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坛 > 小说 > 浮 世 收藏:0 回复:5 点击:2950 | 本文来自:特区三界纵横
 
裤裆里憋屎     文 / 左手华彩
发表时间:2013.12.11 11:49:31  
 
 

  题记 - 我们每个人都是井底之蛙,所不同的只是栖息的这口井的直径大小而已。每个人也都是可怜的夏虫,不可语冰。于是,我们天生需要旅行。就算终于不可能看到冰,夏虫也力所能及地面对无暇的水和渐渐刺骨的秋风,想象一下冰的透明清澈与痛彻心扉的寒冻。——《带上灵魂去旅行》
  
  【壹】
  
  上班的路一直很堵,从来就没畅快过。
  千里楼挤在公交车上很是抓狂很是坐立不安,他把右手的虎口放到嘴里咬,似乎效果并不好。
  他紧闭牙关,身体不停蠕动,致使身侧的一位长发美女紧锁眉头避而远之。
  当然,她之所以认为自己逃过了一次性骚扰,是因为她无法透过千里楼的风衣的后开叉看到里面在做的肛门收缩动作。
  千里楼无奈用手机点开百度转移思绪,他输入“拉肚子但只能选择憋着的情况下如何缓解便意?”
  小楼暗自不爽,“每天上班的路都是一坨便秘,可老子常年肠胃炎,一泻千里的酣畅每每无从释放……”
  千里楼正憋屈,身边一个眼镜男手机突然响了起来,铃声是左小祖咒的口水歌,“我本是老天爷他干爹 你看我体面不体面啊 说个啥人定胜天 天不尿我我尿天……”
  小楼的脸憋得更红了,不禁“傻逼”两个字破口而出。
  
  【贰】
  
  千里楼下了公交车,随地呸了一口痰。
  瞬间冲过来一帮人把他团团包围,为首的是一个大叔,另有四位大妈,几人都套着“市容监督员”的马甲。
  “小伙子,你这不对啊,你得交罚款啊。”大妈说道。
  “怎么了,我下次注意还不行吗?”小楼一边答一边用脚把地上的证据给搓了。
  “小伙子,你看这上面的规定,要罚款50元的。”大叔掂量着一个红本本给他看。
  “我不看,我说了下次注意,天朝不给人改过自新的机会呀?”小楼不爽的问。
  “你打110问一下,就知道这是国家规定的啦。”又一个大妈插嘴道。
  “我不打,我知道你们和110熟。”小楼嘿嘿一笑。
  “小伙子,我们也不为难你,怎么也得交个10块钱,要不我们没法管理了。”又一个大妈语重心长地劝服。
  “你们放心,我一分钱都不会交的,有些话说拆了就不好了,你们罚那些钱都干嘛了?”千里楼脸一沉。
  “我们把罚款都上交了呢,我们可是……”大妈最后没可是出来。
  
  “借队,要不你开车过来一趟,有个小伙子傲慢的很啊。”大叔打手机叫人了。
  千里楼盯着大叔看,大叔的眼神不禁有点闪躲。
  十分钟的样子,过来个警察骑个摩托车。
  “就你小子在这闹事啊?”借借问。
  “我吐了口痰然后搓了一脚,就算闹事啊?”千里楼问。
  借借笑了,“我操,是挺傲慢啊。”
  “你们警察,有点特权就牛逼了?”千里楼问。
  借借急眼了,他把外面的警服警裤脱了,把里面的秋衣秋裤脱了,把最里面的内衣内裤也脱了。
  “你有正义感吗?”千里楼又问。
  听千里楼如此问,原本赤身裸体的借借将右手在屁股后面一晃,竟抽了一支警棍出来。
  千里楼一愣,心想,“深藏不漏啊。”大叔大妈们更是对借借投以惊异的目光。
  不等借借用警棍撸他,千里楼跆拳道伺候上再说,一顿勾踢、后回踢、跳后踢。
  借借倒在地上奄奄一息,千里楼俯身从借借甩在一旁的裤腰带上取下配枪。
  接着他又扳动保险、向后拉动套筒到底、释放套筒、子弹上膛一气呵成,最后对准借借眉心扣动扳机,路边的野花分外烂漫。
  
  千里楼一看表,骂道,“害的老子上班要迟到了,迟到一次罚50呢。”
  “我给!”大叔第一个表态。
  “你个老鸡巴登,一个大老爷们天天跟咱们娘们家的抢饭吃,你给个屁!”其中一位大妈说着就上手挠大叔,其他三个大妈也恍然大悟般加入了连抓带挠的混战。
  千里楼看他们厮打在一团,笑了笑,把92式手枪上好保险,往裤裆里一插,闪人再说。
  
  【叁】
  
  千里楼到了报社,刚好够一分钟打卡,他松了一口气。
  去洗手间噼里啪啦地爽了以后,回顾了一眼自己的屎。
  千里楼心里咯噔了一下,“妈的,见红了。”
  突然洗手间门“砰砰砰”被狂敲不止。
  小楼知道像这种报丧似的敲门肯定是周舟。
  “小楼,咱们今天的采访任务是吉港市财经峰会开幕,他们都在楼下等你呢!”周主任喊道。
  “好嘞!”千里楼一边忙着提裤子一边应着。
  
  “楼哥,那边过来的是不是财政局长踩晕飞啊?”小戴提醒道。
  “没错,冲!”小楼率领守在会展大门口蹲点的几个同事,钢炮一般射了出去。
  “踩局长,最近全国老百姓都在呼吁政府官员个人财务公开,你怎么看?”千里楼问。
  “好事儿呀,应该鼓励啊。”踩晕飞瞥了一眼千里楼。
  “你作为咱们市政财务口的领导,是否愿意做个表率呢,请问您的个人收入是多少?”千里楼笑着问。
  “我的收入还不够单独申报个人所得税呢,不足挂齿啦。”踩晕飞谦虚地回答。
  “年收入12万以上就够单独申报个人所得税的了,您不会连我们这种小屁民都赶不上吧?”千里楼尽量压住声音。
  踩晕飞急眼了,他把外面的西装西裤脱了,把里面的衬衫和秋裤脱了,把最里面的丁字裤也脱了。
  “你有廉耻心吗?”千里楼再问。
  听千里楼如此问,原本赤身裸体的踩晕飞将右手在屁股后面一晃,竟抽了一卷钞票出来。
  小戴看着那一卷钞票,再看看丢在一边的丁字裤,不由得吞了吞口水。
  不等踩晕飞用钱砸他,千里楼跆拳道伺候上再说,一顿腾空后踢、腾空侧踢、腾空后旋踢。
  踩晕飞倒在地上奄奄一息,千里楼俯身捡起那一卷钞票,塞进风衣口袋。
  接着他又扳动保险、向后拉动套筒到底、释放套筒、子弹上膛一气呵成,最后对准踩晕飞眉心扣动扳机,峰会的开幕鞭炮适时响起。
  
  “楼哥,你屁股后面红了……”小戴战战兢兢地提醒小楼。
  “我操,我去医院看一下,你们先回社里吧。”千里楼笑了笑,整了整风衣,拂袖而去。留下小戴几位在风中继续凌乱。
  
  【肆】
  
  “大夫,你这不是胃肠科吗?”千里楼问。
  “是啊,怎么了?”寒月厌恶的看着千里楼。
  “那你让我去做包皮手术干嘛啊?”千里楼费解的问。
  “你包皮太长了,像个窗帘一样把肛门遮着,影响我的视线。”寒月很鄙视这个病人的智商。
  “大夫,你这是跟我扯犊子的节奏啊?”小楼冷哼了一声。
  “你是大夫,还是我是大夫啊?让你干嘛就干嘛,要不回家等死去!”寒月怒了。
  “你是大夫还是流氓啊?你是大夫还是杀手啊?你让谁死谁就得死,是吧?”千里楼问。
  寒月急眼了,她把外面的白大褂脱了,把里面的外套脱了,把最里面的比基尼也脱了。
  “你有医者父母心吗?”千里楼又问。
  听千里楼如此问,原本赤身裸体的寒月将右手在屁股后面一晃,竟抽了一枚柳叶刀出来。
  千里楼心想,“这娘们儿会暗器啊!”
  不等寒月用柳叶刀镖他,千里楼相扑伺候上再说,一顿寄倒、押倒、突倒。
  寒月倒在地上奄奄一息,千里楼俯身捡起那一枚柳叶刀,塞进风衣另一个口袋。
  接着他又扳动保险、向后拉动套筒到最后、释放套筒、子弹上膛一气呵成,最后对准寒月眉心扣动扳机,纯洁的白大褂染出了一片日本红。
  
  【结】
  
  从医院出来,已近暮色。
  千里楼这一天只拉了一泼,却始终没有进餐。
  不由得肚子开始“咕咕”叫了。
  恰巧路过一家米粉店,小楼便闻着味儿寻了过去。
  他总听同事说喝奶养胃,便一边往里走一边问道,“老板,给我来杯奶茶。”
  “没有奶茶。”老板是个土里土气的小男人。
  “为什么没有?”千里楼指着男人的鼻子问。
  “我们是米粉店,从来不卖奶茶。”弄墨回答。
  “有没有奶茶?”说着千里楼掏出一枚柳叶刀摆到他跟前。
  “没有。”
  “有没有奶茶?”说着千里楼掏出一卷钞票拍在他面前。
  “没有。”
  “有没有奶茶?”说着千里楼从裤裆里拔出一支92式手枪,上膛后,撂在他面前。
  “没有。”弄墨不耐烦地重复着。
  千里楼笑了笑,从柳叶刀开始一件一件收回口袋,当他抓起那把枪的时候。
  弄墨的老婆弄影挺着个大肚子从后堂跑了出来,大喊着,“有奶茶,有奶茶,别杀我老公!“
  弄墨突然露出惊恐的眼神,而千里楼瞬间举枪对准孕妇的眉心,今天的米粉老汤多了一股腥味,恐怕是不能卖了。
  千里楼拔出弹夹瞄了一眼,子弹还剩三发,他暗自思忖,“应该是够玩了。”
  


 
收  藏   

回帖


回复人: Wb Re:裤裆里憋屎 回复时间: 2017.05.08 05:07

    幽黙风趣,有股子狠劲!十几年前能写出这种小说,有点勇气。

回    复    
回复人: jlyjlwh200 Re:裤裆里憋屎 回复时间: 2017.04.28 09:01

    卑鄙下流,当年在这里骗女人

回    复    
回复人: 天边 Re:裤裆里憋屎 回复时间: 2017.03.15 16:25

    哈哈哈哈,有意思,看得我一直在笑个不停。

1 篇回复    查 看 回 复    回    复    
回复人: 千面弄影 Re:裤裆里憋屎 回复时间: 2013.12.11 21:03

    一直没有仔细看,晚上没事把帖子又看了,才发现借那句跟贴的含义。抽空写个长篇吧,估计畅销,,
  
  

1 篇回复    查 看 回 复    回    复    
回复人: 千面弄影 Re:裤裆里憋屎 回复时间: 2013.12.11 13:33

    走的路线不一样了

回    复    

回复


回复主题: 回复在论坛回复到信箱
回复内容:
附加签名:
      
本站作品版权所有,未经胡杨林或作者本人同意,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服务支持拓商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