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现在的位置 | 胡杨林日记 [登录] [注册
 
关于《七杀诀》

写作者:洁生     日记本: 朱颜改

日期:2020年03月24日  星期  

天气 

心情

   被翻看:31

   《七杀诀》的撰写已濒临尾声,我写得险些精神分裂……
   这是我在十五年前参与的某大型武侠接龙小说。它的原名叫做《新七剑下天山》。当时我是主要参与人,大致写了八九万字,包括三分之二的提纲走向。剩下的都是拜胡杨林的网友们填坑,算是花了十三个月零十天的功夫,完成了十几万字的明朝武侠宫闱斗争剧,也勉强能算上一部正剧吧。
   因为这部小说,我对长篇写作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后来陆陆续续又写了两三部,可惜无一终结。去年暑假期间,我回顾这部小说,逐渐感受到了成长的力量。我觉得里边的人物甚不讨喜。比如“赫连霜”,曾经是我着力打造的一个反派女一号,鞑靼王朝的后裔,江湖大派“神月帮”的帮主,掌管全国百万帮徒,拥有盖世武功,却是正事不干,不是投毒放蛊,就是挖坟掘墓。她还不耽误谈情说爱。只是,她那种“谈情说爱”的方式比较土匪山大王。一言不合就抢婚,两言不顺就杀人。喜欢她的她不爱,不喜欢她的她上杆子追。她是一个让江湖中人谈论起来就脑壳发紧的女魔头。最后惹下滔天大祸,却是靠着她的“智慧”摆平了,还落了忠犬夫婿,太违背爱因斯坦的能量守恒定律……我非要在翻写的时候把她的主角光环削弱了。为了削弱赫连霜的气场,我又塑造了另一个异族女性“阿依慕”。她是哈密王朝的第一美女,出场的时候已经年过三十岁,嫁过人生过子,却是得到了男主“林怀风”的青睐。林怀风是欢场浪子,讲究“万户丛中过,朵朵都压过”的走肾不走心哲学,却因为阿依慕的独立与坚强逐渐爱上了她。·他在追求阿依慕的过程里被拒绝过,被接纳过,也被质疑过,但是他们走到了一起,因为他们拥有共同的价值观与承担精神——这才是我翻写《新七剑下天山》的目的。我想告诉读者,真正的“大女主”不是踩着垂涎她们美色的男人们的肩膀往上爬的“玛丽苏”,而是勇于找到自己的使命。无论自己追求的事业能否成功,起码真正的努力过,坚持过,才算是人生。
  
   林怀风的形象也被我彻底颠覆。他在《新》剧里是作为“痴情男子”出场的。他深爱自己的五师妹宁芷柔,发现宁芷柔与三师弟江白鹭相爱之后,他痛苦不堪。又因为嫉恨母亲疼爱大师兄方效鹤而离开天山,投靠宁王成为杀手。他是一个感受不到被爱的孤独者,所以他喜欢流连青楼,又畏惧真心。他原来有一个搭档“嫣然”,对他死心塌地追随。他却放不下自己对宁芷柔的痴恋,将嫣然生生辜负。除了情场,他的人生也格外悲凉。他是母亲与宁王的私生子。为了报答父恩(我现在看都看不出哪来的父恩……),他为虎作伥。最后洗心革面,带着嫣然去了谁也不知道的地方。我在翻写期间,让林怀风的母亲和父亲成为东厂密探,因为卷入了宁王与刘瑾的夺权纷争,林父遇难,林母带着林怀风来到天山避难。这样写的目的,源自我更忠于历史背景。明朝的正德皇帝是个昏君,他用人素来任性,否则不会导致奸佞能够大权在握。宁王也不是什么正人君子,他的篡位争权也是为了满足自己的私欲。所以不能相信在野党,谁上台都一样。林怀风助太子夺位,在十五年前的我眼里,那是正义之举。十五年后,我改写了剧情。林怀风也是一个普通人,他也有他放不下的名与利,欲与念。亦如江白鹭,他从一个孤儿摇身变成忠良之后,却为了家仇连累青梅竹马的前女友枉死,他何尝不在恩仇爱恨的业障之中苦苦纠结。
  
   至于宁芷柔与孙柳陌、巫重山,他们的戏份都被削弱,身上的平凡特点都被强化。因为,我长大了……
  
   十五年前,我还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小姑娘。我看待世界非黑即白,内心里潜藏着一个跃马江湖的梦想。在那个梦想的国度,我可以手持三尺青锋,任性地“弘扬正气”。十五年之后,我的文字里多了隐忍,少了锐气。我骨子里的棱角尚未被生活磨平。我依然无法让体内的一腔沸血宁静淡泊如洱海里的水。因此,我喜欢在小说里抒发我的历史观,喜欢通过小说人物表达我的价值观。看江山如此多娇,引无数英雄竞折腰。但是无数英雄为了称王称霸,又造成了多少黎民血泪成江河湖泊?《新七剑下天山》里的天山七剑是只求快意恩仇,而不考虑国计民生的。《七杀诀》里的太子,终于愿意力挽狂澜,蓄意成为一代明君。可惜,历史没有给他机会。如果他能登基,就没有后来的嘉靖皇帝什么事。所以,《七杀诀》里的太子,终究是要离开京城。只是原著里的太子爱人没有毁容,《七杀诀》里的贡女脸上尽是刀疤,她还能否得到太子矢志不渝的爱?我现在未想好。
  
   “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离分”,乃是每个少女恒定不变的爱情梦想。无奈花至荼蘼后,少女长成了少妇,爱情被剥去了先前动人的外衣。她们还能不能保持初心,其实与她们爱的人无关,与自己的意志力有关。
  
   宁芷柔爱江白鹭始终如一,孙柳陌与巫重山的相爱相守始终如一。在于她们太年轻。赫连霜是起初迷恋江白鹭,后来移情安季冬,无奈这个转变期间太仓促,连她自己都迷惑不清她的感情,乃是人之本性,不必苛责。嫣然对怀风的苦恋难以开花结果,不由生了毁灭之念,也是人之天性,可以理解。但是贡女发现她的牺牲可能只是一厢情愿,她是否后悔为了太子决志毁容,就是另一话题了。
  
   武侠小说里的男子确有痴情种,却不可能如怀春少女那般想象得完美。许多时候,少女们那种飞蛾扑火一般狂热的爱恋,往往在于她们舍不得把全部精力用在建设自己的人生方面。所以,人到中年的我,更喜欢阿依慕的生活态度。阿依慕是一个中年女子,她对待感情的拎得清,守得住,拿得起,放得下是我极喜悦的。
   我唯一不喜悦的是被江白鹭辜负了的刘紫玉。她因为痴恋江白鹭而被利用,直至自戕,不完全出自于天真和头脑简单,而是为了爱情不顾一切的态度。
   我的《七杀诀》已经翻写了十一万字,比不上十五年前的内容波澜起伏,剧情紧凑抓人。那是我改动了太多太多……这本书现在在“今日头条”的“木叶文学”上架了,应该在三月底能够终结。至于能否签约,看天。就算签不了约,我也算是给自己的青春一个交代了。
   最后解释一下,我为什么要将这本书命名为《七杀诀》。因为“诀”是多意字。既可以解释为武功秘诀,亦可以作为江湖诀别。
   江湖是一场旖旎七彩的梦。我们玩过了,迟早会散去。但是这个过程,会牢记在我们的脑海里。想来也是欣慰的。

完成时间:2020.03.24 22:49:23

  公开状态:完 全 公 开 | 1 条留言 | 查看留言   

 

留言


留言主题: 留言在日记留言到信箱
留言内容:
      

Copyright 2002-2007 版权所有
胡杨林© All rights reserved.
服务支持拓商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