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现在的位置 | 胡杨林日记 [登录] [注册
 
上苍待我的方式

写作者:层层弥漫     日记本: 缝隙

日期:2007年06月13日  星期  

天气 

心情

   被翻看:948

  
   太累了。突然想逃。于是舟车劳顿的走上回家的路。
  
   没有按计划选择在郑州弃车飞回自己的城市。车子上太多一路的特产与风情。大家怂恿我选择离故乡较近的城市作为路线。
  
   在中国最长的连霍高速上用180迈的时速疾行。在河南地界满是控速摄像头的监控下Z采取了坏小子的做法。他说“实在受不了了”就突然将车子停靠在了隔离带边。当他拿着四个CD碟片走下车子的时候大家莫名其妙的瞪大了眼睛。Z回到座位上说过那句“我们的队伍出发了”我们立刻就感觉到了什么是速度。
  
   Z是赛车手。我们没有人责备Z。七小时的路Z用了近五个小时就到达了故乡所在的城市。在进收费口前Z取回了那些别在汽车前后牌照上的碟片。我们心怀惴惴的走出高速出口时没有出现大家在车上预演的任何一幕。尤其我一直担心被拍到衣服识别出来,哈,结果让大家挥舞着已经备好的2000元罚金高呼河南人民万岁。
  
   呵呵原来合时宜的冒险是如此的令人快乐。
  
   已近傍晚。想和哥及一些儿时伙伴去湖畔用餐,这时发现车子里温度渐高,以为是当地温度高的原故,结果是压缩机出了问题。回自己城市的路尚远,没有冷气几乎没有可能前行。于是静下心来,等待专卖店空运机器回来。
  
   哥说这是天时。天命难违,如此,我就心安理得的多了一天与家人聚首的时间。不然我绝没可能多留一天。我不会弃跟我一起出来的同僚们于同路。这时我脑海突然就出现了“刀锋1937”的一个画面:那个很酷的、小眼睛里聚集着亦正亦邪之光、后来一直着黑色衣装的郑树森说“今日谁与我共同浴血谁就是我的兄弟。
  
   我记住了那句话。那是一个深夜。一个我望着荧屏仿若身处其中的深夜。我后来没有看到刀锋的结局。我却记住这句话并把那些与我一起奋斗过的人们在心里画在了兄弟的门槛内。
  
   字敲到这里传来好消息。空运回来的配件已经到站,今天定会完毕。那么,今晚,更可以和哥哥以及同学们多一些相处的时光了,明晨,会取道唐山,看望那里分公司的人还有多年不见的同G。然后直抵自己的城市。
  
   这一路有太多感慨。虽然急行军似的赶路少了从容,但每到一处必然收复的曼妙也让人激情澎湃。感觉自己开心的几乎无以复加,所以选择改变计划让自己淡淡释放以求西部之行更加优游完美。
  
   洛阳是东行归来的最后一个驿站。那个晚上“真不同”的水席之后时间尚且宽裕,终于可以从容的敲字了,却在提交时因为网络的关系全部丢失。有些沮丧,因为那些敲了近四个小时字有关冰霜。
  
   是呀很奇怪。一路上商务车进入河南地界的时候我脑海里就很多次拼凑着冰霜的模样。在很多与人擦肩的时候或者目光所到之处我都在想着冰霜。很遗憾,那些散步的女孩还有骑电动车的女孩没有一个有冰霜美丽的模样。
  
   也好。毕竟有些人有些情感是适合反放在心里的,我因此在离开河南地界的时候认真的跟冰霜说再见。
  
   这个与冰霜比邻的省份是我的故乡。此刻,我在哥哥为我调好冷气的书房里感觉无比惬意。感谢上苍,以它特有的方式让我尽享亲情天伦。
  
   我在小巷传来的叫卖声和路边多年未曾尝过的各种新鲜瓜蔬的香气中感觉到那么遥远那么遥远的故乡其实一直是在心里的。
  
  
  
  
  
  
  
  
  
  
  
  
  
  
  
  
  
  
  
  
  
  
  
  
  
  
  
  

完成时间:2007.06.13 16:19:51

  公开状态:完 全 公 开 | 17 条留言 | 查看留言   

 

留言


留言主题: 留言在日记留言到信箱
留言内容:
      

Copyright 2002-2007 版权所有
胡杨林© All rights reserved.
服务支持拓商网