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现在的位置 | 胡杨林日记 [登录] [注册
 
寄某人

写作者:洁生     日记本: 朱颜改

日期:2021年09月23日  星期  

天气 

心情

   被翻看:83

  某:
   思来想去,还是不打出你的名字的好。毕竟,关注你与我的熟人不少,关注我的公众号里有关你与我的熟人亦不少。
   这么多年了,我们少有联络。偶有动静,无非是每年除夕的节日祝福上。你爱即兴创作,或七言律诗,或长短填句,总是匠心工巧,又不露雕琢痕迹。一如你素来的文风,含蓄优雅,与世无争,气定神闲,忧愁暗生。你颇爱说愁,从2008年说到现在。印象里,早年白衣如雪的那个翩翩少年,貌似有更多欢喜。倒是近些年,你声称自己是人间惆怅客。想来理解。这几年,你经历的死别甚多。尤其是你的亲人,还有她。
   念及她,我亦难过。我曾经对你说,你与她对我的写作影响深。她是你精神领域里的缪斯女神,她是我往事浮光里的良师诤友。我对她的信任与爱,不比你少。因为那些信任与爱,我原谅了许多小摩擦与小争执。至于她爱你吗?我问过她,她坦荡直白。至于你爱她吗?我问过你,你避重就轻。果然是男女面对情爱不同的表现。她爱你,她愿意将你们之间的聊天记录分享给我,她愿意将你们之间的患得患失倾诉给我。你则是推崇“少年一段风流事,只许佳人独自知”,面对我的质问,你能推就推,能躲就躲,急了撩一句“一切是命运的安排,我能有什么办法?”过了很久很久以后,我清楚了。你不会为她放弃你已经拥有的一切,你亦无意向让她为你放弃家庭。你们只要互联网上的那一缕情缘的维系,安然陪伴,反刍光阴就够了。
   我,没有权利责怪你们,我没有权利。 只不过我很庆幸。想当年,我因为你的文字对你有过短时间的迷恋,哪怕老七隔着电脑屏幕对我破口痛骂,我都没有清醒。我渴望能够走入你的世界,能够去看看你城市边缘的海,去海边捡捡沙滩上的贝壳与小石子。后来,上天给了我一次机会,让我在旅游期间路过你所在的附近。偏偏,你出差了。我们错过了一次相见的机会。我记得那一晚,我在海边的民宿听了半夜的潮起潮落。你发来短信,建议我拎个手电筒去浅水区里摸螃蟹。我没有去。我的同事睡在我的身边,鼾声微微。我自己一个人不敢去。我看着窗外纯净的月色,恍惚间听见一句话:“与谁同坐,明月轻风我……”那句话是谁说的?当然是我的自言自语。我感慨世事的奇妙,原来少女的梦想是可以成真的。
  
   在我的少女时代,我以为,我是爱你的。当我告别了少女时代,我发现,我是不爱你的。但是我感谢你在我懵懂、莽撞、焦虑、患得患失的青春年华,用兄长一般的善意对待我,用长者一般的教导提醒我。你一度鼓励我考研,通过考研离开让我痛苦不堪的原生家庭—— 我的父亲将他半生求不得的负面情绪都转移到了我的身上。我觉得我是慕容复,我觉得我是周芷若。慕容复和周芷若都活得不是自己,他们被迫承担着不属于他们人生的重担。你知道了,你对我说,我们是相似的。你就是通过不懈的努力,改变了自己的命运。有一两年,你时常提醒我学习,经常督促我复习。可惜我贪玩,我撒谎,我面对学业的繁重,更青睐于花花世界递过来的橄榄枝。亦因自大学毕业,我一路走得太顺利。我靠着一点小聪明、两点小机灵、三四分的努力与五六分的青春朝气,得到了周边太多的提携。我飘在云端,接不到地气——这也是年轻女孩子在初涉职场期间最易被诱惑的昙花一现的风光。两次考研败北后,你终于发飙,你用激烈的言辞痛斥我的懒散与浮躁,你用决绝的态度划清了你与我的界限。你让我瞬间回归现实。我在现实世界里悲痛欲绝,我在职场与学业方面的双向受挫导致我患上了抑郁症。在每一个与心魔争战的日子里,我都渴望你能伸出援手救赎我。可惜,这一切你全然不知。你忙着拼搏你的事业,你忙着开拓你的天地,你忙着实现你的梦想。纵然你知道我的窘境又如何?我们什么关系都没有。你只是帮过我,你没有必要一直帮助我。我磕磕碰碰地走了一段长路,蓦然回首,发展最适合与自己相偎相依的,还是脚下的土地。
  
   又过了两年,我们恢复了联系。我清楚地发现,我失去了早些年对你的依赖。其实,我早些年对你的迷恋,不过是精神层面对你的依赖。我更清楚地发现,在你与我无交流的年月里,还有她的存在,还有除了她以外的别的女孩子的存在。她半带炫耀地向我陈述你们之间的暧昧,半带劝阻地希望我能珍惜身边的追求者。现在回忆,她除了炫耀与劝阻,可能还涵盖了女性特有的占有欲。一个女人,一旦对所爱之人动了心,是不希望再有第三者出现的。我在心智方面后知后觉,却是一个极讲骨气的人。我不喜欢你们将我作为谈资,我更不会为了一个我不爱亦不爱我的男人跟谁怄气与较劲。我虽有心魔作祟,却强烈渴望能找寻一束温暖得能驱走一切病菌的阳光。在《圣经旧约》的第一页第一行:“起初神创造天地。地是空虚混沌,渊面黑暗。神的灵运行在水面上。神说:‘要有光’就有了光。”我因为这段白纸黑字的句子,接受了基督教的信仰。
  
   我初信主那几年,日子过得并不好。毕竟,一个重度抑郁症患者,在没有专业医师救助的情况下,靠一己之力来接受生活里的挑战,几乎是耗尽心力。为了自救,我在前男友的鼓励下,考取了国家心理咨询师。前男友是一个温柔良善、干净斯文的好男孩。他承受着我不定时的“发神经”,他擦拭着我无穷无尽的眼泪,包容着我无理取闹的恶作剧。他给了我很多很多爱,可惜,那些爱也无法治愈我。没有得过抑郁症的人,根本想象不出那股如影随形的自我否定多能要人老命,更想象不出那些苦大仇深的阴暗意识多能腐蚀心灵。在我求生不能、求死不得的那年那月,我的书写能力不断地退化,许多个夜晚,我独坐在电脑桌前,对着空白的文档发呆到天亮。后来,我渐渐将精力投身到运动一类的项目方面,或逛街或健身或旅游或去教堂敬拜,才逐渐逐渐走了出来。当我再次恢复写作的能力,我感动、我感恩、我感触地泪流满面。如今,我生活得很好。虽然经历了很多沧桑坎坷,终究没有白白辜负那些苦难。我在上帝的恩典和自己的奋斗下,算是过上了我想要的生活。偶有遗憾,却不患得患失。因为我相信通过继续努力,精进自身,提升自我,该来的,一样不少都回来。
   可惜,我无力的是回不去旧日时光了。我说的旧日时光,是你、她、我,还有一些扎扎实实相亲相爱过的朋友们团聚版杀的黄金时光。在那些文字连绵、蔷薇疯长的日子里,我们对抗过命运,我们怀揣着激情,我们欣赏着彼此的才情惊涛拍岸,浪花击石,掀起千层雪。每一次因缘际会成就的惊艳与赞叹,都是我们欲与天公试比高的雄心与壮志。只是,当我们人到中年了,我们会自嘲当年的自己好幼稚。
   幼稚的人,会以为自己是尘世的独一无二。
   成熟的人,会接纳自己的平凡,包括平庸。
   只是,再平凡的人生,都应该痛痛快快地点亮自己,而不是未经努力就甘于平庸。
   如你所说:信仰神,但是不要把自己当成神。我们都是一些平凡的人,我们只会过些平凡的生活。我们在熙攘的海面上有自己的船,大小新旧,这些不是抱怨的理由。坐在船上看海,心中自有潮汐。心胸拥有化海的力量,那力量来自内在,不止不息。向前走,或者向后走,取决于你自己。那些壮美的风景,能不能看到,也取决于你自己。
  
   我30岁以后,经常出远门去看海。我看过东海,看过南海,看过渤海,看过洱海,看过太平洋的海……若不是疫情使然,我会在单位安排下去看芽庄的海。芽庄的海也属于太平洋地区。我曾在太平洋上空跳伞。泰国人将我升到半空,我看着底下的海面碧波无垠,自己好像长了翅膀在飞。原来,我们是可以飞的。只要有希望,只要有规划,只要有毅力,我们除了飞翔,还可以看到海上的日出。那太阳如浴海而生的婴儿,在云霞锦绣中爬出襁褓,不疾不徐、活力精壮地往上长,携着万物一起生长。若你看过日出,你还有什么放不下呢?世间悲喜,红尘得失,不过是此消彼长。你我有过失去,却不缺收获。除了那些逝去的重要的人,还有亲人、爱人、身边更多在乎你我的人,值得我们珍惜和付出,需要我们陪伴与守护。何况,我们活着,应该是来充分体验生命的意义。即使不能活成太阳那般光辉灿烂,也不应如黑洞般寂然无趣。
   祝愿你的未来更加好。
   更祝愿你的忧愁能减少。
   另外,你要相信我们留下的每一个字,都不会化作时间的灰烬。

完成时间:2021.09.23 01:48:41

  公开状态:完 全 公 开 |   

 

留言


留言主题: 留言在日记留言到信箱
留言内容:
      

Copyright 2002-2007 版权所有
胡杨林© All rights reserved.
服务支持拓商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