。我们一边看一边情不自禁地啧啧称叹,姐妹俩真是多才多艺呀!
  米粒儿是彻底叹服了,亲密地与两位姐姐玩耍在一起。两位姐姐把旱冰鞋给她穿上,并且耐心地教她站立行走滑步。米粒儿可是第一次穿旱冰鞋哦!三个小姐妹亲密的样子哪里有第一次见面的痕迹呢?我心里想,或许,小孩子之间的距离真的很小,比起成年人来更容易亲近的多。
  当三个小伙伴在一起嬉戏的时候,Atong站起来说还要回工厂去上班,5点钟下班再来陪我们。我说好啊,没关系,你先去上班吧,回来咱们再聊。Atong的敬业精神我是在原创基地就早已充分感受到的。
  
  (写于2007年3月1日0:30:45)(未完待续)
  
  幸福的川妹子
  
  Atong去上班后,他的太太和我们叙家常。主要是我的老伴儿和女儿与她聊,我一边听,偶尔也插几句问话。Atong的太太是四川人,原先和Atong一起在东莞另外一家工厂打工。我说起七十年代我们在新疆时也有许多四川姑娘嫁到兵团农场,那时我们称呼她们是川妹子。Atong的太太说现在也这么称呼。眼前这位川妹子确实很漂亮,看上去她比Atong年轻得多,现在她已经不再上班,在家里做全职太太。她们三人像是亲人一般无话不说地攀谈。我在一旁看着,听着,从这位川妹子侃侃而谈时洋溢在眉目间的神色感受到,她很幸福。我忍不住问了一句,那时是你追他还是他追你呢?我老伴儿嗔笑我道,那还用问?Atong太太倒是很大方,说话时像是沉浸在甜蜜的回忆之中。她说厂子里那么多姐妹他却偏偏盯住我了,而且花了半年多时间追求,真是被他感动才答应他的。她笑笑说这或许就是缘分吧(图片三张)。我说是的是的,的确是缘分。
  老伴儿和女儿与她聊起她四川家乡的事,有一段很令我感动。她说到她弟弟大学毕业后也曾到南方大城市应聘教师,但那学校的政策似乎有点儿歧视外地人,同样条件的外地人其待遇却比当地人相差很多。心地单纯的弟弟不愿忍受这种歧视,宁愿回到家乡做一名山村小学教师。在民风纯朴真诚的家乡弟弟如鱼得水,以对教师这个职业的热爱和纯真善良的爱心,身心愉悦地给家乡孩子们教书,施展自己的才华。孩子们上学放学都是他用摩托车接送,每天在山村小路上接送八趟。他不仅受到家乡孩子们的爱戴,也获得了一位护士姑娘的芳心,两人正处在热恋之中。我问她你弟弟的故事讲给Atong听过吗?她回答说没有。这使我有点儿吃惊,我说应该讲给他听,这样Atong也好把你弟弟的故事写出来,一定很感动人。其实当时我心里还在想,Atong如果也写写自己的爱情故事,也会是很浪漫很动人的吧。
  这是一个幸福的家庭。年轻漂亮的川妹子用甜蜜的笑容道出了她的幸福,她的两个宝贝女儿把幸福用纯真的笑声演奏成美妙的音符。Atong的幸福还用说吗?他每天都浸泡在幸福的蜜罐里呢!
  
  (写于2007年3月1日4:59:48)(未完待续)
  
  盛情款待
  
  时间过得真快,转眼间Atong已经下班归来。因为到了晚饭时分,自然得叨扰主人一起用餐。本想尝尝主人家的厨艺,Atong却叫我们下楼,说车在下面等着。客随主便。我知道Atong是要在饭店设宴招待了,却没想到他竟把我们带到了四星级的莲湖酒店,看来Atong是把我们当作贵宾对待了。
  熟悉我的人都知道我对于吃饭是最不挑剔最不讲究的,无论怎样的饭菜我都吃得很香很香,退休前学校里有位同事曾对此极为羡慕。此番Atong如此盛情款待,其心情我很理解。他和我一样都十分珍视彼此间的友情,这样的隆重也是他由衷的表达方式。虽然我觉得完全不必,却也深深感动,他的盛情远远超过了四星级五星级。
  驶往酒店途中,Atong夫妇兴致勃勃地为我们讲解小镇风光,使人感受到他们情不自禁的自豪和幸福。是啊,正是像他们这样热爱生活懂得生活的人,才使得小镇着实迷人的景致更加富有生动灵秀的魅力。
  莲湖酒店坐落在莲湖旁。莲湖湖面浩浩三百亩,Atong介绍说这里曾是中国莲花节的分会场,云集了世界许多国家和地区的珍贵品种,每到莲花盛开的季节,其景致格外壮观迷人。Atong眼睛里闪着亮光对我们说:“那时你们再来就好了”。
  毕竟是四星级,莲湖酒店装修得十分豪华精致。走进大厅,挂满红色吉祥物的硕大盆橘散发出节日浓郁的喜庆气氛(后来我请教Atong才知道,那是盆栽橘子树,是广东人的风俗,表示新年好运气,广东人称之为“盆橘”,过年家家户户以及企业都会买两盆放在家里或企业大门口。上面挂的是红包,更是招财进宝的意思。广东人把过年发的红包称之为“利是”)。Atong说,咱们在这里合影吧。于是,我们两家三代八口人喜气洋洋地站在盆橘前,请酒店工作人员为我们拍下了珍贵的合影(照片附后)。接着Atong又与我单拍了一张合影,并给三个小姑娘拍下合影照片(照片两张附后)。后来Atong把照片通过邮箱发送过来的时候,我看到他给合影命名为“两家福”,我心头一笑,倒也名副其实。由此“两家福”,我想到另一个词:“万家福”,祝愿天下人家皆有福。
  落座后,孩子们乘点菜的功夫到酒店外花园里玩一会儿,Atong太太赶忙用相机隔着窗玻璃拍下几张照片(照片四张)。点菜时Atong问我有没有什么忌口?我回答说,噢,没有没有,随意吧。看看,Atong是多么细心的人,难怪他的太太和两个女儿都那么爱他。
  Atong很会点菜,餐桌上一道道佳肴色香味形俱佳,配上葡萄美酒和饮料,相得益彰,十分得体大方。Atong的盛情着实令人感动,然而如此破费也叫我与心不忍。此时我才明白老伴儿嗔怪得有理,匆忙之间竟没有带来什么礼物,相形之下,我竟如此粗心,或许是因为我从来不理家政财务之缘故吧。虽然我相信Atong不会责怪,还是要在此表示一下心中的歉意。好在老伴儿席后给紫薇紫娟每人一个红包(“利是”),略微有些弥补,不至于使我出丑太多吧。
  我不善饮酒,但是红酒还是喜欢喝一点的。美酒佳肴,畅叙友情。这不正是自古以来文人最为惬意畅快之事吗?
  
  (写于2007年3月1日18:16:44)(未完待续)
  
  畅叙友情
  
  席间,紫薇紫娟姐妹俩与米粒儿津津有味、十分开心的样子给酒店增添了勃勃生机,一旁的服务员们也都受到感染,情不自禁地挂满了笑容。细腻温柔的Atong太太则不时与我老伴儿及女儿谈笑风生地聊些她们关心的话题。Atong豪爽健谈,亲切温和,谈吐间充满激情,这些都给我们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就连从不上网的老伴儿也为我有这样的网友而赞叹不已。欢乐和谐的气氛叫任何人都感觉不出这是相隔千里之遥,第一次相聚的两家人家。
  散席之后两家人一起漫步在莲湖边,欣赏被五颜六色的彩色霓虹灯装扮得灿烂一新的莲湖广场夜景。莲湖广场莲湖边一角搭着一个“招财进宝”的台子,五彩缤纷,洋溢着喜庆气氛。Atong热情相邀又拍了几张照片,是我和Atong及三个小姑娘的合照(照片三张附后)。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此时紫娟小嘴却嘟了起来。她那一脸生气的模样倒也格外动人。我问Atong紫娟怎么啦?Atong说她生气了,原因不明。我猜想,或许是知道我们就要告别,有些依依不舍吧。
  无论是酒席间,还是湖边漫步,我和Atong一直在兴致勃勃随意交谈着网络论坛的有关话题。到底是有两年多论坛交流的基础,彼此间早已是心有灵犀,心照不宣。我们两人尽管在许多方面有着不同的见解——各自的经历和生活环境不同,这是不足为怪的,但是与以往在网络论坛里一样,我们总能找到一致的地方,总能以求同存异之气度包容对方。这才是友情得以牢固、得以长存的基础。
  我们说到了许多话题,许多网友。对于凯迪原创的朋友们,谈起来总是令人心情愉悦,说也说不完,说也说不够。因为诸多网友早已成为我们生活中的一部分,各自的性格差异构成各自独特的魅力,所以我和Atong谈论时都十分兴奋。话题随兴致变换,我也直言Atong,有许多事情不必过于顶真,争辩不止,有的也不必生拉硬扯在一起。Atong坦然一笑,竟十分赞同。我知道很多时候,人都是随着性情而为之,尤其在网络上,恣意放纵一下个性也是可以理解的。我们也探讨到一些具体问题,仅仅寥寥数语就达到了默契,随后便是舒畅地开怀一笑。真正的朋友,沟通起来就是如此简单。
  当我说起上网两年多来从未见过网友,他是我见的第一人时,Atong显得格外激动。我诚心相邀,以后一定找机会来西安一游,Atong也希望我能在莲花盛开的季节再到桥头莲湖赏景。我确信,无论以后是否还有机会见面,我们之间的友情将会长存于天地之间。
  
  (写于2007年3月1日23:53:22)(未完待续)
  
  拥抱告别
  朋友相见,终有一别。Atong预约的出租车准时驶来,我们要告别了。老伴儿看到Atong在给司机付费,急忙上前说不用不用,我们自己来付。Atong却麻利地把钱给了司机,并叮咛道,嗨,车费付过了,你们可不要再付双份哦。
  上车前,两家人亲切地一一话别,竟有点儿依依不舍。我情不自禁地与紫薇紫娟分别拥抱一下,拍拍他们的肩膀,说了声再见再见,默默地把我心中的祝福留给她们。最后,当我与Atong握手道别之后,出租车载着我们一家四人缓缓而行。驶出好远一段路,我留意到Atong一家四口还在向我们挥手致意。
  这次拜访,事先谁也没有料到,就连我自己也纯属偶发冲动,临时决定。但是,结果竟如此圆满,不单是我和Atong两人,而是两家三代八人都不由自主地亲近起来。快乐自始至终萦绕在每一个人心中,洋溢在每一个人的眼角眉头。这快乐来自真诚。是的,真诚是快乐之本。
  返回途中,也许是因为夜晚行车需要专心行驶,也许是其性格所致,司机没有与我们交谈。我也正好既无意说话,也无心欣赏两旁夜景,一直沉浸在快乐之中,默默回味着诚挚的友情。
  又是一个小时过去了,出租车把我们送回到儿子家小区门口。一下车,我便给Atong打电话说,我们到家了,谢谢你的盛情款待。Atong回答说,不客气,早点儿休息吧!我看了看时间,从出发到此刻,正好六个小时。
  拜访网友的确是一件快乐的事情,但是一向不愿意太多打扰别人的我,也感到一些愧疚,这次确实叨扰太多。因此,九天后拜访探陶者老师时,我预先告知拜访时间计划半小时左右,不必刻意安排。尽管如此,那次短暂的拜访同样使我受益匪浅。两次拜访网友,使我的深圳之行增添了无尽的乐趣,收获了意外的喜悦。
  谁说网络只是虚拟的世界?只要付出真诚,谁都能收获快乐。
  
  (写于2007年3月2日5:02:12)(全文完)
  
  
  

作者签名:
积攒人生六十年,黄金时代写华章。
蜡炬纵有泪干时,不肯空耗三寸光。

 
收  藏   

回帖


回复人: 阿敏妹子 Re:拜访网友 不亦乐乎——东莞桥头镇访问佟平小记 回复时间: 2007.05.12 21:51

    非常同意老师的观点!
  其实,在网络上,我们更容易敞开心扉!

回    复    
回复人: huwei71122 Re:拜访网友 不亦乐乎——东莞桥头镇访问佟平小记 回复时间: 2007.03.12 22:09

    网络是虚拟的,网络里的人却是最真实的,网友也只是认识的途径不同罢了!
  羡慕老师能拥有这份美好的情感.

回    复    
回复人: 向前 Re:拜访网友 回复时间: 2007.03.11 10:45

    恩,好!

回    复    
回复人: 容冰季节 Re:拜访网友 不亦乐乎——东莞桥头镇访问佟平小记 回复时间: 2007.03.10 17:04

    谁说网络只是虚拟的世界?只要付出真诚,谁都能收获快乐。
  
  有时,网络比现实更易真诚,因为彼此没有利益冲突:)
  
  问好!

回    复    
回复人: 江南鬼火 Re:拜访网友 不亦乐乎——东莞桥头镇访问佟平小记 回复时间: 2007.03.07 10:05

    提挚纯的友谊!!

回    复    

回复


回复主题: 回复在论坛回复到信箱
回复内容:
附加签名:
      
本站作品版权所有,未经胡杨林或作者本人同意,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服务支持拓商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