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现在的位置 | 胡杨林日记 [登录] [注册
 
苦涩里的甜味

写作者:子隽.     日记本: 寻找散落的足迹

日期:2019年08月11日  星期  

天气 

心情

   被翻看:56

   立了秋,凉飕飕。三两场雨落下,曾难耐的暑热便悄然而去。经年里的节气就这么灵验。
   润色完那篇搁置已久的文字,午夜的钟声已经响起。建设大街的银杏树,在幽黄色的灯光下,轻轻地摇曳,彰显着远离炙热后的一抹惬意。我推开隔扇的窗,轻风徐徐而来,前后的楼群里,曾强劲的空调制冷的声音,也鸦雀无声,顿时感到夜是那样的静谧。
   深深吸了两口烟,燃烧的烟头,一明一暗,平添了夜色一抹灵动。我忽然问自己,经营了大半辈子的文字,那么的辛苦,为什么依旧不肯放下。那大概是历经辛苦后才深知:所有的光明,都是穿越黑暗后的产物;所有的甘甜,都是历经苦涩后的美好。任何一种植根于心灵的美好,都不可轻易冷落,更不能简单地辜负。
   所有的甜味,都源于喜欢与追求。那些装订成册的样报、样刊,安卧在书柜的底层,浓缩着经年里耕耘的辛苦。然而,又是迷茫中一种甜甜的味道。时而翻阅,早期用细铁丝装订的样册,铁丝已锈迹斑斑的散落,后来用棕线装订的册子依旧完好。
   所有饱经辛苦的人,为何依旧不改初衷的跋涉,并把其作为一种营生,那是为了筑就一座心灵的家园,把一程又一程的辛苦与收获安放于此,以祭奠曾经的鲜活,以滋养后来的坚守。文字之旅更是如此,无数文字的打工者,用一个个无声的汉字,搭建成一处属于自己的驿站,稍稍栖息,然后打点行装,去深邃处领略甜甜的味道。
   与我同行的人,有的另有高就,有的不曾感知文字的甜味,耐不住文字之旅的寂寞,终另辟新径,去寻找岁月里别样的甜美。
   实苦的日子里,有些曾经甜美的旧事,总难以忘怀。年少时,日子不曾记得宽裕,甚至那么的期待一顿饱餐。长长的春天,最害怕饥饿。一头银发的大娘拉着我,踩着一块块无所谓方圆,却被打磨的无比光滑的路石,走到村落当街处的路北,大娘推开老姑的街门进到院子,她姐妹俩有着说不完的话。我便悄然跑到后院,习惯地坐在一旁的青石条上,静静地望着一只只忙碌的蜜蜂,来去匆匆。不曾经意,已经驼背的老姑夫,拿着半个玉米面窝头,半木碗蜂蜜递给我,窝头蘸着蜂蜜下肚,一下子甜到了心底。后来,老姑父走了,那几箱蜜蜂也跟着他到了鲜花绽放的世界。半个玉米面窝头,半木碗的蜂蜜,在后来绵长的岁月里,一直是最甜美的味道。
   日子总是越来越繁盛,可相伴岁月的人们,却慢慢地喜欢上了淡淡的味道。无论苦苦求学,还是孜孜不倦的打拼,都喜欢在淡淡的味道里,不可告人的沉醉。这并不是岁月少了安暖,而是人们对于莫测未来,少了一些花香般的期待。
   一个人,到了耄耋之年,老的失去了色彩与味道,难免会有些苍凉。可是一想到如花似画的未来,有自己钟爱如初的文字,有朝夕相伴的亲人,又总会在莫名的苍凉中,涌动起甜甜的味道。
   后来,不曾有大块的时间久居乡下,然而,经年里甜甜味道的标签,依旧不曾改变。炎炎中伏也不曾这样的狂热,连降几场夏雨,南川、北川的山泉旺了起来,一直绵延到晚秋。闻之花香,守之甘泉,悠然自得,那一份源于乡下的惬意与甜甜的味道,不舍得与人分享。
   梳理无恙的经年,最具甜味的岁月莫过于无忧的少年。偶尔有些不悦,转身就会被另一种喜欢所冲淡。经年里所有的甜美,是经不起浪费的,甚至稍纵即逝。比如,年少的无忧无虑;比如,晚秋潺潺的山泉;比如,三伏天到西瓜地里饱食一顿西瓜;比如,抓住了一只野兔……
   尘世是苦的,跋涉是苦的,收获是苦的,周旋也是苦的。还有那些无奈,迷茫,孤独,一样一样地堆放在必经之经,让人苦不堪言。然而,在春水初生,山河纯净的春日,遇见一株盛开的白玉兰,听到一阵清脆的鸟鸣,邂逅了一位久别的老友,心情就会瞬间欢喜。一程的艰辛还是辛苦,便没有什么值得抱怨与不能释怀了。
   尘世实苦,人生注定要与悲苦相遇,甚至相伴一程。你若与悲苦言和,生命就会如花绽放;你若一位追求奢华,后来的日子未必如愿。(序号:20190811)
  

完成时间:2019.08.11 15:34:36

  公开状态:完 全 公 开 |   

 

留言


留言主题: 留言在日记留言到信箱
留言内容:
      

Copyright 2002-2007 版权所有
胡杨林© All rights reserved.
服务支持拓商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