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现在的位置 | 胡杨林日记 [登录] [注册
 
再读兰波

写作者:暮秋苍凡     日记本: 歲月留痕

日期:2015年10月28日  星期  

天气 

心情

   被翻看:531

  很多人认为:“‘生活在别处’,不是米兰·昆得拉的原创,引自一个人——兰波。后来朱学勤先生在《卢梭政治哲学之一:原罪与赎罪》这篇文章中提出:这句名言的原创是卢梭。
    
  最喜欢兰波的《地狱一季·言语炼金术》,但朋友告诉我:“不会法语怎么读都很难体会言语炼金术的美妙”,作为一代老文盲,我只能用母语去欣赏了:
  
  我是被天上的彩虹罚下地狱,
  幸福曾是我的灾难,
  我的忏悔和我的蛆虫:
  我的生命如此辽阔,
  不会仅仅献身于力与美。
  
  
  兰波的《感觉》,网上版本甚多,译笔良莠不齐。王以培的翻译,一个“光头”就把一首诗的意境破坏殆尽。
   译文一
  夏日蓝色的黄昏里,我将走上幽径,
  不顾麦茎刺肤,漫步地踏青;
  感受那沁凉渗入脚心,
  我梦幻……长风啊,轻拂我的头顶。
  我将什么也不说,什么也不动;
  无边的爱却自灵魂深处泛滥。
  好像波西米亚人,我将走向大自然。
  
   译文二
  夏日蓝色的黄昏里,我将走上幽径。
  不顾麦茎刺肤,漫步地踏青,
  感受那清凉沁入脚心。
  我梦幻......长风啊,轻拂我的头顶。
  我将什么也不说,什么也不做。
  无尽的爱却涌入我的灵魂。
  我将远去,到很远的地方,
  就像波西米亚人,与自然为伴。
  
   译文三
   在蔚蓝的夏晚,我将走上幽径,
   麦芒轻轻刺痒:
   仿佛在做梦,脚底感觉到清冷。
   让晚风沐浴着我裸露的头。
   我什么也不说,什么也不想:
   无限的爱却从我的心灵深处涌出,
   我越走越远,像吉卜寨人一样,
   漫游自然,——如有女伴同游般幸福。
  
   译文四 ——王以培译
  夏日蓝色的傍晚,我将踏上小径,
  拨开尖尖麦芒,穿越青青草地:
  梦想家,我从脚底感受到梦的清新。
  我的光头上,凉风习习。
  什么也不说,什么也不想:
  无尽的爱却涌入我的灵魂,
  我将远去,到很远的地方,就像波西米亚人,
  与自然相伴——快乐得如同身边有位女郎。
  
   译文五
   在蔚蓝的夏晚,我将走上幽径,
   麦芒轻轻刺痒:
   仿佛在做梦,脚底感觉到清冷。
   让晚风沐浴着我裸露的头。
  
   我什么也不说,什么也不想:
   无限的爱却从我的心灵深处涌出,
   我越走越远,像吉普赛人一样,
   漫游自然,——如有女伴同游般幸福。

完成时间:2015.10.28 09:56:45

  公开状态:完 全 公 开 | 1 条留言 | 查看留言   

 

留言


留言主题: 留言在日记留言到信箱
留言内容:
      

Copyright 2002-2007 版权所有
胡杨林© All rights reserved.
服务支持拓商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