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坛 > 小说 > 惊奇侠怪 收藏:1 回复:8 点击:7491 | 本文来自:特区三界纵横
 
秘密     文 / 顽也
发表时间:2011.12.21 09:08:50  
 
 

  秘密
  
  1、
  “只有死人才能保有秘密!”
  这是我第一天见到主人时,听到的第一句话。但是,在主人身边越久我越是确信,这个世界上没有人无秘密,即便他们出自江湖上人人莫不恐惧的修罗场。
  
  每个人都有秘密,这是千真万确的。
  但在修罗场每个人的秘密都会深埋在血肉里,只有在娑罗树下,那短暂的相遇竟会是这一生最温暖的记忆,哪怕被利剑划破的喉咙,喷涌着也许早已冷漠的鲜血,却在仰头时看见那满溢而出的期待。
  就此不再相通也无所谓,就此不再繁茂也无所怨,若能就此长眠该有多好,所有知道的和不知道的,都会从这一刻起在永生中繁花如星。
  
  以至于我第一次被主人带到修罗场时目瞪口呆,竟难以置信眼前所见到的景致:成片的娑罗树闪动着是金色的贝迦叶,阳光下每一片都耀眼得令人心悸。
  主人说:胜者为王!
  那些王者的名字就被刻写在上面,无比的尊崇亦无上的骄傲。但是,没有人是永远的王,这个世界变化太快,成王败寇不是你死就是我活,修罗场没有道义没有情感,正如所有的叶子都会凋落,再厉害的高手,也会有被人超越的时刻,江湖不过就是这样推陈出新,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所以修罗场最美的不是那些贝迦叶,而是娑罗树下那些无名的小花,一簇簇无穷无尽绵延不息地繁复生长着。什么颜色都有什么花姿都能见到,有风无风都开得旖旎瑰丽。
  
  “卿荷,从今天起你就替我掌管着这本生死簿!虽然,你不会武功,但你根本不用怕这些顶级杀手。你要记住,让一个人为你所用,最好的办法就是抓住他的秘密。把修罗场上的贝迦叶赐给那些新锐之星,他们会为你找到你想知道的秘密!但是,那些无名的小花下面才隐藏着真正可怕的力量。那些老家伙,从不在乎他们的命,但他们每一个都有不可告人的秘密,这就是几十年来修罗场在江湖上屹立不倒的密钥,但是你也必须要记住:这世上从没有真正的秘密,就算你是哑巴也只是暂时的,你有手还可以写,所以唯有死人才能保有秘密!你明白吗?”
  
  主人恩威并重,从那一天起每个人都以为我主宰着他们的生杀大权,但其实我很害怕,因为我只是一个婢,命如蝼蚁。与他们并没有太大的分别!一个知道太多秘密的人注定是不会长命百岁的。我从没想过我能走多远,我只知道只要活一天我就要让另一个人更快乐!
  
  表面上我取悦主人,每一天修罗场上都上演着最血腥最残酷的杀戮。轻者缺胳膊少腿,重者奄奄一息。只有最激烈的角斗才能帮主人甄选出最优秀的杀手。所以,我几乎认识这里的每一个人,知道他们的名字或者代号。但这对我不重要,我从不关心他们的生死,我只会确认一件事:每天是否有没死透的人被送到八部殿。
  
  被送往那里的人,身上一定有数不清的伤口,几乎每一个都是致命的。但他们中有些人还是命硬终于活了下来。我相信这完全得益于娃娃高超的医术,我也知道这样她就会很快乐,每次只要救活一个人,她就会笑得无比地灿烂,而她始终苍白的脸庞上也会泛起些许淡淡的血色。我虽然听不到,说不出,可她的笑声一定就如同阳光一般,会叫人生出温暖来。哪怕只是那么一丝一毫,对我也够了。
  
  “妹妹,你快乐我也就快乐了!”即使,娃娃并不知道在八部殿以外,在修罗场上,她还有一个又聋又哑的孪生姐姐。
  
  2、
  每个人都有秘密,这是千真万确的。
  
  我知道在八部殿以外的修罗场,每天都会有无数的生死搏杀。被送到这里来见我的人,几乎都是站在阎王殿外排队等候召唤的人。但其实我并不想救他们,如果救他们是为了再次让他们回去被杀,然后再来被救再回去杀,如此循环往复,我觉得这一点都不好玩。尽管我能妙手回春,也不想捉弄生命。
  可是主人说:如果你能抓住一个人的秘密,你就能左右他的命运。
  
  秘密?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当一个人在生与死的徘徊中,有什么样的秘密是无法释怀的呢?
  
  坐听雨声被送来的时候,身中十二刀,刀口缜密纤细,切骨入髓,我花了整整十二个时辰才把每一处刀口以秘制的雪域天蚕丝缝合完毕。这个男人骨头挺硬,麻药过去后,尽管伤口牵扯痛得满头大汗,却依然不吭一声。唯一的要求,是让我告诉他,能伤他如此的高手到底是谁?
  
  在八部殿久了,光以伤口的形状、程度,我便能推知出手的人是谁?这个银鼎战将,虽然厉害却仍没有资格见到对手的真面目,杀他的人是十二黑武士之一,这些人永远不会有封号,也不会有名字,倘若淹没在人群中,他们便是最普通的一个,但他们每一个又都是以一抵十甚至抵百的绝顶高手。十年来,他们在修罗场上帮主人调教出数不胜数的杀手精英,十年来他们中被送到我这里来的次数,每一个人都不会超过三次!除了主人和他的那位贴身婢女,也许这世上我是第三个也是最后一个深知他们秘密的人。
  
  只是,我从没见过他们的样子,事实上无论是修罗场还是八部殿,我从没见过任何一个人的模样,包括我自己,因为在我遇到主人时,我的眼睛已经瞎了。可是,这并不影响我的医术,我知道杀坐听雨声的人是黑武士中的四号。
  
  3、
  几年前,我就认识了四号。
  
  他虽然年纪轻轻,但骨骼清奇天赋超群,在十二武士中也是出类拔萃。只是性格乖张,桀骜难训。主人很是头痛,直到他遇到了坐听雨声。
  
  人和人之间的缘分就是如此奇怪,四号出手向来心狠手辣毫不留情,能被他调教出来的在江湖上没有一个不是名声大噪的金鼎战将。所以,初时,我极不明白,为何他每次都让雨声死里逃生。在我看来,他俩的对抗犹如天壤之别。若非四号有心,雨声早作刀下亡魂了。
  
  因为修罗场太现实,每一轮胜者都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从百人撕杀到十人相拼,再到一对一的决斗,七七四十九天里每天三轮。命贱如此,杀与被杀早容不得半点私情。
  
  我曾怀疑娃娃给雨声炼制了不死金身,但在八部殿里只有一个人有过这样的好命,曾被主人允许。什么是命?当四号以左手独臂握着那把刀的时候,我相信命运就在他的手掌之中,每次他杀人的时候都会穿着那件长袍青衫,带上那张绝美的兰陵面具。目空一切的眼神里是死的气息,如千年的寒冰笼罩大地。唯一的变化是他在生死簿上点到雨声的名字。
  
  这是主人赐与十二黑武士的权利,他们有权在最后的决杀中挑选走到金鼎殿的存活者。四号的变化是从雨声第二次出现在他面前时。那样的变化,极细微,细微到只有我这样听不到也说不出来的人要靠心才能感觉得到。那感觉就好像在三尺冰冻之下,你忽然听到了一些极微弱的冰裂声,那一条缝恐怕就是一个豁口,只不过是时间的长短。
  
  4、
  当然,四号一定会有变化。
  
  我知道修罗场上那个叫卿荷的女子一定会猜到什么。我听说过她的美丽和冰雪聪明,所以主人才会让她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可是,她绝对猜不到四号和雨声的秘密。因为这个秘密是我一手炮制的。
  
  这个世上不该有绝对的事,我讨厌一成不变的样子。虽然,八部殿每天人来人往看似热闹,但那些不是将死之人就是已死之人。这样的热闹亦清冷寂寞。我想要快乐,不一样的快乐,能在我目光无法抵达的地方,在黑暗里,在那些活死人中,都开出遍野的小花来。因为,最高明的医术不是拯救一个人的性命,而是让灵魂的深处有一缕阳光。
  
  在那片金色的娑罗树下,我知道有一处地方,那里生长着一种诡异的黑白双色花,没有人敢品尝它的花蜜,因为传说这是修罗场最强大的两位死魂灵腐烂的尸骨所喂养出的绝色小花。那种沁人的香味在靠近它三丈外就会让人情不自禁地迷恋上,它花蜜甘之如饴,吸吮上小小的一口就好象遇见那场最浓最烈的思慕。让人沉醉不已缠绵悱恻也能让人百转千回痛彻心扉。而我的秘密就是让这两个男人拥有这种滋味。
  
  谁说只有男人和女人才可以相爱,这世上从没有绝对的爱恋。我不过想证明这个桀骜不训的男人他还有心他还活着,从他在八部殿里拒绝我的那一天开始,我就要他知道什么叫爱,什么爱会让人生不如死,死不如生。他给我的一切滋味,我都要他慢慢体味。雨声就是我最好的药引。
  
  5、
  没有人会忘记那种味道,我也曾如娃娃那般,为了一捧黑白双色花踏足在修罗场的禁地深处。那种甘美得确会令人眩目。但娃娃不知道,当一个人为之嗜瘾成毒时,她或他都将注定被烙上永生无法摆脱的烙印,那种诅咒从第一位黑武士诞生就开始了。
  
  传说他是个极为漂亮的男子,一身黑袍却丰秀俊朗笑如春风。连每一个死在他剑下的亡魂都是安然而去含笑九泉。他曾一夜间决战七大派三十六场而不败,身上竟无一处伤痕,宛如鸟过天空,令无数人仰望动容。修罗场也因他成就辉煌,从此在江湖上的地位无人撼动。可是后来,他遇到了一个白衣女子,这个女子相貌普通姿色平平,不善言谈只爱吹埙。那如泣如诉的埙声竟然让这个男子一见倾心。此后每一次修罗场的决杀必须有她,只有她在旁边,他才会安心才会为她舞剑,仿佛他不是在杀人,他所有的荣耀都是为了她而存在。
  
  没有人提及过这个白衣飘袂的神秘女子,因为所有的杀手都知道那是他们最大的禁忌,杀人者谈何情爱?黑暗的杀地里,白色意味的就是死亡。任你武功卓越也逃不脱这样的诅咒。
  
  所以,尽管我知道娃娃的快乐其实是为了四号,可是我还是要阻止。因为我没有得到过,她也不会得到。其实,就算我不说,主人也必定有所察觉,没有任何秘密能逃得过他的眼睛。
  每个月的月末,主人都会检查生死簿的记录,然后他一定会问我一些问题。
  
  “卿荷,这个月的生死决杀,四号点了多少次那个叫坐听雨声的人?”主人并没有接过我递给他的生死簿。他背着手站在天台上,星稀而月明,夜晚的清辉把他的背影拉长,然后,他转过来,看着我,斗篷下露出一个中年男人的脸,我看着他的唇型,然后用手语回答。
  “一共十四次,三十天里,平均两天一次。”
  “呵,那坐听雨声的武功如何?”
  “没有太大长进,他资质一般,顶多成为一个银鼎战将,决不可能成为黑武士的后选人。”
  “噢,那为何,楼青衫还要点将于他?”
  “这个……”主人居然当着我的面直呼四号之名,我不敢接口,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哈哈,卿荷,难道你没有发现,小楼看那个叫雨声的男人时,他的眼神是如此的温柔和亲密?就如同一个情人一般!哈哈,这么有趣的事你居然看不出来?还是你早就知道事情真相却想刻意隐瞒你好妹妹的所作所为?!”
  这突如其来的喝问,尽管在我的预料之中也让我浑身发抖,君意难测,我猜得到开头,永远猜不到结果。
  
  6、
  每个人都有秘密,不错,这是我告诉卿荷的。无论谁的秘密,一旦被人发现并占有,命运就会被左右。
  人有秘密,一个地方也会有秘密。修罗场的秘密就是拥有了每一位杀手的秘密。哪怕他们成为元老后,从此退出修罗场不再参加决杀。只要他有秘密,只要他的秘密被我所掌握,他就注定一生要为我所用。
  比如这个人!
  “呵呵,借爷,这么久不见了,你还是握剑在这里静坐吗?”
  石屋很黑,黑暗中这个昔日杀人如麻的男子依然一动不动,仿佛坐化如僧。十九年了,他把自己关在这里不再见人,我也从没有逼过他出手。因为他早就废了,当他为了一个叫浮云的女人舞剑的时候,在我看来他就已经死了。
  修罗场的死人太多,有的人是身死,有的人是心死。身死的人就地埋了,他们的尸骨还可以喂养那些野花,心死的人可以扔给娃娃,她很会救人。是人么,都要有一个念想,念想有时候是活下去的最大动力,杀手也不例外。所以我并不反对,娃娃捣鼓那些所谓的心灵安慰剂。可是,她决不可以触及修罗场的禁地。
  
  我知道她在想什么,这个丫头片子居然想和小楼谈爱,活死人会有爱吗?总有一天她会知道,就算小楼会爱也永远不敢去爱。这就是修罗场的诅咒!可是,她居然乱搞,还密炼禁地的奇药让小楼和我精心培养的杀手断背!呵,这丫头太任性了,我会让她知道,她最终得到的是什么结果!
  
  有错必罚!就算是我至亲至爱的人!
  
  “借爷,我想请你杀一个人!”每次看见小楼,我都会想起他,这个年轻人无论相貌还是脾气活脱脱就像当年的他。要对付小楼也只有他有十成的把握!
  “老七,我说过,只要你能让浮云活!我就会再出手。可是,你让她活了吗?”借借不冷不热地回答我。黑暗中,我看不清他的模样,整整十九年了,这个当年的美男子又会变成什么样?
  “我知道,你总认为是我杀了浮云,可是,我爱她一点都不比你少,我说过很多遍了浮云不是我杀的,就算她曾那样对我,可你却不信!但是浮云必死,因为她和我都很清楚身为杀手,身为一个绝世杀手,要想登顶笑傲群雄,他就必须遗情弃爱。爱,这玩意,从来就不属于杀手。借借,难道你还不明白我对你的心意吗?我是为你好。我也爱过,可是你看,就因为那场爱我却成为一个不死不活的人,难道你也要步我后尘吗?”
  “哼,老七,你不用巧舌如簧,你自己做过什么你心里清楚!今天你来不过是想我为你杀人。我不会去的,要不你就杀了我好了!”
  “哈哈,借借!我怎么舍得让你去死,你是我最骄傲的杀神!还没有人破过你的记录,你就是那些孩子的榜样!我会让你好好活着的!你一定要去的。如果你知道,在修罗场、在八部殿,还有什么人在等着你,你一定会去的!”
  
  我听见借借的喉咙咕嘟了一下,我知道他一定会让我满意的。因为,浮云的秘密在我手中。于是我大笑着扬长而去。
  
  卿荷,知道吗?这就是秘密的力量,你和娃娃还太年轻,永远不会知道拥有秘密的可怕。可是当你看到下一场最精彩的厮杀,你和娃娃都会明白,谁究竟是谁的棋子!
  
  7、
  我知道我一定会去的!
  
  老七的话说中了我的心事。自从浮云死了,十九年来我没有再走出过这间漆黑的小屋。如果没有遇见浮云,我不知道自己为谁而活。每个人都想登顶,可是当你真正站在山巅之上,那高处不胜寒的寂寥竟会比死更可怕。世人眼中,她只是一个再平凡不过的女子。既无绝世容颜亦无傲人身姿,可是她却一击击中了我的心底。我从没听过这样柔软的埙声,竟让我想起了儿时娘亲的模样。
  
  十九年前,我曾迷恋在那种不可一世的荣耀中难以自拔,金色贝迦叶的辉煌足以让世人顶礼膜拜为之疯狂。但璀璨之后,那种无可救药的孤独与惶恐却会在刹那间决堤汹涌而出,我竟如一个溺水之人怎么浮都浮不上来。我杀死过无数人,可在那一刻却从没有这样怕死过。只有遇到了浮云,这个女人的出现就像一抹晨曦山巅上的云霞,我看见一缕阳光穿云而出,一种从没有感受过的温暖与平静自心底弥漫开来,心安即是家,浮云就是我活着的意义!
  
  老七!你这个该死的家伙,居然还要我为你杀人!可是,我知道我不得不去,在我心里仍然相信,浮云没有死,那是我唯一的念想!不见尸首我永远都会在这个石屋里等她,所有的都原封未动,石桌上仍放着她出门前留给我的一封信!
  
  “已是大雪,天寒地冻,恐君旧伤再发,每日仍需按时服药,一日三次,三月后妾身办完事即速回,保重、勿念!——浮云”
  
  伊人已去,殷殷嘱咐言犹在耳!
  
  8、
  叹隙中驹,石中火,梦中身!
  
  有时我都忘了自己是谁。杀场太久,有时活着亦如死了,有时死了远甚于活着。我唯一的念想就是要做到最好!在这个人杀人的世界里,没有好,只有最好!因为你永远不知道,下一个杀你的人是谁!可笑的是,世人都说杀手无情,但那些在风中被传唱的杀者,每一个却又都情深似海,情义并重?
  
  七爷,你说:杀神就是我的终极目标,我要向世人证明,他必将被我超越。何人不被超越?!
  所有的杀伐都有代价,七爷,我的砝码就是这场决杀!
  
  只是,我真没有想到。这个已是不惑之年的男子,即使远远地看着他,那份天生的华美与从容依然有着不可抗拒摄人心魄的力量,几乎令人窒息。男人美极如此,原来亦可夺魂!
  
  我还要什么面具?他亦以真面目示人,而我呢,十年来,从成为十二黑武士的那一天开始,我居然无法正视自己的脸面!
  哈哈,七爷,你实在是高!原来从一开始,我就在气势上输你一步!
  哈哈,见他的鬼去吧!我不是黑武士四号,我不是兰陵王再生,那张绝美的面具,不属于我,从来就不是我!
  
  我是楼青衫,十年来,我为了复仇而活
  
  9、
  每一天,在修罗场,都会上演着精彩的决杀。
  
  尽管我执掌生死簿亦已多年,但这些年我从没有见过他们杀人。主人说,那些太过血腥太过残忍,是不适合女儿家看的。可是,凡事都有例外。这一次主人竟要我盛装列席,他亲手为我梳妆打扮,就像他第一天带我走进修罗场一样,那份庄严宛如一个父亲正全心地为待嫁的女儿做准备。
  
  “卿荷,知道吗?你远比你母亲漂亮多了,想嫁人吗?”
  我……我漂亮吗?镜子里那个人是我吗?这个杀人的世界里,人们不过是因为主人而敬畏与我,有谁会在意我的存在,我的容颜他何尝正视过一眼?
  “你也不小了,该见见世面,我带你去看一场好戏!今晚,在八部殿,你将看到修罗场最优秀的两个男人的一场搏杀!不过他们也是天底下少有的美男子哦!但凡女人看了都会春心荡漾的……哈哈!”
  
  主人的心情看起来格外的好,只是他的话总让我不寒而栗,究竟他是想让我看见一场血凛凛的厮杀亦或还是那两个比女人还要貌美的男子?
  
  借神?小楼?
  我什么都不敢想,只想确认,为何今晚是在八部殿?那娃娃呢?这十年来我从没有踏足过八部殿,我知道主人不喜欢我们姐妹相认。如果这一辈子只要不见妹妹就可以让她活下去,她知不知道有我这个姐姐又有什么关系!
  
  过了今晚明天就是除夕了,无论将会发生什么?我想也许这都是今年最重要也是最后的一场搏杀。
  
  10、
  我听见主人说:今晚的决杀将会在八部殿里举行。
  我好开心,不管发生什么,就算天塌下来,只要能再见到小楼,我都会觉得好象百花盛开,万物舒醒。他的一言一行,一颦一笑,一举一动,无论生气、发怒、沉默、欢喜、忧愁,只要他有表情有动作,我就好高兴。我只想证明,他不是活死人,我为他密制的禁药是有效的。哈,哪怕,现在他爱上的人是一个叫坐听雨声的家伙!
  没有关系!
  我知道,爱,就是是修罗场上的禁地!没有人敢直面,所有的杀手都如避蛇蝎。可我不怕,因为我不是杀手,因为我赌主人他还需要我。整个修罗场都需要一种春药,那种看得到偏又想得得不到的念想。
  
  我记得那天,雨声被我救醒后,忽然紧紧地抓住我的手臂,呻吟中竟露出攫取的目光,他说他有一个秘密可以和我交换,而我只需要回答他几个问题。
  
  秘密,每个人都有秘密,我终于知道他的秘密是什么了。原来他想登顶他所有的努力不过是为了一场决杀。那就是他心里的蛊,仇恨会给人力量,这力量让他无比强大!十年了,我永远忘不了我第一次被主人带到八部殿学习医术的那一天。
  
  那一天整个世界都下着雨,我看不见雨中的修罗场究竟是什么样子的,可是我听见了雨中一个少年的哭泣,他一定很孤单很可怜,弱小的身躯承受着那么多常人不能忍受的伤痛。那个时候的八部殿只属于一个叫露棱的女子,她只比我年长几岁,却早已拥有了非凡的医术。她让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给这个少年擦洗身子。
  
  那一年我才九岁,那个少年也不过十一岁。他浑身是血,整个人被浸泡在药桶里。我抖抖缩缩地用手轻轻抚摩过他的那些伤口,每碰一下他都会痛得全身抽搐龇牙咧嘴。我真想抱一抱他,可是我不敢,一直到我摸到他肩头上的烙印,他突然跳了起来,一把扯住我的手臂,反手掐住我的脖子,我站不稳跟着跌进了他的怀中,然后药水立即淹没过我的头顶,我挣扎着乱喊乱叫。这时露棱冲了进来拼命地要把我抱出来。但是,慌乱中,我看不到,只听得药桶翻了,我从少年怀中甩了出来,然后有扭打声,然后突然噗的一声,像刀子捅进心窝的声音。我什么都不知道,只感觉到一种粘稠的液体混合着药水流在我的身边。然后,好象突然安静了,我听到露棱无助的呻吟,听到那少年气喘的呼吸声,也听到自己的心砰砰地直跳。我呆呆傻傻地坐在那里一动不动,直到有人进屋,很多人,包括主人。他走过来,把我抱起来,忽然大笑起来说道:“很好,很好!小楼恭喜你晋级了!”接着,他也在我的耳边笑道:“丫头,你真好命,从现在开始,八部殿,是你的了!”
  那一天,我记住了这个叫小楼的少年,没有他我就不会拥有现在的一切。可是,直到很多年以后,我才知道,十二黑武士里的四号就是小楼。真好,我爱上的男子原来就是记忆里那个曾经念念不忘的少年!今晚,我要为他做最美的女子!
  
  11、
  这是一场盛宴,好多年了,八部殿里再没有这般热闹过。
  该来的人,都来了。那一刻我觉得自己坐拥天下,所有的人都因为我的一句话,或生或死。所谓皇,也不过如此吧。
  
  可是,我很孤独,非常非常地孤独,一如师傅当初给我起的名字,独孤老七。这么多年了,修罗场是我的又不是我的。天下人都以为我是这个杀伐圣地的主人,可其实我不过就是个守墓人,你看这整个的修罗场不就是最大坟墓吗?
  
  看见修罗场那片金色贝迦叶的娑罗树林么,还有娑罗树下成群的野花么?其实,我最爱的是那林间深处的那块禁地,黑白双色花的味道我也尝过。很甜很美,却会让人嗜饮成毒欲罢不能,一生都纠缠不清。
  
  我嫉妒借借,为什么他要爱上浮云。他本来是我最好的兄弟,我们不分彼此从小一起长大,甚至抵足而眠。为什么他要背叛我,他答应过我,要保护我,要和我同生共死,难道所有当日的誓言都不过是一场谎言么?!我恨浮云,又爱浮云,再没有人像我这般对她魂萦梦牵。我以为她本来是爱我的,可是她居然,她居然在和我上床鱼水之欢后,又亲手把我给,给阉了!这简直是我最大的耻辱!我到底做错什么,她要如此对我!难道,我们曾经有过的欢愉都是假的?还有师傅,师母,为什么你们要教我天文地理,传我内功心法绝世武功甚至奇医奇术,我聪明绝顶吗?可是,那又有什么用!我不过是一个天生的跛足!
  
  老天开了一个最大的玩笑,我得到了我梦寐以求的尊崇,可是我所有的至亲至爱都离我而去。
  
  借借,你想知道浮云的秘密吗?我也该告诉你了。我倦了这一切,这些秘密藏在我心里腐烂成泥,生出蛆来令我作呕。
  
  好吧,我现在都告诉你们!
  
  12、
  我想,终于该轮到我登场了,尽管在所有人眼里,我不过仍然是个不值一提的银鼎战将。
  
  修罗场等级森严,每一次晋级都是九死一生。我知道凭武功我永远进不了金鼎圣殿,最后成为黑武士中的一员。
  黑武士?像小楼那样,还是借神那样?除了杀就是杀,这也太无聊了吧。我可不想这样!所以,杀手、顶级杀手,那根本都不是我的目标。我要的,是,掌管整个修罗场!
  
  七爷,说的真对。每个人都有秘密,让一个人为你所用最好的办法就是抓住他的秘密!
  
  如何找到秘密呢?娑罗树上有最好的诱惑。起初,我还要借助武力去解决那些不服气的孩子,所以我一路杀将。给予无名者的希望,就是让他们的名字挂在征服者的名字之上。傻瓜才要做永远的王,什么叫赢什么叫输?退一步方可海阔天空。我在每一场决杀里都登顶过,然后用我的荣耀在下一场中交换一个秘密。他们要名我要利,这就像滚雪球,我会利滚利,当我的秘密足够多的时候,我知道我该去见卿荷了。
  
  其实,我有点心疼这女子,她不过是七爷的傀儡,为了妹妹可以隐忍一切。所以,我想告诉她一个秘密,请她给我做一场安排。然后,我如愿被小楼点将在又一场决杀中,因为我知道,他看她背影的眼神是不同的,她也一样。要不如此,我怎能走下步棋。
  
  所谓秘密,其实,不过是一连串的关系。只不过在岁月的尘埃里,它们支离破碎。
  
  果然是黑武士,幸亏我还有几分本事,但这场决杀也差点要了我的小命,整整十二刀,刀刀致命,我不知道是我命硬,还是运气好。反正在第十三刀几乎贴着我的喉咙的刹那,我终于让小楼明白,我杀不得,因为我有一个秘密要告诉他!
  
  有些人活着就是为了复仇,可是那么多年如果不知道仇人是谁,这样的活着也可叹可悲。所以,我赌小楼定会在我死透之前把我送到八部殿去见娃娃。只不过,好悬!我想想也有些后怕,这个赌注差点玩过头了。
  
  还好还好,娃娃的医术早已出神入化,这对孪生姐妹真是让人又爱又怜。一个聪慧多情却可叹又聋又哑,一个乖巧任性却可惜是个瞎子。更糟糕的是姐妹俩竟然又都喜欢上同一个男人。修罗场最多的不是清一色的男人么?唉!为何这么漂亮的姐妹花都只爱小楼一个呢?我也很好啊,只不过长得没他帅,武功没他好,我都有点嫉妒了。可是这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很坏,我会利用这关系!
  所以,娃娃在我的引导下终于想到要用禁地的绝色花来引诱小楼爱上我。他以为这样就可以让小楼体会她的心意。可其实,这不过是一场戏,如果不是这样,又怎么能让七爷注意到我们。
  
  每天在修罗场会有无数的人死去,他们终其一生,都不过是七爷的棋子。要想破局,就要剑走偏锋蛇打七寸,最好的办法就是抓住七爷的秘密。但是,这个家伙老奸巨滑,像卿荷说的,没有人能逃出他的掌心,他有洞穿人心的力量。
  
  是吗?一个无心的人还能读懂人心?我试探了许多次,终于确定,修罗场的禁地里盛开的黑白双色花一定就是七爷的秘密。而这秘密,需要一种感情去催化!
  
  只差一步,我就会成功。我听说,在今晚的八部殿会有一场盛宴。七爷一定会让我去,作为娃娃的药引,他一定想看看最终药力如何!哈哈,我也想知道,其实真正的药引该是那些秘密吧,当所有的秘密都聚集在一起,又将会如何发酵呢?
  
  13、
  
  所有的人都该到了吧。我仿佛又见当年,那一场小年夜的团圆。师傅和师母、我和借借,还有那些新来的孤儿,我们一大家子都围坐在一起。晚来天欲雪,红泥小暖炉。那个时候,八部殿里永远是欢声笑语。
  
  “过了明天,老七也到了志学之年,该束发了吧?”师傅笑道。
  “是的,借借,明年也要行冠礼了。”师母亦笑道,“都长大了,寻梦,你说再过几年我们是不是可以退隐江湖,把八部殿都交给孩子们打理。”
  “呵呵,那你说是交给老七,还是借借呢?”师傅故意这样问道。
  师母看看我,看看师兄,又笑道:“借借心狠手辣,更机警灵敏,攻受之中,他善攻而不喜受,所以外务之事均可交与他出面;而老七,虽年幼但心思缜密,行事沉着,只是武功犹弱,但天资聪慧,更善奇医奇术,攻受之中,他受多于攻,所以内务之事将来由他处理更为稳妥。”
  “九儿,我看八部殿上最有能耐的人还是你呀!说得头头是道,那你告诉我,他俩究竟谁可以执掌掌门令牌?”师傅对师母的这一问,让我和借借都心头一颤,我们俩顿时四目相对,又赶忙把头低下。我瞥了一眼,总觉得师傅在看我,他说这话时意味深长。
  “行了,行了,我们不说这个了,你看你大过年的还这么严肃,吓到孩子们了!喝酒,喝酒,七七来,师母祝你明年学业有成,心享事成!”也许是师母察觉气氛有异,赶忙来打圆场,她唤着我小名的时候,不知为何,那天我忽然满脸胀得通红,心里如同有个小鹿,上下欢腾。结果,我喝了好多好多酒,每一杯酒色里,都映照出师母那娇柔妩媚的笑容。我醉了,却千杯不倒。
  
  她虽是我师母却不过比我大一轮,而师傅早已是花甲之年。老夫少妻,九九她快乐吗?我又快乐吗?
  
  人生苦短,做快乐事又何必问是劫是缘!
  
  14、
  呵!我轻笑起来,很好,老七,很好!我们终于又一同回到这里。时光流逝,所有的亦不过是一场轮回。
  
  浮云的秘密?难道你想告诉我,她还没有死?她真的活着?在八部殿上谁是那个等我的人?
  卿荷?娃娃?小楼?还是那个叫雨声的少年?
  旧时堂前燕,潜南求暖。
  昔日洛子商,沉北为寒。
  
  老七,你永远都听不懂这首歌谣,永远不会知道什么叫爱。其实浮云还有什么秘密,早已不重要。我不过是要个活下去的念想。我知道你要我杀楼青衫,因为这个孩子太像我了,你无法容忍再有一个人挑战你的底线。你其实是个彻头彻尾的懦夫,你敢爱么?你敢为了爱放弃一切吗?
  有些事情我不是不知道,我只是相信,浮云她一定有理由这么做,她不会背叛我们的感情。爱一个人就要全然相信她。可是,老七,你连自己都不相信,你又怎么会真正的爱上一个人?
  
  爱,其实是一种能力,我很庆幸,即使在这样冷漠和残酷的杀地里,那些年轻的孩子仍然能有这种能力,在他们的一生里,如果没有爱过就如同没有见过阳光。在八部殿里曾经阳光普照,我也不明白像她那样明媚的女子为何会在最美好的时光里嫁给师傅,一个人近黄昏的老人。可是,无论她是否只比你我年长几岁,她毕竟是我们的师母,除了尊敬,所有的非分之想最好不要有。
  
  可是,老七,有时候我真的好象自己从不认识你这个兄弟。你到底想要什么?师傅把你从死人堆里拣回来,你的病是他医治的,你的本事是他教的,你所有的一切都是他给的,他对你视同己出犹如再生父母。可是你和师母的那些暧昧依然全落在我眼底,那算什么?只有你自己知道!师傅师母到底是怎么死的,只有你自己知道!
  
  你说的没错,修罗场就是天底下最大的坟墓,因为那正是你修的!你怕死,你怕死后下地狱无法孤独面对师傅和师母的死魂灵,所以你就要让更多的人去死,让他们陪着师傅师母一同埋葬在你的眼皮底下。
  
  黑白双色花?哈哈,原来他们真的死不瞑目,用腐烂的尸骨孕育出这么一种诡异的绝色花香。就好像你,七七!你不是因为浮云而不死不活,你是因为那个秘密而不死不活!那,才是你的禁地!
  
  15、
  我第一次,在同一个地方见到她们同时出现。今晚无论卿荷还是娃娃都美得让我心动。要是她们是一个人该有多好,这眼、这眉、这唇,她们长得几乎一模一样。我总在杀人之后的夜晚梦到她们。然而,我分不清楚,在我心底,在那幽咽漆黑的心湖边,是谁的背影一直陪我到天亮,那一缕阳光仿佛唾手可及,可是一睁眼又荡然无存。
  
  也许她们都不属于我,在我没有登顶之前,我决不可以爱上任何一个人。因为爱,会让一个最强的杀手都变得脆弱。我不是为爱而来到修罗场。
  
  十几年前,一夜间七大派三十六位高手居然被一个黑衣男子在同一天里杀死。每一个死者的伤口都不超过三处,最吊诡的是,他们死前的模样竟然个个还挂着笑容,仿佛在嘲笑着生者,充满了挑衅和戏谑。这无疑是对七大派最大的羞辱!从此,那一天成了我父亲、叔父、大哥的死祭。楼家一夜死了三个男人,只剩下我这个遗腹子,所以,从出生起我就发誓要手刃仇人。
  
  只是,我连这个江湖上,人人讳如莫深的武林绝学“笑春风”的一招半式都没有见过。而我唯一确认的是,这个男人他来自修罗场,他就是黑武士四号!
  
  黑武士没有名字只有代号,他是四号?那就让我也成为十二黑武士之一的四号吧!十岁时,我成为修罗场的杀奴;十五岁时,我成为修罗场的金鼎战将;十八岁时,我已是十二黑武士之一,我的代号正是四号!可是,十年来,我还是不知道我仇人的名字,直到雨声用这个秘密和我做交换!
  
  他要我和他演一场戏,龙阳之癖?这种让人哭笑不得的法子还真亏他想得出来!可我懒得想,他有他的目的,我有我的目的。
  今晚我将和我的仇人——借借一决生死!
  
  我忽然涌起一股难以抑制的激动和自豪,站在我对面的这个人,曾是如此强大,不是所有的人都能有资格成为他的对手。而我,我终于达成所愿,这一刻我才发现,也许复仇的念想不过一种借口,十年来仇恨的痛苦早已替代为对他的等待,确切地说是对成功的渴望。
  江湖需要推陈出新,而他独自站在高处太久太久。我要改变!我的肩头上烙印着楼家的祖训:威!
  
  可是,为什么?卿荷和娃娃会出现在这里?七爷最讨厌,杀场上有女人在旁!难道娃娃发现了雨声从没有喝过她的禁药?我们的戏拆穿了?我静默地站着,一动不动,在他没有出手前,我亦不动,以不变应万变!
  
  16、
  好安静啊,我知道在八部殿还轮不到我说话,可是,我不开口,就没人当我存在,这沉默就会继续!然而,该结束了,所有的筹谋不过是为了今晚,与其让独孤老七来揭谜,不如让我这颗最不起眼的棋子先行一步!我想主人早已等得不耐烦了。
  
  于是我大笑起来,“哈哈,哈哈,很好,很好!七爷人都到齐了吧?”顿时所有的目光都朝向我,只是表情古怪,仿佛我是从地底下冒出来的。我不理他们,把身子转向七爷继续说道:“恭喜七爷,贺喜七爷,带着修罗场横扫江湖,生意兴隆,今晚的最后一场决杀,一定精彩绝伦!”
  
  “雨声,不要胡闹!这里没你说话的地方!”卿荷一贯对老七的忠诚,她立即呵斥我。
  “雨声,别闹了,这是我和借爷的事!”楼青衫的担心和维护溢于言表,我有些感动,却不知他是做戏,还是真的已把我当成朋友?真正的杀者,没有情谊,小楼,其实你还不够无情绝情!
  “雨声,快过来!让他们杀去!”娃娃频频向我使眼色,任性中的单纯让我略过一丝欺骗她的不安。只有借借,不愧是真正的王者,他止如平镜的眼底看不见任何的波澜。
  
  “雨声?!”七爷稍稍怔了一下,须臾就明白了一二,他亦大笑起来回答我:“好,很好,果然是一场好杀,坐听雨声,看来我一直忽略了你的智慧!”
  “佩服,佩服,七爷一直是我敬重的人物,只不过,杀场上各为其主。主人叫我做的不得不做!”我恭恭敬敬地朝独孤老七一躬。
  “主人?雨声,你原来是卧底?哈哈,看来我终究老了,这一次竟看走眼。你的主人到底是谁?”
  
  “七爷,你不是一直想对借爷说一个秘密吗?不然借爷又怎么会来到此处,恐怕我们所有的人也都不会来到此处,那不如我们交换吧,你先说,然后我再说,七爷您请!”
  
  我看见七爷的额头青筋暴起,看他竭力按捺住自己恼羞成怒的样子,心里窃笑,他终究比不得借爷,这个美男子果然定如磐石。
  
  可是,我错了,开口的却是借借。
  
  “呃……雨声,你不必难堪老七了。事实上在看到卿荷和娃娃后,我早就猜到。他让我来,无非是想在我和小楼决斗时告诉我们,她们两个就是我和浮云的女儿。是的,真的很像,那眉宇间的确有几分我和浮云的影子。初时,我也以为是,更希望是。可是,七七,你错了!全错了!你以为这样就能令我或者小楼为她们二人分心吗?无论中的我们任何一个被杀,七七你都觉得是你想要的是吗?
  
  我死了,修罗场终于又有了新的王是吗?改朝换代的兴奋会促使无数更多的年轻杀手前赴后继,成为再下一个王是吗?或者,是小楼死了。你的内心会得到前所未有的释放!因为,他太像我了,毁灭一个神话比起成就一个神话,可能更让你有难言的快感。而你更要看着这两个你一手调教出来的女娃因为小楼的死而痛不欲生,你要看见她们溃不成堤的眼泪,因为你哭不出来,因为你认为她们是我们的孩子。于是,我也会更加悲痛欲绝,却懊悔不迭,因为是我亲手杀死了她们的最爱!
  是么,七七,我说的对么?”
  
  在杀场,最了解你的人其实不是战友,而是对手!
  
  借借,忽然悲忿莫名的大笑起来:“哈哈,哈哈,老七,你错了!我们都错了。事实是,她们只是有点像罢了,因为我跟浮云根本就不可能有女儿!那曾与我温存侍寝的人,不过是她的一个婢。我早知道,这一切不过是一场戏,只是我心甘情愿成为她的棋子!我不需要求证,因为我的感情是真的!”
  
  “借借……”老七无语凝噎了。
  “借借……”殿外,有人动容了。
  
  17、
  “主人……”
  
  这时,从八部殿的门外,翩然走进一位女子,在金色的斗篷下,她没有出众的外表,那高傲的额头下,却有着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闪烁着犹如明星四射的光芒。腰间挂着一枚依然陈旧的陶埙。浑身上下散发出摄人的气息,在环顾四周后,她把目光停在了坐听雨声的身上。而雨声早已屏气凝神毕恭毕敬地等侯着主人的指示。
  
  “雨声,辛苦了,你去吧,修罗场那边还需要你召集所有人马,该布置的你都布置好了是吗?”
  “是的,主人!”
  “那你去吧!”
  
  雨声退出去了。我看着她,竟然一句话也说不出。浮云,真的是你吗?
  
  原来,你回来要的不是师兄借借,也不是我,而是我的江山吗?哈哈,我又喜又悲。喜的是,你真的如我们所想所念,从来就没有死,很好,你活着,活得远比我们想象的要好,好很多!那真的让我们欢喜。可是,为什么我却无比悲凉。原来,那曾经的眷恋都只是一场空欢喜,所有的都是浮云如梦!哈哈,世人都爱问男子,爱江山还是更爱美人!可有谁曾想到,你这样的女子,亦不爱美男爱江山!你真的那么想要我的修罗场吗?你说啊,你早说啊,我这所有的一切都拿来供奉给你!我如此的卑微,只想匍匐于你的脚下。
  
  可我什么都说不出来,因为,你连预谋的爱都不肯允我。我的跛足真的让让你那么讨厌吗?
  
  18、
  外面,下起了雪,白茫茫地覆盖了世间所有的路。
  他们不知道,这巍峨的殿堂里,剩下的每一个人,其实都与我有着休戚与共的关系。
  从一开始,这就是一场预谋,但并不是所有的东西都是假的。那些付出的感情那些曾有过的快乐、痛苦、仇恨、愤怒、哀愁……其实,都是真的。它们是这场预谋里最大的代价,亦让我筋骨相连血肉模糊,所以,才无法割舍和遗忘吧。
  
  老七说,卿荷和娃娃是我和借借的女儿。他猜错了一半。这两个可怜的孩子,是我在离开借借后收养的一对孤女,因为长得与我们相象,我故意让一直跟踪我的老七找到了她们,并带回修罗场。这些年来,如果没有我暗中的调教,她们又如何能成为老七的左右手,最重要的是雨声又如何能实施他的计划?可我没法掌控的,永远是人的感情,我不知道,这两个姐妹会爱上同一个人,而这个人,这个一心想着复仇的少年却并不知,从他出生的那天开始,他亦成为别人的棋子。
  
  楼青衫,他是我的儿子!这个一出生就被我遗弃的孩子,却在命运讪笑的注视中,又阴差阳错地回到了这里,这里本是孕育杀手的圣地。他的母亲亦如他所爱的女子,我培养了卿荷,因为我本来就是一个替主人执掌生死簿的婢女!
  
  借借,原谅我,在这场预谋里,我最想说对不起的人,是你。因为你对我的情感远甚于我对你的付出。爱是无法比较的,有人深了有人就浅了。我靠近你,不过是要另一个男人更加嫉妒,羞愤,恼恨,我要他的心日夜忍受这样的煎熬!他的心思太过缜密太过阴沉,倘不如此,我无把握完成这场需用十几年才能完成的布局!
  只是,可笑的是,我有多恨他原来亦有多爱他。但我怎么可以爱上一个杀父轼母的凶手;我怎么可以和一个与主母乱伦的禽兽承鱼水之欢。我羞愤难当,神智混乱,杀不得竟错手把他给阉了。
  
  天知道,这一切是怎么发生的。我们都在被命运捉弄。我虽阉了他,却还是怀上了他的骨肉,当我发现这一切时,我不得不暂时离开借借。我曾想打掉这个孩子,可却最终生下了他。但我一看见这个孩子就觉得好似时时受着痛苦不堪的鞭挞!于是,我不得不把他遗弃在路边,由他自生自灭,却决然想不到是楼家后来捡了这个孩子,并编了一个天大的复仇谎言。
  
  可笑么?青衫!所谓的黑道、白道根本没有区别,为了目的人人皆可不择手段!只是,你终究是我儿子,我虽弃你,却仍在你的肩头留下烙印,那根本不是什么‘威’字!而是八部殿独有的标记,狮虎兽!老七有,借借有,我亦有,凡是八部殿的孩子都有!
  
  至于我,我何尝是什么浮云。七,借,你们都不记得了吗?当年师傅牵着你们的手回家时,师母的怀里还抱着一个小女孩。那就是我——青笺。那时的我体弱多病,因为被感染疫症而奄奄一息。是师傅把我送到千里之外的神仙谷修养。从此我在那里长大,而师傅每年都会来看我陪我。直到我十五岁那年,七!你为什么要杀师傅!为什么!如果,没有师傅,我们什么都没有!什么都不是!
  八部殿不是你的,是我们每一个被师傅收养的孩子的,可是你杀了师傅,霸占了它,所以,我一定会替师傅要回这一切的!
  可是,为什么,你最爱的人到底是谁?为什么,你会变成这样?
  
  19、
  为什么?我也喃喃地问自己。
  
  师傅说,只有死人才能保守秘密!这是我第一天见到师傅时,听到的第一句话。但是,在师傅身边越久我越是确信,这个世界上没有人无秘密。师傅有,师母有,师兄有,我有,八部殿里那些还不谙人事的孩子们都有!
  
  是人就有秘密,这是千真万确的。
  
  只是师母说,不!在我心里她是九九,我永远都忘不掉她的妩媚,忘不掉那种销魂的快乐。她曾流着泪笑着对我说:
  七,这个世界到处都是修罗场,每个人的秘密都会深埋在血肉里,那些短暂的相遇也许是这一生最温暖的记忆,哪怕到最后仍被利剑划破喉咙,喷涌出也许早已冷漠的鲜血,却在仰头时看见那满溢而出的期待。
  
  所以,浮云也好,青笺也好,还有借借。原谅我!
  从此不再相通也无所谓,
  从此我墓地上的小花不再繁茂也无所怨,
  如果只有死人才能保守秘密,
  那么就让我把所有知道的和不知道的,
  都从这一刻起在永生中繁花如星……


 
收  藏   

回帖


回复人: 泓~遐 Re:秘密 回复时间: 2014.03.13 16:07

    好牛啊,来拜访一下.....^_^

回    复    
回复人: 口口音木又寸 Re:秘密 回复时间: 2013.08.07 04:48

    还是这里的文字犀利 赞

回    复    
回复人: 江南雨QQ Re:秘密 回复时间: 2012.02.01 11:23

    支持.............秘密

回    复    
回复人: 杯子里的海 Re:秘密 回复时间: 2011.12.28 19:36

    好长啊~~玩大姐。。

1 篇回复    查 看 回 复    回    复    
回复人: 千面弄影 Re:秘密 回复时间: 2011.12.25 16:38

    顽爷是我们的偶像,青豆姐姐威武!

1 篇回复    查 看 回 复    回    复    
回复人: 海蓝宝石 Re:秘密(完整版) 回复时间: 2011.12.22 18:43

    青豆J……这彪悍的果然出自你手……

1 篇回复    查 看 回 复    回    复    
回复人: 借借 Re:秘密(完整版) 回复时间: 2011.12.21 11:35

    顽爷,这次我真的要膜拜你,如此爆发的文看的我亢奋撒~

1 篇回复    查 看 回 复    回    复    
回复人: 露棱 Re:秘密(完整版) 回复时间: 2011.12.21 09:52

    55555555555

2 篇回复    查 看 回 复    回    复    

回复


回复主题: 回复在论坛回复到信箱
回复内容:
附加签名:
      
本站作品版权所有,未经胡杨林或作者本人同意,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服务支持拓商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