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坛 > 文评 > 你评我论 收藏:0 回复:1 点击:2607 | 本文来自:事事关心 主题区
 
万水千山皆有情     文 / 小屋
发表时间:2013.09.09 16:05:12  
 
 

  桐华的一部小说《曾许诺》,让我爱不释手。在上古时期这片辽阔山河大地上徐徐拉开的序幕后,演绎的一出出爱恨情仇。看似儿女情长,却把宏大的场面和无尽的是非恩怨揉进爱情的悲欢离合。在她的故事里,世间万事万物都脱离不了一个情字,正所谓,万水千山皆有情。
  宇宙混沌之初,神族、人族、妖族混居于天地之间,盘古大帝先逝后,天下战火频起,大荒之年,三大神族:中原的神农、东南的高辛、西北的轩辕,三分天下鼎足而立。神农族的首领被称为炎帝,以仁治国;高辛的首领被称为俊帝,以礼治国,轩辕族最为幼小,首领被称为黄帝,以法治国。
  神农国物产富饶,人口最多,在它的西南有一个风景优美的蛮夷之地,这里居住着十分野蛮落后的九夷族,被列为最低等的贱民,男子生而为奴,女子生而为婢。俗话说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不论是人还是神,谁也别想永远主载谁的命运。
  九夷族不甘残酷奴役,在一个狠毒的妖兽助阵下,将前来平乱的十几个神族大将杀退,最后惊动神农首领炎帝,请来第一高手祝融擒拿妖兽,这个妖兽被九夷族称之为兽王,就是本书最主要的主人公——蚩尤。
  祝融等神将驾驭着各种坐骑飞到九夷,为了逼近兽王现身,用残忍的手段每隔一柱香杀掉十个九夷族男子,兽王趁他们松懈之际奋力反击,重伤而逃,十天十夜后,逃到一个悬崖边,纵身跃下,看到了山谷中,一个青衫少女在溪中玩耍。古今情场中,男女相悦的妙处就在于不可预见,无法控制。人们永远都无法知道,会在什么时刻,爱上什么样的人,但一旦爱了,便是千山万水,也无法阻隔一往情深。
  二百年后,神农山的紫金顶住着当年被炎帝救下来的兽王蚩尤,炎帝将这里列为禁地,就是防止伤好后的蚩尤与大将祝融的积怨引起大的战争。炎帝有一子一女,王子榆罔神力低微,不过心地仁厚,行事大度,颇得大家拥护,公主云桑,聪明才智,美丽端庄。两个人都与蚩尤感情很深。
  这一天,王子榆罔来到禁地求助蚩尤下山去彻查祝融贪图博父山的地火练功,至使方圆几百里寸草不生,民不聊生,因为祝融官大没有人敢向炎帝呈报,其实蚩尤并不觉得祝融做错什么,天地万物本就弱肉强食,榆罔心地过于良善,不过若没有当年他的心肠,星夜带他回神农山,也就没有今日的蚩尤。
  博父国外的荒野上,蚩尤遇到了二百年前的那个青衣女人西陵珩,他的心底春意盎然,这些年来,他从一只野兽学着做人,最先懂得是狰狞原来常常隐藏在笑容下,通过淋淋种种的试探,西陵珩的善良感动了他,他暗中帮助她把博父山的地火熄灭。
  为了怕祝融伤害阿珩,死皮赖脸的粘住她,为了保护阿珩,他去阻止祝融的跟踪,没想到,阿珩进入了高辛国,被人族欺骗捆绑在祭台上,她的鲜血浸透了大地,就在她被卷入永恒的黑暗中,她的身体被一双温暖的手抱起来,救她的就是高辛的大王子少昊,她的未婚夫,原来西陵珩是轩辕国唯一的公主,身份何等高贵。
  傍晚时分,蚩尤从天而降,他闭上眼睛收搜阿珩的气息,展开了疯狂的抱负,将伤害她的整个村庄人全部淹没。蚩尤本就是二百年前被神农炎帝收服的兽王,既残忍也真诚,既狡诈也纯情,武力超群,战无不胜,他心中没有任何清规戒律,只有仇恨,唯一的目标就是用武力征服天地万物,一统天下。幸运的是,他遇到了阿珩,轩辕国的公主,她的笑靥告诉他天地间不只有仇恨还有爱和亲情。可是心爱的姑娘就这样消失了。
  
  在大荒的西边有座上古圣地玉山,住着西王母,每三十年举行一次蟠桃宴,天下各路神仙齐聚,又是一年蟠桃宴,玉山上煞是热闹。蚩尤一身红袍,目光冰冷从瑶池边走过,看眼前景色,繁花烂漫,碧波荡漾,却让他神情消沉,阿珩已经离世两年多了,若有若无的哀伤向蚩尤袭来,漫天缤纷在他眼里失去了色彩。
  桃花林中,神农国的公主云桑拜见王母,王母像她介绍玉山上所藏的神兵宝器,其中一把没有箭的弓引起了云桑的好奇,原来这把弓有着很深的渊源,它不是用来杀戮,而是用来寻找。传说盘古大帝劈开天地后,因忙于治理天地,失去了心爱女子,为了再次见到她,打造了这把弓,据说拉满弓,只要心里念着谁,不管多么遥远,是生是死都会再聚,可是谁都没有灵验过。
  一直躲在林中的蚩尤走过来,说:“我想要这把盘古弓”,王母一惊,她居然没有察觉到他在近处,云桑连忙阻止蚩尤不要胡闹,神农的云桑公主心思聪慧,博学多识,就是大将祝融都让她三分,可她却拿蚩尤毫无办法。
  从小到大,她和轩辕国的公主西陵珩是最好的姐妹,知道阿珩在玉山,自是前往相看,西陵珩身份本就不一般,轩辕黄帝侍嫔众多,共有九子一女,阿珩大名叫轩辕妭,其母是正妃嫘祖所生,她的同胞哥哥轩辕青阳最有可能继承王位,而且自幼与高辛国的大王子高辛少昊定亲。
  云桑自幼母亲早亡,小妹女娃在东海玩水时溺水而亡,这就是著名的精卫填海,二妹瑶姬生下就是病秧子,所以云桑小小年纪心事就多,不像阿珩,永远都是泡在蜜罐里长大的。一路走来,遇到高辛国清逸出尘的大将军诺奈,一见倾心,两心相惜,从而引出一段不求相守,但求相护的心酸。
  诺奈本是奉王子少昊之命给未婚妻阿珩送治伤的药,见到云桑,误以为是阿珩,从而擦肩,一步错,步步错,心可作磐石,却终抵不过流年。生当复来归,死当长相思,这是书中最具悲情的一对,情根深种,忠义难全。
  阿珩自从被少昊救下送到玉山,因高辛国的叛乱刚刚平定,未等阿珩醒来就离开了,实际并没见过这位文武双全的未婚夫。世人都说,父母都希望有像轩辕青阳这样的儿子,有女都想嫁高辛少昊这样的夫婿,少年们都想做蚩尤这样的猛士。大荒的岁月太过久远,神族的寿命也太绵长,三分天下的平衡终有一天被打破。
   话说蚩尤,一旦心里要定了那张弓,必会不怕万险,浮云蔽日的晚上,他潜入玉山的地宫将其盗走,被侍卫一路追杀,跑向瑶池,见远处一青衣女子,走近后,惊呆了,一把抓住她,难怪自己怎么也找不到她,原来她在玉山,阿珩一看到她没好气地说他胆大包天,蚩尤嘻皮笑脸地把弓放在阿珩手上就跑了,阿珩被侍卫包围,被王母惩罚要幽禁120年。
  蟠桃宴上,比武大会,胜出者会得到王母的一件宝物——驻颜花,拥有者可以求来容颜永驻,蚩尤心动,胜出将礼物送给阿珩,看到她喜不自胜时,终于明白了当年在九夷山中看到那只红狐狸为什么会把最好吃的东西送给雌狐狸,深情到无可救药,像一朵朵桃花,放肆地开着,拦也拦不住,这一生只有这一次就够。
  蟠桃宴后,宾客尽走,阿珩被迫留了下来,其实以阿珩的身份,想走谁能拦得了,蚩尤、娘家还有未来的夫家都可以带走她,只因为上次的伤非常重,玉山的灵气适合养伤,山中的千年蟠桃,万年玉髓,正好能调理阿珩的身体,这就是大家都不救她的原因,若不是这个原因,恐怕玉山早就大乱了。
  一年过去了,蚩尤仿佛猜到阿珩的寂寞,派人送来一种瘦弱的狐兽叫敝敝,阿珩拿来玉山最好的东西喂它,慢慢地,敝敝长大的,它既有狐族天生的美丽,也能生出双翼飞舞,蚩尤经常写信告诉他的经历,渐渐地盼望蚩尤的信已成为一种习惯。
  不久,蚩尤又送给阿珩一只琅鸟(也就是凤凰的儿子),琅鸟脾气躁,阿珩运用智慧将其训服,取名“烈阳”。作者笔下用大量的文字描写这对敝敝和琅鸟烈阳动物,它们与阿珩不离不弃,它们像孩子一样任性和顽皮,但面对阿珩的生死时可以舍命相随,忠贞不二,对充满灵性的动物来说,爱也存在于它们的世界。
  几十年来,阿珩收到蚩尤很多礼物,无数封信,可她没有一件回赠,玉山之上所有的东西都是王母的,不属于她,她的母亲精通养蚕纺纱,阿珩从小耳渎目染,她借助玉山的灵气养出一种天下绝无仅有的蚕,十六年养成桃花蚕,五年纺纱,三年织布,一年裁衣,二十五年只为蚩尤准备好红色衣袍,然后让琅鸟烈阳送到那个人手中。
  一晃六十年过去了,又是一年蟠桃会,神农公主云桑来到玉山找阿珩,诉说自己的伤心事,二妹瑶姬走了,炎帝伤痛病重,一个雨夜,云桑去高辛见大将军诺奈,该发生的都发生了,神农和高辛都是上古神族,礼仪繁琐,民风保守,轩辕却民风豪放,对男女相悦之事很是宽容,所以阿珩觉得为情之所至,而云桑却愧疚难安。
  错就错在云桑不该一直没告诉诺奈,她不是少昊王子的未婚妻阿珩,而是一味的试探,自换身份,戒心太重,人啊,信任的获得很难,毁灭就在一瞬间,诺奈一直以为自己爱上的人是王子殿下的人,所以可想而知,当有一天知道云桑欺骗他时,如何收场?这就是诺奈的悲剧,一次酒后糊里糊涂地答应了一门亲事,竟酿成大祸。
  蚩尤终于还是来了,六十年在人间是多么长的时间,对于神族也许就是一眨眼,可他还是觉得那么漫长,阿珩的伤好了,他要带她偷偷走,他要让她过自由自在的生活。然而此时高辛国的王子少昊来到玉山请求王母放阿珩下山,并答应无条件为玉山做一件事情作为补偿,王母成全了他的要求。阿珩走向少昊,蚩尤脸色苍白,他多么希望阿珩不是轩辕国的公主。
  在回归轩辕国的路上,少昊拿出好酒送给阿珩,高辛少昊平生三好——打铁、酿酒和弹琴。幼年丧母,受继母和兄弟迫害,因儒雅淡定,深得民心,却从没得到父皇真心喜爱,俗话说,帝王家,子强父欢喜,但子过强就变成了父亲的敌人。一路走来,踏过万千鲜血,披荆斩棘,终成一代俊帝,却没有半点喜悦。夫妻间的誓言可破,兄弟间的情谊可灭,少昊的一生就是王室悲剧最好的印证。
  阿珩回到了轩辕国的朝阳峰,母亲和哥哥们的疼爱无以复加,她也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她每次偷偷下山,都无人阻碍,为什么她和别国的公主不一样,可以自由自在地行走于大荒内,因为母亲的纵容,这世上最宝贵的是什么,就是自由与快乐,天下什么宝物都换不来。
  阿珩的大哥轩辕青阳,一袭青衣,率性而为,关爱弟妹尊敬双亲,冷静沉着宠辱不惊,可谁知他心里的惆怅,父皇的二妃彤鱼氏心狠手辣,外有高辛神农两国虎视眈眈,上有黄帝疑心重重,下需保弟妹母亲安然无忧。层层看见看不见的刀光剑影,纵有知已高辛少昊弹琴品酒,却害怕,哪一日战场上相见,生死相对,又当何以自处?
  阿珩的四哥昌意,性情中人,君子如兰,才华横溢,疼爱妹妹阿珩,爱上轩辕国的封地若水族的首领昌朴,夫妻二人情真意切,人人称颂,但他们又是王室政局中的一枚棋子。何其有幸,即使联姻也是真爱,又何其不幸,他们终究牺牲在阴暗的宫廷之中,这本该是书中最美满的一对姻缘,却被轩辕黄帝的野心吞噬。这世界上最应该相信的就是人心,而最黑暗的也是人心,昌意和昌仆的爱可以天长地久,可生命却很短暂。
  历史上但凡有王室,必定就有争权夺利、尔虞我诈。作为王室的成员,从出生就被赋予了长远的使命,谁都有可能成为一粒棋子,纵然曾经是父母怀中最爱的孩子,不管多不甘心,必要时也得成为权术的牺牲品。阿珩回到家中,自己尊重的大哥就给她上了一课,是啊母亲和四哥总是尽量隔绝一切阴暗的斗争,希望她永远是自由自在的,可大哥却时刻提醒着她姓轩辕。
  心累的阿珩睡着了,夜畔时分,蚩尤潜入了朝阳峰,他只是想见见阿珩,告诉她,他的喜欢发自内心,没有一丝杂念,真挚无比,就像一对燕子,看似轻率,却终身不离不弃。然而被青阳发现打成重伤,在四哥昌仆的掩护下,阿珩带着昏迷的蚩尤骑着狐兽敝敝和烈阳逃走了。此时的蚩尤再没有了往日的张狂,脸上的笑容十分单纯满足,这样的笑容在成年男子脸上很难看到,因为年龄越大,欲望就会越复杂。
  飞到九夷山下,将受伤的蚩尤送到这个将他世世代代尊称为兽王的地方,想当年正是蚩尤的保护,这片风光旖旎的地方才得以保留至今。阿珩相信九夷山的巫王一定能救活他。在这个远离俗世的深山中,阿珩体会到前所未有生机勃勃的气象,人们碰见的相互问好,少女们相约去采桑,孩子们吵闹声,牛羊的叫声……,这一切都让她如此迷恋,在无数个莫名其妙的理由中,她住了一天又一天。
  蚩尤的病没有治好,因为他早就被人下了毒了,轩辕青阳的剑刺伤他后,他启动灵力疗伤,才会引发毒发,毒性遍布全身,为了救蚩尤,她将自己的手割伤,将蚩尤身体的毒也引入自己的身体,然后去神农国找云桑公主,希望能找到炎帝救下蚩尤,(据《山海经》描述,炎帝一生三个女儿,二女儿瑶姬,自幼多病,正值妙龄就亡故,死后化作露草,三女儿女娃,溺水而亡,化为精卫鸟,日日填海。神农氏尝百草救天下,却不能救自己的女儿)。
  炎帝出手救下了蚩尤和阿珩,也讲述了几百年前收蚩尤为徒的经过:想当年祝融带神将去猎杀九夷山的兽王,因王子榆罔苦求,饶恕兽王,召回祝融,于是炎帝亲往九夷,在一个沼泽地里找到他们,当时形势凶险,兽王用自己做饵将祝融等神将诱进沼泽,炎帝震惊,惊叹这只野兽的天赋,后来才发现这就是个无父母,被百兽养大的人,经过十天十夜的安服,终于将兽王带回神农山上收为徒弟,取名为“蚩尤”,教导他识字读书,人世礼节,磨去他的暴戾,将毕生的灵气和功夫传授于他。
  因经年尝遍百草救人,炎帝已病入膏肓,他希望蚩尤能辅助王子榆罔,不管刀山火海,兄弟共赴守住神农国,眼看着大荒几万年的和平安宁就要在德高望重的炎帝死后彻底终结,天下苍生又要陷入连绵不断的战火之中。炎帝弥留之际将《神农本草经》传授给阿珩,并告诉她,不管是人还是神要珍惜眼前所要拥有的。
  感情却原来还可以这样简单,这样温暖,这样真实,这样从容!
  阿珩和蚩尤终于相爱了,不论她遇到什么困难都可以躲在蚩尤的怀抱里。两位有情人相约每年四月,在九夷山的桃花树下相见,藤生树死缠到死,藤死树生死也缠。未来的路上充满荆棘,彼此对立的身份与立场注定让这份感情格外的坎坷与凄美。爱一个人是一世的诺言,无悔无怨,此生最骄傲的就是对爱的承诺!
  人都说能潜心学医的人肯定都有心中想守护的东西,阿珩就是这样。与蚩尤分别后,她女扮男装开始行医,救助世人,她努力学医,天真地以为有朝一日有资格对父王黄帝说她可以不嫁高辛王子少昊,可是她错了。她的父王黄帝必须用她的婚姻联合高辛国巩固自己的势力,为了父亲的江山和母亲、哥哥在轩辕国的地位,她不得不隐忍与蚩尤的感情,哪怕是她的假成婚都必须扮演她应有的角色。
  在父兄的眼里,也许阿珩的迷茫是不分轻重的幼稚。在国破家亡的生死时刻,一已之情会显得无处容身的渺小,但阿珩的内心却又是怎样的坚守这份感情,这份执著在国难家仇时又是越发让人心痛。当爱不再只是两个人的事时,当爱必须经历母后的安危,兄弟的生命时爱情被折磨得伤痕累累了,生死两茫茫,单纯的感情又怎么能负担得起这意乱情迷?
  为了王国兴衰,她必须与高辛少昊成婚,桃花树下,不见不散,本是恋人之间最单纯的承诺,然而深处权力漩涡中的人,却不得不面临各种抉择与取舍,不是身在其中的人又能怎么评价?炎帝病逝之时正是阿珩在桃花树下等候,可蚩尤为了神农失约了,他对炎帝平定江山有承诺。
  蚩尤一生活在诺言中,对阿珩厮守终生的承诺,对炎帝临危受命的承诺,对榆罔手兄情深的承诺……,一路走来,从决绝到沉稳,从随性到理智,他一直在成长,他被野兽养大,有着单纯的热情与忠诚,也有着猜疑和冷酷,有时他更像一只野兽,爱就是爱,恨就该恨,他不会轻易背叛,但也不能容忍别人背叛。
  阿珩让他脱离了兽类,开始体验人的情感,他在世人眼中残忍、狡猾,毒辣,而面对阿珩,只有一片赤诚,只要她心里有他,他便可以为她不顾一切,宁肯血满荒野。可他却忽视了一点,比仇恨强大的是爱情,比天地更遥远的是人心,没有对彼此的信任与坦诚,爱怎么会突破仇恨的枷锁?桃花树下的失约,让阿珩无法告诉她的难处,从而让蚩尤对她有了最浩大的恩怨,最纠结的爱恨。
  想当年,他的父王黄帝也是俊俏少年郎,也有自己的心上人彤鱼氏,然而爱情比不上抱负,他为了成王转眼娶了西陵嫘祖,大荒最有名望的女子,嫘祖的才华、背景,可以让他坐上王座,彤鱼氏痛恨嫘祖,开始了千年的怨恨、陷害、杀戮,多么疯狂与悲哀,阿珩的二哥云泽本应平和地生活着,可在彤鱼氏的设计中早早成为一坯黄土。这一切都是因为黄帝的贪心,怪只怪女人没有看清爱情的本质,她在黄帝的眼中怎能和江山相比,本来就是黄帝负了她,却偏偏把怨恨撒在嫘祖的身上,何其可悲!
  阿珩还是与高辛少昊结婚了,全然不顾蚩尤的反对,新婚时,阿珩问少昊是想让她做妻子还是王子妃?妻子是一生一世的唯一,荣辱得失,生老病死,都不离不弃。而王子妃就是休戚与共,彼此利用和提防是利益的盟友。少昊选择了做盟友而不做夫妻。阿珩唯一的条件就是等少昊成高辛的皇帝时放她自由。
  从选择帝王的那刻起,少昊就永无回头之日,断情绝义孤傲冷清,他很清楚自己的抱负,假扮恩爱夫妻,骗取高辛俊帝和轩辕黄帝的信任,阿珩曾说他是天下最无情之人,嗜父守位,背弃挚友,她可以理解他的行为,可终究无法坦然面对。在少昊光鲜的外表下实则孤注一掷,不成王即成寇。内有弟弟宴龙时时作对,外有轩辕虎视眈眈,唯有身居高位才能保一方平安。作为一个帝王,少昊并没有错,夺位之战本就不需妇人之心。
  利用阿珩亲近自己的父王俊帝,然后毒死夺得江山,,一路走来,踏过万千鲜血,披荆斩棘,终成一代俊帝却没有半点喜悦。古今中外帝王业都是鲜血造就万骨铺成,不仅在舍情去义时难,更难于在清醒时,在无数个不眠之夜挣扎之中有毁灭一切的决心。
  阿珩也为了有朝一日能重获自由,去找自己心爱的蚩尤,一心只想着如何骗过精明的俊帝,哪里会想到这些点点滴滴竟然会狠狠伤到蚩尤,越发加深了他们之间的误会,终是酿成千古大错。
  成为神农国护国大将军的蚩尤终于要领兵讨伐阿珩的祖国轩辕了,蚩尤一生蔑视世俗,性格狂放,却重情重义,有勇有谋,看红衣拂袖,扬眉而立,看罢乾坤,杀尽天下,三国分立征战不休。然而江山霸业,也难及阿珩唇齿微笑,只要她心中有他,他便可为她不顾一切,宁肯以心换心,生死相救,虽是一世骂名,又何在乎?王图霸业,转眼成空,不如对酒当歌,人生几何?
  轩辕黄帝派三子轩辕挥出战,战败,三王子战死。自嫁到高辛,阿珩的身边都是俊帝和黄帝派来的探子和侍女包围,几乎与世隔绝,根本无法给蚩尤传递任何消息,否则万一被发现,不仅牵累母亲和四哥昌意,还可能把蚩尤陷于绝境。
  一晃又是一年四月来到,为了筹划去九夷山桃花林中见蚩尤,阿珩大半年前就开始准备,大半年的辛苦才换来的一夜自由,阿珩有满腹的话想告诉他,她的无奈,她与少昊的假结婚,真盟约,可蚩尤因为伤心又一次失约,阿珩在桃花树下写到:“既不守诺,何必许诺?”
  西陵珩,因母亲螺祖娘家的姓氏得此小名,几百年来受到母亲、四哥昌意、大哥青阳的疼爱,可她又是轩辕国唯一的公主,两个名字,两种身份,却偏偏一个人,她承载着女儿家对爱的梦想,可又隔着国仇家恨,一次次在两者之间徘徊,她想守小情,与蚩尤真心相付,可又必须为大义,这天下苍生本不应她来顾,可父亲黄帝野心太大,他一手打造嫘祖和二妃彤鱼氏的仇恨,父亲的心已成铁石般硬,层层算计,利用自己的女儿,设计用情义哄骗她上战场,利用女儿与蚩尤的感情,通往神农的道路是用女儿的牺牲铸就。
  相依、相伴、相守、相恋,阿珩与蚩尤在桃花树下许过心愿,可蚩尤却以为阿珩是为了黄帝的江山与他做交换,阿珩死了,为了救蚩尤,她克服重重困难,不惜与命运抗争,只想和心爱的人在一起,可是天不遂愿。
  太多用力,心就碎了,将书里的一场情事,泼墨太多,用力太猛,自己都收不住。像洪水泛滥一样将自己的心淹没了,到最后,激荡山河地总是家常风景,也许好的爱情就该是风轻云淡。人都说万水千山皆有情,可最怕的就是相思之情泛滥,唯有此生剩下我陪时间一起孤独、终老。
  

作者签名:
凡心所向,皆是虚妄!

 
收  藏   

回帖


回复人: 木水 Re:万水千山皆有情 回复时间: 2013.09.13 13:53

    好文章

1 篇回复    查 看 回 复    回    复    

回复


回复主题: 回复在论坛回复到信箱
回复内容:
附加签名:
      
本站作品版权所有,未经胡杨林或作者本人同意,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服务支持拓商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