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现在的位置 | 胡杨林日记 [登录] [注册
 
“杭州杀妻案”之我见

写作者:洁生     日记本: 朱颜改

日期:2020年07月30日  星期  

天气 

心情

   被翻看:39

   婚姻生活犹如长期对话,当你决定走入婚姻的时候,你要考虑好,你们能否谈笑风生地走到最后。
   ——尼采
   “杭州杀妻案”在网上发酵N日了,各大公众号都在蹭热点,而我委实对此事没兴趣。
   什么“人心难测、枕边人难防”、“嫁错人,真的会要了你的命”;什么“与人相守,要看一个人的品行最低处”、“性格极端的人,趁早远离”等等事后诸葛亮的言论,乍一看挺爽,细琢磨不值推敲。
   中国式婚姻,有多少人是在领结婚证之前能拥有一双火眼金睛的?
   大凡人用脚指头思考就会知道,男女相悦始于颜值,合于性格,终于人品。但是年轻人在青春正好的时候,哪个不是因为“第一眼的感觉”与“相看两不厌”的愉悦而忽视了性格与人品呢?再换言之,性格与人品不经过一些事与一些时间,谁又能够看得出来呢?再再换言之,甲眼里的“性格不好”,可能是乙鼻子里的“臭味相投”;丙嘴里的“人品堪忧”,或许是丁心里的“世间唯一”。
   所以,美满婚姻的前提是男女三观一致、相亲相爱。但是,除了三观一致、相亲相爱,美满婚姻的实现还需要更多的东西来辅助。
   爱情与婚姻说起来是递进关系,实际上是平行关系。
   因为爱情,红男绿女才会在无知又懵懂的岁月,轰轰烈烈的去爱,歇斯底里的去浪,花样百出的去折腾,硬是要让彼此对着大山大海许下誓言,再对着好花圆月诉说甜言,最后在亲友的祝福声中,在主婚人的见证辞里,二人合为一体,是为夫妻——这,即是所谓的递进关系。
   那平行关系何解呢?因为谈恋爱是谈恋爱,具体过日子则是另外一说。想要过好日子,绝不仅仅是暴走荷尔蒙那般简单。凡置身于婚姻里的爱情,必然离不开岁月的磨励、经济的考验、鸡毛蒜皮的挑衅、生儿育女的苦累以及人情世故的压力,再加上身体的逐渐衰老、激情的必然消退、相处的血肉磨合……许多夫妻过着过着就把爱情弄丢了,仅剩下良(hai)心(zi)与习(cai)惯(chan)在支撑。如谁谁说过的那句话:“爱情是诗词歌赋琴酒茶,婚姻却是柴米油盐酱醋茶。”
   基于此,“杭州杀妻案”里的许国利对自己的枕边人来女士下毒手不难分析:他早已厌弃了这个陪伴他十余年的妻子,原因一是她年老色衰(已经年过五旬);二是她在经济方面一度拒绝为他支援(许国利一度沉迷于炒股,将早年赚的七八十万元都赔了进去。来女士包揽了日常生活开销,却不愿意将自己拆迁分到的房子交给许国利给他与前妻的大儿子作为婚房);三是长年的共同生活难免有口舌与意气之争。在许国利深思熟虑之后,他冷静又残忍地杀死了这个深爱了自己一生的女人。来女士可能在生命的最后一刻还处于懵圈状态:他们是彼此的初恋,因为原生家庭的反对没有走到一起,双双组建家庭,但是她为了他抛夫弃子,出钱出力,帮助许国利实现了人生的三级跳:分房、置业、转户口。她在再婚后勤勤恳恳、任劳任怨,以42岁高龄为许国利生下一个女儿,却没想到在他们女儿生日的当天,她被丈夫挥刀分尸,还被丈夫毁尸灭迹。
   所以,许多人谈及婚姻,往往不再谈爱情,只是苦笑着诠释“妥协”与“将就”。“妥协”是看这段婚姻有没有利益共同体;“将就”则是看这个利益共同体有没有可替代性。如果没有,纵而许多人的婚姻里出现了长年无性、无爱、无沟通的疲软状态,依然会在权衡、权衡、再权衡之后继续维持。哪怕偶尔出现廊桥遗梦般的露水情缘,也不过是王子猷雪夜访戴,兴至而来,兴尽而返。
   在当下,真正因为“外遇”离婚的家庭,不多。因为婚姻生活中的终日厮杀与各方面压力,分道扬镳的居多。可能在劳燕分飞的那一刻,这些离婚夫妻也感伤过他们是结结实实爱过的,无奈他们熬不过中国式婚姻必经的七个阶段。
   有心理学家曾将婚姻分为七个阶段:激情期、磨合期、叛逆期、合作期、重组期、危机期、完美期。在到达完美期之前,夫妻两人需要不断地直面对方的错误言行以及相处中出现的各种矛盾,尽量克制对方给自己造成伤害而产生的报复之心,通过不断地改变与磨合来营造一种合适彼此继续共同生活的关系,而不是纠缠在一件件陈谷子烂芝麻的破事里,逐渐情绪失控,做出伤人伤己的事情。
   在许多中国式婚姻悲剧里,除了许国利这种蓄谋已久的杀妻特例,多存在着“激情杀人”的现象。
   比如著名的“顾城杀妻案”:在1993年10月8日,顾城用一把利斧劈开了结发之妻的头颅。他们原本有着纯粹美好的感情基础。23岁的顾城曾在火车上遇到一个让他一见钟情的姑娘。那个姑娘有着明亮的眼睛与端庄的仪态,顾城试着与姑娘搭讪,姑娘热情回应。俩人坐在一起聊天,从诗词歌赋聊到人生哲学。聊到姑娘准备下车,顾城慌了,急忙将自己的地址写在一张纸上,不由分说硬塞到姑娘的手心里。当姑娘打开那张纸,她柔嫩的芳心刹那之间被丘比特的箭羽射中。这位姑娘就是顾城的妻子谢烨。
   谢烨嫁给顾城的“激情期”间,俩人感情十分甜蜜,无论人前人后,他们都好得好像连体婴,买个菜都要手拉手一起去。顾城去美国参加诗歌交流会,谢烨陪在一边做翻译;顾城去柏林跟出版社谈版权,谢烨化身经纪人为他谋利益。顾城为了追求自己的理想王国,脑子一热去了新西兰的激流岛,谢烨就陪着他一起去体验陶渊明的出世生活。但是到了“磨合期”——他们的儿子小木耳出生之后,经济的压力增加了,生活的分歧也增加了。顾城不喜欢小木耳,他认为谢烨为了照顾孩子疏忽了自己。他把小木耳送到了当地的酋长那里抚养,也不让谢烨去看他。谢烨为此伤心难过,顾城却为了拴紧谢烨不许她化妆打扮戴首饰。而且他们的手头一直拮据,穷到顿顿吃白菜粉丝豆腐的地步。在贫贱夫妻百事哀的背景下,他们的婚姻又很快迎来了“危机期”。顾城与谢烨双双移情别恋,一个迷上了年轻时髦的少女,一个爱上了成熟体贴的新西兰男人。有趣的是,他们在情感方面的双向出轨并未走向离婚。顾城有意坐享“齐人之福”,左抱谢烨这位“薛宝钗”,右揽英子这位“林黛玉”。谢烨则容许小三英子入住家中,她还对英子嘘寒问暖,表现得极其大度。她安排他们同床共寝,甚至给他们拿避孕套。导致有人怀疑她是想扶持英子接班,好名正言顺又无后顾之忧地离开顾城;也有人怀疑她是打算像顾城一样将身体与情感放逐在不同的对象那里,寻找刺激。
   谁知,小三跟顾城厮混了一段时间发现,顾城太穷了,性格还有障碍,只会沉溺在他一个人的幻想王宫。她拔腿溜了。失去了英子的顾城非常不忿,要把他们之间的情事写成了一本书《英儿》张扬于世。谢烨倒是十分促成。她是希望能赚一大笔稿费。但是,那些关于“性行为”的诗意描写,那些关于“灵与肉”的完美结合,从顾城嘴里深情吟出,谢烨听着万箭穿心。她硬是一个字一个字地记录了下来。待这本书完成,谢烨向顾城提出了离婚,顾城无法接受现实,砍死谢烨之后自缢而亡。
   顾城死后,中国舆论界一片大哗。大家不懂,那个能写下“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来寻找光明”的天才,不是应该拥有一颗雪亮诗心吗?怎会做出如此暴行……但是从婚姻关系的角度来看,他们的悲剧是注定的,悲惨结局是迟早要发生的。
   要知道爱情是天然发生的,婚姻是理智经营的。婚姻里的女人,要清楚别人家的男人再好也不能碰,自己家的丈夫再爱也不能给他当妈,只能包容而不纵容,顺服而不盲从。婚姻里的男人,要学会堪破世间层层迷雾和众生色相,知道什么该取、什么该舍,什么该承担、什么该负责,更要知道什么该敬畏!凡是不敬畏婚姻者,都无法与伴侣养成默契与共识。而失去默契与共识的夫妻,注定无法打造一个稳定的、温暖的、牢固的、可以供家人停泊和停歇的港湾。
   顾城与谢烨婚姻的破碎,源于他们没有熬过漫漫光阴里必然出现的“危机期”,许国利与来女士感情的破裂,也在于他们无法摆平再婚家庭里出现的种种麻烦与分歧,以及双方各怀的私心与杂念。
   所以,婚姻幸福与否,真的与“一婚”、“二婚”无关,也真的与“看走眼”、“看不走眼”无关,而与夫妻双方的心智成长与情感链接有关。
  

完成时间:2020.07.30 00:43:32

  公开状态:完 全 公 开 |   

 

留言


留言主题: 留言在日记留言到信箱
留言内容:
      

Copyright 2002-2007 版权所有
胡杨林© All rights reserved.
服务支持拓商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