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现在的位置 | 胡杨林日记 [登录] [注册
 
屋里屋外的风景

写作者:子隽.     日记本: 寻找散落的足迹

日期:2019年05月15日  星期  

天气 

心情

   被翻看:300

  浅浅的夏日,还没有足够的热烈。我依旧喜欢不大宽敞的凉台。四扇大窗如此宽阔,透过窗户,可以望到开元路两侧错落无致的楼群、建设大街的深处。两条干道从无悠闲过,车流如织,偶有电动车混入机动车道,司机响了几声喇叭也无济于事。行人,面无表情,匆匆前行。此刻,每一寸光阴都不容怠慢。
   穿越邢台东西的建设大街,刚刚交付使用,与它交织的开元路,又在热火朝天的加宽施工。施工的师傅们,多半是年逾半百的人,每天可以拿到百元上下的工资,在烈日下,一丝不苟的施工,安装一块地砖,铺一条路边石,一如绣花一样的认真。累了,起身点上一支烟,望着通向远方的道路,黑黝黝的脸庞,露出了一丝自豪,所有的付出与辛苦都值得。当我们的子孙走在这条路上,一定会想起父辈曾在这里留下过汗水。近日,路面陆续完工,望着宽阔的六车道,加宽后的绿化带,以及新开通的人行道,彰显着大都市的庄重与气派。
   到了夏季,路南的门店就成了好地方。门店一旁常坐着一些老人,围着一张小桌打扑克、下棋,有的听音乐,还有人借用店里的无线网络,默默无声的翻阅着微信。十一点时分,他们陆陆续续离开,买菜做午饭,接孩子。门店一旁显得有些空旷。
   邢台,这座国家级园林城市,一街一景。建设大街两旁参天高的银杏树,站成两条直线,一眼望不到边。这些银杏树从苏州远道而来,要植根于邢襄大地,成就一片新绿。银杏树,叶子圆润厚硕,密密匝匝的叶子相互交错,成就了一种繁茂,阳光穿越树冠,折射到路面一片花影,随风摇曳。一片片褐色的叶影,落在浅灰色的路面,像极了刺绣着暗花的锦缎。树下的紫叶桃,是名贵的树种,花儿在杏花凋谢后开始绽放,还没有长出叶芽,细碎雪白的花儿,争相绽放。一眼望不到边的绿化带,仿佛下了一场飞飞扬扬的大雪,借着阳光,花儿分外晶莹与娇美。这种美,美的会让你不禁驻足欣赏,甚至忘记有事要做。一阵风儿来过,渲染了一场花的清香。那些辛勤的蜜蜂们,忘我的汲取着花粉,那样的专注。翅膀不时发出嗡嗡的声音,像极了探空仪上马达的转声。
   紫叶桃绚丽的花朵谢下,浅夏的讯息紧锣密鼓,又一场繁华盛宴就在眼前。林林总总的生命,以自己的执著,在无垠的岁月里,刻下了深深浅浅的年轮。生生不息的往复着,满怀希望迎合着四季的光景。它们把根深深扎进泥土,把矫健的身躯努力伸向天空。草木无声,一样有着澎湃的血液在流淌。生命赋予万物同等的权力和爱,不仰慕牡丹的华贵,不漠视小草的卑微,怀一颗素心,站立成自己独有的模样,又何尝不是一种美丽。
   “妈妈,你看,花儿在高楼的墙壁上开了!”那个梳着独角辫,缺了两颗门牙的小女孩,牵着妈妈的手,欣喜地指着四楼一户人家从阳台垂下来紫白相间的蔓花。然后,小女孩满怀憧憬地说,“我们楼下是大马路,没有泥土,不能种花儿和蔬菜,周末,爸爸休息时我们回老家,去看爷爷奶奶的小菜园,那里有好多菜菜呢。”妈妈抱起女儿亲一口,母女说说笑笑走远了。望着她们消失在楼群的背影,心中有一股温暖的情愫在涌动。春水初生,幼童初萌,多么的清澈与生动。
   东边楼上有一位老太太,随丈夫在这里安家。十年前,就记得她去冯家庄的空闲地上背回一点土,在自己的阳台,种些花草与蔬菜,借着菜农浇地时,再去提一桶深水井的水浇灌,年复一年,侍弄花草蔬菜,成了打理日子的一部分。今年已是“奔八”高龄的她,依然精心打理着自己这一片绿色天地。偶尔开窗望去,会看到她瘦小匆忙的身影。绿色在,她的生命就会常青。
   闲下来的时光里,总会推开窗户,伫立在阳台前,欣赏外面流光溢彩的世界。一副流动的风景,会带你重温一段老旧的时光。那些来来往往匆匆而去的身影,会再现当年风风火火采写稿件的况味,再现那些曾让我感动的人物或事件。现在,可以把时光慢下来,置身于日子的一隅,在那或匆忙或悠闲的脚步声中,阅读当代人们生活的节奏。有时,也会站在路边的绿荫下,极其认真的观察行人脸上的表情,是快乐还是忧伤,是坦然还是迷茫。一个女孩边吃着汉堡包,边抱着手机痴痴地笑着,她一定是恋爱了。拥有了爱情的女孩,脸上才会写满幸福。
   年近八旬的赵老头,常常在太阳要落下的时候,步履蹒跚的到南边的巷子买菜,买些土豆、白薯、西葫芦之类的,他说,这些菜好做,牙齿又不用费力。几根稀疏的白发,在夕阳下显得很光亮。他有一双儿女,很少来看望孤独的老人。据说,他们大学毕业后,都在外地成家立业。望着他提着刚买来的土豆,孤苦伶仃的背影,只希望他晚年多些健康,儿女忙碌之余,能想起独居的老爹,能多给于他一些慰藉和安暖。
   散步时,偶尔会碰见老张头,他从教一辈子,前些年退了下来,三脂高,很多食物都不能吃。也许身上能量短缺,到了初夏,他还是愿意坐在有阳光的地方,眯着双眼晒晒太阳,那一只金黄色的小狗,在他的脚下形影不离。历经沧桑的脸上,刻满了岁月的印痕,混沌的眼神里,流露出些许苍凉和冷漠。依着墙根,一坐就是一两个时辰,很少与人交流。若是有太多人来往,就会提起马扎,另找一个地方坐下,狗儿紧随其后。一个历经风尘而又不曾远离喧嚣的生命,安静是多么的重要。
   上午十点,一位做了十几年卖面条生意的中年妇女,准时推着板车,由东向西,一直拐弯到小巷的深处。为了多卖几块钱,车上除了面条,还有些西红柿,豆芽,香菜,煮好的玉米。我说,大路边买菜的人多,怎么到巷子的深处。她说,能在这卖下去已经不错了,城管局的人看见了,会把车子拉走,还要罚款。城里费用大,伸手就需要钱。每月大几百的房租,儿女的学费,日子一直紧紧巴巴,我们压根就没想到要做城里人。再干几年,等儿子大学毕业,女儿考上大学,就回老家去。女人说着,面色平和,不见抱怨,却那样的无奈。
   岁月之美,美在不乏景致。也许与多年的职业有关,十分喜欢火热的场面,喜欢这些场面里每一个细节。因此,对那些细小的景致便以一颗热爱的情怀,把所见所闻敲击成文字,时而重温,不时感动。
   夏日的午后,窗前那一棵与五楼一样高的古槐,成就了一片绿荫,把阳光挡在窗外。静坐于阳台,泡上一壶毛尖,加少许蒲公英和黑枸杞,饮出了苦涩,也饮出了日子的味道。(序号:020190516)
  

完成时间:2019.05.15 16:57:54

  公开状态:完 全 公 开 |   

 

留言


留言主题: 留言在日记留言到信箱
留言内容:
      

Copyright 2002-2007 版权所有
胡杨林© All rights reserved.
服务支持拓商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