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现在的位置 | 胡杨林日记 [登录] [注册
 
独然荒漠之中的怀想

写作者:子隽     日记本: 寻找散落的足迹

日期:2012年07月23日  星期  

天气 

心情

   被翻看:312

   我曾置身于无垠而恐怖的荒漠,曾在这里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泪下。我在这荒漠里曾播种了凄凉,便收获了感悟;播种了智慧,便收获了希望。
   孤独,人生之荒漠。有人在这片荒漠里,萌发了智慧的种子,得到了灵魂的洗礼,反观着宇宙,心房宁静了,彻悟了。在这里收获了独然之苦,也收获了希望之悦,不虚孤漠之行了。有人则不然,两手空空来到这里,又两手空空的离去,虚度了孤漠之行。还有人步入孤漠后,由于万般的惊恐,而迷失了方向,终生未能走出这片荒漠,便长眠于此。李白、杜甫、秦皇、汉武、成吉思汗、雨果??????古今中外的名人们,都曾在这里徜徉徘徊过,然而,他们在这里居然留下深深的足迹,当走出这片荒漠时,便累累硕果,名垂青史了。
   当他们孤独的灵魂又回归于这荒漠时,在无限的荒漠里默默的汲取着智慧的营养,刷新了一个又一个时空。他们的灵魂也在孤漠的出进和徘徊中升腾了。
   孤独,有时是一杯香茗;有时则是一剂苦涩的良药;有时是朵艳丽迷人的罂粟花,让人痴迷,让人沉醉;品味孤独,人生百味,酸甜苦辣,各有不同。
   我曾畅游过渤海湾,雄心断然把我引领到岸的很远处,前无游者,后无游人,只有滔天的海浪相伴。回回首,已不见岸,孤然在一分一秒的侵杀着我的生命,一个绝念萌生了:我要在这独然中为自己举办一次空前的水葬了。大约是天不灭人吧,海军战友的艇取消了我水葬的前奏。谁敢说这不是生命的独然呢?
   我曾接受过强生锻炼,把你放在一片大漠里,无垠的大漠除了那一两棵苍老的胡杨,再没一点生机了,那仅有的一点点食品,一点点饮水,这就是生命的全部寄托。我的生命托付于胡杨,我的灵魂托付大漠里的每一粒沙子。谁又说这不是生命的独然呢?一个周末的晚餐里,一位朋友对我说,最孤独的莫过于要失去你魂牵梦绕的恋人了。今年的四月十二日,是他生命中一个黑色的日子,占据了他心房很久的人,要向他轻轻道别。顿然没有了阳光,没有了月亮,生命也失去了光泽,人生失去了希望。生命的孤独陪伴着他度过了一个个不眠之夜,因孤漠而黯然的生命牵引着他走过了一段长长的路。
   静静的午夜,我常常品味着孤独。孤独,在心田那一片广袤的沃土上,时常会孕育出春天的生灵,或一片生机,或一片缤纷,或一片寄托于希望的花朵。“唯大谋脱胎于孤然,唯硕果丰腴于静止”我在喧嚣中醒悟了:没有生命的孤然岂有生命的智慧呢?我三十多卷文稿中后六卷都脱胎于孤然之中的。我的心灵在孤然中净化着,我的智慧在孤然中升腾着,我的生命在孤然中延续着。
   我想,生命不在孤独中死亡,就一定在孤独中升腾!
  

完成时间:2012.07.23 11:32:43

  公开状态:完 全 公 开 | 1 条留言 | 查看留言   

 

留言


留言主题: 留言在日记留言到信箱
留言内容:
      

Copyright 2002-2007 版权所有
胡杨林© All rights reserved.
服务支持拓商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