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现在的位置 | 胡杨林日记 [登录] [注册
 
创业之路2

写作者:洁生     日记本: 朱颜改

日期:2020年07月30日  星期  

天气 

心情

   被翻看:53

   “领跑课堂”的暑假班接近尾声,还有七天课,以及一次毕业典礼。
   我的心路也在不断地发生变化。
   起初是与合伙人Q的磨合,十分艰难。
   其次是办公楼的突发事件,在48个小时之内必须更换教学地点,更是让我头大。
   继而是财务开支方面的增加,H与Q都发了不少牢骚的情况,一度让我抓狂。
   这一切的一切,虽然能够妥善处理,过程却是够辛酸。
   我不想谈我有多委屈。创业本身就注定了要受委屈。
   我想谈的是这个期间,我总结出来的经验。
   一,与人合伙创业,必须要分工明确,必须要推出一个领导人。
   二,当风险袭来,一味地宣泄情绪起不了任何作用,唯有稳住心神,理清头绪,解决眼前问题。
   三,财务管理必须透明化,每一笔收入与支出都必须记录在案。
   四,团队最怕的就是分裂,而分歧的出现是正常的,当分歧发生,领导人必须就事不就人,强力维持团队里的每一个人。
   别的,暂时想不出什么了。
   说点值得庆幸的事情吧。
   一,7月16日那晚,我临时接到消息,关于办公楼的危机问题,老板决定清空6楼,所有工作室都必须撤离。我听完,第一时间联系了Q,Q听完不信,去落实。落实之后,她也慌了。那天是周四,次日要举行语数外三科周考,成绩是要报给家长群的。如果搬离办公楼,学生如何安顿,往哪安顿?她急忙打电话给了某教培机构的总校长,那位校长也是热心人,听说了我们的情况,愿意将一个校区的教室借给我们。Q对我传达之后,我二话不说与她连夜赶到那个校区,观察了一下环境,我私下对Q说:教室设置很专业,环境也好,唯一的问题是没有宿舍。而我们班级里有三分之一的学生都是全日制。Q却顾不得许多,次日早上六点半将全日制学生都接了出来,安置在那家教培机构。然后,我们俩迎着窗外的暴雨,深一脚浅一脚地在附近找房子。因为我们计划是短租,结果跑了一个上午都找不到合适的房源,总算找到一家,房东却是坐地起价,态度嚣张。我蹲在街边,内心发愁着如何在空荡荡的房子里添置家具。Q则在我旁边不停歇地打电话。眼看着时间一分一秒地在流逝,Q打电话打得嗓音发涩,我在记事本上一条条预算开支……算了两页纸后,我一把甩了笔记本,拽着H,跑到了原办公楼附近的商务酒店。
   酒店前台小妞见我湿哒哒地跑进来,还没来得及露出职业化的笑容,我就劈头盖脸地要她通知酒店店长出来。那位店长出来后,我与H诉说了来意。店长正愁疫情期间生意不好,倒是愿意把酒店的房间租给我们,只是要求按照包月的价钱,而不是包日的价钱。我也不客气,要求他提供一间总统套房做教室。店长说他不提供桌椅板凳。H一听笑了,扭头给她的一个朋友打了电话,三下五去二借来了桌椅板凳和黑板。我又与H拿着尺子丈量房间的地面,确定能够摆下所有需要安置的东西,我松了口气,给Q打了电话。
   结果Q一到,坚决反对。她要求租商品房作为宿舍,而租用教培机构的教师。她振振有词已经跟房东约好了。我给她列出了一张清单,关于租酒店与租商品房和教室的费用。她一对比,居然是酒店便宜。接下来,我又提醒她,如果租商品房,必然要请厨师做饭,采购谁来负责;让厨师负责怎么知道他不会趁机揩油;请了厨师还要增添厨房用品,包括燃气灶。那个商品房的地理位置还距离原来的办公楼有很远的距离,会不会造成走读生的生源流失……无论我怎么说,Q还是反对。我气得当天夜里嗓子发炎……
   次日,我耐着性子再与Q沟通。Q情绪激动之下,说了一句:凭什么我凡事都要听你的?我说:因为你现在找不到更好的方案。Q还要辩驳,我一口气把她怼得上气不接下气,我说你所有的不忿都给我吞到肚子里!这件事就这么定了,没商量。
   Q沉默片刻说:你是我遇到的第一个敢骂我,而我又不恨你的人。
   我翻身起床,穿衣服赶向酒店,安排H将该搬的东西都搬进去。同时在家长群里通知家长,周日送学生都送到新的教学地点。
   却在周日,又出现了幺蛾子。酒店店长居然推翻了原来的承诺,在签合同的时候百般推诿。原来是Q在餐饮方面提的要求让他觉得不合理。我当时接近失声,又艰难地扯着嗓子跟店长谈判,谈了两个小时,终于谈妥了条件,我亲手起草了合同。待万事告绪,我眼一黑瘫软在沙发上,只欲昏昏睡去。
   叫醒我的是H,给我力量的是我表弟。他们都没有多说什么,只是问我需要他们做什么,他们就去做。
   我说学生们对新环境恐怕有些不适应,如何安抚好他们,如何防止生源的流失是第一位。H为此对学生们极具耐心,我也在晚上买了宵夜去酒店给学生们打牙祭。经过两天的协调与沟通,酒店的餐饮质量终于改善,学生们也稳定了下来,家长们纷纷表示理解,也对我们高质量的办学标准表达了肯定。
   我的一颗心才稍稍放在肚子里,随后与Q摊牌,表达我的不满。Q终于收起了傲气,承认我做事精益求精的态度与深思熟虑的角度,她也承诺利益均分,愿意跟我和H拧成一股绳。
   以后的日子里,我们逐渐配合默契,不再像前期那么手忙脚乱与各执一词。起码做到了有话好好说。
   二,“领跑课堂”的下一步走向
   我跟Q与H讲了我的计划。我不打算干一票就走,而是决定长期办班。那么,开学之后怎么经营“领跑”,我的初步计划是办周末班,每个学生按年收费,一年上够多少个课时。Q与H赞成。我顿了顿,说了下一步计划,将国学教育与英语教育双结合,编教材,搞双语。这一点,我撑死河南省的教培机构都拿不下来。
   首先,国学的核心是什么?我曾经问过一个市作协的作家,她磕磕巴巴说不出来,我嘻嘻一笑,说“仁”与“礼”。随后,我从诸子百家讲到儒家发展,从程朱理学讲到陆王心学,又联系了各朝各代的历史发展主流文化。我说我有这个自信能出一套教材,前提是有人能够翻译得下来。
   Q考上过英语系研究生,她若做翻译问题不大。如果她翻译不下来,我还可以找人翻译。只要这套教材面世,“领跑”在市场上就有了核心竞争力。
   虽然,编写这套教材,不易。但是,我就是要试一试。
   人生过半,酸甜苦辣,我已尝了无数。而今,我怕什么。我怕的是,我到死神来迎接我的时候,我没做成我想做的事。

完成时间:2020.07.30 19:53:37

  公开状态:完 全 公 开 | 1 条留言 | 查看留言   

 

留言


留言主题: 留言在日记留言到信箱
留言内容:
      

Copyright 2002-2007 版权所有
胡杨林© All rights reserved.
服务支持拓商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